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十三

作品:《仙途正道

    曲江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清岩却是微微皱眉,问道“这不算是结局吧?”

    曲江沉声道“当然,黄帝伤了土麒麟后,就借着黄帝神刀的锋芒锐气化光遁去,摆脱了神山高手的纠缠。”

    清岩忽然接口道“黄帝遁走之后,就回到了姬光所在的隐秘之地,我说的可对?”

    曲江微微一惊道“你……你怎会知道?”

    清岩淡淡一笑道“若不如此,你又怎能知道黄帝和神山高手大战的详细情况。”

    曲江目光一闪,凝望着清岩沉声道“苍帝才是睿智,你说对了,黄帝是和姬光会合了,并且告诉了他发生的事情。然后,黄帝便在那个隐秘之地疗伤休养,同时还传授姬光道法神通,又将他新近领悟的一门心诀传授给了姬光。”

    清岩听他特意说到那门心诀,并且还看了自己一眼,心里就是一动,便道“莫非这门心诀和大五行诀有关?”

    曲江见他反应迅速,目光又是一闪,就道“苍帝又说对了,黄帝在和神山高手一战之后,对于自身道法又有了更深的领悟,而他体内的五行真气也是越发明显,越发深厚,他知道大五行诀已经快要被他领悟,大功告成之期已近,可黄帝也知道神山绝不会放过他,为了不使他领悟的心诀失传,黄帝便先传给了姬光。”

    清岩闻言心道“黄帝所传的心诀应该和大五行诀相差无几,而姬光却没有渡过四九天劫,难道说姬光并没有领悟心诀精髓。还是另有其他原因。”清岩心中疑惑。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显露。也没有说什么。

    曲江见清岩神情平淡,就道“苍帝难道就不好奇?”

    清岩奇道“好奇什么?”

    曲江道“你修炼了大五行诀,是神农传人,难道就不关心这与大五行诀密切相关的心诀吗?”

    清岩笑道“我是心有疑问,但又不好多问,真是惭愧,曲宫主,这个事情可以讲给我听吗?”

    曲江淡淡的道“有何不可。此门心诀叫做小五行诀,取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和大五行诀有所分别。”

    小五行诀,清岩听了都觉得好笑,当然他没有笑出来,还一本正经的道“这名字很好。”至于好在何处,清岩却是没说。

    曲江继续道“黄帝将小五行诀传给了姬光,本以为凭姬光的聪明天赋,应该能有所成就,可黄帝错了。姬光苦练了数百年小五行诀是毫无成就,修为一直没什么大的进步。以至于最后应劫而化,含恨而逝。”当然他所说的成就就是达到真神之境,而在世人看来已是高不可攀的渡劫境,在他心中是甚为普通平凡的。

    清岩闻言是有些意外,就道“怎会是这种情况?”

    曲江眼神忽然一寒,变得冷厉无比,目光凝聚在了清岩的脸上,竟是杀机隐现,他的突然变化令清岩一惊,不过很快曲江就收敛了那股杀机,只是眼神依旧寒冷,看着清岩缓缓道“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如果苍帝愿意,还请指教一二。”

    清岩皱眉道“曲宫主这是何意,小五行诀我又没有见过,怎好胡乱言语。”

    曲江却道“但你却是大五行诀的传人,深通五行变化之道,想必能推测出来一些端倪。”

    清岩算是听出了端倪,曲江露出那种眼神就是因为自己是神农传人,会大五行诀,而同样是神农传人的黄帝后裔却无法修炼大五行诀,这也太不公平了,而且他们明明还有心诀心法,明明知道黄帝是从小五行诀里获得了五行之力,可他们偏偏就难以成功,这公平吗?

    曲江觉得不公平,所以一听清岩那样问到,他就受到了刺激,还是很大的刺激。

    清岩能理解曲江的心思,就道“曲宫主,你是有所不知,我修炼大五行诀时是懵懵懂懂,稀里糊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这大五行诀之名,我也是以后才知道的,所以说你的问题我也解释不了,对不住了。”

    清岩说的是实话,可曲江怎能相信,试想世间修炼法门是千奇百怪,可再怎么怪哪有当事人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甚至连修炼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曲江觉得清岩能这么说,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

    这家伙太可恶了!曲江暗骂一声,心中恨意大盛,嘴里却道“听苍帝一说,我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这种修炼之法,真是匪夷所思,令我大开眼界。请问苍帝在广成丹穴究竟做了什么?”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问了这么一句。

    说起广成丹穴里的往事,清岩不觉苦笑,犹豫一下才道“说出来曲宫主恐怕不能相信。”

    曲江冷冷道“苍帝之言我……我当然相信。”相信二字他是说的格外重。

    清岩只能说道“其实我在广成丹穴里除了睡觉就是……”他真是很难说出摔跤二字。

    曲江听到睡觉时眼神就是大寒,牙关已是紧咬,见清岩居然还在犹豫,曲江就道“苍帝继续,我在听。”

    清岩苦笑一下道“就是摔跤,我在广成丹穴不是睡觉就是摔跤,就这么反反复复,来来去去,莫名其妙的睡觉摔跤。”

    曲江听到这里,眼神微微一敛,似乎已经恢复了冷静,随即冷眼看着清岩,眼神那是相当的古怪。

    清岩当然懂得那眼神意味着什么,那意思就是,既然你当我是白痴,我也就把你看成白痴了,这种鬼话你也能,也敢说出来,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清岩知道说真话的后果,有此结果那是在意料之中,无奈一笑后,他又道“曲宫主,这就是我在广成丹穴内的经历。”

    曲江努力平复自己心中的那团火气。他都奇怪自己居然还能忍得住。面对齐清岩的戏弄自己还能忍得住。这还真是件异事。

    等到清岩讲完他的诡异经历后,曲江冷冷道“原来如此,苍帝在广成丹穴的……修炼竟然是这样的,真是让我长了见识,这么说来,姬光修炼小五行诀没有成功的原因也就是显而易见了。”

    清岩听曲江如此一说,不觉一奇,就道“曲宫主想到了什么?”

    曲江冷笑道“这还不清楚吗?原因就是没有和苍帝一样睡觉摔跤了!”

    清岩这才恍然。知道曲江觉得自己在鬼扯,这么说就是在嘲弄自己,清岩暗自苦笑,只能道“曲宫主说笑了,广成丹穴……”

    曲江截口道“苍帝既然不愿说那就算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清岩无奈的道“多谢曲宫主的体谅,那就请曲宫主继续吧。”

    曲江被清岩气得都忘了说到那里了,寻思一下才有了头绪,可他越想越气,又冷冷一看清岩。随后才道“姬光苦练小五行诀却没有结果,不免心灰意冷。但他也不是一无所获,他修炼小五行诀时,体内虽无五行之气,却有了至精至纯的先天木灵之气,这股真气也是极强,凭借这股真气,姬光的修为也到了渡劫境顶峰。苍帝你可知这是什么原因?”曲江又向清岩讨教起来,看样子他是还没有被清岩气够。

    清岩觉得奇怪,可他毕竟是大五行诀的传人,稍一思索便想到了什么,就道“只怕是姬前辈是木属之性,体内原本就有极强的木灵之气,所以在修炼小五行诀后,真气便发生了变化,成为了纯正的先天木灵真气。”

    曲江这次没有冷笑,点头道“苍帝不愧是大五行诀传人,真是一语中的,姬光发现在修炼小五行诀后,很多人的五行属性会有明显的变化……”

    清岩听到这里不觉插嘴道“很多人?此话怎讲?”

    曲江冷冷道“刚开始姬光以为自己天赋不够,无法修炼小五行诀,就找到了很多资质极好的人收做弟子,传授小五行诀,让他们修炼,可最后这些人也都没有练出五行真气,但他们都分别具有了五行中的一种力量,或金,或土,或水,或木,也都分别有了很高的成就,但也都始终没有变化出来五行真气,而那时候,姬光便已明白,小五行诀可以让人本身属性得到充分发挥,做到物尽其用,可要想兼具五行之力,必需要找到先天就具有五行属性的人,而他显然不是,他的那些弟子也不是。”

    清岩叹道“五行兼具之人!恐怕世间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曲江冷笑道“如果没有,苍帝又怎能修炼了大五行诀!?神农大神又怎能成为大神?!”

    清岩知道自己能修炼大五行诀,是因为广成丹穴的神奇力量改变了自己的五行属性,而神农能成为大神,也是因为盘古大神的刻意造就,否则世间绝不会有那么完美的先天就具有五行属性,并且还是五行之力平均,没有强弱之分的人。

    可清岩知道,自己说什么曲江也不会相信,只能道“曲宫主,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说到一半,清岩忽然想到了曲江方才那些话里的一些事情,眼神顿时一亮,随即问道“曲宫主,你说姬前辈的那些弟子分别修炼了五行真气,如此说来,他们难道就是……”

    曲江清楚清岩的意思,就道“苍帝反应神速,这么快就想到了,那些弟子在修炼五行真气后,都有了极高的造诣,就分别自立门户开创了一个修真门派,那就是在上古之时名头不弱于伏羲八门的太白门,巨木派,北冥门,金乌派,厚土宗。”

    清岩虽是想到了,可在听到曲江说了出来后,他还是很惊讶,见到清岩甚为震惊,曲江又道“苍帝似乎很吃惊?”

    清岩点头道“是有点,没想到会是如此,我想不到那五个门派会和黄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曲江冷冷道“这是一大隐秘,即便是五大门派的弟子,也不知道他们的创派祖师会是同一人,还是黄帝后裔。”

    清岩皱眉道“传说这五大门派一直是纷争不断,有所冲突。这岂不是在自相残杀!同室操戈!”

    曲江淡淡的道“他们相斗就说明他们没有联系。这就会消除一些人的怀疑。不会把他们联系到一起,也不会从他们身上想到黄帝后裔和其他一些事情,再说他们之间也只是偶尔有冲突,死的人并不多。”

    清岩算是明白了姬光的用意,这五大门派在他心里就是工具,是他复仇,实现野心的工具,是不会存在什么师徒亲情。此人心真的很冷,而曲江和姬光是一脉相承,自然也继承了姬光的冷血无情,没把那些人当做同门,那句死的人不多,就充分表露出了他的冷漠态度,令清岩暗暗心寒。

    清岩由此就已看出姬光的一些性情,不觉对此人多了几分厌恶,漠然道“姬前辈想得还真是周全,他真是瞒住了所有人。”

    同时。清岩又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九元。那位神山使者,大方真人曾说,九元就是北冥门的创派祖师,如此一来,九元也就是姬光的弟子了,算一算,九元应该和曲江会有关系,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联系,那就很可怕了!

    因为完全可以这么说,九元在神山,就代表曲江的力量其实已经是进入到了神山,而九元是北冥门高手,他能进入神山,其他人自然也能进入,五大门派传承也有万年以上,修为能达到归仙境的定然能有几个,如果这些人都进入了神山,又都和曲江,也就是黄帝后裔有着联系,那就是形成了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就隐藏在神山。

    想到这里,清岩不禁悚然,直到此刻也才真正明白了姬光的用心,此人的隐忍,目光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为了对付神山这个强大的敌人,他就想到了这样一个绝对可以称之为长远的计划,一步步的来瓦解神山的力量,他不是直接的毁灭,而是将神山的力量转变成了自己的力量,可他怎能确保这些进入神山的人会对他,以及他的后人忠诚呢?

    清岩想不到,但他知道姬光肯定有办法,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曲江不知道他的话已经给清岩透露出了很多东西,会让清岩一下子想到了那么多事情,这是他的疏忽,他不知道清岩已经知道九元的身份,其实他本该是想到的。

    见清岩若有所思,曲江以为清岩考虑的是另外一件事,就道“苍帝是否想起了他们?”

    清岩闻言一怔,不过他没有显露诧异之色,寻思一下,就已明白曲江说的他们是谁,就道“曲宫主说对了,他们还好吧?”

    曲江目光闪动,沉声道“当然很好,苍帝无需为他们担心。他们是我的贵客,也是我的同门,我自然不会伤害他们。”

    清岩盯着曲江的眼睛,冷笑道“贵客!同门!不见得吧,曲宫主,我想经过了这么多年,你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修炼大五行诀的方法?”

    曲江闻言眼神陡然一寒,目光如电也死死看着清岩,寒声道“苍帝说什么?我怎么不太明白。”

    清岩缓缓道“曲宫主无需紧张,我就是随意一说罢了,当年我去玄武宫,见到了何九,叶真,木叶,地元四人,他们各具金,火,木,土四种先天真气,而贵宫道法又是修炼的水灵真气,这样一来就是五行皆有,我还知道令师一直在修炼五行混天……”

    听清岩竟然说出五行混天,曲江眼神不禁再变,喝道“你怎么知道此事?”

    清岩淡然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曲宫主,我就想知道令师,还有你的五行混天究竟修炼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已经达到了理想的境界?”

    曲江惊骇之后似乎也想到什么,目光一转,他居然又恢复了冷静,沉声道“我还是低估了苍帝,既然苍帝已然知道,我也就不再隐瞒,不错,我们是在修炼五行混天,此法就是借用外力来改造自身的先天属性。”

    清岩闻言是微微动容,但没有说话,只是在等曲江继续说下去,就听曲江道“此法其实也是姬光所创,他本想借助外力使得自身真气化为五行,可是经过数次努力后,他期望的结果并没有出现。”

    清岩不觉露出诧异之色,曲江又道“然而姬光并不死心,在他有生之年他是在不断改进五行混天,可惜,直到他死去,五行混天依然让他失望。”说到此处,曲江道“苍帝定然觉得奇怪,既然此法无用,为何我们还要修炼。”

    清岩淡然道“还请曲宫主指教。”

    曲江沉默了片刻,此事关乎重大,实乃是玄武宫的最大机密,本来是根本不可能告诉清岩的,可此刻为了要取得清岩的信任,表达自己的诚意,曲江不得不要对清岩说起这个机密,犹豫一下后,他才道“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和反复实验,我们终于发现了如何能将外力化为己用的方法,也就是能将五行之力汇集于一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