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砰!”一声巨响当空炸起,清岩已然赤手硬接了玄武的强横一击,而这次清岩没有被击飞,玄武这一尾被他挡在了身前,硬生生的被清岩接了下来,而清岩付出的代价就是身子微微一阵摇晃,脸色稍稍有些苍白,但双眼神光闪动,精神竟是极好,很快他的脸色也恢复如常,他就是这么轻轻松松的化解了玄武的这记神龙摆尾!

    再看玄武,巨蛇一尾被清岩挡了下来后,凌空而起的长长身躯又盘绕在了巨龟之上,但在黑色巨蛇落在龟背的那一刻,巨龟庞大的身躯竟是微微晃动了一下,巨龟,巨蛇的双目不约而同的显露出了惊讶之色,尤其是巨蛇,它的巨尾已然是隐隐生疼,那可是不坏之体,永生之躯,可居然被清岩的双手震疼了。

    这小子竟然强悍至斯,玄武知道自己这一尾巴的力量,寻常归仙境高手根本不可能力敌,就算是天仙也不能如此轻易,声色不动的接它这一尾巴,可清岩就这么接了下来,这就足以说明了清岩的修为高到了什么地步,真仙!玄武暗暗道,这小子的实力已至真仙了!虽然玄武不愿承认,可事实便是如此,这个曾经被他打得死去活来的齐清岩,已然具有了能和它抗衡的实力。

    这次是清岩与玄武的正面交锋,一次交手后,玄武是真正领教到了清岩的修为,轻轻一摆还有点疼的尾巴,蛇首和龟首对望一下后,它忽然对清岩道“齐清岩。你可知我和他关系?”这句话说的突兀。奇怪。很是莫名其妙,别说清岩,就是静立在龟背上的曲江也很诧异,料不到玄武会这样说话。

    清岩闻言微微皱眉,不清楚玄武要做什么,此时此刻竟然会和自己说话,稍一犹豫后,清岩才沉声道“你说的他是谁?”

    玄武阴沉沉的道“自然是神农了。”

    清岩冷笑道“你很奇怪。你我要战就战,可斗到一半,你居然提起了神农,真是有意思。”

    玄武对清岩的态度并不在意,这位水神行事也很神,出人意料,就听它缓缓道“齐清岩,我是再给你机会,看在你是他的传人,我真是不忍心杀你。”

    清岩闻言不禁笑道“你真是仁慈。可当年你那一尾巴也是因为神农大神吗?”

    提起旧事,清岩虽是面带微笑。可眼里是杀机隐现,玄武闻言却道“你既是苍帝,又是神农传人,应该并非小肚鸡肠之人吧!”言下之意就是清岩如此记仇,怎能配称苍帝,和神农传人这两个身份。

    清岩笑道“依你之意我该怎样?难道也要称你一声灵尊,尊你为神灵吗?”

    玄武双头齐摇道“那倒不必,你去过广成丹穴,就该见到过我的浮雕,你就该清楚我和神农的关系。”

    清岩闻言心里一动,广成丹穴里确实有玄武的浮雕,这也是清岩很久以来颇为疑惑之事,感觉那四方灵兽和神农必有关系,而此刻听到玄武如此说,显然它与神农是确有联系,可现在玄武提起此事,又有什么意思,清岩当然疑惑不解,警惕之心更加深重。

    见到清岩若有所思,玄武又道“齐清岩,你可知我的浮雕为何会出现在广成丹穴?”

    一旁的曲江不明白自己的灵尊在搞什么,怎么刚才还咬牙切齿的要说杀死齐清岩,可这才多久就变了,似乎有种要与清岩和谈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了?随后曲江又想到方才玄武与清岩的那一次交锋,似乎是势均力敌,想到这里,曲江不禁脸色微变,暗道“难道灵尊也没有把握了吗?如果真是如此,那岂不是”他不敢再想,同时又更为疑惑玄武的意图。

    曲江不明白,清岩也很诧异,就道“你究竟要说什么?”

    玄武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相。”

    真相,什么真相,清岩闻言是更为奇怪,皱眉道“你的浮雕出现在广成丹穴,莫非还什么隐秘?”

    玄武一声低吼,那声音带着几分悲愤和怨恨,那很像是一个怨妇在宣泄自己的不平之气,可偏偏这就是玄武的动静。

    听到这样的声音,清岩又是大奇,就听玄武恶狠狠的道“当然是有隐秘,也是我们最大的恨事。”

    清岩好奇心大起,从玄武的语气里可以听出它说的不像是假话,而那句我们应该就是包括玄武在内的四方灵兽,这让清岩顿时有了一探究竟的心思,便道“你说的我们就是你们四方灵兽?”

    玄武道“不止是我们四个,还有很多。”

    清岩越听越奇,曲江也是一样,眼神闪动,难掩惊讶之色,显然他也是首次听到玄武说的这些事。清岩又问道“还有谁?”

    玄武道“就是你们所说的那些神灵,什么麒麟凤凰,黄鸟青凤等等。”

    清岩动容道“你的意思是你们都有着相同的恨事?”

    玄武道“不错,在你们眼里我们是上古神灵,有着永生之躯,不灭之身,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你们不知道,我们为何只是神灵,而不是神?”

    神灵和神,在常人听来似乎没什么分别,就是当初清岩听到神灵二字,都误以为神灵便是他所知道的真神,但实际上神灵和真神是有很大的区别,就如真仙和真神,虽是一字之差,可所代表的地位,实力却是天壤之别,仙是仙,神是神,神是统领仙的,是群仙的领袖,甚至是主人。

    玄武是水神,也就是水中神灵,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但在清岩看来,玄武距离真神也就只有一步,可此刻听到玄武如此说,清岩不觉一奇,明白玄武话中是还有深意,便道“听你之意。似乎又有什么隐秘了?”

    玄武双头又是齐齐一点。那样子看起来竟是颇为好笑。两个相似的大脑袋一上一下的摆动时,玄武就不再像什么水神,而是一对比较大的龟和蛇罢了。

    清岩忍住笑,本来他是对玄武满怀恨意,可就在这一刻,他觉得这个怪里怪气的大家伙,还真是有点意思。

    就听玄武道“你可知你们世间修真之人最畏惧的九天雷劫是从何而来?”它忽然又说起了这个,真是神出鬼没。莫名其妙。

    清岩不太适应玄武这么快的变化,曲江也是,二人同时皱眉,曲江不能多言,清岩就道“听你此言,莫非九天雷劫还有什么隐秘?”说到隐秘,清岩不觉又想“隐秘,怎么又是隐秘,真是莫名其妙,我怎么和玄武扯起了隐秘。真是太古怪了。”心道古怪,清岩还是极为想知道玄武提起的这些隐秘。唉,好奇心害死人呐!

    就听玄武道“当然是大有隐秘了,你可知自从盘古开创新世界后,为了让世人变得强大,不再受到一些妖魔的残害,他就留下了修真心诀,自此之后,世间才算有了修真一道,茫茫仙途。”

    它忽然又说到了盘古,还有修真之源,清岩,曲江又是一愣,清岩暗暗苦笑,觉得和玄武对话简直比和它斗法还要累,这家伙说话云山雾照,前言不搭后语,真是令人招架不了,清岩甚至都在想,玄武不会是在施展它的最强法力吧,要凭一番言语就要把他弄得形神俱毁,死翘翘吧!?

    清岩在胡乱猜想,而玄武又道“齐清岩,你可知在修真之初,并没有九天雷劫,还有四九天劫。”

    清岩大奇,这可是他没有听过的,就道“竟有此事?那是为什么?”嘴上问着,心里还道“如果没有这两大劫难,那修真之人可就轻松许多了。”

    玄武缓缓道“不为什么,这两种劫难本就没有,起初有的只是寻常的风火雷三劫,这个你应该知道。”

    清岩点点头,虽然他没有经历过阴火,鸹风,天雷三劫,可他知道修真之人若要有所成就,就必需要经历这三种劫难,而他没有遭遇过,是因为他天赋不同于常人,修炼的道法又是世间至高之法,所以才走了捷径。

    玄武继续道“你也知道仅仅这三种劫难也非一般人物所能抵御,而能经过三劫有所成就的已是少有,可谓是万中无一,这就是修真的艰难。仙途无尽,劫难重重,能登上顶峰的当然只能是极少数的人,可在没有九天雷劫,四九天劫之前,能站在仙途巅峰的人也是大有人在,他们的终极目标自然就是九九仙劫,只要渡过此劫,便能成为真神,离开凡间,进入神界。”

    说到这里,玄武忽然冷笑一声道“齐清岩,你可知在修真最初时,渡过九九仙劫的人,就是成为大神的有多少人?”

    清岩犹豫一下道“听你的意思似乎有很多了?”

    玄武神情有些严肃,当然是两张脸都很肃然,想想一张蛇脸,一张龟脸,严肃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真是会引人发笑,也是很怪异,当然清岩此刻已是完全没了想笑的感觉,反而觉得气氛凝重,压抑了许多,静静地等着玄武继续讲下去,就听玄武沉声道“不多不少正好十八个!”

    清岩,曲江同时动容,十八个,这不是十八个大白菜,是十八个真神,想想现在,就是有十八个渡劫境高手已是不得了的事情,再高一层,十八个归仙境高手就更不可思议了,而玄武两张嘴里说的可是十八个真神,是真神,不是大白菜!

    清岩不免有些怀疑,曾经有十八真神出现过,真神是什么,那是永生不死,法力无穷的神,就算真是天崩地裂了,他们也不会死,可在如今,清岩想到的,听到的的真神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个,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那玄武嘴里的十八个,就算减去五个,还有十三个真神去了哪里?他们的名号又是什么?怎么从未听到过?难道这些真神就这么低调,以至于低调的到了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地步了?要真是如此低调,那真神还算是真神吗?!

    清岩觉得玄武在胡扯,这家伙究竟要搞什么?!把真神说得都快一文不值了!心里想着。清岩忍不住道“既然曾经有了十八个真神。那他们现在都去了哪里?难道都去了神界。颐养天年去了!”语气已是带出了几分不信和讥讽,当然清岩说的也是一种可能,真神如果不在世间,那自然就是去了神界。

    玄武冷冷一笑,两张脸上显露出了更浓重的讥讽之色,随即它道“他们是去颐养天年去了,不过不是去了神界,而是下了地狱!”

    清岩。曲江闻言都是一怔,继而反应过来了,下了地狱那不就是死了吗!可真神怎么会死!玄武简直就是在胡言乱语!

    清岩一肚子不信和疑惑,问道“你说他们都死了?”死了二字他说的是格外用力。

    玄武冷笑道“死了,都化为了劫灰,其实地狱里鬼魂都比他们强很多,他们……嘿嘿……屁都不如!”把真神形容成了屁,是不如个屁,玄武绝对是第一……人。

    清岩听到这里反而有些相信玄武的话了,追问道“他们是如何死的?既然渡过了九九仙劫。便是永生不死之身,又怎能会死?这怎么可能!”

    曲江是听呆了。玄武可从来没对他讲什么真神屁都不如的故事,此刻他,就像是当初听到仙尘传说时那样惊讶,他当然知道玄武不是在胡说八道,可要是让他接受真神屁都不如的故事,曲江还是很难适应,同时他也奇怪,玄武说这些,还是对齐清岩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灵尊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玄武见清岩有了兴趣,就道“齐清岩,有些事情是你想不到的,能杀真神的……当然也是真神!”

    清岩微微一怔,随即道“他们是自相残杀才会……死了。”

    玄武道“算是吧,不过不是他们十八个自相残杀,而是有另一个真神残杀了他们,让他们从真神变成劫灰。”

    清岩大为动容,竟然是真神杀神,而那位杀神之神又是谁呢?

    清岩立刻又追问起了玄武,而说到那位杀神之神时,玄武忽然犹豫了起来,它沉吟踌躇了很久,才缓缓道“齐清岩,世间修真之法源于何处?”

    清岩不加思索的道“是盘古大神的遗法。”

    玄武又道“盘古有几位传人?”

    这个更是容易,清岩立即答道“三位,伏羲,神农,女娲……”话到中间时,清岩神情忽然一变,惊道“难道是他们杀了那十八位……真神?”

    玄武双头昂起,阴阴一笑道“齐清岩,你说对了,能杀死这么多真神的当然就是盘古的嫡传弟子。”

    清岩不敢相信,喝道“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

    玄武打断了清岩的话“为什么不可能,他们是真神,可也是人,人能杀人,神也就能杀神,不过杀了那十八个神的只是他们中的一个。”

    清岩甚为无力的道“是谁?伏羲……还是神农?”

    玄武却道“你怎么不说是女娲?是认为她是女子,就觉得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清岩惊道“你说是女娲杀了他们?”

    玄武笑道“不错,就是她,没有想到吧!”

    清岩真是没有想到,女娲,传说中补天造人的女神,一直以来都是善良仁慈的象征,可到了玄武嘴里,女娲竟然就成了一个嗜杀的女魔,而且还是杀了十八个真神,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清岩愣了片刻,才道“为什么?她为何要杀他们?”语气没有怀疑,他已然相信了玄武的话。

    玄武在道出了一个惊天隐秘,向清岩揭露了一个真相后,它似乎放松了许多,淡淡的道“齐清岩,想想黄帝,还有你的明帝是怎么死的,你就会明白了。”

    清岩不用多想便已恍然,叹道“就是那个缘故吗?就是为此,她……这……”他也无力再说下去,神情已是极为难看。

    玄武道“齐清岩,你也无需太多惊讶,这是人之常情,他们修为是到了真神,可也不是四大皆空的真正圣人,神人,他们也有那些人类的那些劣根性,黑暗面,会嫉妒,会害怕,也会担心自己的地位会被别人取代,所以就会杀了那些威胁到自己的人。”

    清岩苦苦一笑道“你说的其实很矛盾,既然都是真神,女娲就算有心,只怕也无力杀那么多的真神。”

    清岩怀疑的很有道理,曲江也是如此想的,玄武闻言却是大笑道“齐清岩,你以为他们能统领群仙,靠得仅仅就是修为实力吗,你也太天真了,不要忘了盘古留下的开天神斧,这件神器既然能斩杀万古寒螭,一样也能毁灭真神,而神斧最后化为了三大神器,盘古碑和阴阳昊天鉴,女娲就是以玄阴昊天鉴杀了那十八位真神,神光吞吐之间,真神就此灰飞烟灭,那一刻,世间真就清净了。”

    神器,对呀,女娲还有神器,凭借玄阴昊天鉴,女娲自然能够轻易杀戮十几位修为已至真神境的高手,只是她未免也太心狠了,为了一己私欲,便做了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这样的女娲还配称女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