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剑荡中原五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说到这里,天心教主嘿嘿一笑,甚是得意的道“也许是元元真人见我将泰山派管理的很好,又有好大的名头,还是什么正道领袖,他就觉得玄真子的预言错了,就很放心我,他也无奈,不能向人解释过去回归师门,只能在东海潜修,这一来就是数百年。”

    清岩心中暗恨,以元元真人的精明竟然也被此獠蒙蔽,这家伙真他妈的会装!不知不觉清岩就用上了血隐的口头禅。

    继而又听天心教主道“元元真人放过了我,我可不能放过他,他是泰山派最为杰出的弟子,我知道他迟早会知道我的事,所以我一定要除去他。”

    清岩怒气上涌,双目神光如剑,直射天心教主,恨不得将其万箭穿心,天心教主不理会清岩犀利的目光,继续道“对付元元真人可不容易,我的黑炎只怕还奈何不了他,所以我一狠心,就去了幽冥鬼界,找到了血河图,哈哈……有了此件魔器在手,别说区区一个元元真人,就是归仙境高手我也不会看在眼里。”

    提起血河图,天心教主又显得无比兴奋,眼中赤光闪闪,那黑色火焰竟是无法掩盖,黑红光华交替闪动,此刻的天心教主看起来是愈发狰狞可怕,宛如妖魔,毫无人气。

    清岩也感受到了四周压力大增,护体神光受到了一股强大力量的压迫,隐然他都闻到了一丝血腥之气,不觉微微皱眉。

    再看天心教主,目露赤光。形象狰狞可怖。情绪亢奋的他继续道“有了血河图。我就有了击杀元元真人的信心,可没等我去找元元真人,我就在潮音古洞内遇到了张步云,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好在这家伙修炼道法把脑子炼坏了,明知是我竟然没有点破,我是暗自庆幸,知道张步云也不能留!”

    清岩听到这里心里一凛。沉声道“步云真人也遭了你的毒手?”心道“都说步云真人已是羽化,莫不成真和这个魔鬼有关系?”

    天心教主嘿嘿一笑,笑声阴森无比,也是极为得意,就听他道“张步云与我交情极好,我怎么可能会害他!”

    清岩岂能相信此话,此獠既能残害师傅,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交情算什么,只怕在他眼里连屁都不如。冷笑一声,清岩才道“你要是能顾念交情就不是天心教主了!”

    天心教主大笑道“还是清岩你最懂我。实话对你讲,那年在潮音古洞时,张步云和我就相约十年后在王屋山见面,张步云脑子虽然坏了,可还是极为守信,十年后他真的来了。”

    说到这里他故意一顿,清岩知道他的意思,就道“你把步云真人怎样了?”

    天心教主却是有些奇怪,问道“你和他似乎没什么交情吧?怎么如此关心他?”

    清岩冷冷道“他是正道前辈我自然要关心一下。”

    天心教主点头道“好,难怪张步云那么看重你,你果然值得他挂念,不过你也放心,他还没有死。”

    清岩闻言心情并没有好多少,落在天心教主手里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心思转动,清岩就道“步云真人究竟怎样了。”

    天心教主阴笑道“说实在的,他的情况我也不太明白,当年他前来赴会,这家伙一向骄傲猖狂,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什么天下第一,他配吗?他大呼小叫的要找我斗法,我便遂了他的心愿,先和他斗了一阵,五雷天心正法果然厉害,竟与我的黑炎斗了个平分秋色,别看这家伙脑子坏了,修为却是越来越高,他是越打越兴奋,我可没时间和他胡闹,随即将他引入血河大阵,叫他在里面冷静凉快去了。”

    清岩闻听血河大阵,脸色微变,天心教主见清岩动容,就笑道“你也知道血河大阵吧!张步云进了此阵,就困在了其中,而我念着旧情,便没有催动阵法,将他化为青烟。”

    清岩冷笑道“你会念旧情?我看你是别有图谋!”

    天心教主被清岩道破心思,就笑道“又被你猜到了,你说的不错,张步云活着的价值最大,他是天师道的老祖宗,徒子徒孙无数,有他在手,天师道就得乖乖就范,你看现在的天师道是不是很老实!”

    清岩顿时恍然,天师道为何要避开天心教的锋芒,就是因为步云真人的缘故,天心教主这一招果然很狠,可随即清岩又想到一事,便道“天师道怎能相信步云真人在你的掌控之中?”

    天心教主笑道“这有何难,张步云身上就有天师道的法宝雷神法锤,那是与避雷针齐名的天师道镇派之宝,我将雷神法锤送到了天师道总坛,这个意思就是傻子也能明白,张天师以及天师道的诸位高手只能忍气吞声,封山闭关,窝在龙虎山生闷气,哈哈哈,我略施小技,就让这道门第一门派关门大吉,这种手段你服不服!?”

    清岩服个屁,就道“卑鄙伎俩,你也好意思说,你的无耻真是古今罕见,无人可及!”

    对于清岩的嘲讽,天心教主毫不为意,笑道“只要能成功,施展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的,卑鄙无耻那是你的看法,你们不屑用就只能吃亏,清岩,我还有更卑鄙的手段,你想不想听听?”

    清岩听他话里有话,眉头不觉一皱,沉声道“你还有什么诡计?”

    天心教主眼中黑炎赤光交相闪耀,形象之狰狞已是罕见,再看他又咧嘴一笑,那模样就更恐怖了,一笑后他阴森森的道“清岩,你可知你的弱点是什么?”

    清岩目光流转,隐隐显出了七彩之色,只是那光彩很淡很淡,听天心教主如此询问自己。清岩颇为疑惑的道“看起来教主是知道了。那就说来听听吧。”

    天心教主阴恻恻的道“像你们这种人。满嘴情意道德。自然有很多在乎,牵挂的人了,百里冰是,厉轻恬当然也是了。我说的对不对?”

    清岩目光一盛,冷冷道“教主说的很对,人若无情,无异于禽兽,我是有很多牵挂的人。”

    天心教主眼光闪动。更显阴狠诡异,就听他阴笑道“这就对了,此刻百里冰在南海,与水清,广闲在重振丹凤轩,我没说错吧?”

    清岩冷冷一哼,并没有说话,天心教主又道“厉轻恬就在你身旁,这我就不多言了,据说你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在恒山派。啧啧啧,清岩我真佩服你。悬空寺的尼姑清心寡欲,坚守戒律,却也被你挑逗的春心大动,你真是好手段呀!嘿嘿嘿……”他的这阵笑声,不禁阴森,竟然还十分淫邪,真令人难以置信,这种笑声居然是玉华真人所发,他真是一邪而不可收拾,邪恶的到了家。

    清岩暗暗叹息,摇头道“真没有想到你不但卑鄙无耻,还是如此龌龊,那些佛门经典,道家典藏你是白读了!”

    天心教主淫笑一声,清岩觉得那笑声就是非常淫邪,随即天心教主才道“佛经道藏我自然没有白读,可我也是过来人,知道男欢女爱是人之大欲,清岩,我看你面带桃花之纹,命中注定要与数位女子有情感纠缠,这便是桃花劫,是男人之大幸也是大不幸,既是求之不得,也是得之难弃,清岩你可要好好把握呀!”

    清岩冷笑道“多谢教主指点,你的话也扯得太远了。”

    天心教主微微摇头道“不远不远,此刻的恒山悬空寺正有本教之人在请那位心兰姑娘出山,希望心兰姑娘能给本教一个薄面,不然……唉,悬空寺可就真要悬了。”

    清岩闻言神情陡变,喝道“你说什么!”

    天心教主见清岩惊慌失措,是大为得意,笑道“我可是一番好意,知道你要去恒山去见心兰姑娘,所以便成人之美,直接就将心兰姑娘请到衡山,二位很快就要见面,清岩,是不是很激动呀!”

    清岩确实有些激动,目光闪闪,身形微微颤动着,护体神光也是一样,光彩闪动,颇为散乱,心神乱,气息则乱,这正是天心教主所要的,黑红交错的诡异光华是乘虚而入,向着清岩逼近,再逼近。

    妖异邪恶,但又绝对强大的黑红光华向着清岩迫去,而清岩似乎没有察觉,他已是心乱如麻,天心教主见状是暗暗狞笑,嘴里还在道“悬空寺悬了,还有一处地方也很悬了,清岩,你可想知道?”

    清岩闻言身形又是一震,神色再变,沉声喝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他的声音已然也有些颤抖了。

    天心教主却是越发平静了,只是狰狞的面目是愈发不似人形,浑身上下闪动着着诡异至极的黑红色光芒,此刻的他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魔,融合了黑暗之黑,血腥之红的凶厉之鬼,万恶之魔!

    只听这恶魔厉声道“清岩,你怎么忘了崆峒山,我听说你的义父,那个郑老爹就在崆峒山,他可是想念你的很呀,我是好人做到底,也派人将他请来了,应该快到了,你就准备父子相见吧,啧啧啧,想象那个场面,我都觉得感动,父慈子孝,这就是天伦之乐呀!”

    清岩怒目圆睁,大喝道“你果然阴险狠毒,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

    天心教主阴沉沉的道“你该感谢我才对,清岩,你考虑考虑我的意见,此刻还不算晚,我等着你的回答,不过要快,时间便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面对裸的威胁,清岩沉默了,见清岩在考虑,天心教主又笑道“这就对了,想想心兰姑娘对你的一往情深,想想郑老爹对你的养育之恩,而现在他们的生死就在你的一念之间,清岩,你可要好好想啊!”

    清岩闻言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神情竟是出奇的平静,方才还在颤抖的身子也安静了下来,天心教主见状,还赞叹不已“清岩,好强的定力,这么快就能稳住心境。看来我这个副教主是找对了。”

    清岩沉默片刻忽然道“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回答。”

    天心教主奇道“此刻你还有问题。令我很惊讶,什么问题,我倒想听听。”

    清岩就道“你从何处得到的黑暗天书?”

    天心教主闻言,微微动容,似乎很吃惊也很奇怪,已是变形的双眉微微一皱,寒声道“你很关心这个事情,为什么?”

    清岩冷冷道“你能成为天心教主。黑暗天书功不可没,我就是奇怪,明明已经销毁的东西你怎能得到。是谁给了你这个让你沉沦魔道,不能回头的邪恶之书。”

    天心教主闻言,眼神一变,红芒一盛,扭曲的脸是更为扭曲,他很在意这个问题,厉声道“你似乎知道些什么?为何要说是谁?为什么不是我无意间得到的?”

    清岩冷冷一笑道“你当时身在泰山,又怎能无意去遇到黑暗天书。若不是有人成全你,难道黑暗天书还是从天而降。砸到了你!”

    天心教主眉锋又皱,清岩的态度忽然强硬,让他起了疑心,诡异的目光在清岩脸上一转,缓缓道“你似乎真的都知道了,而且你现在的态度很奇怪,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

    清岩悠然道“你别忘了,我可是刚从海外回来,四海之内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但也不少,还有我派的大方祖师,燕太师叔都是久居海外,很多事情又岂能瞒过他们,教主千万不要小看我崆峒派。”

    天心教主神色变幻不定,清岩的淡然淡定,让他感觉很不好,听到最后那句话时,他似乎有所醒悟,那双妖魔之眼光芒大作,厉声道“你!你在崆峒山已经有了安排?”

    清岩摇头道“不是我,是我大师兄,他此次出来时就已召集本派大部分弟子回到崆峒山,为的就是防备天心教的偷袭,这叫有备无患,果然大师兄所料不差,你真是出手了!”

    天心教主神情微变,厉声道“清虚?我倒是小看了他!”

    清岩冷冷道“你是小看了太多的人,想我崆峒一派创立已有一千多年,根基虽不算雄厚,但还是有些实力的,如果凭你派去的那几个货色,就把我崆峒派倾覆,那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天心教主闻言魔眼里光华闪烁,见到清岩平淡而又冷静的神色,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叫道“恒山悬空寺你是否也想到了?”

    清岩微笑道“不错,与你打交道,我岂能不多考虑些,当日定逸师太一说起心兰,我便觉得不妥,恐怕你会有什么行动,就做了一些安排。”说着他又是一笑,接着道“现在,你我是不是可以公平的谈谈了?”

    天心教主诡计被人识破,似乎也没多少失落之感,只是眼中光华微微一敛,继而又恢复了那熊熊燃烧之势,闻听清岩要与自己谈谈,天心教主有些诧异道“谈什么?”他现在看似冷静,实则是暴怒,由于身上血河图作怪,激发了他的嗜血,狂暴,杀戮等种种凶性,他此刻已经闻到了浓郁的血气,杀气,他只想将清岩杀死,甚至将整个衡山毁灭。

    相对于天心教主的亢奋,清岩要冷静许多,自始至终,他一直是静坐在蒲团之上,沉稳,安然,不动如山。

    当然他体内可没有外表这么平静,真气汹涌,化为阵阵神光,来抵御这妖异强大的黑红色光华,也许是清岩的强大让天心教主清醒了一些,随即他那澎湃的杀心魔意微微收敛,又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清岩淡然道“还是黑暗天书的事情,还请教主明示。”

    天心教主冷冷一笑道“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清岩闻言精神一振,沉声道“教主肯说了。”

    天心教主阴声道“你都猜出了大半,我说与不说还不是一样。不错,黑暗天书是别人送给我的。”

    清岩点头道“教主请继续。”

    天心教主此刻形象已是大变,面目极其狰狞不说,就是声音也是大变,阴沉凄厉,犹如鬼嚎,说起黑暗天书,天心教主稍一沉吟,似乎在回忆一段往事,随后才道“那是很久以前了,我进入泰山派也不过数十年,有一年,我记得是个冬天,泰山刚刚下完雪,四下是银装素裹,很是漂亮,当时我修炼先天无上罡气正在关键时刻,元素真人就命我在后山闭关潜修,本来我是心无旁鹜,诸事不闻,可那一天我是心血来潮,也许是知道外面下了大雪,我就走了出来欣赏雪景。景色自然很美,眼望这茫茫雪色,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可就在我暗赞雪景之美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

    说这些话时,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常态,形象也正常了许多,就听他继续道“听到有人叫我,我是吃惊不小,因为那人呼喊的不是我的道号玉华,而是我的本名,朱建文!”说到自己的名字,天心教主的语气也重了几分,甚至还有一丝颤抖,可想而知,当时他有多么惊讶,或者是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