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十二

作品:《仙途正道

    想到这里,清岩脑海忽然灵光一闪,又想道“这只怕是神农大神的良苦用心了,他传授黄帝的道法,虽然不是大五行诀,可绝对和大五行诀有着密切的关联,或者就是大五行诀的一部分,等到黄帝修为有成,真气便能自行改变,变成了大五行诀,他是有意要把黄帝造就成一代真神,可惜,黄帝先辜负了神农大神,后来又惹到那位神,唉,黄帝若是有神农大神为依靠,也不至于身败名裂,唉!这真是自食其果,得到了报应。”

    清岩寻思之时,曲江还在继续道“自身真气有了变化,黄帝是大喜过望,那种喜悦实非言语所能形容,他知道一直渴望修炼的大五行诀已然出现在了他的体内,同时他也明白了广成子,神农大神的苦心,当然他的愧疚就会越深,越重,那时候他是既兴奋又难过,接下来,他就开始潜心修炼大五行诀,修为自然是大为精进,用一日千里来称也不过分,而就在他全心全意修炼大五行诀时,他忽然接到了神山传来的一份信。”

    清岩听到此处,轻轻一咦,眼神也是一亮,曲江看了他一眼,继续道“神山来信让黄帝很诧异,他那时早已是归仙境,也在数百年前拒绝了神山的邀请,此刻忽然收到神山来信,他便有种不详的预兆。”话到此处,他的声音是阴沉了许多。

    清岩忍不住问道“信上说了什么?”

    曲江沉默片刻,似乎是在整理思绪,随后才道“信上说的倒也客气。先是恭喜黄帝近些年修为大进。已然达到了归仙境顶峰。实在是可喜可贺,而到了后面,神山就想让黄帝去神山商议一事,希望黄帝可以前去,他们先让黄帝考虑一下,最后说十日之后,就会有神山使者前来为黄帝引路,前往神山。”

    清岩听出了此信已是隐含了神山的强硬态度。说什么让黄帝考虑一下,那都是虚言,他们只是给了黄帝十天准备,到了日期,黄帝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清岩是暗暗摇头,对于神山的强横做法甚为不满,就道“黄帝是什么打算?”

    曲江冷冷道“黄帝看完此信,不详之感是愈发强烈,从古至今。神山对修真人物的邀请也就一次,为何对他例外。偏偏还是他修炼渐入佳境的时候,他觉得原因只怕和他修炼了大五行诀有关,他也曾从神农那里对神山之主有所了解,深思之后,他是越发确定自己的感觉不会错,他考虑再三,在收到信的第二日便去了广成丹穴。”

    清岩闻言一怔,道“黄帝知道广成丹穴在哪里吗?”

    曲江道“那是自然,那是他当年修炼之地,不过他在里面的时间似乎不长,按神农大神的意思说,就是黄帝并不适合在广成丹穴内修炼。”

    清岩“哦”了一声,心道“看样子黄帝是没在广成丹穴内睡觉摔跤了。”嘴里问道“黄帝应该是没见到神农大神了。”

    曲江点头道“正是,别说见到神农大神,就是广成丹穴也没有找到,黄帝在崆峒山寻找了三天,是毫无所获,最后只能失望而归。”说到这里,曲江望着清岩的眼神又有了几分异样,看起来是对清岩能进入广成丹穴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清岩对曲江的眼神是故作不见,问道“之后呢?黄帝是如何应对神山使者的?”

    曲江道“当时黄帝已然隐居在龙首山,身边没有弟子,只有他的几位子孙侍奉左右,那几人修为也是不弱,但若和神山使者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从崆峒山回来后,黄帝就将那几人遣散……”

    清岩听到这里就已明白,黄帝是做好了与神山使者翻脸的准备,曲江继续道“而那几人中的一个是黄帝的嫡亲玄孙姬光,此人一向深得黄帝喜爱,人也聪慧,修为也在几人里为首,他看到黄帝一反常态,往日的从容神情变成了凝重忧郁,显然是有心事,最为奇怪的是又将他们几人无故遣散,这让他不觉为黄帝担心起来。”

    清岩听他着重说到姬光,便明白此人只怕和曲江有关系,见曲江停了下来,清岩也不插嘴,只等曲江接着说下去。

    曲江稍一停顿后,又继续道“那些人知道将有大变发生,也知道以黄帝的修为只怕都很难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真是无法帮忙,再说黄帝之命,他们也不敢违背,只能含泪离开了龙首山,按照黄帝的安排去了几个地方,而姬光为了弄明白事情原委,就偷偷留在了龙首山附近,在暗中观察黄帝的一举一动。”

    清岩听到这里,微微皱眉,曲江见他有疑惑之色,就道“苍帝有话要说吗?”

    清岩就道“那位姬光的举动只怕瞒不过黄帝吧?”

    曲江目光一闪,沉声道“苍帝说的不错,姬光自以为隐藏的极好,却是瞒不过黄帝,自然很快就被发现。因为黄帝最为喜欢这个玄孙,见他忠孝仁义,临危不乱,便没有责备他,其实这也是黄帝对于这些子孙的一次考验。”

    清岩闻言不觉一怔,继而恍然,暗道“果然是老谋深算,都说患难见真情,黄帝这一招果然厉害,而这个姬光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有胆有识,得到了黄帝的全部信任,算是黄帝的衣钵传人了。”

    曲江又道“黄帝如此做法也是迫不得已,他统领中土千年之久,根基深厚,可谓是牢不可破,实力之强无人可敌,当然面对神山这样的对手,黄帝知道他的实力却是很弱,而他也不想自己经营这么久的一切付诸东流,便想找到一个合适又有能力的继承者,给他留下一丝血脉和能够延续自己势力甚至能为他复仇的种子。”

    清岩闻言不觉发出一声叹息,到了最后黄帝还是放不下很多东西,不过这也是一代帝王本该有的谋略。黄帝既是个修真高手也是个有着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必需要为自己的后代打算。为自己的基业考虑,深思熟虑,尽可能做到最好。

    想到这里,清岩不觉又是暗叹,黄帝不好当,自己这个苍帝,唉!也是很麻烦呀!最后一声叹息,清岩不觉发出了声音。

    曲江听到清岩的叹息声。似乎是领会到了清岩的心思,便道“苍帝是否也有同感,你接掌苍帝灵墟后是否也感受到了来自于神山的压力,还有那位神的无上威势?”

    清岩苦笑道“曲宫主所言不差,我也是正式成为苍帝后才知道一些秘闻,这也是我始料不及的。曲宫主,我的事情先且一放,请你再说黄帝吧。”

    曲江本是想激起清岩同仇敌忾之心,可清岩却不愿再说苍帝灵墟,这让曲江难免有些失望。只能接着讲道“十日之期将近,黄帝就在这有限的时间内给姬光安排了很多事情。具体是什么,我就不多说了,苍帝想必也能明白。”

    清岩当然明白,就点点头,曲江又道“同时姬光也知道了是什么会让黄帝忧心头痛,他自然是非常惊骇,就问黄帝有何对策,而黄帝的回答让他更为惊恐,面对神山黄帝是没有丝毫信心。姬光也是一代人杰,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也明白了黄怠择他的目的,那时候他才真正知道自己的担子有多重。”

    清岩忽然道“曲宫主,恕我冒昧,我想问问,这位姬光是你的什么人?”

    姬光沉默片刻后,才道“他正是我的太祖父。”

    清岩闻言并不惊讶,就道“原来如此,不知姬前辈是否还在世间?”

    曲江淡淡的道“先祖修为还未达到归仙境,是在四九天劫下仙逝的。”他语气平淡,对于姬光的逝去似乎很冷漠,只是眼神了却是流露出了一抹苦涩,忧伤,此刻的他不在是神,而是人。

    清岩叹道“姬前辈虽然仙逝了,可他还是将黄氮脉延续了下来,黄帝没有看错人。”

    曲江很快就变回了无情冷漠的神态,又道“黄帝将身后之事安排妥当之后,就将姬光安排在了一个最为隐秘的地方,那个地方绝对安全,也是极佳的修炼之地。黄帝是怕神山会对姬氏一脉赶尽杀绝,而他的担忧也没有白费。”

    清岩动容道“你是说神山真对黄帝的后裔进行了……”

    曲江冷笑道“是清剿,杀戮,数百名姬氏子弟就死在了神山那些仙人手下,幸免于难的就只有姬光一人而已。”

    清岩叹道“竟有此事,他们怎么会这样做?”

    曲江寒声道“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这便是神山的手段,你说这和魔道有什么分别,神山!哼!其实就是魔山!”

    清岩见他眼中充满仇恨,显然说的并非假话,但清岩还有疑惑,觉得神山不可能做得这么狠绝,如果真是这样,不说别的,苍帝灵墟只怕不会存在到如今,清岩感觉事有蹊跷,只怕还有隐情,就是曲江也不知道的隐情。

    当然在此刻,清岩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疑惑,只是静静的听着,而也许是和曲江的谈话久了,他们一直凝聚的剑势逐渐有了变化,气息缓缓收敛,彼此的距离拉近了,从数千丈又到了近百丈,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二人之间的天心教主,他依然健在,处于昏迷之中,继续忍受着两股剑气,两股元水之力的摧残,他能坚持这么久,清岩都不禁佩服他的耐力,这家伙的命还真够硬的。

    清岩注意天心教主,曲江却对这个昔日的盟友失去了兴趣,此人的生死已无关紧要,现在他要做得是再寻找一个盟友,比天心教主强大,比天心教主可靠的盟友。

    清岩,曲江的紧皱关系有所和缓,二人的对话气氛也不在那么剑拔弩张,温和了许多,曲江继续道“姬光隐藏在了秘处,而十日之期很快就到了,到了第十天,神山使者如期而至,并且一来就是十二位。”

    十二位神山使者,那就意味的是来了十二位归仙境高手,神山还真是看重黄帝。这样的阵仗绝对是超强。那黄帝又该如何应对?

    清岩不觉为黄帝担心起来。就听曲江继续道“见到一下子来了十二位使者,黄帝知道自己的忧虑没有错,他身为中土第一人,自然没有回避,昂然面对那十二位使者。”

    说到这里,曲江显然有点激动,语气也急促了一些,他继续道“与神山使者见面后。黄帝就直言自己不会去神山,他的决定似乎已在神山意料之中,那些人并不惊讶,只是奉劝黄帝要三思而行,希望黄帝在考虑考虑。其实他们也是奉命行事,是身不由己。而黄帝心意已决,没什么犹豫,是坚决表明了自己的意愿。这样一来,神山使者们也只能按计划行事,一场千年罕见的斗法便在龙首山展开。”

    曲江越说越兴奋。语气也越来越快,他似乎是亲眼目睹了那场黄帝与神山使者们的殊死之战。说的十分详细,就听他道“起先神山使者们只是派出一位高手和黄帝斗法,哪知道黄帝的修为超乎他们的想象,也只三两下那位高手便大败而归,这让神山使者们是大为惊讶,黄帝本意是让他们知难而退,可神山使者们得到的命令就是黄帝若不去神山,便要将他格杀无论!”

    清岩听到格杀无论四字,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杀气,曲江则是满含恨意的说着“黄帝知道事情不会善了,神山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为了他的荣誉,生命,尊严,他只能全力以赴,与神山对抗。”

    清岩默默一叹,一是为黄帝感慨,二是为那些神山使者惋惜,他们本该过得是逍遥自在的仙人生活,哪知道最终成了别人的杀人工具,唉!

    就听曲江继续道“那些使者见到黄帝如此之强,竟然不顾身份,十二个人同时向黄帝出手,这帮无耻之徒,真是该死!”骂了一声后,曲江又道“可黄帝显露出来的实力真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十二位归仙境高手围攻一人,竟然是取之不下,他们斗得是难分难解,那场面实在是难以描述。”

    清岩知道曲江不是有意夸大,黄帝的修为只怕已至真仙境,对付十数位归仙境高手应该是可以的,但要想取胜,恐怕还不行。

    曲江继续道“黄帝以一敌众,虽然能保持不败,可要想取胜和摆脱这些高手也是万万不能,并且时间越久,对他就越不利。那些使者自然也知道这个情况,便耐心的和黄帝纠缠,只待黄帝气势衰弱后,便发动致命一击。”

    曲江说到这里,忽然一声冷笑,接着道“那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可他们不知道黄帝也有打算。”说完他又是一声冷笑,笑声里满是讥讽和仇恨。

    随后,曲江又道“神山使者们不仅是低估黄帝的修为,也低估了黄帝身上的法宝,就在他们以为胜利就要来临之时,黄帝祭出了神刀,黄帝神刀!”

    清岩已是想到了,闻言神色不动,只是微微摇摇头,曲江继续道“神刀一出,锋芒毕露,黄帝是出其不意,神山使者虽然知道黄帝有柄神刀,可料不到此刀威力会有多强,黄帝神刀锋芒一闪,立刻就有三位使者身首异处,躯体被毁只是小事,他们的元神也被刀锋毁于瞬间,彻底的死了!”

    提起黄帝神刀,曲江显然又兴奋了一些,继续道“黄帝一刀得手,是乘势追击,刀锋一展,又毁了两位使者,他连杀五人后,就想乘机遁走,可神山又有高手来了,拦住了黄帝的去路。”

    清岩闻言不觉奇道“来者是谁?竟能拦住黄帝?!”继而清岩神情微变道“难道是他来了?”他不是天心教主,而是那位……神。

    曲江摇头道“不是,他怎会轻易出现,来的是三大神山中的一位山主。”三大神山的山主都是上古神灵,绝对的真仙境高手,自然能拦得住黄帝,清岩好奇的是是谁来了,就问道“是哪位山主?”

    曲江看看清岩,冷冷道“他就是和你们长春岛颇有关系的土麒麟。”看起来他对清岩还真是十分的了解。

    清岩道“原来是他,曲宫主,我有一事请教,不知……”

    不等清岩讲完,曲江截口道“你想问三大神山的另外两位山主是谁,对不对?”

    清岩点头道“曲宫主果然睿智,我就是想问这个。”

    曲江道“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我只知土麒麟是其中一个,至于那两位我是一无所知,让苍帝失望了。”

    清岩是有点失望,道“那就算了,我还以为曲宫主会知道。”

    曲江没有再接这个话题,继续说黄帝的故事,“土麒麟出现,使得黄帝失去了远遁的机会,而这位真仙高手也让黄帝感觉到了压力,即便他有黄帝神刀也只能和土麒麟,还有神山使者打成平手,那一场斗法持续了数天,整个龙首山就在那场斗法下毁去了大半,拼到最后,黄帝一共斩杀了九位使者,他也被土麒麟重伤,气血大损,而土麒麟也挨了一记黄帝神刀,此战算是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