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剑荡中原五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齐鲤,小薇回想往事寻思片刻,齐鲤由于是借体重生,脑海里有小青,双头老祖的记忆,一想旧事便有些混乱,不觉眉头紧皱,他是越想越乱,而小薇记忆力虽是没问题,可有些事情她是想记就记,不想记就忘得很快,神木岛的一些事情小薇就不愿留在心里,便淡忘了,此刻清岩一说,她也要使劲思索,费尽脑力。

    见他们这般痛苦,清岩不觉苦笑,真怕把他们累坏,便道“算了,别想了……”

    他话到一半,小薇忽然大叫道“我想起来了,是辉儿,丁辉。”

    丁辉这个名字大家都很陌生,便想道,丁辉又是何方高手?

    齐鲤有了小薇的提示,也想到了丁辉,随即他又想起了丁辉的父母,便道“我也想起来了,除了丁辉还有丁……丁……”

    小薇忙道“他叫丁灵秀,还有胡婷婷,是辉儿的父母,辉儿还是岛主的徒弟,就在神木岛辉儿拜了师傅,对不对岛主?”

    清岩点头道“不错,你们记起来了,是丁大哥夫妻还有他们的儿子丁辉,当年我们在北海相遇,本来说好要在东岳岛相聚前往南海,可我在前去赴九幽神君,白骨阴魔,阴山老祖约会的时候,出了意外,没能及时与他们会合,结果……唉!”

    叹息时清岩的神情是甚为懊恼,随后道“我也没想到我会一去百余年,我更没料到,我们再次相遇竟然会是这般情景。”

    小薇,齐鲤闻言不觉大惊。望着漠然而立。犹如木偶的天枢星叫道“岛主。你说他是丁辉!”

    清岩眼中痛苦之色一闪而逝,摇头道“不是辉儿,是他的父亲丁灵秀!”说话之时,他右手一扬,一道彩虹般的淡淡光华自他袖中散出,正把天枢星笼罩其中,只见这道光华迅速流转于天枢星全身,片刻之后。清岩右袖一收,光华顿敛,而天枢星随着光华的消失,也是面目全非,容貌已是大变,冷峻的面目成了一张甚为俊秀的面孔,但本该是白皙如玉的肌肤显露出了几分黑色光华,再加上呆滞的眼神,木讷的神情,让他看起来极为怪异。

    小薇。齐鲤一见此人,又叫道“真是丁灵秀!”

    其他人见了也是一惊。方才听清岩说到丁灵秀,大家就有些怀疑,目光都向玉华真人,灵虚道长等人扫了扫,而玉华真人和他的四位弟子听到丁灵秀时,神情都有了变化,玉华真人是微微动容,他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灵虚道长几位就有点激动了,灵虚道长成为泰山派掌门已有多年,从来都很镇定,可听到丁灵秀之名,他是差点叫出来,随即他就向玉华真人低低说了几句,语速极快,玉华真人点点头,也只说了一句话,应该是让他们冷静些。

    而等到天枢星显露出真面目后,灵虚道长几人是再也冷静不了了,那张脸虽是隐显黑光,但那俊秀的五官是他们最熟悉的一个人,他们与这个人朝夕相处过许多年,此刻见到了他,灵虚道长师兄弟四人同时叫道“四师弟”“四师兄”!情绪已是十分激动,玉华真人也难以淡定,也低低的叫了声“灵秀!”双目中光华闪动吗,显然也是颇为激动。

    此刻众人便已明白,清岩所说的丁灵秀就是昔日泰山七子中的灵秀子,是玉华真人最为得意的弟子,当年灵秀子为情羁绊,毅然决然的和丹凤轩弟子胡婷婷相伴私奔,算是叛离了师门,这在当时可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据说丹凤轩水清门主是震怒异常,派出数位弟子追寻丁灵秀,胡婷婷,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数年后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自此丹凤轩,泰山派是绝口不提此事,而又过了一段时间,丹凤轩被天心教所灭,水清身死,之后除了泰山派有谁还能想起丁灵秀,胡婷婷二人。

    而就在今日,衡山祝融峰火神殿,丁灵秀竟然出现了,并且还是以天心教天枢星君的身份,虽然这个星君身份只是个替身,丁灵秀出现了,最为惊讶的就是泰山派所有人,灵虚道长首先就到了丁灵秀身前,端详半天后,他确定了这就是丁灵秀,又叫道“灵秀!灵秀!”而丁灵秀神情依旧木然,对他的呼喊无动于衷。

    灵虚道长见丁灵秀这般模样心里顿时大痛,自那年丁灵秀离开泰山派后,他以为此生再也无法见到四师弟了,却没想到他们还有见面的时候,只是这样的相遇未免太残酷了。

    灵虚道长连叫数声,丁灵秀是毫无反应,急切之下,灵虚道长一把抓住了丁灵秀的肩膀,是一阵摇晃,虽然丁灵秀身形是动了,可神情还是老样子,冷静冷漠的可怕。

    此刻泰山派除了玉华真人外,其他人都来到了丁灵秀身边,见此情况是又疑惑又难过,灵虚道长稳住心神,便问到清岩“灵秀这是怎么了?”

    清岩见他们师兄弟感情深厚,也是颇为感动,就道“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丁大哥似乎是……是失去了神智。”

    灵虚道长其实也想到了,现在听清岩一说,他还是十分惊骇,道“失去神智!怎会如此?”

    事情已是很清楚了,丁灵秀既然能已天枢星君的身份出现,就说明他是遭了天心教的毒手,被人摄去了神智,成为了受人摆布的傀儡。

    灵虚道长自然也能想到,恨声道“天心教真是狠毒,竟然把灵秀……变成了这个样子!”

    清岩叹道“灵虚师兄你们先别着急,当务之急,是看看能不能救醒丁大哥。”

    灵虚道长几人闻言顿时一喜,玉华真人神情微动,身形一闪就到了清岩身前,问道“清岩,你是有办法救醒灵秀了?”他神情。眼神都显露出了对丁灵秀的关切。

    清岩却从那眼神里看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望着玉华真人。清岩忽然道“晚辈并无把握,但总要试一试,就是不知前辈会不会同意?”

    玉华真人闻言修眉一扬,稍有不悦的道“清岩此话何意?”

    旁人听了也是觉得清岩此话有点过分,虽说丁灵秀已是泰山派弃徒,可此刻见到灵虚道长等人对丁灵秀的感情,大家便已明白,丁灵秀与师兄弟的关系是难以分割的。就是丁灵秀离开了泰山派,这份情感还是牢牢联系着他们,固如泰山,无法撼动。

    既是如此,玉华真人对丁灵秀也不会有什么怨恨,那清岩的话就说的很不合适了。

    就见清岩神色淡然,说道“前辈误会了,晚辈的意思是救治丁大哥只怕会有风险,万一……晚辈是说万一出了意外,还请前辈以及诸位师兄不要责怪我。所以在此之前。就要得到你们的同意和征求你们的意见。”

    众人听到一半便已明白了清岩的意思,玉华真人神情已然缓和。和声道“是我误会了,还请清岩不要见怪。”他说的十分客气,见他以如此态度与一个晚辈说话,大家不禁暗道,玉华真人真是有前辈的胸怀,谦和有礼,平易近人。

    清岩却是暗自冷笑,他是从玉华真人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那是嘲弄,蔑视,还有极强的自信,玉华真人觉得清岩不可能有办法救醒丁灵秀,他对自己的迷神手段有着无比的自信。

    清岩随后又把目光落在了丁灵秀身上,凝目看了许久后,他的眉头微皱,接着又问到空明大师“王大哥,您怎么看?”

    空明大师也如清岩一样注视了丁灵秀许久,闻言叹道“丁施主元神虽然还在,可已被一股极其诡异的力量封闭了灵智,变得懵懵懂懂,失去了自我。”

    清岩点头道“我也看到了,王大哥你可有办法?”

    空明大师摇头道“阿弥陀佛,那股力量不但禁锢了丁施主的灵智,还与他的元神融合无间,如果力道把握不好的话,在化解这股力量时恐怕就会伤及他的元神,施法之人委实狠毒,偏偏修为又高,要想解开这道封印我是无能为力,清岩你有把握吗?”

    大家听空明大师说的这般严重,神情都变得十分凝重,就听清岩会怎么说,能不能救醒丁灵秀。

    清岩也是面带忧色,沉声道“我也没有把握,这道封印也不知是何来历,竟然如此厉害。”

    他说到这里时,一个人忽然接口道“这是灭神控灵术,是上古时的迷神秘法,没想到竟能流传至今,还被我遇到了,此次出来真是收获良多,不错不错。”此人声音清脆,宛如银铃,不但说出来封印的来历,居然还有欣喜之情,再看此人红发如火,容貌清秀,一双美眸闪动着睿智的光芒,她正是清岩的师姐,齐七大小姐!

    齐七说的突兀,令人是甚为惊讶,清岩却是知道这位师姐的手段,大喜道“小弟真是糊涂了,怎么忘了师姐,真是该死。”

    听到清岩称呼齐七为师姐,大家顿时对齐七是刮目相看,又想到了齐七的形象,黑衣赤发,这就是长春岛弟子的金字招牌,又见清岩对齐七甚是恭敬,大家不觉想道,原来她是齐清岩的师姐,既是师姐,那肯定也有极高的修为了,都说长春岛是海外修真的领袖之一,那实力之强定是难以想象,说不定她真有办法救醒丁灵秀。

    齐七对于清岩的恭维是安然受之,傲然来到丁灵秀面前,俏目在丁灵秀脸上转了数转后,就点点头道“哼!就是灭神控灵术!”

    清岩忙道“师姐,你说的这个灭神控灵术,小弟怎么没听说过?”

    齐七又娇哼一下道“你没听过的东西多着呢!这灭神控灵术传说是上古魔神蚩尤所创,是世间迷神法术的本源,天魔眼就是其中一支。”

    众人闻言不觉神情一变,魔神蚩尤四个字就足可震动所有人,又听齐七继续道“传说上古时蚩尤就以这灭神控灵术统治了十万魔兵,横行天下,所向无敌。此法的神奇之力你们也见到了。就是施法之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受法之人。从心智到身体,是完全控制,厉害极了。”

    清岩目光一闪,神情却很平静,问道“师姐,施法之人是怎样控制这些受害者的?”

    齐七轻叹道“在施法之人眼中,这些人已不是人了,而是一种工具。其实他们和法宝已然没什么区别,行动说话全凭施法者的心意,这样施法者才能控制自如,达到随心所欲,如臂使指的境界。”

    清岩眼中怒意一盛,又道“他控制他们时就没有什么限制吗?”

    齐七明白清岩的意思,就道“这要看施法者的修为了,传说蚩尤控制魔兵可遥控数万里,并且他是一人掌控十万之众,由此可见灭神控灵术有多厉害了。”

    大家是暗暗骇异。清岩神情却是愈发冷静了,又道“师姐。小弟不明白此法为何要叫这个名字。”

    齐七是胸有万象,淡然道“灭神控灵术是后世之人对于这个法术的称呼,蚩尤自称此法为迷神引,意思也很简单清楚,就是他若施展此术,就是神也能被他控制自如。而灭神控灵四字对此法是很形象的诠释,灭神意指抹去受害者的神魂,让他们失去自我,控灵就是说,神魂虽去,受害者的灵智还在,只要掌控了他们的灵智,就能彻底控制他们,任他驱使,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成为他最忠心的奴隶。”

    大家是越听心越寒,再看丁灵秀不仅有同情还有深深的恐惧,很多人都在想,如果自己也变成了这个样子,那真是生不如死,悲惨至极。

    清岩眼里寒意,杀机已是大盛,他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发作,是谁让丁灵秀成了这个样子?除了天心教主是再无他人,而天心教主又是谁?是玉华是丁灵秀的恩师,可这就是他把爱徒变成了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这人心肠之狠之毒实是到了无以复加,不可想象的程度,他怎能如此对待丁灵秀!?

    清岩真想此刻就问问他,怎会如此狠心!

    只是时机未到,清岩只能硬生生的压下了那股冲天怒火,无边杀机,暗暗吸口气后,他沉声道“师姐,你有办法能救丁大哥吗?”这也是灵虚道长几人急切要知道的,就是玉华真人也流露出了关注的眼神,齐七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来到了丁灵秀身后,那里还有四个与丁灵秀一般无二的木头人,齐七看看他们的眼睛,皱眉道“这几个也是,清岩,你让他们恢复原来的样子吧!这样我看不习惯。”

    大家也已知道这四位和丁灵秀一样,没有显露真面目,自然都很好奇他们的身份,也有人在胡乱猜想起来,清岩神情看似平静,实则忐忑不安,说实话他有些怕,怕这四人显露出真容后他会承受不了,所以他一直就没有用金刚法眼,可该做的总要做,真相总要揭开,即使再怕,他也不能躲避,要去勇敢面对。

    没在多做犹豫,清岩右手缓缓抬起,掌心之上七色光华隐隐流转,离天神诀已是提聚,天心教主的易形幻像之法是极为高明,即便是渡劫境高手也不能看破,当然要想解开这层伪装,就需要极高的修为,离天神诀应该就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清岩抬手,掌心异彩闪闪,自然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玉华真人是尤为关注,凝视着那七色光华,双瞳之内精芒一闪,随即若有所思,原本十足的自信已然减少到了七成,他对清岩是有些看不透了。

    玉华真人观察清岩时,也有人在暗暗看着他,而且是不止一人,那是简冰,空明大师还有张天师,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在玉华真人身上一扫,而这一扫,他们似乎也都看到了,发现了些什么。

    清岩抬手之后是犹豫了一下,随即眼里神光一盛,掌心里的七色光华终于吐出,轻缓柔和,便如细雨轻扬,朝霞舒展,瞬间就把那四人完全笼罩,淡淡的七色光影在四人身上如水般流淌,清洗,冲刷着他们的身体,从里到外,洗尽了那些遮盖他们本来面目的尘埃,污垢,让他们焕然一新,重回自我,当然这只是第一步。

    片刻后,随着清岩收起七色霞光,那四人终于露出了原来的样子,而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不由得的睁得老大,眼神也都是一个样子,惊骇莫名,震惊异常,难以置信种种情绪一下子都聚集在了眼睛里,就是清岩也是一样,整个人愣在了那里,抬起的右手始终没有落下。

    沉寂了许久后,那是极度漫长的一段时间,一声凄厉的长号撕裂了火神殿以至于整个衡山的寂静,悲怆的惨号后,接着就听那人又叫道“爹,大哥!”

    她是厉轻恬,她呼喊的父兄当然就是天火宫宫主厉天远和厉焱,不错,清岩以离天神诀解开那四位星君的假面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就是四张甚为熟悉的面孔,除了厉天远,厉焱,还有顾长风,和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