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尾声一

作品:《仙途正道

    长春散人被人劫走了!

    麒麟,青龙,白虎听到这个消息,神情陡变,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骇然之色,麒麟最为担心长春散人,方才听到长春散人被青怡带去了西昆仑,他就有不详之感,而此刻听到长春散人被人所劫,他的心顿时一沉,更是一乱。

    沉默片刻后,青龙沉声问道“仙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是谁竟能从仙使手中将人劫走?”

    青璃知道长春散人和青龙关系极好,而她又和青龙有着情愫纠葛,所以她对眼前三人很难隐瞒事情的经过,犹豫再三后,青璃才道“此事说来真是出乎意料,青怡也想不到有人敢如此胆大妄为……”

    青龙忽然插嘴道“你们三位仙使一直是顺风顺水惯了,自然是想不到会有人敢从你们手下劫人,敢冒犯西昆仑的天威,那人究竟是谁?你能痛快些吗?”

    青璃被青龙一呛,顿时觉得很委屈,眼圈竟是一红,一双美眸泪光隐隐,大有夺眶而出之势,麒麟见此情形,就瞪了青龙一眼,让他少说几句。

    白虎乘机说道“青龙,你着急什么?还敢如此对仙使说话!仙使,你莫要介意,这家伙就是这幅德性,表里不一,嘴上一套,心里又是一套,口是心非,太虚伪了。”他的话很有含义,听在青璃耳中就更是内容丰富了,什么表里不一,显然就是说青龙对青璃是有意思的,只是碍于面子不能过于直白。所以才做出有一些有违本心的举动和说出一些伤人心的话。

    这是青璃的理解。而青龙听到白虎的话。知道白虎是在添乱,怒气上涌差点就要喝骂白虎,好在麒麟的眼神阻拦了青龙的暴怒,青龙无奈之下,只能咬牙忍住,发出一声冷哼。

    白虎是暗暗得意,不理会青龙的犀利眼神,又问到青璃“仙使。那人究竟是谁?”

    青璃心情好了很多,明明是白虎问她,她的眼神却是在青龙脸上,就听她道“此人可是你们的老朋友了!”

    麒麟,青龙,白虎暗自寻思这个老朋友是谁,能从青鸟手下将人劫走,自然不是弱者,随即又听青璃道“此人和我也有恩怨。”说着美眸里光彩一闪,目光流转。情意切切,当然这个动人眼神是给青龙的。

    女人的眼睛会说话。青龙就从这个眼神里读懂了青鸟心思,知道了那人是谁,神情顿时一寒,目光陡盛,道“是金翅大鹏鸟劫走了长春散人!”

    麒麟,白虎听到金翅大鹏鸟五字,神情亦是一变,白虎还道“啊!竟然是他!”

    青璃见青龙这般明白自己的心意,是暗自一喜,心道“都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他果然懂我,白虎说的不错,他心里是有我的。”青璃暗暗欣喜,嘴上道“就是他!哼!金翅大鹏鸟,他半路杀出,就将长春散人劫走了,你们也知道他的手段,三妹还没做出反应,金翅大鹏鸟就带着长春散人破空而去,瞬间就没了影子。”

    金翅大鹏鸟出现了!

    而且还劫走了长春散人!

    麒麟,青龙,白虎以及,玄武,朱雀和金翅大鹏鸟是大有仇怨,当年他们差点就毁在了金翅大鹏鸟的利爪之下,双方可谓是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恨,虽然事隔多年,可只要一提到金翅大鹏鸟,麒麟等人就是怒火中烧,恨意难平,以往的恨事立时是涌上心头。

    这么多年了,麒麟等人一直都想和金翅大鹏鸟做一个了断,可偏偏就没有机会,因为自他们元力恢复之后,金翅大鹏鸟却是没了消息,仿佛凭空消失,再也找不到了。

    现在金翅大鹏鸟有了消息,不但有了消息还和他们有所关联,金翅大鹏鸟居然劫走了长春散人,他要做什么?

    麒麟等人震惊之后,就想到了金翅大鹏鸟为何要这么做,从青鸟手下劫走长春散人,就意味着金翅大鹏鸟直接得罪了西王母,这家伙还真是胆大包天。

    麒麟三人不觉都有些佩服金翅大鹏鸟的如此举动,当然更奇怪的是金翅大鹏鸟的目的,麒麟皱眉道“金翅大鹏鸟忽然出现又劫走了老齐,此事还真是蹊跷。”随即他又问到青璃“仙使,金翅大鹏鸟就没有说什么?”

    青璃摇头道“没有,他一向是忽然而来,忽然而去,根本就没说一个字,哼!我看他是想找死!”继而她又道“对了,我们都很奇怪,金翅大鹏鸟为什么要劫走长春散人,他和长春散人有什么关系?麒麟,你和长春散人最熟,可曾听他说起过金翅大鹏鸟?”

    麒麟苦笑道“老齐从来没有提起过金翅大鹏鸟,我也很奇怪金翅大鹏鸟的意图,这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青璃叹道“既然你们也不知道,这个问题只能问金翅大鹏鸟了,西王母让你们去西昆仑就是为了此事。”

    麒麟三人已然明白,金翅大鹏鸟忽然现身,让西王母也是颇有惊讶,长春散人被劫走了,西王母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金翅大鹏鸟如此明目张胆和西昆仑作对,西王母岂能容许,看样子西王母是想让他们三个去对付金翅大鹏鸟了。

    麒麟,青龙,白虎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三人心意相通,无需多言,就已明白对方的心思,撇开金翅大鹏鸟掳走长春散人不说,就是以往的旧恨,也足以让他们联手就对付这个强敌。

    就听麒麟道“既是如此,我们自当尽力,只是金翅大鹏鸟行踪异常诡秘,要想找到他只怕没那么容易。”

    青璃道“西王母神通广大,自然能算出他的大概位置。”说到这里,她忽然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有些话该不该说。

    麒麟见状。心里一动。便对青龙暗施眼色。此刻青龙若不出马,谁能摆平这位青鸟仙使。

    青龙也知事关重大,只能厚着脸皮道“你似乎隐瞒了什么事情?”

    青璃闻言,玉容微红,神情也是颇为尴尬和为难,欲言又止,很是纠结,青龙又道“若是有顾忌就不必说了。我不会勉强你。”

    青龙说的柔声和气,这种神态语气,青璃是少有见到,顿时芳心一震,柔情瞬间便已将胸膛充满,她还能顾虑什么,就道“我听西王母说,这次金翅大鹏鸟出现并非独自一人,似乎有个伙伴。”

    青龙,麒麟。白虎闻言不觉动容,他们很了解金翅大鹏鸟。知道这家伙向来是独来独往,孤傲不群,从来就没什么伙伴,可这次现身居然就有了,这让他们三个如何不动容诧异。

    白虎忙道“那人是谁?”

    青璃摇头道“不清楚,西王母只是说有人是和金翅大鹏鸟携伴出现,不过青怡并未发现,那人想必是隐于暗处,给金翅大鹏鸟当后援了。”

    麒麟,青龙,白虎是愈发惊讶了,能和金翅大鹏鸟结伴的必定是个高手,而青怡甚至都没有发现那人的存在,这就说明对方修为有多高了,估计应该不在金翅大鹏鸟之下。

    麒麟等人也都清楚一件事情,虽然他们和金翅大鹏鸟同为神灵,可彼此之间的实力还是有些差距的,若是单打独斗,他们都不是金翅大鹏鸟的对手,不是说现在他们修为元力受到了损伤,就是在他们的巅峰状态也是一样,金翅大鹏鸟号称上古第一猛禽,实力之强,绝非真仙可以形容,是真正可以威胁到真神的恐怖存在。

    麒麟等人有自知之明,对付金翅大鹏鸟,只能众人合力,不然就是丢人现眼,而此刻金翅大鹏鸟竟然有了同伴,这让他们不得不更为小心,如果此人也具有与金翅大鹏鸟相当的实力,那就太可怕,可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麒麟等人在寻思金翅大鹏鸟的同伴是谁,青璃的目光则是一直不离青龙,真是含情脉脉,万分专注,在她看来此刻就是难得的机会,少有的平静,没有和青龙斗嘴,并且两人相距还是这么近,她真想就这么一直看下去。

    青龙何尝不知青璃在注意自己,可他已被金翅大鹏鸟的突然出现吸走了全部的精神,三人沉思许久,麒麟忽然道“你们想到了没有?”

    青璃闻言不明其意,青龙,白虎却是清楚,齐齐摇摇头道“想不到。”

    青龙又道“是有几个可能,但他们怎能和金翅大鹏鸟在一起。”

    青璃这才明白他们是在想金翅大鹏鸟的同伴是谁,她当然也想过,也没有想到,就道“你们能想到才怪,金翅大鹏鸟几时有过同伴,哼!那家伙那么狂傲嚣张,能有朋友才怪。我劝你们还是别想了,就和我赶快去西昆仑,西王母自有办法对付那只破鸟。”她是十分痛恨金翅大鹏鸟,所以没什么好话。

    麒麟道“我们也就是奇怪,忽然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实在是很蹊跷。”他是真有很多疑问,金翅大鹏鸟为何要劫走长春散人?他有什么意图?是好心还是恶意?还有金翅大鹏鸟的同伴又是谁?这两人又要做什么?

    麒麟知道,劫走长春散人或许只是个开始,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

    青璃见他们还在寻思,也不催促,就那么默默的看着青龙,许久之后,青璃忽然神色一变,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忙对麒麟三人道“西王母催我了,我们赶快去吧!别在耽误了西王母的大事。”

    麒麟,青龙,白虎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随后就有青璃在前引路,四人身形化光而起,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麒麟等人离开片刻之后,忽然一个声音从麒麟等人方才所在之地传出,先是一声冷哼,随后就是这么几句话“我看他们当奴才真是当上瘾了,主子一叫,就屁颠屁颠的去了,真是丢人!”

    这个声音一落,又一个声音也在空中响起“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也是身不由己,你不是他们,当然感受不到他们的心情。”比之先前声音的冷傲,这个声音显得很平和。

    “哼”又是一声冷哼后,那个冷傲的声音又道“我若是他们早就一头撞死了,我可没脸活在世上,给人当奴才。”

    平和的声音似乎颇为无奈,道“多年不见,你的脾气是一点没变,真是怪了,你怎会和清岩交上了朋友?”

    对方冷冷道“奇怪什么?难道只许你和清岩是朋友,我就不可以吗?!”

    平和的声音苦笑道“当然可以,你金翅大鹏鸟做什么都是可以的。”随着话音落下,两个金色身影显现在了虚空之上,其中一个是清岩的熟人,正是……那位龙子大尊者霸下。

    大家没看错,仙途是到尾声了,为了有个比较完美的结局,廿虹只能放慢码字的速度,好好安排一下书中主要人物的归宿,唉,想想就头疼,真是作茧自缚,谁叫自己忍不住写了很多人物呢!活该!请大家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吧,廿虹在此多谢了!顺道给大家拜个晚年!!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