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剑荡中原六十五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听天心教主此时此刻竟然还想要自己给他当奴才,真是哭笑不得,无奈至极,摇头道“教主还真是有意思,废话就别说了,还是看剑吧!”

    清岩是懒得再和天心教主扯淡,随即催动天剑,剑气破空,对着天心教主的大脸就冲了过去,清岩很不喜欢这个牛头,真是恨不得把它剁下来。

    清岩出剑,天心教主冷哼一声,新出来的双手陡然一动,掌心赤光闪闪,五指指尖也有光芒伸缩吞吐,就见这一双手闪动着光华,散发着煞气,抓向了天剑锋芒,天心教主似乎忘却了方才的事情,他就不怕双手再被天剑斩断吗?

    不怕!真的不怕!

    天心教主这对新手还真是与旧不同,五指伸展,似如刀锋,掌心厚实,就如坚盾,与天剑锋芒相遇后,竟是毫无损伤,“啪”的一声后,天剑锋芒就被天心教主牢牢地握住了,接着,天心教主掌心光芒一盛,轰然一响,那道锋芒就在他手里碎裂。

    随后,天心教主双掌向着清岩虚推,就看两个巨大掌印透掌而出,十指根根锋锐如刃,锋芒如血,杀气逼人不说,眼尖的人还能看到在那赤色光华之外,隐隐还有一层金光流转,虽不明显,但肯定存在。

    张天师,空明大师,简冰都是明眼之人,见到天心教主催发的掌印之上的金光,都是神情复杂,随即又齐齐摇头,张天师叹道“他居然把佛门伏魔神通融合到了魔功之上,这……唉!”

    空明大师也是叹息道“难得有人练成了心印佛刀。可谁能想到伽蓝佛刀能和……唉!”说到这里他又是一叹。也不知是在为玉华真人惋惜。还是为佛门蒙尘而感叹。

    不得不说天心教主是个奇才,居然能将煞气十足的魔功和佛门道法融合一处,并施展的如此顺畅,自如,见两个巨大掌印袭来,不仅带着漫天煞气,还隐然透出几分佛门正气,这一正一魔同时出现。相处还那么融洽,清岩都不觉暗暗赞叹天心教主真是有一套。

    清岩也不愿示弱,傲然一笑,忽的收起天剑,此刻他收起法宝,简直就是在找死,众人见了顿时一惊,随即看到清岩手上,身上忽然显出阵阵金光,那金光纯正柔和。但又蕴含无穷法力,正是佛门一脉的护体神光。见此情形,大家又是惊喜疑惑至极,齐清岩明明就是崆峒派弟子,怎么还会佛门神通?

    可随即又想到,连玉华真人都成了天心教主,这世间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齐清岩会点佛门也就不足为奇了。

    清岩施展的其实就是地诀,也就是多心经,此法虽是出自大光明寺,可真正领会到其中奥秘的却是清岩,也是伏羲八诀一脉相通,清岩才会法有大成,此刻施展出来,真是佛光绕体,具有无上威严,就见清岩双手结成一个法印,那是正宗的光明诀印,他是无师自通,心有所想,手上便自结印,可谓是心想事成,自然而然。

    光明诀印一成,清岩身上顿时大放光彩,金光大盛,手印轻推,金光随势而动,轻缓却又蕴藏着无上法力,光明正大,无畏无相,包容万物,这就是地藏万法之神通,是地诀之精髓,再加上光明诀印,此刻的天地已是一片通明,血色,煞气被金光驱散,唯有光明留在人间。

    清岩施展地诀神通,天心教主的一对掌印还未靠近清岩,就被金光包围,包容,来势顿缓,随即巨大的掌印就如积雪遇到阳光,快速消融,在无声无息中化为了乌有。

    金光继续涌动,似如潮水,犹如海浪向着天心教主而去,也许是金光有些刺眼,天心教主的血眼是微微一合,牛脸之上出现了一丝疑惑,他也奇怪,清岩怎会如此精纯的佛门神通。

    而面对似乎无穷无尽的金光,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再看他双目微闭,那张古怪的脸上居然还多了几分肃穆庄严之色,而那浑身血色也透出了淡淡金光,他的右手已是到了胸前,掌心向外,五指向天,那姿势从容而又自然,还带有肃然宁静之意,如此模样的天心教主,是少了几分邪气煞气,多了几分凛然正气。

    忽的,他的右手动了,向外轻推,这个姿势和清岩颇为相似,随掌而动的,也是围绕在他身体四周的光华气息,血光揉和金芒,化为一座山,或者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迎向了清岩催动的光明之印。

    这两股力量都是看似轻缓柔和,悄无声息,而遇到之后,也没有巨大的动静出现,只发出了一个异常沉闷的声响,“砰”那像是大地的一个震动,也像是有人在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当然大家都感觉到了四下的气息震荡不已,身体也不觉微微摇晃了一下,也不知是大地在抖动,还是天方才晃动了一下,总之他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天摇地动。

    天心教主施展的正是须弥心印,是金山禅寺的无上道法,也是佛门至高神通,虽然天心教主此刻施展的心印是正魔混合,气息不纯,但威力依然强大,与清岩的地诀光明印相遇后,竟是拼了个旗鼓相当,难分上下。

    清岩的金光还在,天心教主的血色金芒也没消散,两股力量似乎融合在了一处,可又在相互排斥,真气激荡,光影闪动中,清岩,天心教主的身体都是微微一阵颤动。

    持续许久后,天心教主沉声一喝,右手发力再推,掌心光彩夺目,须弥心印气息凝结如山,那是高不可测,大之又大的须弥之山!

    山岳横移,势不可挡,硬生生就分开了清岩的光明之印,眼看就要把清岩压在山下,碾成粉碎。这一刻这佛门真是煞气冲天。杀意十足。

    清岩身形很稳。见须弥压顶而来,他微微一笑,双手诀印一变,瞬间化为了大自在剑决,指尖如剑,轻轻划动,一道似如香火的光华自指尖透出,隐隐约约。清清淡淡,似乎还有淡淡清香散出,令人不觉得这道光华有多凌厉,只是感觉到了一点温馨,还有佛家的慈悲佛意。

    可这轻轻淡淡的香火之光和须弥之山碰在了一起后,就见香火极其自然的就划过须弥之山,在“嘶嘶”一阵轻响后,那座大山轰然裂开成了两半,瞬间后,大山完全散碎。

    香火之光悠悠飘过数百丈空间。映照到了天心教主的身上,让浑身血色的妖魔又多了一丝佛意。如果不是那对可怕的犄角还在,此刻的天心教主还真像是一尊高大威严的佛像,亦或是一尊罗汉,金刚。

    那一刻,天心教主仿佛有些失神,见到须弥心印被清岩所破,又看到清岩身披佛光的模样,他竟然想到了圣僧,这令他稍一恍惚,如此一来,那道香火般的剑光就到了他的面门,他若再不有所动作,他的牛头就会和须弥心印一样,一分为二,即便他还能变出个头来,也是很耗精神力气的。

    天心教主不愧是一代魔王,很快就有了反应,目光凝聚,脸上血光一闪,“砰”的一声响后,那道香火之光便已消散,化于无形。

    于此同时,清岩手上剑诀也受到一股强大力量的震动,光华立刻收敛,随即十指分散,剑诀消失,一番交锋后,他与天心教主似乎还是平手,不分上下。

    清岩,天心教主连番斗法真是做到了日月无光,天昏地暗,大有令乾坤颠倒之势,方才他们又以佛门神通较量,声势看似不大,可气息暗涌也是波及百里,一些衡山山峰遇到这样强大的力量,立时就遭到了灭顶之灾,不是树木尽毁,就是山石横飞,幸好寻常百姓见到天有异色,异响,还有从未见过的怪物,早就逃离了衡山,不然真是会有不少无辜之人受到牵连,受这无妄之灾。

    两大高手斗了很久,气势并没有减弱多少,天心教主的身形竟似又高大了不少,就如一尊魔神,散发着可怕的气息,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大家,他就是在世魔王。

    清岩虽然看似渺小,可与天心教主遥遥相对的他,显露出来的气势是无比强大,看他神采奕奕,神清气爽,与天心教主相比,他就是上仙下凡,专门是来斩妖除魔的。

    又沉寂了片刻,这一仙一魔,似乎是在养精蓄锐,看天心教主血眼转动,仿佛在思索什么,此刻他身形已达三百多丈,巨大的头颅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山,那双眼睛就是汇聚了无穷血水的深潭,诡异,阴森,似乎随时都能流淌而出,淹没这个世界,让山河成为一片血色。

    忽然,天心教主发出一声幽幽叹息,声音自然极为恐怖,众人听到魔王的叹息,都有种不妙的感觉,心里一寒,脸色大变,张天师,空明大师,简冰三人也是微微皱眉,他们距离天心教主不算太远,就感觉天心教主散发的阴寒诡异之气又重了不少,那血腥气也愈发浓烈了。

    片刻之后,他们隐约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说奇怪其实也不奇怪,那声音就是流水之声,并不是很响,似乎就是条山间小溪在轻快流淌,可很快,流水之声清晰了很多,那声音就愈发响亮,小溪先变成了小河,继而就成了大河,大河之音自有一番动人气魄,是水往低处流,奔腾到海不复返的气势,也是势不回头,一泄千里的决绝,此刻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轰然做响的河流之声。

    只是近前,远处都无流水,而听这动静最起码也是条汹涌而来的激流,甚至是海浪翻腾之声,当然衡山不靠海,不可能是海浪,那附近也无大河,这声音又是从何而来?

    水声越来越大,终于人们找到了这个声音的来源,竟是天心教主发出的,那激流涌动之声,就是从天心教主那个巨大的身躯里传出,可天心教主身体里怎能有河?

    众人疑惑片刻,有人就已恍然,天心教主身体里其实真的有条河。只是河里流淌不是水。而是血。此刻大家听到的声音就是天心教主血液流动之声,血河汹涌,便如万马奔腾,声势浩大,骇人听闻。

    天心教主身躯不动,体内血河却是流动不息,随着血流之声越来越大,众人都闻到了一股血腥气。浓浓的,刺鼻的血气,令人恶心,也令人恐惧,有人忍不住想到,这需要多少血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还有这样的气味,难道天心教主的身体真有一条河,血河!

    就在众人惊惧疑惑时,又发现天心教主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周身闪动的赤光似乎有所收敛,但那阴寒煞气更盛。而最让人惊恐的是天心教主身体内的变化,大家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天心教主的身体里真是有条河,血色长河!

    那是真正的血河,河水就是血液,河道就是那数也数不清的血脉,粗大的血脉中血液在急速流动,大家看的是十分清晰,随即也是十分惊惧。

    血液奔腾不止,巨响阵阵,那情形诡异绝伦,那血河不仅在天心教主身体内流动,就是他的四肢,脑袋也是一样,整个巨大身躯已被血河充盈,占据,天心教主此刻已非牛魔王,而是一副血河之图!

    见此情形,张天师,空明大师,简冰是悚然一惊,脸色不觉大变,几乎同时他们耳边就响起清岩的声音“天师,简前辈,王大哥,你们快带大家离开此地,天心教主就要祭出血河图了!”

    血河图三个字是张天师三人不愿听到的,也是他们最为畏惧的,不错,是畏惧,上古魔器血河图,本身代表的就是无尽的杀戮和血腥。

    魔器的威力究竟有多大?传闻此图一旦祭出,便可血染万里,令山河一片血色,令所有法宝尽皆失色,无论是谁都被血河图煞气所摄,威力尽失,束手待毙!

    就连张天师这样的人物,也是从一些典籍里看到过关于血河图的记载,而且字面的上的描述就是那么几句,具体厉害到了什么地步,谁也没有见到过,毕竟蚩尤纵横世间的时代是在上古,距今实在是太遥远了。

    据说是血河图促成了蚩尤的无上魔功,也是蚩尤激发了血河图的至强魔性,他们在一起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蚩尤横行天下,几乎无敌,就是黄帝也难与其抗衡,不得已黄帝又求助了隐世仙者,这才打败了蚩尤,还世间一片清净。

    蚩尤死后,世人都以为血河图被黄帝所毁,其实不然,血河图在蚩尤身亡后化光逸去,在世间消失,不知所踪,谁也不知道血河图竟然去了幽冥鬼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天心教主冒着极大风险,竟敢闯入鬼界,从那无边幽暗之地内找到了血河图,最后还将这件魔器带回了人间。

    魔器归来,带来的只有杀戮,天心教主为达目的是不择手段,而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给世间带来了多大的祸乱,他只是觉得有魔器在身,他的理想,他的愿望,他的野心就会实现,他会成为一代雄主,不世之君,可世间有德之君,怎会有他这样的形象,牛头怪样,诡异阴森,即便他能成功,最多也就是个魔王,所创的也不是完美世界,而是一个人间地狱!

    与清岩一番斗法后,天心教主已是领教到了神农传人的强悍之力,他知道以寻常手段根本奈何不了清岩,对付非常人就要用非常手段,而天心教主的最强,最非常的手段,当然就是血河图!

    天心教主为清岩所“迫”不得已祭出血河图,只是他修炼血河图时日尚短就算花了百年时光也是很短他顶多是获得了血河图的三成魔力,而且天心教主也知道,自己虽和血河图神神相融,但由于他的修为不及昔日的蚩尤,即使他能与血河图相融也不完全控制这件魔器,若是稍有疏忽,甚至还会被血河图的魔力反噬,那下场可就糟糕了,就是他有可能会被血河图控制,成为血河图的器奴,这是天心教主最最担心的。

    所以他是拥有血河图,可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动用施展的,可此刻,清岩已给了他不可消除的压力,让他感觉到了危机,那就像是当年在紫禁城,他被大火包围,生死就在一线的感觉,恐惧涌上了心头,令天心教主心寒,知道不能再犹豫了,所以他就催动了隐藏在体内的血河图!

    血河图已与天心教主相融,气息相连,魔器一动,天心教主全身之血瞬间翻腾不止,如河水般激荡不已,也让天心教主感觉到了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已然在他手中,被他掌控,他能摧毁一切,清岩当然也不例外。

    一声嘶吼在天心教主嘴里发出,他的那双血眼光芒愈发强盛,眼神宛如实质,照射着世间是一片血色,血染山河,他真的做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