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六

作品:《仙途正道

    廿虹祝大家新年快乐!马上幸福!也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多多支持廿虹,让我在新的一年里快马加鞭,万马奔腾,呵呵呵!

    终于黑衣人说话了,清冷的语气使得北海又清寒了一些,“为什么?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朱建文,你可知当年我为何要找到你?”

    天心教主恨声道“为什么?难道不是……”

    黑衣人截口道“你的身份是个原因,但不是最重要的。”

    天心教主不觉一怔,道“重要的是什么?”

    黑衣人淡淡的道“是因为你受过智光和尚的教导,还曾在金顶禅寺修炼了心印佛刀,有着极为深厚的佛门道法基础,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

    天心教主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觉问道“为什么?”

    见他还是一副傻呆呆的样子,黑衣人不觉叹道“到了此刻你还不明白,你真是令我失望。”

    天心教主被他嘲弄,心中怒火更盛,喝道“告诉我!是为什么?!”

    黑衣人对于天心教主的愤怒,激动,是无动于衷,冷眼看着仿佛已快崩溃的天心教主,他轻轻一扬手里的血河图,淡然道“你不是已经说了吗,就是为了它,就是为了血河图,我才会苦心的造就你,不惜余力的帮助你,给你黑暗天书,给你所需要的任何东西,现在你明白了吧。”

    天心教主是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他还是不明白,黑衣人要想得到血河图早就可以得到。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他依然迷惑不解。嘴里依旧问道“为什么?”

    黑衣人被他问的烦了。摇头道“你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了,这还不明白,血河图在幽冥鬼界,能将他取回的只有你。”

    天心教主一怔道“只有我,为什么?”

    黑衣人有点无奈的道“为什么!自然是因为你有深厚的佛门修为,还有佛家至宝伽蓝佛珠,凭此两样你就能进入鬼界,找到血河图。”

    天心教主仿佛明白了一点。但他还是有疑惑,就道“你难道也不行?”

    黑衣人很潇洒的一摆手道“没有佛家法宝护身,即便是归仙境高手进入鬼界也是九死一生,我可不愿冒险,自我得知血河图的确切位置后,便开始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结果就找到了你。”

    天心教主算是完全明白了,怒喝道“你就是在利用我!你个无耻小人,枉我对你那么信任,你……你却如此对我!”

    黑衣人冷冷的道“信任我?你这种人会信任谁。你能杀了师傅元素,能残害自己的弟子。以后也能杀我,我可不想养虎为患,到了最后被你所弑。”

    黑衣人的话让天心教主微微一愣,黑衣人还真是说中了他的心事,那是他潜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一个念头,从来都有,但他并没有深想过,因为黑衣人的强大威势一直压制着他这个念头,但是如果有一天他拥有了足够强的力量,就会将这个念头付诸于行动,那就是除去黑衣人,只有杀了黑衣人,他才能真正的成为万古之君,不世雄主。

    黑衣人见天心教主目光流转,却不说话,就道“我说的不错吧,以你的性格怎会屈居人下,鬼脸说你生来就有反骨,它真是了解你,朱建文既然你要杀我,我为何就不能杀你,这样才叫公平。”

    天心教主被他说的是无言以对,心里当然还是很不服气,在他一向是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我要杀你可以,你要杀我那就不行,再说他觉得自己明明就是中了黑衣人的阴谋诡计,这样的结果他怎能接受,他就是不服,而他又有疑问,便叫道“既然你是为了血河图,那为何我取出血河图后,你没有动手,却要一直等到现在?”

    黑衣人笑道“我就要让你死个明白,血河图我不稀罕,我要的是星云图。”

    天心教主觉得奇怪,甚是茫然的道“血河图不就是星云图吗?”

    黑衣人摇头道“是也不是,当日你取回血河图时,我便感觉到了鬼脸的存在,知道传言不虚,此图之内果然有鬼,有它藏在其中,实是个心腹大患,如果稍有不慎,便会被它反噬。”

    天心教主咬牙切齿的道“你早就知道了!”

    黑衣人冷笑道“蠢货,我指点你去幽冥鬼界寻找血河图时便已知道鬼脸的存在,只是还不能确定,见到血河图后,我才断定确有鬼脸这个阴魂鬼魅,而我见你得到血河图时是沾沾自喜,得意洋洋,便顺水推舟,让你先去领教一下鬼脸的厉害。”

    天心教主已是气昏了头,就是一通大骂,黑衣人不理会他的叫骂,继续心平气和的道“令我意外的是你得到血河图后,不仅是修为大进,居然还没有被鬼脸反噬,当时我很奇怪你竟然会没有事,我甚至都以为是我看错了。”

    天心教主闻言,忽然惊醒道“你一直都在监视我。”

    黑衣人道“当然,血河图在你手里,我自然是有些不放心,见鬼脸迟迟没有动静,我都有些心急,其实我也很担心,万一你成为第二个蚩尤,到时候我真是后悔莫及了。”

    他们说话时,双方气息并未停止交锋,天心教主自然是弱势一方,被黑衣人逼得几乎是难以喘息,他是勉强开口和黑衣人谈话,如此情形已是不用多想,天心教主已是到了绝境。

    天心教主显然已是无力反抗,黑衣人暗自催动真气,嘴上还在继续说道“幸好你没有成为蚩尤,我暗中关注你,发现你的修为是精进很快,但气息浑厚有余精纯不足,你只是借助了血河之力,而对于血河图的真正力量是一无所知,见此。我便放心了。等你稍有成就后。我便让你正式立派,让你扬名立威。”

    天心教主听到这里又明白了一些事情,当日,黑衣人让他将天心教由暗转明,正式立派,他还以为黑衣人是为他着想,自然他也是雄心勃勃,想要开创一个全新时代。完美世界,可此时他已然明白,黑衣人鼓动他树立天心教的威名必是另有用意,而且还是个很大的阴谋,他妈的,又是一个阴谋!

    曾几何时,天心教主自己就是个擅用阴谋的高手,喜欢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他是,他的属下也是。明信,简歆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心机深沉。算计有数的人物。

    可时过境迁,如今,他这个天心教主居然也被人算计了,而且还是长久以来的算计,深陷他人阴谋算计中而不自知,这对天心教主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和嘲弄。

    天心教主暗暗发狠,甚至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他认为自己是那么信任黑衣人,可到头来,伤害他最深的也是黑衣人,这让他情何以堪,天心教主遭受这样的打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当然他还不想死,他若是真想死,此刻黑衣人就是在成全他,这种成全天心教主可不想要,此刻他还是想问黑衣人三个字“为什么?”

    只是在黑衣人的强势压迫之下,天心教主已是不能开口了,他在全力以赴,让自己保留一丝生机,他期望会有奇迹出现,有人会拯救他在危机时刻,可会有人吗?天心教主哪会知道,他只是在期望,渴望。

    天心教主的心思黑衣人知之甚想,已处绝对优势的他,是显得更为淡然从容,黑衣飘扬,还不是轻轻挥动一下血河图,这就是在故意刺激天心教主,同时他还道“你这样苦苦挣扎,莫非还希望有人来救你吗?”

    说着他轻笑一下,接着又道“你已是众叛亲离,是一个丧家之犬,有谁还能来救你,我的教主你还是认命吧!”

    天心教主不想认命,眼里的怒火恨意熊熊燃烧,仿佛要把黑衣人焚化成灰,可惜,这不是黑炎,根本伤不到黑衣人一丝一毫。

    黑衣人对于天心教主的眼神是视而不见,继续道“我知道你还有疑问,想问我为什么,唉,为什么呢?嘿嘿……,你就个蠢货,连这也想不通吗?嘿嘿……”

    天心教主已是自认是个蠢货和屁了,他就是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黑衣人开心一笑后,又道“其实原因真的很简单,血河图里的鬼脸煞气太盛,灵性太强,我自知是无法应付,就只能找人代劳,替我除去这个麻烦。”

    说到这里,他又笑道“你可知能应付鬼脸的人是谁吗?”

    天心教主无法回答,只能用眼神来表露自己的情绪,恶狠狠的看着黑衣人,那样子……唉,不说也罢,总之很惨很凄厉。

    黑衣人继续道“你应该知道,就是齐清岩了,他是大五行诀传人,天道之诀先天就对鬼脸有着克制,而齐清岩又和你有着化不开的仇恨,所以你们迟早会有一拼。只是,我想不到时间会是这么久,也想不到齐清岩会是这么强,我本想让你们拼个两败俱伤,我坐收渔翁之利,将你们一网打尽,唉,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唉!”

    甚为惋惜的一叹后,黑衣人接着道“不过这也是事无完美,而我最大的目的已然达到,借着齐清岩的力量,血河图终于变回成了云图,哈哈……”手握血河图,他的兴奋之情又是难以忍耐,不觉仰天大笑,那样子真是得意极了。

    黑衣人的笑声就是对天心教主的摧残,尤其天心教主已经明白了黑衣人的所有阴谋,原来自己就是个被人利用,摆布的棋子,现在自己已无价值,当然就成了弃子,留着无用,死就是最后的结局了。

    天心教主是完全明白了,可明白之后,他是愈发不甘心了,就这么死去,他真的不甘心!

    黑衣人很明白天心教主的心思,笑道“我知道你很不甘心,觉得自己不该是这样的结果,朱建文,你不要怨我,这都是你自作自受,当年你若没有野心,就不会被我所用。朱建文。安心就死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我们的缘分到此为止。”

    说完这些,他眼神已是无比冷厉,杀意大盛,能和天心教主说这么多,在他来说已是异数,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他首次说这么多的话。说话在他而言是无聊而又耗神的事情,他从来是行动大于言语,可今天,他真是很兴奋,喜悦,所以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当然话已说完,天心教主的死期便至。

    天心教主立刻就感觉到了死亡的无限接近,惊恐袭来,而他偏偏已无力抵御。耳边忽然又听黑衣人淡然无情的声音“你该高兴才是,你是我第一个杀死的人。当然,你不会是最后一个,朱建文,不要怪我,这就是天命。”

    天心教主便觉得自己的元神正和身体慢慢分离,体内气血已然凝固如冰,片刻之后,他已是全无感觉,寒意已去,元神似乎已然离开了身体,正在逐渐消融,到了此刻,天心教主才真正体会到了死亡原来就是这个样子。

    临死之时,天心教主忽然想到一个此刻都不该想的问题,他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叫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被天心教主这样问到,黑衣人催动的真气是微微一顿,这让天心教主有了喘息的机会,继而黑衣人淡然道“我姓姬,是黄帝后裔。你难道忘了?朱建文,别再妄图挣扎了。”

    天心教主已是垂死之躯,闻言便极为无力的道“你不是,你骗我,黄帝后裔怎能如此……”话到一半,他已是耗尽了力气,无法继续。

    黑衣人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冷冷的道“我若不是黄帝后裔,又能是谁?朱建文,安心去吧。”

    可就在黑衣人此话刚刚落下,有人竟然接口道“你是不是黄帝后裔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你另一个身份。”

    这个声音出现的实在突兀,简直就是从天而降,黑衣人闻声色变,眼神里已是难掩惊骇之色,而天心教主对于这个声音是甚为耳熟,听到之后,本已是消耗殆尽的精神竟然忽的一振,那已是消融大半的元神似乎也是振奋了许多,使他顿时有了力量,双目里神采再现,多出了一丝丝生气。

    黑衣人惊骇之后,又在瞬间恢复了冷静,冷眼一扫天心教主,接着又凝目四顾,一番查看后,他显然没有发现发声之人,随即他冷哼道“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也好让我一睹当今苍帝的风采!”

    天心教主听到苍帝二字,顿时一惊,若不是他已无力出声,他早就惊呼一下了,苍帝,这个人怎么会是苍帝!?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天心教主又有了困惑。

    苍帝当世只有一个,出声之人当然就是现今的灵墟之主,长春岛主齐清岩了。他来了,苍帝来了!

    随着黑衣人话音落下,一个天蓝色身影便从北海之上的虚空里飘然显出,那个位置距离天心教主,黑衣人都不是很远,也就是百余丈,三人的位置若是连接起来,便是个三角形,彼此相距几乎相同,也就是说,天蓝色身影也处在黑衣人的气息笼罩范围之内,只是,黑衣人显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见到清岩凭空出现,而且相距自己还是如此之近,几乎算是近在咫尺,可即便见到了清岩,黑衣人竟然还是无法感觉到清岩散发出的气息,就像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其实是个虚无的影子,或者是个无形的人。

    天心教主见到清岩,竟是出奇的兴奋喜悦,看起来他真是把清岩当做了救星,并且还把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天心教主果然不同于常人。

    黑衣人目光凝聚到了清岩身上,黑色的瞳子闪动着那种奇异的黑色水光,深邃清冷,犹如他身下的北海之水,清岩毫不避让黑衣人的目光,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清澈的眸子里也闪动着淡淡光华,清如水,也如大海,更如天空,浩瀚深远,无边无际。

    “无形剑遁果然名不虚传。”二人对望片刻后,黑衣人忽然这样说道。

    清岩闻言也不惊讶,含笑道“过奖了,雕虫小技难入阁下法眼。”

    黑衣人冷冷的道“我只是料不到,以你堂堂苍帝之尊竟然也能做出这等隐形暗窥之事。”

    清岩神情不变,依旧微笑道“要闻隐秘事,自然要用这隐秘的手段,你也不是经常喜欢这样做吗?曲宫主,我们终于见面了!”

    曲宫主,天心教主又听到了这三个字,又看到了清岩似乎和黑衣人颇为熟悉,刚刚死里逃生,而且还未真正脱离绝境的他好奇心不觉又起,都想问问这二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岩对于天心教主的心思也是颇为了解,居然侧脸对他道“你不是很想知道他是谁吗,我就为你介绍一下。”说到这里,清岩又对黑衣人道“想必阁下没什么意见吧!”

    黑衣人冷冷一哼,却没有说话,清岩微笑道“既是如此,我就说了。”

    稍一停顿后,清岩才扬声道“天心教主,这位就是大名鼎鼎,名震四海的北海大光明镜,不夜岛玄武宫的大宫主曲江,曲大宫主。这个名字,教主可有耳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