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清岩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知道了一个天大的隐秘,真相,也知道了原来女娲的神器叫做玄阴昊天鉴,真的是和伏羲神器是一对,而他的情绪却是很沉重,没有丝毫喜悦,知道这些实在是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只会让他郁闷,苦恼,即便那些事情发生在上古,可清岩却感觉似乎就发生在最近的日子。

    清岩摇摇头,似乎是在摆脱那种烦扰,随后看看玄武,甚是无奈的道“女娲杀神,伏羲,神农就不管吗?难道他们也是这样的心意,是默许了女娲这样的残忍行径?”

    玄武摇摇双头道“这倒不是,最起码神农就很反对女娲的行为,在得知女娲做了此事后,神农就去质问她,只是他没有见到女娲,应该是女娲有意回避了他,神农没见到女娲,却是遇到了伏羲,他们是夫妻,神农见到伏羲,便问他是否知道女娲的所作所为,而伏羲的回答令神农很失望。”

    清岩听到这里,心里忽然一动,他想起一件往事,当年在太白山,与元元真人初次相遇时,元元真人曾说过一段记载着上古三皇的碑文,回想一下那碑文的内容后,清岩已然明白了很多事情,暗暗一叹,截口道“神农和伏羲理论,由于此事是女娲所为,伏羲自然是偏袒自己的妻子,结果他们就大打出手,展开了一场旷世大战,盘古碑和昊天鉴首次交锋,他们实力相当。有各有神器。所以是难分高下。可就在他们斗法最激烈时,女娲忽然出现,并且偷袭了神农,最终是神农大败,重伤而去,我说的可对?”

    清岩说完之后,玄武有些惊讶的道“此事你居然知道?”

    清岩苦笑道“也就是这么多了,具体情形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知道神农,伏羲曾有一战,至于他们为什么而战我并不知道,今日听你一说,我才明白,原因就是女娲杀了十八位真神,如此说来伏羲也是助纣为虐了。”说到这里,清岩心里难免有些苦涩,他是神农传人,同时也继承了伏羲八诀。伏羲在他心中地位并不比神农低,可玄武的一席话。让伏羲,女娲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一落千丈,形象也彻底坍塌了。

    玄武见到清岩神情复杂,不觉笑道“齐清岩是不是觉得很失望,这也难怪,这些真神自古以来就是高高在上,受人膜拜的存在,世人对他们只有敬畏之心,那敢有亵渎,怀疑之意,可女娲残杀十八位真神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为此她让神农和伏羲反目,使得神农黯然神伤,从此不再过问世事,隐修在广成丹穴,自号广成子,如此一来,天下就成了伏羲与女娲的了,而伏羲也知有愧于神农,明知自己老婆做得不对,可又奈何不了女娲,唉!伏羲也很惆怅呀!时隔多年后,伏羲为了挽回和神农的情谊,曾数次前往广成丹穴寻找神农,可神农已是心灰意冷,是避而不见,伏羲也知神农心意,更知自己是伤透了神农的心,此后是郁郁寡欢,愁眉不展,他这个真神当得很是郁闷呀。”

    清岩听出玄武对于三皇反目成仇是很幸灾乐祸的,顿时心生反感,皱眉道“那以后呢?”

    玄武兴致很高,继续道“神农隐遁,伏羲消沉,那天下自然就是女娲的了,成了世间之主,无上真神。哼,她知道世间人才倍出,以前能出现十八个真神,以后也能出现十八个,甚至是更多个,这是威胁也是后患,所以她要采取一些手段。”

    清岩闻言不觉一惊道“她要做什么?难道要杀光世间所有修真之人吗?”

    玄武摇头道“你这样想就把她想得太简单了,她要是一味滥杀无辜,必会引得天怒人怨,到时候世间大乱,她这个真神当得还有什么意思,她才不会这么蠢。”

    清岩奇道“那她要怎么做?”

    玄武冷笑道“说起来也很简单,你们这些修真的最怕的就是这个劫那个劫,而女娲就又给你们增加了两种大劫,那就是我们刚刚说过的九天雷劫和四九天劫。”

    清岩这才想起方才他们谈到的那个话题,惊道“你说什么?!”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曲江也是一样骇然,玄武缓缓摇摆了一下自己的身躯,继续道“我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九天雷劫,四九天劫都是女娲所为,这两种劫难本来没有,这都是后加的。”后加的天劫,这东西居然也有先天,后天之分,实在令人无法相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清岩真是惊呆了,寻思片刻后,居然问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他还是不太相信,这两种天劫竟是女娲的手段。

    玄武道“齐清岩,你这个问题问得太蠢了。她是真神,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区区两个劫难,在她眼里就是个屁!”

    屁,又是屁,清岩闻听这个屁是想笑又想不出来,自从鬼脸出世之后,这个屁字就开始盛行起来,什么都是屁,起先归仙境高手是个屁,到了玄武这里,真神竟然也成了屁,而那个让世间修真高手闻之色变九天雷劫也成了个屁!

    玄武继续道“齐清岩,你可知九天雷劫为何会出现的异常突然,令人无法躲避,只能硬接吗?”

    清岩摇头道“真神手笔,自然是神鬼莫测了!”

    玄武却道“屁话!什么真神手笔,那是女娲派了个高手整天满世间闲转,看到不顺眼的人就催动法力忽然来一下。”

    来一下,清岩一时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就道“何谓来一下?”

    玄武道“女娲找的那个人是个雷诀高手,这样就明白了吧?”

    清岩恍然,点头道“我懂了。所谓九天雷劫就是那位高手的凝力一击罢了。她还真是有办法。雷劫还真是雷劫,只不过是人为的罢了。”

    玄武道“算算这么多年来死在九天雷劫下的高手是不计其数,可笑世人还认为这是上天对他们的考验,哈哈……,她自以为是天,就代天行事,还振振有词说是替天行道,其实她就是在愚弄世人。满足她的私欲,真神!哼!真是真神啊!”

    清岩笑不出来,也恨不起来,就觉得可笑,真是很可笑,沉默片刻后,清岩才道“那四九天劫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是个什么高手的来一下吗?”

    玄武见清岩冷静的有些意外,还有些可怕,不觉收住了笑声,和清岩交谈这么久。这位水神是对清岩又有了更深的了解,发觉清岩是越来越像某个人。也是像某个神了,有此感觉,玄武是暗暗骇然,当然它是神灵在,心里震动,神情是毫无变化,听清岩问到四九天劫,它便道“这倒不是,四九天劫是天火之劫,而这天火原本就在九天之上,亘古以来就有,传说那是神界和凡间的一道屏障,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清楚,那天火大不知几许,就如星空一样浩瀚无比,似乎就没有边际,而女娲运用法力,将一股天火引出火海,这就是四九天劫。”

    清岩又不明白了,皱眉道“引出一股天火就成了天劫,这是什么意思?”

    玄武也不知有什么意图,对于清岩的问题是有问必答,就听它耐着性子道“我说简单点,女娲施展法力,引出天火,又给天火灌注了一股灵性,如此一来,这股天火就能感应到世间修真高手的真气变化,例如有高手进入了渡劫境后,真气自然会有大的变化,而那时候天火就关注了此人,而等到三百六十年后,天火就会发动,自行去寻找这位渡劫境高手,这就是四九天劫第一劫,说到这里,女娲还算有些良心,知道渡劫境高手修炼不易,天火出现后,渡劫境高手可以选择渡不渡劫,如果不渡,天火就会自行隐去,等到第二个三百六十年后出现,而第二次天火威力就会倍增,如果第二次还不渡劫,就会有第三次,那也是最后一次机会,那时候天火威力就是最强,嘿嘿……实话说吧,那第三次天火,别说渡劫境高手,就是归仙境也过不去。”

    说到这里,玄武停顿了一下,以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了看清岩,当然它的两对眼神一直都很古怪,此刻是更为古怪,清岩被它一看,不觉奇道“怎么?我有什么不妥吗?”

    玄武道“齐清岩你虽然已跻身于归仙境,可你并没有渡过四九天劫,我说的可对?”

    清岩皱眉道“不错,你是如何知道的?”

    玄武阴阴一笑道“你身怀神息,又有离天神火,四九天劫当然不会关注你,这就是你们这类人的特权,哼,神的后裔!”说到最后它四目里杀机一闪,看起来它对神,以及神的后裔都是怀有恨意。

    清岩自然能感觉到玄武忽然散发的杀气,又听玄武话里有话,就道“听你之意,只要和神有关系的人就会避开种种天劫了?”

    玄武冷笑道“那是自然,可能和神有关系的世间能有几个,齐清岩对于你我就很好奇,你身有神息,必定和神有密切关系,不过看你应该还不知道详细情况,真是古怪。”

    清岩又皱眉道“那这个……神息是从哪里来的?”

    玄武笑道“这还用问,只有和神有血脉关系才能有神息,齐清岩的你的爹娘谁和神有联系?”

    清岩摇头道“谁也没有!”他回答的干脆,心里却在想“爷爷,爹爹应该没有什么神息,那只有娘了,难道……”

    玄武,曲江都在观察清岩的神色,只是清岩神情并无什么变化,他们不觉都有一点失望,就听玄武又道“既然没有那就怪了,还有一种可能,不过应该不会,谁会傻得那么做。”

    清岩闻言,眼睛一亮,忙道“还有那种可能?”

    玄武摇摇头道“就是有人将自身神息转移到了你的身上,这样他就成了凡人,而你则变成了神的后裔。”竟然还有这种事情,神息居然还能转移。这他妈的的也太神了!

    玄武继续道“你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清岩苦笑道“好像也没有。”

    玄武道“神息这东西好处太多。谁会送人!不过。齐清岩你也要知道,拥有神息也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嘿嘿……,你想知道吗?”它是成心要吊吊清岩的胃口。

    哪知道清岩却道“世间之事总是有利有弊,神息纵然神奇也不能那么完美,自然也就有弊端。”

    听清岩如此一说,玄武都有些傻眼,微微一怔后。它才道“听你之意,你似乎是知道了。”

    清岩又道“我并不知道,你若愿说,我倒可以听听。”

    玄武气道“你不知道就不知道,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

    清岩淡然道“我就是一说罢了,你说神息有什么弊端。”

    清岩的话说的很不客气,以为玄武会再生气,哪知道玄武冷哼一声后,居然说道“那我就告诉你,你身怀神息是可以避开种种修真大劫。但是若你的神息被离天神火引动,解开了那层封印。使得神息开始在你体内运转,那后果可就很不妙了。”

    清岩皱眉道“什么样的后果?”

    玄武轻轻一笑道“神息运行,是可以让你的修为在短时间内大有精进,就像你差不多都成真仙了,可修为进步的快,那九九仙劫来得也快,齐清岩,我刚才替你算了算,最多再过百年,九九仙劫就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清岩微微动容道“会这么快?”他对玄武的话显然有些怀疑。

    玄武道“这就是神息给你的好处,什么都快,修为进步快,仙劫来得更快。”

    清岩又从它的言语里听到了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也感觉玄武不像是在说谎,便道“照你的意思,神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玄武见清岩神情淡然,并无什么惊讶忧虑之色,似乎神息带来的麻烦与他无关,不觉奇道“齐清岩,你就不害怕?”

    清岩微笑道“怕有何用,我就是好奇这神息还真是有趣。”

    有趣,命都快没了还说有趣,玄武冷哼道“你胆量倒是不小,运气也是不坏,可你就是因为运气太好才招有此祸。”

    清岩淡然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见清岩漫不经心的样子,玄武怒气顿生,喝道“你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我好心……”

    它还没有说完,清岩已然截口道“玄武,别说的那么好听,你我的关系你最清楚,你说了半天废话,我是耐着性子听着,你要是不愿讲,也就算了,我们就继续斗法!”说话时,清岩右手扬起,七彩光华隐隐闪动,他的气势陡然强盛,做出了一副话不投机就打过的架势。

    见到清岩的火气比自己的还大,玄武反而没了脾气,两个脑袋同是一摇道“齐清岩你好大的脾气,我既然给了讲了这么多,就不能半途而废,斗法之事咱们稍后再说,还是再讲讲神息的好。”

    玄武的反应直接是让曲江一愣,他怎么也想不到玄武会是这样的好脾气,面对清岩的强势是委屈求全,这还是自己的灵尊水神玄武吗?

    清岩也自收敛怒气,沉声道“你究竟要说什么?”

    玄武道“我说你运气好,是指你不但有神息还获得了离天神火,说你运气坏,就是你要是单有神息,就既能让修为大进,也能不受九九仙劫的危险,可你偏偏有了离天神火,激发了神息蕴含的力量,这样一来,你的好运就变成了厄运。”

    清岩听完之后,淡淡的道“多谢你的提醒,我的事情我自会处理,说了这么久,你似乎还没有提到你们这些神灵的恨事,你不会是忘了吧?”

    玄武对于清岩的满不在乎是很无奈,它本想借此机会做点什么,哪知道清岩是不为所动,这让它是白费了心机。

    而清岩问起玄武的恨事,就刺激到了玄武,就见玄武四目寒光大盛,本就巨大的身形竟然凭空又大了几分,那两个大大的脑袋不仅大而且看起来是十分狰狞,清岩见状,就以为玄武要突袭自己,离天神光瞬间凝聚,护住全身,右手上的光华更是凝聚为刃,化为了一柄只见其影,难见其形的光剑,剑芒吞吐,遥指玄武。

    清岩真是想和玄武大战一场,而不是听玄武说什么狗屁隐秘,说实在的,在知道这些隐秘之后,清岩的心情是甚为沉重,总是觉得不舒服,那感觉很奇怪,就像是那高高在上的上古三皇和他有很紧密的关系。

    是,他是神农传人,也是伏羲八诀的唯一传承者,可他毕竟没有见过这两位真神,自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深厚的感情,那仅仅只是种仰慕,对神农是,伏羲是,女娲也是,可奇怪的就在这里,在得知女娲的所作所为后,清岩先是震惊,后来就是很苦恼和郁闷,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很多,似乎女娲……。

    题外话,最近太累了,码字辛苦,工作也烦,真想快快结束仙途,可我又不想烂尾,唉!人生总是这么无奈,令我惆怅,好在仙途确实是已近尾声,大结局已是不远,希望朋友们能坚持订阅,廿虹也就满足了!在此我多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真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