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玄武似乎是实力相当,双方催动的力量是此消彼长,一时间也很难分出胜负,立于巨龟上的曲江见此情形,眉头微微一皱,玄武的实力他很清楚,在与清岩斗法后,他自认也比较了解清岩的实力,在他想来,清岩不可能和玄武实力相当,然而此刻看起来,玄武要想稳胜,或者是杀死清岩似乎也不是那么轻松,这个齐清岩究竟有多强?

    巨龟看出了曲江的疑惑,微微回首道“你觉得齐清岩的修为很怪异?”它的声音就很尖锐,阴沉与蛇首之声颇为不同。

    曲江忙道“弟子是有些奇怪,他与鬼脸斗法时,实力之强简直有着超越真仙之势,可与我斗法时,弟子又觉得他似乎没有那么强,难道是他为了对付鬼脸损耗了太多的精神,才使得修为时强时弱,变化不定,又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玄武先是阴阴一笑,也不知它在笑什么,笑罢,它才接着道“你忘了我说的话了,齐清岩能杀得了鬼脸,不是因为他修为到了真仙境,哼!以前的鬼脸就是真仙也奈何不了它,鬼脸之所以完蛋,是因为离天神火就是它的克星,鬼脸当年受创于真神,虽然休养了这么久,可还是没有完全恢复昔日的功力,就是它的那些画魂,看似各个都是归仙境,实则只是虚张声势罢了,那些画魂本身就依附于鬼脸的力量,鬼脸弱,他们怎能强起来,可惜鬼脸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何会输得这么惨,它就是太狂。不过它死了也好。便宜了你。只可惜了那些画魂,尤其是那五行画魂更是难得,结果都毁在了齐清岩的离天神火之下,唉!如果算了,现在说这些已是无用。”

    曲江就道“灵尊,齐清岩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境界?”这是他最为关心的。

    巨龟看看清岩,沉吟片刻才道“他已是天仙高手,又因为他修炼了大五行诀。元神能一分为五,而每个元神又都具有归仙境高手的实力,如此算来,他距离真仙已是不远了。”

    曲江眼神一寒,冷冷道“那他真的是怀有神息了?”

    玄武阴沉沉的道“这可以肯定,若没有神息,他不可能会进步这么快,从渡劫境到归仙境就只用了一百多年,并且一下子就到了归仙境顶峰,不是神息。岂能会有这样的速度。”稍一停顿后,玄武又道“当初与他见面时。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他怀有神息,嗯,那时候他应该还没有得到离天神火,他又是从何处得到的离天神火?”

    曲江就道“难道不是在璇玑地宫吗?”他就是如此推测的。

    玄武巨大的龟首微微一摇道“只怕不是,他方才也说了,那五柄剑是得自轩辕剑,如此算来,他是先去了璇玑地宫,被我伤了之后,他才得到了离天神火,这小子真是好运气。”

    曲江寻思一下道“莫非他是在元洲得到的离天神火?”

    玄武道“很难说,据我所知,世间只有一处有离天神火,那是伏羲所留。”说到伏羲玄武的语气明显有了一点变化。

    这是曲江不曾知道的事情,就忙道“在何处?”

    玄武巨目光华流动,缓缓道“西昆仑。”

    曲江闻听西昆仑三字,身躯便是一震,眼神已是大变,神情自然也是一样,这三个字怎会让他如此惊骇,西昆仑,不就是大光明寺所在之地吗?而堂堂玄武宫大宫主难道会畏惧大光明寺,这怎么可能!

    但曲江确实是很惊骇,嘴里还喃喃的道“原来是那里,可齐清岩绝不会在那里得到离天神火!”

    玄武点头道“当然不可能,那点离天神火就是西昆仑的镇宫之宝,岂能为人所用,只是除了西昆仑我是想不到何处还有离天神火了。”

    提到西昆仑,就是玄武也是一脸肃然,当然它的那张脸简直比鬼脸还要诡异,不过它的语气表露出了它的心情,西昆仑究竟有什么?怎会让水神玄武这样的慎重,或者是有那么一丝畏惧。

    曲江当然知道西昆仑代表的是什么,那就是当世上唯一真神的居所,是人间的神界,这位真神就是在西昆仑统领着三大神山以及四海群仙,所以即便是水神玄武提到西昆仑也时,也要不禁语气低沉,神情凝重,这就是神之威严,纵使没有直接说到真神之名,就是提到神之居所,也会令人肃然,心生畏惧之意。

    也许是西昆仑威名太盛,玄武,曲江都不愿继续说这个神秘之地,曲江道“既然不是……那里,齐清岩又是从何处得到了离天神火,难道他又去了广成丹穴?”

    似乎觉得他的话有些道理,玄武沉吟了一下道“广成丹穴,或许那里也有他留下的离天神火,对,很有可能,他是他的传人,得到了他的离天神火也是顺理成章,哼!原来他也留了一手!哼!”它的冷哼是十分怪异,就是曲江听了也是觉得冷嗖嗖的。

    曲江知道玄武口中的他就是神农,想到神农竟然将离天神火留给了清岩,而没有留给黄帝,曲江恨意再起,嫉妒使人疯狂,曲江就有那么一点疯狂了。

    玄武感觉到了曲江的恨意,便阴沉沉的道“冷静一些,有了离天神火未必就能成真神。”

    曲江道“弟子知道,可如果此刻齐清岩就死了,那星尘图……”

    玄武缓缓道“怕什么,会有办法的,虽然有了些麻烦,但总比再多个真神要好很多,你要知道,齐清岩若不死,你便永无出头之日。”

    曲江恭声道“弟子明白,多谢灵尊为弟子解惑。”随后曲江又道“灵尊,你要如何对付齐清岩?”他对玄武是极有信心,似乎认定只要玄武出手。清岩必死无疑。

    玄武在与曲江交谈时。也在和清岩继续比拼斗法。它催动元水之力已成铁桶之势,将清岩团团围住,黑色冰凌堆积如山,不仅阴寒蚀骨,更是蕴含无穷力量。

    再看清岩在那冰山之内,神情依然淡然,浑身散发着极淡极淡的七彩光华,隐隐约约的流转在清岩四周。也就是玄武,曲江眼力超强,能见到人所不能见的细微之物,否则这淡淡光华看在常人眼里,不,常人只怕看也看不到,更别说分辨出那是七彩光华了。

    七彩光华似有若无,可威力是强大异常,光影所到之处,黑冰无法成形。瞬间消融,不过光芒威力虽大。却不能及远,只能映照清岩四周百丈方圆,与黑冰相比较起来,七彩光华显然声势偏弱,看着样子,黑冰迟早就会将七彩光华吞噬,包容,也会将清岩冻结。

    如此情形,自然是玄武占据了上风,而玄武听到曲江的问话,却道“要想一举就杀了他只怕很难,他凭借离天神火会坚持很久,咦!”话到一半,它忽然惊咦一声,那双黑亮巨目里闪过一丝诧异惊讶。

    曲江忙道“灵尊发现了什么?”

    玄武并没有马上和他说话,而是龟首昂起,蛇首下垂,两个硕大的头颅凑在了一起,低声交谈起来,声音很低,也非人言,听起来就是那种“嘶嘶呀呀”之声,曲江虽然和玄武相处很久了,可也听不懂玄武独特的言语,只能茫然的听着。

    一龟一蛇交谈片刻后,蛇首又自竖起,望向了清岩,龟首缓缓下落,这才对曲江道“我发现齐清岩的离天神火有些怪异。”

    曲江自然惊讶,就道“有何怪异之处?”

    玄武摇摇大脑袋,道“说不出来,总之这离天神火与我见过的有些不一样,你要知道离天神火是先天真火的最高境界,而先天真火的强弱就是以颜色区分,纯质真火,是为无色,再上一层就是五彩流光之火,而到了最高境界,便是七彩虹影,色彩分明,七色七层,既是独立又为一体,我曾见过神农催动离天神火,那火焰分为七色,光焰吞吐,足可焚烧世间万物,任何法宝遇到离天神火,只要不是圣器,神器便难逃厄运,而修为到了真神之境后,七彩离天神火就不会再变,不会变深,也不会变淡,可齐清岩的离天神火竟然是越来越淡,真是古怪。”

    它说古怪,就是很古怪了,曲江闻言脸色不觉一变,眼神愈发凝重,寻思片刻后,曲江才道“说不定是齐清岩的火候不够,他毕竟不是真神,自然还达不到七彩鲜明的地步,若要真是……那我们……”他说到最后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就急忙停了下来。

    玄武倒是同意曲江的话,点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是我多虑了,哼!他能把离天神火留给齐清岩,我就要让他后悔自己的决定!”玄武说得恶狠狠,杀气腾腾,可要立刻杀了清岩它还真做不到,清岩的离天神火攻敌不足,护体却是绰绰有余,在七彩光华的护持下,清岩还是很从容淡然的,仿佛对于眼下的处境是颇为满意,没什么担忧。

    见到清岩镇定如恒,曲江是暗暗冷笑,在他看来清岩是故作轻松,试想清岩最近可是与人斗法不断,先是天心教主,后来就是血河图内的万古妖魔鬼脸,而鬼脸的实力岂是寻常,别说鬼脸本身,就是那些画魂也能让清岩损耗很多精神,最后虽然清岩除去了鬼脸,但肯定是大伤元气,若是曲江是清岩,早就找个地方养精蓄锐去了。

    可清岩却是不知死活,追踪天心教主到了北海,遇到了曲江,又是一场明争暗斗,想想斗法拼得是什么?不就是真气精神嘛,清岩如此连番与人斗法要是不大损真气才怪,而到了现在,清岩竟然又要和玄武斗法,和一个神灵斗法,和一个足可媲美真仙的水神斗法,这不就是在找死,所以曲江对玄武有信心,认定水神出马,必是马到成功。

    想到清岩就要死去,曲江心里居然都有些不舍,他不是舍不得清岩死去,他是可惜清岩体内的离天神火和神息,这两样东西都是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也是可遇不可求。足可媲美神器的东西。

    曲江最为看重的就是离天神火。因为若是没有离天神火,他就无法探知星尘图蕴含的最强力量和最大秘密,他想与清岩合作,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想借清岩的离天神火来破解星尘图的封印,只有获得星尘图的完全力量,所有秘密,他才能有绝对把握战胜真神,取得最终的胜利。当然即便战胜不了真神,他也能依靠星尘图和真神分庭抗礼,鼎足而立,这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当然曲江也清楚的知道,如果清岩不死,就是他最大的威胁,玄武说的对,清岩不死,他就永无出头之日,刚开始他还是有些纠结。既希望清岩能与自己合作,又觉得清岩还是死了的比较好。最后还是玄武给了他最好的决定,还是杀了清岩最好,一死百了,永除后患。

    曲江狠下了心,期盼清岩马上就完蛋,可清岩偏偏就是一时半会完蛋不了,在淡淡的七彩光华内还显得那么悠然,看到清岩那么轻松,曲江忍不住都想,灵尊真能杀得了齐清岩,生平第一次,曲江对玄武的话有了怀疑。

    或许是为了证明曲江的疑惑是正确的,在和玄武僵持很久后,清岩散发的七彩光华忽然一亮,几近无色的光华一下子就向四周延伸了十数丈,就听“噼啪”之声连串响起,那些坚不可摧的黑色冰凌就在这阵脆响中化为了股股轻雾,淡淡云气,瞬间消散。

    清岩催动离天神光,先将离他最近的黑冰溶解,继而是再接再厉,继续向外扩展,蔓延,也就数息功夫,七彩光华就已占据了千丈方圆,其中还有一道最为明亮,也最为锐烈,凝聚如锋,破开黑冰,径直向着玄武而来,清岩真是不动则已,一动惊天,忽然出手,就要杀玄武一个措手不及,出其不意。

    玄武料不到清岩会出手,而且一出就是狠手,离天神光凝聚如剑,势如破竹,瞬间就到了它的近前,它所催动的元水之力竟然无法阻挡那道剑芒的前进之势,这让玄武大为震怒,是怒而不是惊,水神玄武岂能轻易受惊,它是神灵,自有几分神的气度,当然还有几分神的力量。

    玄武怒吼一声,双头齐吼,震天动海,怒吼声中,所有黑冰尽皆碎裂,倾刻间化为了乌有,而那道七彩光华凝聚的剑锋光芒也被这声怒吼震摄住了,骤然停顿,虽然距离玄武仅有十来丈,可已是难以再进一步。

    玄武怒吼之威实是不同凡响,清岩蓄势一击顿时受挫,玄武的叫喊不止是嗓门洪亮,其中更是蕴含了至强元力,声动力动,清岩身形也忍不住一震,目中神光微微一敛,他所感受到也不单单是那声巨吼,而是一股极强极强的力量凭空而来,先是迫停了他的攻势,随即就向他而来,正中他的身体,好在他有离天神光护体,不然必受重创,玄武这一击果然尽显水神本色,真仙实力。

    清岩先发制人,却被玄武后发而先制,自是难以服气,冷哼一声,继续催动离天神光,右手之上立即射出一道淡淡光华,一闪而出,划破虚空,正与先前那道停止在玄武前方的锋芒相会,两道光芒瞬间融合,继而就是光华大盛,锋芒显露,隐隐还发出一声“喀啦”声,那就是电击长空,撕裂虚空的异响,随着这声隐约可闻的轻响,七彩锋芒再度前进,直取玄武。

    清岩催动光剑,锐气尽显,玄武被剑芒所指巨大的身躯是轻轻一动,它似乎是想躲避,但水神玄武岂能躲避凡人之剑,很快玄武就有了反应,又是一声怒吼,这次声音更大,就在怒吼之中,玄武巨大的身躯竟然离开了海面,腾空而起。

    不错,玄武居然飞了起来,一飞百丈,就到了清岩的面前,双方相距已是不足百丈,接着黑蛇巨尾一摆,横空扫向清岩,玄武竟然故技重施,还想再给清岩一尾巴。

    清岩一击走空,玄武却是来了个神龙摆尾,眼见巨尾瞬间就至身前,清岩并无躲避之意,冷冷一笑,似乎是在嘲讽玄武已是黔驴技穷,又出此招。

    冷笑中,清岩目中,身上神光大盛,离天神诀已是提至顶峰,就见他岩双手一推,掌心之中光华隐隐闪动,强大气息轰然涌出,凝聚如山,破空而出,竟是迎向了玄武的巨尾,看那架势清岩是想赤手空拳的对抗玄武的凌厉摆尾。

    此刻的情形可算是极为诡异,虚空之中,一蛇一龟凌空而立,那条巨蛇巨尾横扫千军,而对方却是一个极其渺小的身形,这一个巨大,一个极小,双方实力看起来实在是相差悬殊。

    玄武一尾之力足可横扫山岳,而清岩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座山,好在他也真不是山,既不是山,又怎能被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