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剑荡中原七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天心教主是身体微颤,气得就要当场吐血,鬼脸也知道适可而止,大笑之后,他又道“好了,别生气,开开玩笑罢了,教主别当真。”

    天心教主忍住怒气,沉声道“没关系,你的火海真人怎么还没有动作?”

    火海真人现身之后,是威势尽显,气焰冲天,可就是静立不动,和他的三足金乌站在那里摆着造型,样子倒是很酷,可看起来还是有些古怪。

    鬼脸阴笑道“你懂什么?金乌派的大日真法可伤人于无形,他身形虽然未动,可那大日真气已是发动,你仔细看看,那小子是不是有些吃力了。”

    天心教主凝神一看,果然看到清岩身形是缓慢了许多,双剑之势也收敛了不少,于白虹,木鸣借机而上,气势陡盛。

    忽然,就听一声怪叫裂空而起,那动静简直比鬼脸的笑声更刺耳,突如其来的怪叫让天心教主一惊,随即才知道这声音是那只三足金乌所发,就见那只怪鸟尖叫一声后,大嘴忽然一张,就吐出一道金红璀璨的光芒,犹如一道闪电直击清岩,天心教主没料到,先出手的会是这只鸟。

    金乌吐焰,威力绝伦,那道金焰足可融化万物,天心教主暗忖,就是他的黑炎比起这道金焰也要相形见绌,差上一筹。

    也不知为何,天心教主忽然为清岩担心起来,不过这个念头是一闪而逝,他可不能让鬼脸探知自己的心思,不然挨骂遭羞辱那是免不了了。

    天心教主还在为清岩担心之时。那道金焰已至清岩头顶。也就在此刻。清岩的身形忽然一闪,这一闪极其奇妙,可谓是神妙之至,接着就看清岩一下子就变为了两个,这便是分神化形,身外之身之法,也只瞬间,清岩就变出了一个化身。

    而一变之后。还有一变,就看光影闪动,清岩竟然化为了三个,每人各持一柄仙剑,除了先前的凝金剑,清木剑,还多了一柄灵火剑。

    只见赤光一闪,火焰一卷,灵火剑就把三足金乌所吐的金焰化于了剑光之内,而火海真人。三足金乌一见灵火剑,是同时大动。他们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浑身金红之色大盛,继而他们身化一道火光烈焰,向着清岩扑去,就是那个手持灵火剑的清岩。

    清岩身化三人,各持仙剑,分别就与于白虹,木鸣,火海真人三大高手激战起来,清岩也是很有安排,凝金剑对于白虹,清木剑对木鸣,灵火剑自然就是留给火海真人了,一时间,六人三对,各自交锋,斗得是天昏地暗,剑气飞扬,纵横。

    六大高手齐齐斗法,搅闹得天地间是乱七八糟,看得天心教主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他看得入神,鬼脸则是又惊又怒,叫骂道“他妈的,他竟然炼成了身外之身,而且还是三个元神,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饶是鬼脸自称是神灵,可也没有遇到过像清岩这样的对手,当然那个将它差点弄死的真神除外,鬼脸难以接受清岩会是这样的强大,不仅修炼了大五行诀,还能炼成三个元神化身,更刺激它的是,清岩竟然拥有这么多的仙剑,这个家伙他妈的还是人吗!?

    鬼脸恼怒到了极点,浑身轻颤,那张脸是抖来抖去,就如水波荡漾,生起了阵阵涟漪,它是怒极了,体内万鬼又开始嘶吼,地狱之内又有了喧闹骚动,天心教主甚至觉得自己快要被鬼脸散发的阴寒煞气淹没,吞噬了,他快要坠入那个暗黑无边的地狱,可他不愿就这样沉溺而去,他在极力挣扎,奋力反抗。

    天心教主的反抗让鬼脸清醒了,它已在暴怒的边缘,差点就把天心教主收入体内,好在它及时醒来,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天心教主躲过了一劫,已是浑身冷汗淋漓,虚脱至极,他是领教到了鬼脸的厉害,确实是非他之力所能抵御的,因此天心教主就更为忧心惊惧了。

    鬼脸此时是没空理会天心教主的心思,它现在就想如何把清岩弄死,而且还要让清岩死的惨不忍睹,痛苦不堪。

    鬼脸厉啸一声,那张鬼脸已是万分狰狞,双眼里的人影快速闪动,片刻之后,又有两个身影从它的眼睛里闪动而出,画魂又现,这次又是什么样的高手呢?

    鬼脸一下子驱使出了两个画魂,嘴里还在恶狠狠的道“他妈的,我叫你厉害!你不是会大五行诀吗?我就找齐了五行高手来陪你,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他妈的,你若不死我……”它的狠话刚说了一半时,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清岩又给了它一个大大的惊喜。

    天心教主见鬼脸眼里又出来了画魂,而且还是两个,这二人也是各有特点,一个黑衣,一个黄衫,一个气息如水,深沉难测,一个势如山岳,厚重无比,见到这二人,又听到鬼脸的话,天心教主不用多想便已明白,先前五行之中已出金,木,火,此刻出来的就是水,土了。

    天心教主暗道“传说上古修真大派中,除了以伏羲八门为尊外,还有太白门,巨木派,金乌派,北冥门,厚土宗五大门派为当世翘楚,难道这两个画魂就是北冥门,厚土宗的高手?”

    天心教主猜想的不错,这两个画魂正是北冥门与厚土宗的高手,一个叫做易方水,一个叫做宁城中,都是上古修士中的佼佼者,修为也已是归仙境。

    当年,鬼脸横行世间,以摧残各方高手为乐事,它也是穷极无聊,闲得难受,就突发奇象,要将身具五行之力的各派高手全部收藏,它对天心教主说的轻巧,其实收藏这些高手绝不轻松,它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五行高手收在体内。这可是鬼脸最为自得的杰作。而它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让着五大高手去合力对付一个人,可今天,鬼脸不但动用了他的五大画魂,但它所期望的结果并没出现。

    鬼脸有五行画魂,这五位高手齐聚一处,还不等易方水,宁城中二人出手。五行之力已然连成一气,形成了一道奇异,强大的力量,连天接地,封闭,就将清岩,是三个清岩完全笼罩,彻底包围。

    清岩剑势被这道气息逼迫的微微收敛,三人三个清岩也算三人吧忽然聚在一处,以品字之形仗剑立于空中。

    于此同时。于白虹,木鸣。火海真人,易方水,宁城中五人也是极有默契将清岩围在了中央,五人闪动着五种光彩,散发着五种截然不同的气息,而这五种光彩,气息却是能融洽的汇聚在一起,彼此相通,浑为一体,五行之力已然结合,大势已成!

    五行高手连成一气时,鬼脸就在得意的说话,认为清岩是在劫难逃,可随即它发现,清岩神情淡然,那双眼睛冷静的可怕,这让鬼脸大感诧异,觉得十分不妥,随即闭嘴,而它的感觉没有错,就在它闭嘴没多久后,清岩又变了。

    清岩感受到了五行之力,那是至为浑厚,精纯的先天之气,在被如此强大的力量包围后,清岩没有畏惧,只有激动,能和五行之力对抗,这种机会可真是不多,清岩觉得自己可要好好把握,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要是鬼脸知道清岩把他的五行画魂没当做危机,而是当做了一次机遇,鬼脸只怕也要气得吐血了。

    其实鬼脸真要吐血了,因为它看到本来已是三个的清岩居然,赫然从三个变为了五个,五个清岩,最气人的还有,这五个清岩竟然都驾驭着一柄仙剑,白色锋锐,青色灵动,黑色幽深,红色热烈,黄色厚重,五行五色,倒是和鬼脸的五行画魂颜色相合,很是般配。

    这次鬼脸无法再冷静下去了,惊声喝道“五方神剑!”随后他又道“不,这不可能,五方神剑不会重聚,这绝不可能!”连叫几声后,鬼脸又气急败坏的道“我怎么就忘了,这小子修炼的是大五行诀,只要修为够高,就能炼成五个元神,他妈的,真是见鬼!”它居然都说出见鬼这样的话,那可真是鬼见到鬼了。

    天心教主见到五个生龙活虎的清岩,还有五柄锋芒各异的仙剑,顿时惊呆了,他是目瞪口呆,完全没听到鬼脸在旁边鬼叫什么,好不容易醒过神来,天心教主才道“你说五方神剑?什么是五方神剑?五方……”

    鬼脸骂道“笨蛋!五方就是五方,东西南北中你都不知道吗?你真是连屁也不如!”

    天心教主强忍怒气,道“你说齐清岩的五柄仙剑就是五方神剑?”

    鬼脸死死盯着那五个清岩,那五柄剑,看了好一会,它才道“起初我以为是,不过那不是五方神剑,那五柄剑绝不能重聚!绝不会!”

    它说的斩钉截铁,天心教主却道“齐清岩所做的事情似乎看起来都是绝不会怎样,但他偏偏就做到了。”

    鬼脸如何不懂他的意思,喝道“你知道个屁!”

    天心教主冷笑道“在你眼里我不就是个屁吗?屁,我还是懂得。”

    鬼脸想不到天心教主会这样说,一时语塞,愣了片刻才道“真是没出息,你行!他妈的,我还是小看你了,连屁都自认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天心教主冷冷道“多谢夸奖,这也是你的大力栽培。”

    鬼脸忽然怒气收敛,阴笑道“不错,不错,有长进,好,很好,继续努力吧,先做好一个屁,这样才能做好别的事情。”

    天心教主虽是自认是屁了,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冷哼一声道“还是说说怎么对付齐清岩吧,我看你的画魂只怕奈何不了他。”

    鬼脸阴笑道“别长敌人的士气,要是收拾不了他,我还混个屁!这小子以为弄出五个元神,五柄破剑就能翻天了,我让他翻天!”

    鬼脸恶狠狠地叫道,同时他也发出了向清岩攻击的号令,五行画魂与鬼脸已是融为一体。也是鬼脸意识的一部分。鬼脸说动。他们就动,而且是不动则已,一动翻天!

    他们要将清岩掀翻,五行画魂本就以真气将清岩包围,再被鬼脸驱动之后,他们便全力以赴,无比强大的真气轰然涌动,五色神光瞬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罩。光影斑斓,看似极美,实则杀机重重,而清岩就在这重重杀机之内,傲然驭剑,飘然如仙。

    清岩被五位高手围困,当然此刻的他也是五个人,五行画魂一发动,清岩便有了反应,手中五灵剑光芒陡然大盛。五色光华交相互应,光彩之盛不在五行画魂所发的神光之下。这是真正的五行对五行,也是清岩从未遇到过的一次斗法。

    同时和五位归仙境高手交锋,换在几年前,对于清岩来说都是件不可思议,绝无胜算的事情,而如今,在崆峒岛八卦台上,清岩获得了五色神石的精纯灵气,直接踏入了归仙境,不仅如此,清岩的离天神诀也是大有进步,元神由原来的五个变为七个,而且每个元神赫然都具有了归仙境的实力,这种事情只能用神奇来形容,也就是离天神诀能有此无上神通,玄妙法力,否则清岩就是在苦修百年,甚至是数百年也达不到这样的境界,离天神诀不愧是盘古大神留下的至高道法。

    此刻清岩就是以离天神诀来运用大五行真气,催动五灵剑和鬼脸的五行画魂抗衡,若单以数目来论,清岩五个元神和五行画魂加起来就相当于十位归仙境高手,十位归仙境高手,这样的数字放在世间都是难以想象的,别说归仙境,就是十位渡劫境高手都很难找,而在这饱受摧残的衡山,先是渡劫境高手层出不穷,现在归仙境高手竟然有成群结队的现身,衡山真是风水宝地,能够汇聚各方高手,具有这样吸引力的地方,只怕只有三大神山了。

    衡山上的天空颜色也不知变了多少变,而此刻又是被一大片的五彩光芒所笼罩,那真是好大好大的一片,清岩五灵剑的光芒和五行画魂的神光,相互激发,是越斗越强,光彩蔓延已不知是几许方圆,只怕都已波及了大半个中土神州。

    如此声势,这样的光彩别说千年,就是万年也不曾得见,好在光彩只是强盛无比,但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并没有随光波动,是极致内敛,不然的话,这样强大的气息横扫而过,殃及之广,祸害之深,实在是不堪设想。

    清岩,五行画魂已被强盛的五彩光芒完全掩盖,吞没,难见身影,外人根本看不到斗法的情形,也听不到巨大的动静,只能感觉四周的气息在一阵阵的波动,颤抖,仿佛是天空在颤栗。

    见到如此景象,天心教主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以他的修为也不能在近距离观战,若不是鬼脸护住了他,他恐怕也已被五彩神光吞噬,消融了。

    气息的震动,使得天心教主也跟着颤动起来,他想控制,可根本是难以自控,鬼脸见他抖得厉害,就取笑道“怕了吧?这才是斗法,他妈的,我也是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了!精彩!真是太精彩了。”鬼脸此时也不是那么鬼了,血红的脸上也被五彩光芒映照得少了几分鬼气,那双大而黑的眼睛里也是五光十色,那些鬼影似乎是颇为畏惧这样强盛的光华,都已变得暗淡模糊了不少。

    天心教主见到鬼脸这么兴奋,就道“看起来形势不错。”

    鬼脸却道“你以为这是在干什么,放屁吗?哪有这么快!”

    心教主此时对于屁这个字非常敏感,闻言不觉皱眉,又道“那你高兴什么!”

    鬼脸阴笑道“你懂个屁!这样的大阵仗你见过吗?”

    天心教主摇摇头,鬼脸又道“现在的你们自然见不到了,不过这样的场面,在上古也很罕见,啧啧啧,这就是大斗法!你以前见到的那些斗法都是屁!”

    “都是屁!”天心教主也默默地说了这么一句,他算是对鬼脸有了一定的了解,满嘴屁话,似乎每句话不带个屁字它就不舒服,天心教主都怀疑这家伙上辈子是不是个市井无赖,可他随即又想到鬼脸的来历,不禁暗骂自己真是傻了,鬼脸这种东西怎会有前世,自己真他妈的是被鬼脸的屁话弄晕了。

    天心教主最关心就是清岩与五行画魂斗法的情况,就道“你不是身有高手无数吗?怎么不再派出几个,帮帮那五个……画魂。”

    鬼脸却道“你懂个屁!你看看那五色光芒是何等强盛,蕴藏的锐气简直可以把天穿个窟窿,此刻若是有人靠近,就算是归仙境高手也会被那股锐气绞成碎片,搞不好就是形神俱毁,你若不信可以去试试。”

    天心教主哪敢去试,他自然也能感觉到那凌厉到了极致的力量,知道鬼脸不是在吓唬他,便道“那我们就这么等着,需要多久才能有结果?”

    鬼脸寻思片刻,才道“很难说,再看看吧,只要这小子气势一弱,嘿嘿,就离死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