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三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二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一举成功后,也是幸福来的太快总是令人措手不及,清岩都没时间喜悦,继而离天神光瞬间就和璇玑星图相遇,之后,又是一声轻响,“啪”这声音像极了二人击掌时的动静,就是不知这是击掌相庆,还是别有意义。

    一声轻响后,清岩身形微微一震,神情变得有点奇怪,神农很及时的问道“清岩,怎么样了?”

    清岩苦笑道“徒儿的真气已和璇玑星图相遇,不过……不过没什么反应。”

    神农奇道“没什么反应?”他不明白清岩的意思。

    清岩解释道“就是我的真气还是我的真气,璇玑星图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他还在旋转,我的真气……咦!”话到最后,他忽然惊咦一声,声音还有些颤抖。

    神农忙道“出什么事了?”

    清岩语气急促的道“我的真气竟然开始随着璇玑星图旋转了,已然不受我的控制,师傅,事情不太妙,我的真气正在被璇玑星图吸收,这家伙要搞什么!”说到最后清岩已是无法保持冷静。

    此刻的神农显现出来真神风范,沉声道“不要慌,凝神运气,看能不能摆脱他的吸引。”话虽如此说了,他心里是甚为忧虑,隐隐感觉自己方才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清岩早已做了,可无论他怎么运气,也无法摆脱璇玑星图的强大吸引,他的真气正在疯狂的向着璇玑星图涌去,势头异常凶猛,可谓是势不可挡,一发不可收拾。

    清岩真是后悔了,后悔真是不该去招惹璇玑星图,这家伙果然翻脸无情,心狠手辣!

    真气如cháo水,迅速涌向璇玑星图,此刻的璇玑星图在清岩眼里就是个吞噬真气的魔鬼。还是个无法抗衡的大魔鬼!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清岩便觉得自己大半真气已被璇玑星图吸走了,离天神诀完全失效,事实证明璇玑星图真是有所图谋,就是要将清岩榨干,清岩就是他看好的合适人选,一个坑害的合适对象。

    清岩已是无力呼喊,他在尽力挣扎,神农也意识到了大事不妙,可他是无能为力。只能是干着急,神农也在后悔,脸sè已是极为凝重。

    过了片刻,神农已经听不到清岩的任何动静。他所看到的影像,就是清岩立于sè彩缤纷的光幕之中,神情木然,或者说是呆滞,看起来就似傻了,情况显然是非常不妙。大大的不妙。

    多久了,真是无法说出确切的时间,总之神农是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慌乱了,自从修为大成后。他就不曾有过心慌意乱的时候,即便和伏羲对决,被女娲偷袭,他都没有这般慌乱过,这种感觉他原本是不该有的,可现在又回来了。

    神农很乱,心乱如麻,他询问了清岩数声。却是没有回应。再看清岩神态还是呆滞木讷,双眼无神,似乎已经失去了魂魄。神农见状心急如焚,他已无法保持平静,他必须有所动作,即便是有些晚了,他还是要做一些他这个真神该做的事!

    这里是广成丹穴,神农就能做任何事情,可以不受神界的规矩限制,虽然在这里的只是他的分神,可真神的分神具有的实力也是真神境,神农要破开璇玑星图的束缚,打开他身处的这个空间,他要去看看清岩究竟出了什么事!

    大五行诀已然运行,神农神情肃然,目光深邃而又清亮,还有淡淡光芒萦绕在他的四周,神之光芒就是这样平淡,质朴,无邪,归真,缓缓举起右手,神农催动大五行神光向着四下散开,大象无形,神光涌动没有任何声息,平平淡淡,却是蕴含无穷之力,瞬间后神光就与那斑斓绚丽的光幕有了触碰。

    “砰……”一阵阵巨响在神农四周炸开,那是他所发神光和光幕触碰后的动静,就见四下光幕一阵摇晃,似乎要有散乱的迹象,可一阵摇晃后,光幕又恢复了原样,神农的身形也是微微颤抖了数下,他的脸sè骤然变了,随即沉沉一哼,再度催动神光,这次声势更强,几乎已是他的全部力量,真神一击又能否冲破璇玑星图这件神器的羁绊呢?

    答案是,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在神农全力以赴催动神光的那一刻,那将他围困的巨大光幕忽然就消失了,真的就消失了,也只瞬间,就彻底没有了!

    没了光幕,神农的神光自然就没了对手,一下走空,好在神农是真神,自身神光早已是到了收发由心,随心所yu的地步,见光幕没了,神农微微一怔,随即就将大五行神光收回。

    神农收敛神光,接着环顾四下,就见广成丹穴又恢复了原样,似乎没什么变化,而在他身边不远处,清岩赫然而立,呆呆的看着远方,目光茫然,也不知他看到了什么,神情很是古怪。

    见到清岩,神农当然欢喜,可见清岩神情有异,神农又是微有忧虑,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到了清岩身前,同时说道“清岩,你可安好?”

    神农说话之时,目光凝聚已将清岩全身上下看了个通透,发现清岩并无什么损伤,真气依旧浑厚,元神依旧强大,身体依旧完整,看起来是很好,而且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见到清岩无恙,神农心里稍安,只是他觉得清岩的状态似乎有些异常,自己的问话清岩居然是充耳不闻,没有回应,神农微微皱眉,又问了一下,还伸手在清岩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他是想以真气来点醒清岩的神智。

    真神手段就是不凡,这一次清岩有了反应,而且立刻惊醒,嘴里还叫道“师傅,你在哪里?”双眼里光彩顿生,他的魂魄就此回归。

    神农闻言不觉微笑道“我就在你面前,你难道没看到?!”

    清岩当然看到了,立时是一脸喜sè,叫道“师傅,您回来了?您没事?”

    见他关心自己,神农自然暗暗感动,微笑道“我很好,你呢?我刚刚叫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清岩摇摇头。茫然道“您叫我了,我真是没有听到。”接着他又发现巨大的光幕已然消失,不觉惊道“璇光星海怎么没了?师傅,是您把它们弄走了吗?”在他想来,也只有神农能将一切恢复如常。

    神农苦笑道“为师可没有那么大本事,你难道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吗?”

    清岩一怔道“我?我……我也不知道啊!师傅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见清岩也不清楚事情为何有了如此变化,神农难免有些诧异,就道“你回想一下,你不是催动真气和璇玑星图……”

    说到璇玑星图,他们师徒二人这才想到璇玑星图居然已经不在了。难怪四周的星海没有了,清岩惊讶的道“师傅,璇玑星图呢?”

    神农皱眉道“难道他就这么走了?”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很是古怪。清岩却是听懂了,想到盘古大神的故事,璇玑星图难道已然是功成身退了,可这身退是身退了,功又成在哪里了?

    神农说完那句话后,一双神目就在清岩身上一阵流转。他的眼神温和却又有着极强的穿透力,看得清岩是不得不运气凝神,来抵御神农的目光,这也是清岩本能反应。当然是没什么效果,他的身体内外让神农是一览无余。

    神农看了清岩很久,神情也变得有些古怪,清岩被他看得是惶恐,忐忑,见神农久久不语,清岩也只能默默忍受师傅的目光折磨,好半天后。神农才道“奇怪。奇怪,真是奇怪……”他连说了几声奇怪,神情是更为奇怪。

    清岩当然也很奇怪。就道“师傅,徒弟身上有什么古怪吗?”

    神农摇摇头,说了句更为古怪的话“我倒希望有些古怪在你身上出现,可……唉!怎么没有呢?!”这是什么话!这要是让旁人听到了,神农这位真神只怕会受到唾弃,这是师傅该说的话吗?哪有师傅希望徒弟有毛病的,除非这师傅也有毛病!

    清岩却是能理解神农的意思,就道“如此说徒弟身上没什么古怪,也没什么损伤了?”

    神农道“你有什么感觉?”

    清岩连忙感觉了一下,随后道“很好,没什么不妥,真气,元神,五脏六腑都正常的不能在正常了。”

    神农看他一脸喜悦,不觉苦笑道“你还真是胸怀坦荡荡,错失了一次大好的机会,居然一点也不失望,难过。”

    清岩笑道“我其实是有点……难过,可既然错过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挽救弥补,只能默默承受了。”

    神农可没从他脸上看出那点难过,别说一点,就是一丝一毫也没有,神农暗道“这孩子的心可真是大呀!也罢,这或许就是命数!可这璇玑星图折腾了半天就这么走了,也太虎头蛇尾了,唉!这个神器真是神得够可以。”

    既然清岩都觉得无所谓,神农当然也能安然处之,微笑道“你说的对,既然失去了,懊恼已是无用,再说你没有损伤才是最好的。这个璇玑星图……算了不说他了。”他的语气不免带有几分懊恼和无奈。

    清岩笑道“师傅,你没什么事情?”

    神农道“我很好,就是被你吓了一跳,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看到你是失魂落魄,真以为你被璇玑星图伤害了!”

    说到方才的事情,清岩是心有余悸,脸上都流露出了后怕的神情,接着就向神农详细讲了一下刚才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

    再说当时清岩以自身真气去和璇玑星图交流,结果璇玑星图竟然翻脸,对清岩下了狠手,一下子就将清岩的真气吸取了一大半,当时清岩可是被他吓了个半死,尽力挣扎,想摆脱璇玑星图的魔掌,可他怎能和神器中的神器相抗衡,没过片刻,他的真气就差不多全部被璇玑星图没收了,那可真是贼去楼空,浑身空荡荡了。

    真气没了,清岩的心也就死了,心里还在咒骂璇玑星图,“神器,神你大爷,你这家伙真是害死你大爷我了……”

    清岩咒骂着,jg神却是逐渐委顿。真气没了jg神自然好不到哪去,又过片刻,清岩觉得自己的真气完全被璇玑星图掠夺了,他已是个空壳,浑身变得轻飘飘的,身子都自行漂浮了起来。

    清岩就这么飘啊飘,也不知飘了多久,他就觉得身子是越来越冷,可冷到最后,竟然又越来越热。热到极致后又是冷,如此冷热循环了很多遍,清岩本以为自己都要死了,可在这冷热交替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坚持不死,这还真是个奇迹。

    又过了很久,又冷又热的感觉也消失了,接踵而来的又是……。

    又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可以形容是不冷不热,总之要比先前舒服多了。片刻之后,清岩就感觉自己浑身暖洋洋的,随即又发现自己仿佛又有了力量,空荡荡的身体居然逐渐变得充实。没过多久,他惊喜的发现那本已被璇玑星图夺取殆尽的真气竟然,居然,赫然又回来了!

    真气回归,自然是大喜之事,清岩却是顾不得欣喜,反而觉得事情很蹊跷,这是怎么回事。璇玑星图弄什么玄虚?难道这家伙又在戏弄自己?

    在清岩看来。璇玑星图就是个喜怒无常,xg情怪异的家伙,做事离谱。绝对是不合常理,方才吸取了他的真气,现在又还了回来,这说不定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璇玑星图随后就有更厉害,更毒辣的手段,这家伙……就是很变态!

    清岩没指望璇玑星图会放过自己,真气回来后,他也没什么动作,就那么直挺挺的等着,等待璇玑星图的狠毒手段。

    只是等了许久,清岩就只等到了真气完全回来,jg神完全恢复,此刻他的状态绝对是神清气足,非常之好,这让清岩甚为惊讶,很是纳闷,再等一阵,还是很平静,清岩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对,清岩刚才一直是闭眼的,没了真气时,他就在闭目等死,现在觉得死不了了,他就睁开了眼睛,结果他就看到了如此一番景象。

    是星空,真正的星空,浩瀚无垠的星空,不,不能说是星空,清岩觉得自己看到了整个宇宙,或者说是……,难,真的很难形容清岩眼前的这番景象,这里似乎很暗,可也所见之物是异常清晰,而清岩看到的是……星星,也不对,星星似乎没这大,清岩也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些怪异的东西。

    细细看看,清岩才发现,离他最近的似乎和他平常见到的北斗七星很像,就是每颗星星都变得很大很大,也亮了很多倍,这才是真正的星光璀璨,而这北斗七星并不是最亮的,还有很多星星,或近或远的围绕在清岩的附近,真是数不胜数,星罗密布。

    星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就让清岩有了那种温和暖意,他从来没有想过星光也能让人温暖,这还是星星吗?

    清岩很茫然,身处此境,茫然也属正常,环顾四下,清岩又发现自己看到的这些星星分布的都有规律,仔细一看,清岩恍然大悟,原来这些星星与他在璇玑星图上见到的那些星图是一般无二,就是每幅星图已是化为了真实的星星,看上去是无比璀璨也是无比美丽。

    由于那些星星都太过真实,清岩都想伸手去抚摸一下,而他也那么做了,可他一伸手,才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了变化,那只伸出的右手居然是无比巨大,大得令他都失声惊叫了一下,随即他看看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然变成了一个巨人,一个高有不知多少的巨人,看看那只手,只一探就将一颗亮晶晶的星星握在了掌心。

    手握一颗星,清岩觉得自己是抓住了一颗大大的珍珠,星星的表面很光滑,很有质感,还有淡淡暖意从星星传入他的掌心,那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

    清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为何变得如此巨大,如果非要找个理由,他就觉得这是璇玑星图搞得鬼,这家伙……就喜欢弄些玄乎的事情,这个神器其实也很神经。

    手握星星,清岩心情十分舒畅,接着左手一探,也抓到了一颗星,不过这颗星有点冰寒,清岩没有准备,都被那寒意刺激的颤抖了一下。

    不过星星再冷,清岩也能忍受,也许是觉得好玩,他还将两颗星星比较了一下,从外表看,温暖的星星比较小一些,隐隐透出淡淡的赤光,而那颗冷冰冰的星星就大一些,散发着淡淡白光,它们的光芒都不强烈,很柔和,看得就让人觉得喜欢,清岩都想拿着它们给百里冰,厉轻恬看看,不过清岩也知道此事只怕难办,说不定很快这幅景象就会消失,毕竟这些看似真实的东西都是璇玑星图的杰作,这家伙的花样怎能当真。

    把玩了两颗星星一阵后,清岩才将它们放回了原位,接着又开始观察四下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