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曲江说话之时,也在注意清岩神色变化,而清岩显得很平静,等曲江讲完后,清岩淡淡的道“这可是件喜事,恭喜曲宫主了。”

    曲江道“苍帝难道就不好奇,我们是如何做到的?”

    清岩道“这点我还能猜得到,你们找到叶真四人,无非就是想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完成五行混天,至于具体细节,我也不愿多想,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曲宫主,你对我说这些,莫非是在向我示威?”

    曲江道“苍帝误会了,我只是想表明我的诚意,你我之间其实可以相处的很好。”

    清岩笑道“曲宫主,方才你我还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现在忽然就要和平相处,这只怕不太可能吧。”

    曲江正要说什么,清岩又道“这些事情,我们暂且一放,我还想知道黄帝的事情,曲宫主还能继续吗?”

    曲江对于清岩的态度是颇为恼怒,眼中怒意一闪,可他还要忍耐,就道“苍帝既然想知道,我自然要继续了,黄帝在和姬光相处的那段时间里,是尽可能的将所知所学传授给了姬光,而那段时光也很短暂,大约只有两三个月,经过休养,黄帝的伤势也已痊愈,因为知道神山高手手眼通天,迟早会发现自己的行踪,黄帝怕姬光会受到牵连,为了保全姬光,黄帝就和姬光分开了。”说到这里,曲江轻轻一叹,随后接着道“那一别也是永别,姬光就再也没有见过黄帝。”

    清岩道“黄帝没有告诉姬前辈他的去向吗?”

    曲江道“说过,黄帝说他要去寻找轩辕剑。只有找到璇玑地宫。他才有活的机会。不然他早晚会死在那位神的手下。”

    清岩叹道“可黄帝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璇玑地宫,还是死了。”

    曲江眼里寒芒一闪,沉声道“你见到了轩辕之墓,就证实了黄帝真的已死,我们姬家多少年的幻想便已破灭,虽然我们已经想到了黄帝的结局,可始终是心存……唉!这个梦是该醒了。”

    清岩明白曲江的意思,在姬光。曲江他们心里,黄帝便是不死之神,只要没有亲眼见到黄帝的遗体,他们宁愿相信黄帝已经进入了璇玑地宫,说不定已经修炼有成,进入了无上神界,可自己的话是打破了他们的希望,黄帝最终没有成神,而是很凄惨的死去了,即便黄帝还有一座坟墓。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但也是死了。

    黄帝已死。而能杀死黄帝只有神,凶手已很明显,就是那位神山的真正主人,当世唯一的神。

    不过,清岩还有些疑惑,那座轩辕之墓会是谁的手笔,难道是黄帝早有安排,可仔细一想应该不会是黄帝,因为轩辕之墓的位置很特别,似乎是处在伏羲秘境与璇玑地宫之间,当然这也是清岩的感觉,这些神奇之地虚无飘忽,根本就不受凡俗空间时间的限制,鬼知道他们究竟在哪里,可清岩就是觉得伏羲秘境,轩辕之墓,璇玑地宫似乎有种奇妙的联系,难道是有人特意把轩辕之墓安放在了这两处神秘之地附近,如果是,那这个人又会是谁?

    想到这里,清岩都觉得后悔,后悔当初在璇玑地宫,就该向二师兄问问轩辕之墓的详细情况,当时自己怎么就疏忽了。

    清岩暗暗后悔,又想道“黄帝只怕是在寻找璇玑地宫时和他相遇了,遇到真神,黄帝这位真仙也只能是……死了,可黄帝也不是当场死去,而是回到了轩辕之墓后才死去的,不然我怎能得到黄帝留下的金丹元气,这就奇怪了,他要杀黄帝还不是轻而易举,绝不会留给黄帝安排后事的时间,这太不合理了!”

    清岩暗自寻思之时,曲江是在默默观察着他,见到清岩若有所思了很久,曲江当然奇怪,在沉默一段时间后,曲江才问道“苍帝,在想什么?”

    清岩忙道“我是在回想曲宫主给我说的这些事情,真是麻烦曲宫主了。”

    曲江冷冷道“苍帝似乎忘了,这只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你无需谢我,我也没觉得麻烦。我只想知道苍帝在知道这些事后,有什么想法?”

    清岩沉吟一下道“我能有什么想法,此次前来,我就看看天心教主的靠山是谁,结果见到了曲宫主,真是有一点意外,现在,我们的交易算是结束了,是不是也该将这场斗法继续下去了。”说着清岩轻轻一振元水剑,如水般的剑气随着涌动,立刻就和玄武剑的气息再度触碰起来,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清岩催动剑气,曲江没有像方才一样做出强硬的回应,而是微微收敛了剑势,竟然是避开了清岩的锋芒,这可是一反常态,让清岩有些诧异,就听曲江沉声道“还请苍帝稍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清岩有点惊讶,皱眉道“曲宫主,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谈的了吧?”

    曲江却道“不,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对话才正式开始。”

    清岩奇道“曲宫主的意思我不太明白,咱们算是黑白分明,立场明确,还能谈什么?”

    曲江道“苍帝真是健忘,我们要谈的当然是合作。”

    清岩闻言似乎是愈发惊奇了,目光一亮道“合作?曲宫主要与我合作?”

    曲江如何不知清岩是在有意装傻,只能耐着性子道“确切的说,是苍帝灵墟和玄武宫,也是黄帝一脉的合作。”

    清岩目光闪亮,望着曲江,在那张金色面具上一转流转,似乎要透过面具看到曲江的表情,片刻后,清岩才道“那是不可能的,你我绝无合作的机会。”

    曲江眼神也是大亮,听清岩说的决然,他并不意外。冷冷道“苍帝先不要说的这么决绝。最好考虑一下。苍帝灵墟的敌人也是我们的敌人,而他的强大,苍帝应该很清楚,只凭苍帝灵墟和苍帝的力量是不可能抗衡的。”

    清岩接口道“所以我就要找一个强大的盟友,比如曲宫主,对不对?”

    曲江点头道“不错,实话告诉苍帝,我的实力是苍帝很难想象的。与我结盟,对苍帝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曲江的实力清岩相信是很强大,但那句“有百利而无一害”清岩是十分怀疑,听曲江说出此话,清岩不觉笑道“曲宫主的自信勇气我很佩服,我也相信曲宫主有很强的实力,可我这人一向是不知好歹,所以要拒绝曲宫主的这番好意了。”

    曲江冷笑道“看样子苍帝是有信心能与神山对抗了,我真想不出苍帝是从何处得来的勇气,难道就是凭借长春。崆峒二岛的力量吗?如果是这样,我要奉劝苍帝一下。三大神山可是汇集了自古至今几乎所有的归仙境高手,数目虽然不多,可也有数百之众,那样的实力绝非区区长春岛,崆峒岛几位高手能抵御的,就算苍帝神威天授,有五灵剑,天剑在手,有离天神火,神息护体,已是真仙之体,可你别忘了三大神山就有三位真仙,而那位真神座下,据说也有两三位真仙随侍左右,你算算那是多强的实力,他只需派出两位真仙,苍帝就应付艰难了,到时候,苍帝别说保护亲人,爱人,就是自身也是难保,你觉得你有机会赢吗?”

    曲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在提醒,警告清岩,而清岩听他如此一说,就知道曲江对于三大神山的了解是十分详细,这也就证明了清岩方才的那番推测,曲江的实力果然已经渗透进了神山之内,就是不知那股力量会有多强,那些人究竟有多少?是几个还是十几个,或者是更多。

    见清岩默然不语,神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曲江不觉微微皱眉,本来他觉得自己的话会让清岩清醒一些,可清岩居然还是无动于衷,这让他甚是恼火,清岩不说话,曲江就又道“苍帝难道还有侥幸之心,认为神山会放过你!”

    清岩这才开口道“曲宫主的话我都相信,可我自问并无和神山作对之意,想必他们也不会为难我吧!”

    曲江闻言似乎是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竟然是一阵大笑,他的笑声就如北海涛声,连绵不断,而又激荡高亢,大笑了许久,曲江才收住了笑声,那双清寒冷峻的双眼带着嘲讽望着清岩,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个白痴,傻瓜。

    被人这么看着,只要不是白痴都能感觉到那眼神代表什么,清岩当然更清楚,而他的反应还是那么淡然,淡然的简直就像个白痴。

    曲江忽然发现自己真是不了解这个苍帝,这家伙有时候机灵的令人害怕,可有时候表现的就是个蠢货,听到方才清岩说的那几句话,曲江都怀疑眼前的这位苍帝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或者此人就是个时而聪明,时而愚钝的非正常人。

    现在又看到清岩淡然的近乎到了麻木,曲江觉得自己是猜对了,这家伙果然有病。

    曲江暗叹一声,有病你就吃药呀,为何还要折磨我,而叹息恼火过后,曲江还是要和这个非正常人的苍帝继续交涉,“恕我方才失礼了,我只是……有些忍耐不住了。”曲江收敛了那带有浓浓嘲讽之意的眼神,这样对清岩说道。

    清岩若无其事的道“曲宫主难得笑得如此畅快,而能引曲宫主一笑,我很荣幸。”

    曲江闻言险些又要笑了,就是手里的玄武剑差点也脱离了他的掌控,好容易控制住情绪后,曲江才道“苍帝,你方才的话是大错特错,神山绝不会放过你,你可知,当年首任苍帝明孤月曾经杀了多少神山高手?”

    清岩对他叫出明孤月的名字并不意外,他既然对神山都那么了解,自然也会对苍帝,以及苍帝灵墟有着很深的了解,听曲江问到自己,清岩便道“似乎不少吧。”

    曲江冷冷道“岂止是不少,是有十数位,你可知明孤月为何要和神山为敌?”

    清岩道“这个我自然知道。”

    曲江冷哼一声道“你知道就好,你能想象让伏羲八门瓦解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他,就是这位神一手造成的吗?”

    清岩叹道“我想不到。以前还以为是天门门主明天涯使得伏羲八门分崩离析。哪知道其中竟然还有隐情。”

    曲江冷笑道“这就是真神的所作所为。这是神之所为吗?根本就是魔的行为!为了自己的地位不受威胁,他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连伏羲八门也没有放过,这样的神连畜生也不如!”

    清岩叹道“他是做的很过分。怎么说伏羲八门和他渊源很深,他真不应该……”

    曲江怒斥道“难道神农传人的黄帝和他就没有渊源吗?”

    清岩只能又叹道“自然也有渊源,算起来也是……自己人。”

    曲江冷笑道“他是神,就不容许别人成神,心胸这般狭隘。怎能当好神,苍帝,你还是小心为好,你身怀神息,又有离天神火,已是真神之选,我看过不了多久,黄帝,明孤月的遭遇就会落在你的身上,即便你不去惹他。他也会来杀你,他是不会容忍你的存在!”

    曲江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的很直接。也该刺激醒了这个麻木不仁的苍帝了,可再看清岩,神情竟然……还那么淡然,似乎曲江说的这些话根本就没进入他的耳朵,那些话根本就与他没什么关系,这家伙难道真是个白痴!

    好在白痴还能说话,就听清岩以很平静的语气道“多谢曲宫主的提醒,看起来我真是要做好准备了。”

    这家伙总算说了句人话,曲江忙不迭的顺势问道“那苍帝该如何准备?”

    清岩寻思一下后,道“我还没有想好,听曲宫主说的这么严重,我觉得……”

    曲江期待清岩能说出一句他希望的话,可清岩说出的话差点没把他气死,就听清岩说道“我觉得既然神山这么强大,厉害,我是无力抗衡,唉!还是干脆投降算了!”

    曲江听了清岩的屁话,就觉得那股闷气就要鼓破了自己的胸膛,眼神也要喷出了火,见他气得够呛,清岩真怕他会被自己气死,忙道“曲宫主别当真,我只是说笑而已,我就是再不济,也不能束手待毙,即便对方是真神。”

    曲江闻言,好歹缓过了那口气,目光一扫清岩,那眼神犀利的足可杀死一百个修真高手,不过这眼神伤不了清岩一根毫毛,而且清岩还笑得很灿烂,先对着曲江点点头,继续道“曲宫主,我这样的表态你还满意吧?”

    曲江最讨厌的就是清岩的笑容,即便他也不得不承认那笑容确实很迷人,很有魅力,勉强稳住自己要破口大骂的冲动,曲江冷冷道“苍帝,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清岩笑道“让曲宫主担心了,是我不好。”随即他神色一正,一脸肃然的道“我是真心实意的谢谢曲宫主的提醒,我既然成了苍帝,就不会轻言放弃,苍帝灵墟和神山之间的纠葛一定会做个了解,而至于曲宫主的提议,我只能说声抱歉了,你我不可能合作。”

    曲江闻言眼神顿时大寒,眼中杀机隐现,玄武剑上的光芒隐隐闪动,潮海之声又在曲江身体之内轻轻响起,围绕在他四周的元水之力也自微微震动起来。

    玄武剑威势再现,随着剑势起动,北海之上风浪再起,那双一直凝望着清岩,曲江的巨大海眼又开始缓缓转动起来,轰隆隆之声自那海眼之内传出,其中还夹杂着一阵阵低沉诡异的声响,巨浪之声虽响竟然也压不住这奇异的响声。

    “苍帝回答的似乎有欠考虑,我希望你在想想。”曲江凝神催动剑势,随着剑气涌动,他如此说道。

    清岩神情不变,嘴角含笑,面对忽然就变脸的曲江,他从容不迫的道“多谢曲宫主的再次提醒,我已经想好了,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即使真能合作也绝不长久,既是如此,又何必勉为其难呢。再说,我实在是无法和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谈什么合作,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他。”他指的不是那位神,而是依然处于他们中间的天心教主,那个奄奄一息的人。

    曲江眼神已是寒之又寒,清岩何意他当然明白,那些话也说的很有道理,他与天心教主本是盟友,而就在不久之前,他就守着清岩的面,当然曲江并不知道清岩就在附近就要杀了自己的盟友,原因就是天心教主已然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背信弃义四个字,形容他还算符合。

    既然曲江刚刚做了件背信弃义之事,现在又要和清岩谈合作,除非清岩是个白痴,不然怎么也要动脑子想想其中利害,此刻的清岩明显是个正常人,所以就很理智的拒绝了曲江的合作提议。

    曲江剑势迅速强盛,双眼里的光芒也是愈发明亮,凝视着清岩犹自带着笑容的连,他寒声道“苍帝怎能拿自己与他相比,他不过……”

    清岩截口道“不管他是什么,曾经也是你的盟友,你还对他许诺过,而他对你还是十分信服,到头来却成了这幅样子,偏偏还让我见到了,曲宫主,你说我会怎么想?你总不会以为我真是白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