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灵墟一帝 海上群仙三十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听得糊涂了,神农之意就是说自己和他关系不一般,可清岩就是想不出来,谁能和自己有这样密切的关系,真是想不出,所以清岩就更郁闷和茫然。

    神农似乎不想再多说“他”的事情,就对清岩道“还有别的疑问吗?”

    清岩想想道“还有不少,就是不知该不该问?”

    神农微笑道“你想知道西王母的情况,对不对?”

    清岩笑道“真是瞒不过师傅,徒弟对她也很好奇。”

    神农道“你身为苍帝,当然要知道对手的情况,不过对于她我不想多说,你不是在玄武那里知道一些了吗?难道还不够!”

    清岩觉得神农的态度很奇怪,好像是有什么顾忌,清岩当然不会认为神农会怕西王母,或许是神农顾念旧情才不愿谈论西王母,清岩有些失望,很无奈的道“够了,徒弟……已经知足了。”不过很快他又道“师傅,咱们不谈西王母,那聊聊东天帝如何?”

    神农皱眉道“你这家伙怎么什么都感兴趣,东天帝又怎么惹你了?”

    清岩笑嘻嘻的道“我就是觉得这位东天帝很神秘,听玄武说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什么样的人会让西王母甘心做他的妻子,他肯定很有魅力,师傅你说呢?”他是在故意试探神农。

    神农含笑看着清岩,目光里的睿智让清岩一阵脸红,随后神农才道“你莫要忘了,西王母,东天帝成亲之时。我和伏羲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你觉得我会认识东天帝吗?”

    这个清岩真的没有想到。不觉一愣,道“师傅你不认识东天帝?”

    神农淡淡的道“东天帝我真的不认识,这次你要失望了。”

    清岩真的失望了,本以为会在神农嘴里得到一些东天帝的事情,哪知道神农居然不认识东天帝,这真是个意外。

    清岩一愣后才道“师傅原来不认识东天帝,唉!”

    神农道“你为何对他这么感兴趣?”

    清岩道“我就是好奇罢了,方才不是说了嘛。就是好奇。”

    神农目光一闪,眼神里隐藏了一丝清岩无法察觉的异彩,随后他道“除了东天帝外,你还有什么问题?”

    清岩稍一沉吟道“师傅,你要让我把真相告诉玄武他们五个,我很奇怪,三大神山受西昆仑管辖,白虎,青龙,麒麟与女娲却是结有仇怨。他们怎会甘心为西王母效命?”

    神农闻言先看了一下那四幅浮雕,随后才道“他们也是身不由己。虽然他们的元力已恢复大半,可比之当年还是相差颇远,自然也不是西王母的对手,迫于压力,他们只能去做山主了。”

    清岩沉声道“西王母真是过分,这不是仗势欺人吗!对了,这么说白虎他们三个并非一直是神山山主了,那以前的山主又是谁?”

    神农笑道“陈年旧事你也这么感兴趣,好吧,此事说说也无妨,三大神山原有的山主是火麒麟,还有赤凤,黄鸟。”

    清岩奇道“这些神灵去了哪里?”

    神农叹道“都已经死了。”

    清岩惊道“死了?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神灵吗?”

    神农道“清岩你忘了,你们齐家的血液里可是流淌着火麒麟的精血,那就是火麒麟内丹的力量,他死了,只留下了那颗内丹。”

    清岩这才想起祖父的经历,若不是火麒麟的内丹,长春散人就不是长春散人,也许这个世间就没有齐清岩这个人了,清岩忙道“师傅,他们是怎么死的?”

    神农叹道“他们是自相残杀而死,赤凤和火麒麟对决后,是元气大伤,黄鸟乘机偷袭他们,结果黄鸟失算了,赤凤,火麒麟合力又将黄鸟击伤,这就成了三败俱伤的局面,而他们三个重伤之后还不收手,死斗不休,结果成了不死不休,三个同时陨命。”

    清岩奇道“他们为什么会自相残杀?”

    神农苦笑道“我不清楚,或许西王母会知道。”

    清岩闻言眼神顿时一寒,道“难道会是她的阴谋?”西王母在清岩心目中的形象就是阴狠毒辣,无恶不作,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清岩对西王母的态度让神农暗暗皱眉,暗叹一声后,神农才道“我只说西王母会知道,并不确定此事和她有关,清岩不要过于偏激,西王母……并非你想的那么……心狠手毒。”

    清岩很诧异神农会为西王母说好话,不觉暗自奇怪,嘴里却道“师傅,西王母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神农本不愿和清岩谈论西王母,可见到清岩对西王母的印象过于恶劣,神农忍不住就想为西王母说几句好话,此刻听清岩又问到西王母,他犹豫再三后才道“清岩,在为师眼里,从来没有什么西王母,有的只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

    清岩见神农神情微露苦涩,又听师傅这般形容西王母,他就更为诧异,接着神农又道“清岩,有些事情很难说是谁对谁错,你对西王母并不了解,所以才会这么说她,当然她也做错了很多事情,这是事实,而我只想让你先弄明白一些事情后,才去和西王母做一个了结,我相信到时候你会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神农说的很郑重,清岩忙道“徒弟明白,再说我一直也不希望和三大神山为敌,和西王母为敌,师傅,我觉得自己既然修炼了伏羲八诀,就和西王母有了同门之谊,何况还有您的嘱咐,请师傅放心,我会小心应对的,不会轻易和西昆仑有冲突。”

    清岩的诚恳态度让神农很欣慰,点头道“这就好了,清岩,记住我的话。在西王母的问题上。你要学会克制。忍耐,即便你有能力能战胜她,也要三思而后行。我的话,你能记住吗?”

    清岩觉得神农是在向自己暗示什么,话里有话,他能感觉到几分异样,可他一时还不太明白,而师傅的话他当然要听。就道“徒弟谨记师傅的话,不会让师傅失望。”

    神农微笑道“我知道你会做的很好,也希望你能很圆满的解决你和西王母之间的问题,正如你所言,你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清岩正色道“徒弟会处理好的,请师傅放心。”

    神农道“好,你还有问题吗?”

    清岩当然还有问题,这次是关于他的,是最近一直困扰他的一个大问题。

    清岩要问的就是“师傅。血河图里的鬼脸,还有玄武都说我体内有神息。这是真的吗?”

    神农已是料到清岩会问这个,闻言神情淡然,缓缓道“当然不会有错,他们说的很对,你是身有神息。”

    清岩又道“这么说弟子真是神的后裔了?”这才是问题的重点,这关系到了很多事情。

    神农看看清岩,反问道“你自己觉得呢?”

    清岩一怔道“徒弟……觉得很奇怪,我怎能是神的后裔?”

    神农微笑道“为什么不能?你能成为神的弟子,自然也能成为神的后裔。”

    清岩动容道“这么说我真的是神的后裔?!”

    神农平静的道“清岩,你是神的后裔,这不会错,若不是神的后裔又怎能身有神息。”

    清岩忙道“师傅,我的神息又从何而来?”

    神农凝望着他的眼睛,沉声道“你说呢?”

    清岩忽然激动起来,颤声道“是我母亲,是不是师傅?”

    神农点点头道“是你的母亲,因为她是神的后裔,所以你也是,你的神息就传承于她。”

    清岩此刻不仅是声音颤抖,身体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好不容易清岩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激动情绪,但依旧颤声道“师傅,我娘她究竟是什么人?”

    神农很理解自己徒弟的心情,伸出手轻轻拍拍清岩的肩膀,道“清岩,这个问题为师还不能回答你,你要自己去寻找。”

    清岩闻言大感失望,顿觉浑身无力,沮丧异常,涩声道“师傅,这是为什么?”忽然他想到了自己曾经的猜测,就道“师傅,我娘是不是和西王母有关系?”他甚至都想说,“我娘是不是就是西王母的两位公主中的一个?”

    神农神情淡然,缓缓道“不是所有的神裔都和西昆仑有关系,你师傅广闲也有神息,只是他并不知晓,别忘了,他是我的后人,有神息也很正常。”

    清岩闻言不禁一愣,神农又道“清岩,神裔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他们很特殊也很普通,若无特别遇合他们就是普通人,而你呢,机缘巧合让你得到了离天神火,所以才能唤醒神息,这就是你的命运。至于你父母的事情,我也知道,他们被困神山也是事出有因,要想解决此事,可不能单凭勇力,别忘了我的话,你要会克制,忍耐,这样才能解决问题,合家团圆,如果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那结果……会非常不好,你不想这样的情形出现吧?”

    清岩悚然一惊,沉声道“徒儿明白了,多谢师傅的提醒,可我娘怎会被困在神山?”

    神农叹道“此事说来话长,等你遇到他后,一切都会明白。”他就是那个神秘人,神秘的“他”。

    清岩没想到自己父母的事情也和“他”有关,奇道“师傅,我几时才能见到他。”

    神农稍一沉默道“快了,你耐心一些,时机到了他自会出现。”

    清岩努力平复了情绪后,又道“师傅,我会耐心等待他的出现,可是如果三大神山要向我……寻衅,我该怎么办?”这是个问题,苍帝灵墟和三大神山恩仇深重,就算清岩不先行开战,也很难保证三大神山不会先发制人。

    对于这个问题,神农是这样回答的“只要你不先动,三大神山就不会动!”

    他说的很肯定,清岩不觉有些纳闷,问道“师傅,你怎么如此肯定。我可是知道三大神山的高手早就全面监视我了。先是在东海崆峒岛。后来就是中原,我的一举一动只怕瞒不过他们那么多的眼睛。”

    这是事实,清岩返回中土后,就已察觉到了三大神山对他,以及他的朋友家人的监视,清岩也很无奈,由于对方都是归仙境高手,各具神通。对于他的窥视都是在千里甚至是更远的距离,他即便很恼火,也不能做出过激的举动,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其实他一直都在忍耐。

    神农闻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你也说了他们是在监视你,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所以只要你能忍住,一切都会有很好的结果。”

    清岩不知道师傅为何会有这样的信心,而他也是相信神农的,就道“徒弟遵命。我也不想和三大神山为敌,本来我还想找霸下来斡旋。”

    神农听到霸下时。双眉微微一扬,神情略微有点变化,清岩看到了,就道“师傅,霸下有什么不对吗?”

    神农摇头道“没什么不对,霸下是神龙之子,在众多神灵中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有他出面或许能缓和你与三大神山的关系,但要想彻底解决问题,霸下还不行。”

    清岩道“那我还要去找他吗?”

    神农道“他神出鬼没,你要找他可就难了。说不定此刻他就在三大神山,和麒麟,青龙他们聊天喝酒呢。”

    清岩对霸下是寄于厚望,听神农说霸下和三大神山关系这般密切,他心里就是一动,现在他最想知道的就是父母,祖父的情况,如果能找到霸下,或许就都能知道了。

    清岩的心思自然瞒不过神农,看清岩对霸下是抱有很大希望,神农是暗暗一叹,霸下即便能解决世间所有问题,也解决不了清岩的问题,这个问题连神农都很头痛,何况是霸下。

    不过神农没有给清岩泼冷水,而是故作不知清岩心思,继续道“清岩,我们说了这么多,你的问题也该问完了吧?”

    清岩明白神农的意思,慌忙道“师傅,您是要赶我走了?”

    神农笑道“不是赶你走,而是提醒你,你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老待在这里可不好。”

    想到就要和神农分别,清岩脸上不觉显露出了不舍之色,神农微笑道“你是堂堂苍帝,怎能有小儿女之态,再说你我只是分别,又不是决别,看你的样子怎么都要哭出来了!”

    清岩忙道“师傅,我们还能见面吗?”

    神农笑道“当然,等你修为再进一层,就可以随意进出广成丹穴,到时候我们见面还不是轻而易举。”

    清岩喜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神农其实也是心有不舍,而他是真神自然不会流露出太多的感情,见清岩喜形于色,他不觉又是一声暗叹,随后道“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记住我的话,不要辜负我的你的期望。”

    清岩却是舍不得走,连忙道“师傅,你先等等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神农皱眉道“还有什么事情?”

    清岩笑嘻嘻的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嘿嘿,就这一个了,希望师傅能解答。”

    神农摇摇头,甚为无奈的道“什么问题?你说吧。”

    说到这个问题,清岩笑容一敛,正色道“师傅,曲江所说的仙尘传说是真的吗?”神农去了神界,自然会了解仙尘之事,清岩觉得自己是问对了人。

    听清岩说到仙尘传说,神农脸上的微笑也是一收,道“幸好你问了此事,我险些就忘了,曲江说的没错,确有其事,当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神界动荡,仙尘陨落,便造就了各处神山仙境,还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谜团疑问。”

    清岩动容道“竟然都是真的,如此说来星尘图也是真的了?”

    神农正容道“不错,神界之人为了仙尘归宿到了凡间,绘制了星尘图,可不知什么原因,那位下界之神居然没了消息,而那幅星尘图却流转于世间,此事也是神界一大奇案,至今无人知道真相。”

    清岩惊奇的道“居然还有神界不知道的事情?”

    神农叹道“清岩,神界绝非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总之,仙尘陨落是真的,星尘图隐藏秘密也是真的。”

    清岩皱眉道“既然都是真的,神界为何没有收回那些仙尘,和星尘图?”

    神农苦笑道“清岩,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神界很复杂,各方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都会去影响一些事情的发展,例如仙尘,星尘图都牵扯到了许多……,”说到这里,神农觉得自己已向清岩透露了很多神界的情况,就停了下来,随即看看清岩才道“你这小子差点害我出了错,真是岂有此理!”

    清岩眨眨眼睛,笑道“师傅说什么了?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心里却道“没想到神界还有各种势力存在,显然就和世间的各大门派一样,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制约,牵制,神界,唉!竟是如此!”暗叹之后,清岩又道“师傅,这么说那幅星尘图真是蕴含神界的力量了?”

    神农道“或许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星尘图如果解开封印,它的威力绝不在各种神器之下,这就是他们想得到星尘图的原因。”

    清岩有些诧异道“星尘图还有封印?”

    神农道“不错,若没有封印,曲江怎会要找你结盟,你身有神息这是他们最为需要的。”

    清岩恍然道“师傅是说只有神息才能解开星尘图的封印。”

    神农点头道“星尘图被真神封印,而想解开真神的封印,神息就是最重要的一个条件。”说到这里,神农似乎想起了一事,继续道“清岩,为师想请你答应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