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剑荡中原六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感谢道友零点清唱的打赏和票票,谢谢你的支持,廿虹感激不尽!!

    张天师自然就想到了清岩,再看那个笼罩住了清岩的血色光影,张天师眼睛忽然一亮,他看到了,在那血色之中,隐约有个身影,还有数道异彩随着身影而闪动,有此发现后不久,血影中的人影是愈发明显,清晰。

    片刻后,一声清越高亢的长啸就从血影里传出,那啸声犹如长剑出匣时的清鸣,也如神龙出渊时的吟唱,清亮至极,也是高亢至极!

    天心教主闻听长啸,也是一声厉啸,大嘴一张,再次吐出一道赤色光华,而他的双手猛地抬起,双掌掌心也射出两道赤光,三道光芒齐齐而出,朝着血影里的人影电射而去。

    三道光芒瞬间凝聚到了一处,而那个人影已然从血影中闪身而出,正遇到了汇聚到了一点的赤光,人影没有闪避,也没有时间躲避,就见他双手之上亮起两道色彩迥异的光芒,炫白,火红,也是凝结到了一处,形成了一道极其绚丽,也是极其锐利的锋芒,硬生生的分开了赤光,直取天心教主,这就是凝金,灵火剑的威势,锋芒!

    天心教主显然有些措手不及,剑光及体,他才做出了反应,牛首一摆,那双巨手也到了面前,总算是挡住了那道似乎能够贯穿宇宙的锋芒,不过天心教主也吃了亏,巨手又被剑芒穿了一个大洞,他又是一声惨呼,也许他最脆弱不是脸。而是这双巨手。

    天心教主惨叫着。也是怒不可遏。也许是见到清岩祭出了法宝,他也不甘示弱,在怒吼声中,他的双手之上已是多了一件法宝,那是一杆长矛,长短足有百丈,通体血色的长矛,矛尖少说也有十丈。血光闪闪,显得锋锐异常。

    此矛一出,四下寒气陡盛,天空中甚至都飘起了雪花,血色,雪色相互映照,居然还有种奇异之美,而这柄长矛就是天心教主苦练了多年的法宝,有个很形象的名字,就是血矛!

    此矛是由万年寒铁所铸。材料当然很稀有,很珍贵。但最重要的还是炼制血矛的地点,不是在世间,而是在血河图内,血矛经过血河图无比凶煞戾气的焠炼后,才能大功告成,一矛祭出,就能引动无边寒意,滔天煞气。

    血矛一出,煞气涌动,就把凝金,灵火剑的锋芒一挫,天心教主手持血矛,冷然一笑,随即血矛一振,化为无数道血色光影,铺天盖地的向着清岩而去,“当”一声巨响后,清岩凝金,灵火双剑锋芒被血矛一挫,竟是架不住天心教主的一击,身形立时就被震飞百丈,双剑齐齐鸣叫,剑身轻颤,显然是受到了重击,不堪承受这样的大力。

    天心教主一矛扬威,便是一声狂笑,手中不停,血矛再出,直刺清岩,看起来他想把清岩扎了透心凉。

    百丈长矛,稍稍一动,便能越过数百丈的空间,清岩与天心教主距离虽远,可天心教主血矛一动,那股煞气血气就已将他锁定,长长的矛尖瞬间就至眼前,这一矛凌厉强悍,实难抵挡。

    而就在此刻,清岩忽然收起了手中双剑,剑芒敛去,就更让血矛之势愈发凌厉,众人在下面看得清楚,不觉大惊失色,但瞬间之后,一道青铜色光芒就从清岩手中绽放,光芒并不炫目,但那厚重的颜色就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随即大家就看到清岩手中多了柄青铜古剑。

    这柄剑古朴厚重,长有五尺,剑锋并不锐利,可隐然透出的气息是十分强大,剑芒流转,就在清岩身前形成了一个青铜色光幕,完全遮挡住了清岩,也挡住了天心教主长驱直入的血矛。

    “当”又是一声巨响,血矛正中那片青铜色光幕,但没有穿透被挡在了外面,清岩身形微震,眼中神光大盛,手中青铜仙剑向外一推,剑芒显露,这次这柄仙剑展现出了它的无比锐气和霸气,被清岩一催,仙剑发出一声惊雷似的鸣叫,随即剑锋扬起,直接就劈向了血矛的前端。

    “当”这声巨响十分清脆,就像是在击打一面铜锣,剑矛相击后,血矛之上的血光顿时一敛,天心教主也发出一声闷哼,青铜仙剑光华不减,锋芒毕露,顺着血矛刺来之势,袭向了天心教主。

    这柄青铜仙剑正是苍帝灵墟之宝,天剑!

    清岩是首次祭出天剑,而天剑威力果然不凡,锋芒一吐,那青铜色剑气光芒便是暴涨数百丈,那威势丝毫不弱于天心教主的血矛。

    见到剑气袭来,天心教主不敢怠慢,血矛一挥,就想将剑气拦下,而这道剑气不禁凌厉强悍,而且灵巧万分,见到血矛拦腰而来,剑气便是一转,竟是绕过了血矛,又向天心教主的腰部射去,速度当然也是极快。

    天心教主见状不觉冷笑,血矛一收,横于身前,他收势横矛,气势却是不减反增,轰然一声,他浑身上下血光大盛,他那已是二三百丈高的身形已然被血光完全掩盖,血光之中,只有那双巨目光芒四射,血色是最为浓烈,也最为阴沉。

    血光密布衡山上空,此刻的天心教主便是个血色怪兽,血淋淋,阴森森,寒气,煞气极盛,而天剑之芒遇到这浓浓血光后,竟是不能再进份毫,清岩催动天剑,锋芒一盛再盛,可就是穿不透血光。

    清岩连催剑气却是徒劳无功,忽然天心教主一声阴笑,血矛接着一动,血光闪动,又向着清岩而来,这次整个血矛仿佛活了,化为了一条血色巨龙,矛尖就是龙首,带着腥风血雨,杀气腾腾的就到了清岩眼前。

    天剑的光芒瞬间就被这条血龙吞噬,锐烈的剑气剑光竟然无法阻挡血矛的来势,而随着血矛一往无前。天心教主巨大的身形也开始移动。很难想象。如此巨大的躯体行动起来竟是无比轻盈,一闪就是百丈,天心教主的移动,加剧了血矛的锋芒,矛尖之上隐隐透出了一点晶莹似玉的光华,那就是血矛最最锋锐,最最强悍的力量!

    天心教主动了起来,清岩也随势而动。他似乎不敢硬接血矛的最强一击,身形急闪,手中天剑也是锋芒毕露,试图与血矛的强大力量抗衡,只是血矛丝毫不受天剑的影响,来势汹汹,毫不留情,二者相距也就十数丈,血矛的力量已至顶峰,要是清岩给它一个机会。它真能把清岩一矛扎透,或者是震得粉碎。

    此刻是清岩在躲。天心教主紧追不放,二人就在衡山上空来往飘动,兜起了圈子。

    而这圈子转了起来竟是停不下来了,天心教主就觉得差一点就能将清岩锁定,可清岩便像个泥鳅,实在滑溜,总是在关键时刻,一闪而过,弄得天心教主这凝结了全力的一矛就是发不出去,感觉很是难受。

    如此转了半天,由于他们的速度太快,都把下面观战的人快转晕了,天心教主最是恼火,可有很无奈,清岩真是太能躲了。

    忽然,一直在转圈的清岩竟然停了下来,这个变化过于突兀,就是天心教主都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甚至还惊咦了一下,随即他才大喜,厉啸一声,凝聚已久的血矛终于有了目标,血光中闪动着一抹晶莹,瞬间就到了清岩近前。

    清岩不闪不避,手中天剑一振,青铜色的光芒忽然多了一层淡淡的七彩光影,使得天剑又多了几分神秘之色,威力似乎也在倾刻间强大了许多,剑锋一闪,干净利落的迎向了血矛的最强一击。

    “噗”这声轻响像极了某人憋了半天才放出的一个屁,这样形容虽然难听,可那动静真的很像,其实在这个动静之前,天剑已与血矛短兵相接,闪动着七色异彩的天剑显露出来难以想象的锐利,血矛与其刚刚一遇,那长达十丈有余的矛尖竟然与矛身突然分离,真是不可思议,方才明明是它要将清岩扎个通透,可此刻身首异处的竟然成了血矛。

    天剑斩落了血矛之首,那个屁一样的动静才传了出来,与之相伴的还有天心教主的一声惊呼,“啊!”这声音也像极了人声,也有着难掩的伤心,血矛断了,天心教主自然心痛无比。

    清岩一剑得手后,天剑剑势更盛,锋芒展开,青铜色光芒挟带着淡淡七彩,涌向了血矛,继而就是一阵“噗噗……”之声,血矛随着剑芒展开之势,竟是断裂成了无数段,浓郁的血色瞬间转淡,血矛光华黯淡之后,露出了暗黑本色,就如寻常铁块,实在是太普通了。

    血矛化为废铁,又被剑芒席卷,片刻就成了点点青烟,四散飘去,天心教主苦心炼制的绝世法宝在天剑威势之下是彻底完蛋了。

    如此变化实在太快,天心教主稍一失神,血矛就没了,再等到他有所反应,天剑锋芒就到了他的面前。

    天心教主怒吼一声,双手挥动,就要把天剑之芒击散,哪知道他的双手一遇到那道七彩剑芒也有了和血矛一样的遭遇,“噗噗”两声,偌大的巨手就被剑芒斩落,与胳膊分离,清岩挥动天剑,剑气如龙,凌空一卷,再看那两只巨手就被剑气绞成了碎片,那情形倒也不是血肉横飞,只是血光四散,成了一团团血雾,天心教主的双手就此完蛋。

    清岩一不做二不休,斩断天心教主双手之后,天剑剑芒去势更急,剑势更盛,破开血雾直接就到了天心教主的胸前,而天心教主失去了双手一时是疼痛难忍,居然忘了闪躲,就看着那道锐利,灿烂的剑芒杀到了近前,接着又看到剑芒正击在了他的胸口,“啪”的一声,剑芒毫无阻碍,轻轻松松的就在那巨大的胸口上打开了一个大大的洞口,剑芒直透而入,又从后心穿出,真正的给天心教主来了个透心凉。

    双手没了,胸口又多了个大洞,天心教主似乎有些茫然,那对胳膊还在下意识的摆动,牛首也在看着自己新增的大洞。那样子显得很好笑。

    沉寂片刻后。天心教主这才回神。清楚自己遭遇到了什么,这次没有惨叫,也没有怒吼,只有一阵低低的呻吟,继而那双血眼缓缓抬起,看向了与他相隔数百丈的蓝衣男子,双目鲜红,如血欲滴。只有恨意再无别物。

    清岩手中天剑锋芒吞吐如电,数百丈的剑芒在空中闪动变幻,连续数剑成功后,清岩却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剑锋遥指天心教主,脸上也没有欣喜之色,是颇为严肃凝重,看到天心教主充满恨意的眼神,清岩目光凝聚与其遥遥相对,似乎在做无形的交锋。

    一时间。天地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屏息等待。极为紧张,起先见到清岩神剑扬威,将天心教主双手斩落,还给天心教主开膛破肚,都觉得胜负似乎已分,不会再有悬念,可很快大家就察觉到了气息里隐含的异样气氛。

    清岩的凝重,还有天心教主那诡异的形象,虽然他双手已失,胸口有洞,但他散发的隐煞寒气并没有减弱,大家这才恍然醒悟,为何会有那种异样的感觉,是因为天心教主的威势还在,那厚重如山的气息还在,那令人窒息的气息并未消失,压在他们的头顶,使他们的心头无比沉重。

    沉寂了许久后,天心教主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缓缓举起胳膊,那已是光秃秃的手腕忽然光华闪动,依旧是血色光影,血影闪动片刻后,奇异之事便就出现,那对光秃秃的手腕上赫然长出了两只手,巨手又回来了。

    巨手重生,天心教主胸口的那个大洞竟也是快速愈合了,也就片刻的工夫,天心教主居然就恢复如常,风采如昔了。

    众人见此情形,不禁骇然,谁能想到明明是将死之人,怎能在瞬间恢复,这自然不是人能有的本事,除了神仙就是妖魔,而上面这个血淋淋的家伙当然不是神仙,是妖魔,真的是妖魔。

    众人惊讶,清岩却很镇定,见到天心教主又变得完整,他只是把天剑轻轻一振,剑气抖动似龙,光彩闪闪,似如彩虹,而他就是驭动虹影的仙人。

    清岩自然是在向天心教主示威,而天心教主血眼一转,阴沉沉的道“你早就料到我不会有事?”

    清岩淡然道“如果就这么死去了,你就不是天心教主了。”

    天心教主阴笑道“你果然懂我。”

    众人在下面听到清岩称呼那个妖魔为天心教主,顿时大惊,即便都有准备,可还是很惊骇,因为这个妖魔就是玉华真人所变,如此说来,那玉华真人岂不就是天心教主了!

    震惊之后,大家不觉又是十分奇怪,玉华真人怎会就成了天心教主呢?

    很多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了远处的几个道士身上,那就是泰山派掌门灵虚道长和他的师弟们,此刻他们脸色极为难看,苍白极了,本来有神闪亮的眼睛已是黯淡无光,毫无神采,异常呆滞,见此情形,众人便已明白了,都不禁暗自叹息,为灵虚道长几人难过。

    既然确认了这个妖魔就是天心教主,大家的心都不觉一紧,知道此战关系重大,要是清岩胜了,一切都好说,万一天心教主赢了,那……结果想想都令人浑身发冷,毛骨悚然,想到不妙的结果,又有许多人悄然而又快速的离开了,在他们想来,此刻不跑就是傻子。

    再看衡山脚下,人已少得可怜,只剩几十人了,就是天火宫弟子也已逃跑殆尽,厉轻恬也没有阻拦,她知道也很理解旁人的心情,没必要让无辜的人在这里陪她,再说她也明白,只要清岩胜了,天火宫重建之期是指日可待,走了的人定会回来的。

    天心教主虽和清岩对峙,但下面的情况他是极为清楚,见到四散而去的那些人,他冷笑道“看看这些人,你在为他们拼命,他们却弃你不顾,为了这种人你值得吗?”

    清岩摇头道“教主错了,我不是为了别人,我是在为我自己,为求能无愧于天地,我就要和教主做一了解,这个道理教主能懂吗?”

    天心教主嘿嘿一笑道“又是这一套,听了我就觉得恶心,什么狗屁无愧于心,都是些屁话,齐清岩,你也看到了,你杀不死我,你还有信心吗?”

    清岩却道“是教主太有信心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教主还有什么招数就请施展吧。”

    天心教主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他稍一动作,气息便自涌动,风一般的带起阵阵血光向着四下飘散,那些血光轻飘飘的随风远扬,看似柔和,实则蕴含极强的力量,与四周的山峰一碰,便将山石震得四分五裂。

    天心教主很欣赏自己的杰作,阴阴一笑道“这就是与我作对的下场,齐清岩,别以为自己会大五行诀,又有一柄仙剑,就能将我怎样,我已是不死不灭之身,你若识趣,就乖乖收起仙剑,为我所用,以后定能成就一番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