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二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可该做些什么呢?

    明明知道这是个机会,可清岩就是不知该从何处入手,璇玑星图上的星图还在不断显现,那些星图变化起来似乎是无穷无尽,清岩看了半天竟然没有发现有重复的星图出现,每一幅星图应该就出现了一次,而这大大小小的星图已是闪过了数百幅。

    清岩暗暗寻思,如果这些星图都有相对应的星宿,那就说明了宇宙是何其之大,与之相比,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又是何其之小,这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当然清岩除了惊骇,还有就是着急,随着星图快速转换,清岩觉得机会也在快速消失,而他还是毫无头绪,不知该如何去发现璇玑星图蕴含的秘密,获取其中的最强之力。

    当然着急并不能解决问题,就在清岩焦急之时,璇玑星图上的星图已是快速闪现了上千幅,清岩也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星图,那些星图有的像老虎,有的像蝎子,还有的清岩根本叫不上名字,总之不是动物就是……一些很怪异的玩意,看得清岩是眼花缭乱,不觉又感叹宇宙之大可真是无奇不有啊!

    又过片刻,清岩真的觉得机会已是一去不复返了,暗叹一声,心道,自己的狗屎运再好也有用完的时候,这次就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

    也就在清岩惋惜之时,他忽然听到了神农的声音“清岩机会难得,璇玑星图蕴藏的秘密已然出现,你好好领悟!”

    听到神农的话。清岩是又惊又喜。同时也很诧异。立即扬声道“师傅你在哪里?”

    这次神农很快就有了回答“你无需为我担忧,你此刻看到是我的影子,由于璇玑星图的缘故,我们暂时被一种力量分隔在了两个空间,彼此只能传达声音,还无法见面。”

    清岩闻言心境又平静了许多,又道“徒儿明白,只是这璇光星海有混同时光之力。徒儿怕……”

    神农知道清岩担心什么,就道“这片星海与璇玑地宫外围的璇光星海并不相同,模样相近但实质还是有很大区别,并没有混同时光的力量,你放心好了。”

    神农的话清岩当然相信,这下清岩就安心了,随即他问道“师傅你在什么地方?”

    神农道“我应该就在这片星海的另一面,清岩你在那面看到了什么?”

    清岩道“徒儿除了看到大片星海外,就见到了璇玑星图,这东西模样大变。晶莹如玉,上面还一直显现各种各样的奇异星图。就是现在还在继续变化,十分有趣。”

    神农闻言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吟了片刻,他似乎在思索什么,随后他才道“我听盘古大神说过,璇玑星图蕴含宇宙中的星辰变化之力,那种力量可谓是宇宙间的至强之力,绝对超越了世间任何一种力量,盘古大神就是领悟到了璇玑星图里的一部分力量,才能成为开天辟地的真神,开创了世间的修真一途。”

    清岩闻言不觉惊道“您说盘古大神只是领悟到了璇玑星图里的一部分力量?”

    神农道“不错,而且还是很少的一部分,据盘古大神所言,他在璇玑地宫里拿到了璇玑星图后,一直没有发现璇玑星图的秘密,直到和混沌兽大战时他才获得了一次机会。”

    清岩此刻是一心二用,一边注意着璇玑星图的变化,一边还要听神农说关于盘古大神的那段秘辛,这还真是辛苦。

    就听神农继续道“盘古大神被混沌兽吞入了腹中,那里是极度阴寒,无比黑暗,盘古大神刚一进入那个地方,差点就被那阴寒之气冻僵,那时他还没有体悟到天道之诀,还无法化解那强悍的阴寒之气,好在他根基牢固,心志坚定,知道一时无法出去,索性就在混沌兽的腹中修炼起来,在那黑暗阴冷的世界里,盘古大神一待就是很久,他逐渐体悟到了天道之诀的修炼法门,修为自然大进,有一天,在他静坐调息时,璇玑星图忽然大动,并且散发出了淡淡光彩,据盘古大神说,他看到了璇玑星图化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盘……”

    清岩听到这里,不觉轻轻一咦,神农听到了他的惊咦,就道“这应该就是你所看到的情形。”

    清岩奇道“师傅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神农笑道“我可没你的运气好,我只是察觉到了一股奇异,强大的力量在我四周流转,再就是那片星海,光彩绚丽,极为美丽。”

    清岩大奇道“怎会如此?”

    神农道“傻小子,璇玑星图每次显现秘密时,只是给他的有缘人,显然你是那个有缘人,我不是。”

    清岩很遗憾的道“太可惜了,我还以为……”

    神农笑道“无需为我可惜,我能感觉那股奇异力量就已很知足了,果然是超越世间任何力量的强大存在,就是我这真神也是自愧不如,难怪他们……”说到这里,神农顿了顿,清岩好奇“他们”会是谁,神农即便和清岩分处在两个空间,也能知道清岩的心思,随后道“你也别想了,他们就是那些神界里的人。”

    清岩闻听此言都觉得别扭,什么是神界里的人,神界里难道不都是神吗?

    神农继续道“我知道你疑惑什么,关于神界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如果你想去的话。”

    清岩忙道“我看还是算了吧,神界……嘿嘿……我就不用去了,徒儿还是比较喜欢当人。”

    神农笑道“看你吓得,神界又不是魔界,还没有那么恐怖,就是……。”就是什么他并没有说出来,显然他是有所顾忌,其实他已经说了很多东西,或许他是在有意提醒清岩注意一些事情。作为师父他是很有心的。

    清岩就喜欢注意细节。听到魔界二字。他心里一动,忍不住问道“师傅,你的意思是说还有魔界存在?”心道“如果真有魔界的话,那又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神农无奈的道“你真能联想,算了,既然说了我就再多说几句,有神便有魔,有神界那自然就有魔界了。清岩你知道这些就已足够,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反而不好。”

    清岩知道神农是在为自己好,就道“弟子明白。”

    神农轻叹道“你知道就好,再说盘古大神吧,见到璇玑星图忽然变了,盘古大神是心有灵光一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领悟到了璇玑星图的秘密,从而获得了那股神秘之力,可璇玑星图给盘古大神的时间很短,所以他只是获取那股神秘力量的一部分。不过璇玑星图还送给了他一件礼物,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清岩忙道“那件礼物是否就是开天神斧?”

    神农道“是能炼制出开天神斧的一块奇铁。盘古大神得到了那块奇铁,又领悟到了璇玑星图的秘密,就在混沌兽的腹中修炼起来,又过数年,盘古大神修为大成,同时也炼制出了开天神斧,便破开了混沌兽的肚子,重回世间,随后又将万古寒螭斩杀,从而开创了一个新天地,这便是开天辟地的故事。”

    清岩看着还在变化的璇玑星图,问道“那璇玑星图呢?他就没有再给盘古大神一点帮助吗?”

    神农叹道“没有,在璇玑星图显露神迹并且送了那块奇铁后,他就消失了,盘古大神再也没有见过他。”

    清岩惊道“啊!他就那么消失了?!”

    神农道“是啊!盘古大神也觉得十分遗憾,他还曾经去了璇玑地宫,可惜他始终没有见到璇玑星图。”

    清岩觉得奇怪,就道“璇玑星图是不是觉得已经没必要和盘古大神见面了,所以才选择了回避?”

    神农道“应该如此,盘古大神也是这个想法,第二次去璇玑地宫他遇到了金甲神人,而金甲神人也是这个意思,还让盘古大神不必再来璇玑地宫,他们之间的缘分已尽。”

    听到金甲神人,清岩心里就是一动,就道“师傅,盘古大神首次去璇玑地宫时没有遇到金甲神人吗?”

    神农道“没有,据说这位金甲神人虽是守护璇玑地宫的神者,可一旦璇玑星图离开地宫后,他就会消失一段时间,也不知这是什么原因,这算是个不解之迷了。”

    清岩心道“此事真是古怪,看起来这金甲神人也是轮流当值,哎呀,这次我拿走了璇玑星图,那二师兄岂不是……”想到这里,清岩是惊喜交集,认为二师兄清华只怕要回到世间了,就是不知几时才能和二师兄真正见面。

    清岩寻思之时,神农又道“清岩你有什么感觉?”

    清岩一怔道“徒儿没什么感觉,璇玑星图还在闪动变化,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神农应该是苦笑了一下,道“璇玑星图神秘莫测,我怎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奇怪了,他究竟要干什么?”

    神农都奇怪了,清岩也只能是更奇怪了,想到盘古大神的离奇经历,清岩不禁暗想“难道自己真是走了狗屎运,让璇玑星图为我显灵了,他要是真能赐我力量,再赐我一块神铁,那可就太好了,不过……”

    不过清岩想得虽好,可璇玑星图并无赐他力量的意思,就是自顾自的变化着,清岩看着永无重复的各种星图,头都快大了,眼睛反正是花了,金刚法眼算是遇到了克星,直接就被璇玑星图破了。

    神器,不,这是神器里的神器,难怪昊天鉴,太极囊见了璇玑星图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试想开天神斧都是璇玑星图送给盘古大神的礼物,那就是说璇玑星图是开天神斧的本源所在,那也是昊天鉴的祖宗,见了祖宗,昊天鉴只能是退避三舍了,而混沌兽就是间接毁在了璇玑星图手里,太极囊又怎能不怕他呢?

    神器中的神器,清岩只能这样形容璇玑星图,因为再没也什么别的名号来称呼他了,他实在太神了!

    清岩赞叹璇玑星图的神奇。耳边又响起神农的声音“清岩。他还是没有别的动静吗?”

    清岩苦笑道“没有。就是在不断的变,也不知他要变到何时,咦!”忽然他惊咦了一声。

    神农闻声便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变化?”

    清岩目光大盛,道“我发现璇玑星图显现的星图开始重复了,这些星图我方才都看到过,咦,不对呀!”清岩又是一声惊讶。

    神农就道“又发现什么了?”语气隐隐也有了一些波动。

    清岩忙道“这些星图与先前的看起来一样,实际上和先前的星图比较起来。它们都是相反的,对,是相反的!”

    神农听清岩如此说,又沉吟了一下,随后道“一正一反,也可说是一阴一阳,这些星图蕴含阴阳变化之理,这也是天地变化之理,往大便是宇宙变化之道,你在仔细看看。还有什么发现。”以神农的修为境界说到这里时,声音里已是难掩急切之色。他也是颇为激动。

    清岩自然是更激动,双眼早就死死的盯着璇玑星图,没有放过一个变化,一个细节,只是他看了许久,就发现了那么一个异常之处。

    清岩不死心,他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在星图闪现之初,他就将每幅星图都印在了心里,粗略一算,那数目可是极为惊人,清岩自己都奇怪,他今日的表现怎会这样的好。

    记住了星图,还是那么多的星图后,清岩还是没有发现璇玑星图的秘密,他倒是感觉到了一股神秘力量在璇玑星图的周围游动,这股力量与众不同,不在五行之内,也不是世间的各种元力,而它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清岩还用自身真气试探了一下,结果就是他的离天真气就如泥牛入海完全没有一丝动静。

    清岩暗暗惊骇,知道师傅神农说的不错,璇玑星图隐藏的力量真的是超越了世间任何一种力量,即便自己的离天神诀与之相较也是大为不如,可自己又该怎样获取这股力量呢?

    硬来肯定不行,以璇玑星图的实力,别说清岩,就是神农也无法与他抗衡,硬来就是自讨苦吃,甚至是找死。

    清岩寻思片刻后,又向神农求教,而神农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让清岩自行探索,看能不能有奇迹发生,按神农的意思来说,璇玑星图既然忽然显露神迹,必然是有什么原因,说不定就是再找一个合适的人选,而清岩就是带他出来的人,所以这个合适的人选应该就是清岩,至于清岩去怎么和璇玑星图沟通,神农是鞭长莫及,爱莫能助,只能靠清岩自己的努力了。

    清岩在努力,可想想面对这样一个既神奇又神秘,并且还能诡异的神器,清岩能做的实在是不多,沟通,怎么才能沟通,对话显然不行,用精神吗?这似乎有点扯淡,清岩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用自身真气去和璇玑星图交流交流。

    这个想法很大胆,很冒险,去交流只是清岩自己的意愿,他还不知道璇玑星图愿不愿意,万一璇玑星图把清岩善意的交流当做了恶意的挑衅,那岂不是弄巧成拙,引火上身,自寻死路!

    清岩也考虑到了这点,说不怕那是假的,可此刻唯一的方法似乎就是这个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神农后,神农居然还很支持他,还要让清岩快点行动,别错过了时机。

    清岩暗暗苦笑,神农师傅看样子真是把他当做了那个合适人选有缘人了,可如果自己不是呢?唉!那真就要完蛋大吉了!

    清岩还在犹豫时,神农开始催促让他抓紧时间行动,此刻的神农完全没了一代真神的从容淡定,简直就有些急不可耐。

    清岩都在怀疑这个师傅真是神农吗?

    受不了神农的催促,也是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清岩只能硬着头皮催动了离天神诀,真气化为一道淡淡的,几近无色的七彩光芒向着璇玑星图缓缓而去,清岩可不敢直接就向璇玑星图交流,保险起见还是稳图缓近的好。

    催发离天神光后,清岩的心已是提的老高,忐忑不已,就看离天神光破空缓行,一点点的向着璇玑星图而去,这是清岩从未有过的慎重,近乎无色的七彩光芒在巨大光幕的映照下,简直就难见其形,也就是清岩自己还能察觉到神光的动向,换了别人是无法看见的。

    终于,离天神光距离璇玑星图只有丈许了,这次不同于上次的试探,清岩可是凝聚了七成以上的修为,是想和璇玑星图好好交流一下,而在接近璇玑星图时,清岩就已感觉自己催动的神光被一股力量拦了下来,悄无声息,清岩事先根本就没有察觉。

    被挡在了外面后,清岩并不收敛真气,而是继续催动,真气不弱反强,他要试图突破这倒屏障,阻碍,“啪”一声轻响后,清岩居然达到了目的,真气冲破了那道阻碍,一路畅通直接就和璇玑星图会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