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二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想不到璇玑星图的意图,但对璇玑星图还是恨之入骨,想想是谁把他弄成了这副模样,就算清岩化身成了宇宙哪有怎样,还不是个什么也没有的幽灵怪物,这样的状态不是惨,而是很惨。

    清岩是越想越恨,气愤难平,他情绪激动起来,就会引发很大的动静,所有星辰开始颤栗,光芒时明时暗,没过多久,整个宇宙也开始震动起来,而清岩的火气也越来越大,怒气涌动,就见宇宙之内竟然出现了一股巨大的风暴,飓风狂飙席卷了群星,那是星尘风暴,风卷残星,也就三两下的功夫,宇宙里的星辰就被风暴卷了个粉身碎骨,颗颗陨落。

    宇宙里又成了暗黑世界,那清岩呢?

    怒气平息后,他便开始后悔,而身为宇宙他实是拥有毁灭一切也能创造一切的力量,他心思一动,也就片刻,所有星辰又再度复活,群星再次灿烂如昔。

    清岩想不到自己竟然具有了这样的力量,宇宙间所有事物的生灭,就在他的一念之间,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就是真正的神仙只怕也不能有这样的力量,难道这就是宇宙里最强大的力量吗?

    清岩似乎了解到了璇玑星图的意图,默默寻思了自己的经历,他又想到了一些事情,只是他发现自己虽然能让群星生灭,但却不能让自己恢复原样,这岂不是很好笑,难道要想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就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清岩觉得这个代价太大,也不想拥有这样的力量,因为他不想成神。也不想做什么大主宰。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神有束缚,当主宰太累,这样的生活非他所愿。

    或许是璇玑星图知道了清岩的心思,体会到了清岩不愿做神的想法,很自然的清岩就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不再是虚无的宇宙,也不是巨人,就是最为真实的清岩。活生生的人。

    不过清岩并没有回去,他还在那个宇宙之中,身边依旧群星围绕,而此刻这些星辰已非他可以随意抚摸把玩,那些星星大得简直就像是山岳,奇形怪状的山漂浮在虚空之中,寂静而又缓慢的移动着,群星灿烂,很是动人。

    眼望星辰,清岩无法相信方才就是自己随意让星辰生灭变化。掌控着宇宙的一切,而现在他已是渺小的已如微尘。只怕被一颗星星撞一下都能让他灰飞烟灭,如此巨大的落差实在令人很难接受。

    清岩却不觉得有什么落差,自己恢复原样才是最值得庆幸的,看看四下飘荡的大星星,清岩不觉有些郁闷,他还在想如何离开这里,可四下空间如此之大,那条出路又在何方?

    清岩叹息一声,仰首看看上空,觉得上面的空间比较宽敞一些,就打算飞身而上,可就在他身形欲动未动之时,忽然间他的眼前陡然大亮,那是一道强光当空闪过,比之闪电还要强烈无数倍,立刻让群星黯淡,宇宙变色,使得清岩不觉紧闭双目,同时他的耳中竟然还听到了神农的声音“清岩,你可安好?”

    随即清岩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师傅神农,他的神情是又茫然又奇怪,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这就是清岩的离奇经历,在对神农说完自己的遭遇后,清岩苦笑道“师傅,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神农是真神,可在听到清岩的故事后,觉得清岩的故事才是真神,真神了,他也不知道清岩究竟遇到了什么?在清岩身上发生了什么?

    听到清岩问到自己,神农也只能报以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清岩你的经历太离奇了,你能化身宇宙,掌控星辰,那是何其强大的神通,就算真神也是望尘莫及,难道这就是璇玑星图蕴含的至强之力?”

    清岩道“或许吧,徒弟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璇玑星图只是让我体验了一下,幸好没有成为真的,不然可就惨了,师傅你是不知道,那种状态有多么恐怖!”他是心有余悸,想想那种什么也没有的诡异状态,就觉得浑身发冷,后怕不已。

    神农却道“我觉得事情没你想得那么可怕,或许这就是璇玑星图对你的考验,最后你不是恢复了原形吗?”

    清岩对于璇玑星图是没什么好感,即便他现在是完整无缺,提起璇玑星图他就火大,恨恨的道“这家伙是玩死人不偿命,师傅,你没有亲身经历,就不知道我有多么惨,好在我回来了,这家伙跑得快,不然……哼!”他是想和璇玑星图算算帐,只可惜,璇玑星图早就没影了。

    神农却是在为清岩可惜,他认为清岩是错过了一次机会,璇玑星图能对清岩如此,显然是想造就他,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清岩没有得到璇玑星图蕴含的至强力量,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神农暗自惋惜,神情却是没什么变化,毕竟清岩安然无恙就是好事,便道“璇玑星图行事真是出人意料,清岩这次你也没有白受罪,总算知道了一些璇玑星图的神奇之处,希望下次你还能有机会。”

    清岩可是不希望再有这样的可怖机会,璇玑星图跑了最好,这叫一了百了,这件神器给清岩的印象是差透了。

    璇玑星图没了,清岩不觉得惋惜,神农是觉得很遗憾,他本以为清岩就是继盘古大神之后的又一个有缘人,可最后清岩却与大好机缘失之交臂,而以后这样的机会还能有吗?

    在看到清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神农是暗暗摇头,却也不能再说什么,当然他们还有很多话要说,清岩还有很多疑问要问神农。

    璇玑星图是个插曲,清岩关心的事情还有不少,因为他们方才说到了神器,又有昊天鉴。太极囊的差点就要发生的强强对决。所以清岩就想见识一下神农的那件神器盘古碑。

    清岩想见盘古碑。神农并不意外,而他的手里又出现了昊天鉴和太极囊,这两位此刻变得安分极了,再无强悍霸气。

    看看昊天鉴,太极囊后,神农微微一笑,随后便将这两件神器递给了清岩,道“他们你收好了。以后或许能用得上。”

    清岩接过两件神器,觉得分量不轻,苦笑道“师傅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他们也就是在你手上能发光发热,在我这里就是个……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个废品。”

    神农不介意清岩的话,看看昊天鉴,太极囊微笑道“你也看到了,他们一旦除去束缚会有多大的威力,你努力一下。说不定很快就能解开他们的封印。”

    清岩可没有这么强的自信,无奈的道“徒弟尽力吧。师傅,你的盘古碑呢?拿出来让我看看吧!”他就关心盘古碑,生怕神农不拿出来让他开开眼。

    神农微笑道“只怕你要失望了,盘古碑已经不在我这里了。”

    清岩惊道“啊!不在您这里,哪去了什么地方?”

    神农淡淡的道“我送人了。”

    清岩更是吃惊,忙道“送给谁了?您能告诉我吗?”

    神农笑道“当然可以,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清岩闻言一怔,此话他当然明白,可就是不明白神农的意思,就道“您是说,您把盘古碑送给了我?”

    神农很肯定的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你,你是我的唯一传人,盘古碑若不给你,我又能给谁!”

    这话很有道理,在情在理,不过就是让清岩很糊涂,神农说把盘古碑送给了他,可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再说他连盘古碑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就收到了神农的这份大礼,这也太离谱了!

    清岩傻傻的看着神农,嘴里喃喃的道“盘古碑送给了我,我有盘古碑,可……师傅……您能说的清楚些吗?徒弟被您弄得都糊涂了,盘古碑,我……哪里有?!”

    神农含笑道“别糊涂,为师不会骗你,盘古碑我真的早就送给了你,只不过你并不知道罢了。”

    清岩还是一脸茫然,问道“早就给我了,我……我怎么不知道?”

    神农道“当然我不是亲自送给你的,而是托了一个朋友,送你的过程也很奇特,你不知道,想不到也很正常,日后你就明白了,总之盘古碑我是送给了你,等你找到他后,有些事情就都明白了。”

    清岩听神农说到找到他时,还以为神农说的是盘古碑,可再一想又觉得这个他似乎另有所指,又想起神农所说的那个朋友,清岩急忙道“师傅,你的朋友是哪位?我认识吗?”

    神农微笑道“他认识你,你嘛,可就不认识他了,他与你渊源很深,所以当年我才让他将盘古碑转送给你。”

    清岩知道神农不会欺骗自己,可他几时见过盘古碑,又几时遇到过那个送碑之人,见清岩一脸茫然,神农又道“你也无需多想,有些事情到时自会清楚,我相信你与他见面已是为期不远了,其实他也很想见你,只不过还不是时候。”

    清岩好奇,疑惑到了极点,他是将自己的过往仔细想了一遍,就是没想起一个类似盘古碑的东西,和一个那么神秘的人,能让神农信任的人,自然也非寻常人物,可他又是谁呢?

    清岩想不到那人是谁,当然是甚为苦恼,神农却道“清岩,别再想他了,此刻你还想不到他是谁。换个问题吧。”

    清岩苦闷的道“师傅,您做事还是神秘,算了,我不想了,反正也想不到,真是奇怪,那人会是谁呢?”说不想了,他还是又想了想,随口说了一句。

    随后清岩才道“师傅,我的问题还很多,我想问问关于黄帝的事情。”

    神农似乎有些意外,道“你要问他的事情?”

    清岩点头道“我曾在轩辕之墓内得到了他遗留下的金丹元气,是受过他的帮助,所以我就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师傅您知道吗?”

    说起黄帝,神农不觉轻叹道“轩辕的死实在令人惋惜。没想到会是大五行诀害了他。唉!那时我已去了神界。无法插手世间之事,加上对方还是……”他说到这里是稍有犹豫。

    清岩便接口道“师傅,那人是不是西王母,是她杀了黄帝,对不对?”

    神农沉默片刻道“玄武说的没什么错,是西王母迫害了黄帝。”说到这里,神农看了清岩一眼,又道“轩辕被西王母逼得没了去处。就想到了璇玑地宫,知道轩辕剑足可抵抗西王母,可璇玑地宫非有缘人不能进入,轩辕又怎能找的到,结果没等他找到轩辕剑,西王母就已找到了他,轩辕修为虽高也难敌女娲八诀,便受了重伤……”

    清岩听到这里不觉奇道“难道西王母还手下留情了?”

    神农摇头道“她行事与女娲一样,一向是不留后患,怎会放过轩辕这个可以成神的敌人。是有人将轩辕救走了。”

    清岩闻言是微微一惊,谁能从西王母手下救走黄帝?这样的本事也只有真神才能做到。而这个人显然不是神农,这让清岩就更为惊奇,忙道“师傅,是谁救了黄帝?”

    神农道“我也不瞒你,他就是将盘古碑送给你的人。”

    清岩又是一惊道“又是他!他可真是厉害,居然会不怕西王母。”暗道“此人究竟是谁呢?”

    神农自然清楚清岩的心思,就道“他能救走轩辕,但却救不活轩辕,结果轩辕还是死了,那座轩辕之墓就是他为轩辕建造的。”

    清岩一直就在奇怪是谁为黄帝建造了那座陵墓,现在答案出来,就是他,至于他是谁,清岩还不知道,这就让清岩更为好奇这个神秘“他”的身份。

    清岩寻思片刻,当然他不是在想那个“他”是谁,他是在另一件事情,就听清岩又问道“师傅,我看那座轩辕之墓建造的位置极为特殊,似乎就在伏羲秘境与璇玑地宫之间,难道这也是他有意安排吗?”

    神农道“你说对了,轩辕生不能去璇玑地宫,他就让轩辕死后与璇玑地宫为邻,也算让轩辕没有太大的遗憾。”

    清岩觉得这个“他”也太神了,居然对伏羲秘境和璇玑地宫的位置如此了解,就道“师傅,这么说他也去过璇玑地宫了?”

    神农道“不错,我,伏羲,女娲还有他,先后都去过璇玑地宫,这也是盘古大神的安排。”

    清岩一怔道“盘古大神的安排?”

    神农道“其实就是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得到璇玑星图的青睐,而我们虽然进入了璇玑地宫,可都没有见到璇玑星图,只是看到了轩辕剑和那位金甲神人。”神农的话似乎就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

    清岩忙道“然后呢?”

    神农笑道“然后我们就两手空空的回去了,不像你还能带着璇玑星图出来,可惜……”一说起璇玑星图,神农为清岩遗憾,大好机会就这么没了,怎能不让他惋惜。

    清岩却道“那他呢?”他关心的还是“他”。

    神农道“他其实有些特别,他不像我们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他在璇玑地宫待了一段时间。”

    清岩惊道“他在那里做什么?”

    神农笑道“据说是和那位金甲神人聊聊天,详情我们也不知道。”

    听神农如此说,清岩对这个“他”是愈发好奇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听神农口气显然对此人是十分欣赏,而就清岩所知道的人物里,实在是找不出这样一个人来,可神农明明就说是“他”将盘古碑送给了他,这可真是太古怪了!

    清岩好奇心膨胀,也不死心,就道“师傅,你说的“他”修为有多高?”

    神农如何不懂清岩的用意,而他的回答就很有意思“不好说,他并非修真之人。”

    清岩奇道“不是修真之人?那是什么人?”

    神农道“他很奇怪,我只能这样形容他。”

    奇怪,清岩更奇怪,心道“不是修真之人怎能去了璇玑地宫,又怎能从西王母手里救出黄帝?师傅的话很矛盾呀!”

    就听神农道“听起来我的话确实很矛盾,可他就是个很奇怪的人,明明不是修真之人,可偏偏就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力量,你说这样的人能不奇怪吗?”

    清岩苦笑道“师傅,你说的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他总不会是神仙下凡吧。”说到这里,清岩忽然想起一事,眼睛顿时一亮,说道“难不成他会是神界之人?”

    清岩如此猜想,似乎也就是神界的人既不是世间修真高手,却有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神农却道“别胡乱猜测,他和神界没有关系,以前也是个普通人,只是一些遇合让他变得与众不同,他很善良,也很真诚,是个很好的朋友,所以我,伏羲,女娲都很相信他。”

    清岩闻言心里一动“不会他也是盘古大神的弟子吧,不然怎能和师傅,伏羲他们成为朋友。”

    神农又道“他不是盘古大神的弟子,我现在说这些你不会明白,日后你自会知晓,总之他对你很重要,当然你对他来说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