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六章尾声四

作品:《仙途正道

    胡婷婷到了衡山之后,一双妙目便在人群中四处搜索,只是看了许久后,她清澈的目光已是多了几分暗沉,失望之色流露于外。

    泰山派的高手见到胡婷婷时,神情皆是一变,此番灵虚子并未随同张天师去南海,他是心中有愧,想想师傅的所作所为,对丹凤轩造成的伤害,他是无颜面对水清和那些含恨而逝的亡灵。

    此刻见到胡婷婷,丁辉,灵虚子心情更是复杂,胡婷婷,丁辉安然无恙自是喜事一件,可看到胡婷婷四下寻找的目光,灵虚子怎会不明白胡婷婷的意图,以他泰山派掌门之尊竟是无法面对胡婷婷的眼神,只能微微垂首,神情黯然。

    清岩向胡婷婷问好后,胡婷婷这才将目光收回,勉强一笑道“清岩,见到你真的很高兴,你……你还好吧?”

    清岩微笑道“小弟还好,能见到大嫂和丁辉我也很高兴。”说到这里,他稍稍一顿,沉吟一下才道“我想大嫂还不知道吧,丁大哥也在衡山。”

    胡婷婷,丁辉闻言是又惊又喜,丁辉叫道“师傅,我爹也在衡山吗?他在哪里?”

    胡婷婷是惊喜过度,妙目圆睁,嘴巴微微颤动着,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百里冰就在胡婷婷身边,见状就低声安抚了胡婷婷几句。

    清岩并未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四下,厉轻恬懂得他的心思,就带领众人来到了天火宫仅存的一座大殿之内。

    这座大殿是天火宫议事所用,宽敞明亮。由于不是在祝融峰的最高处。而且位置甚为偏僻。所以就逃过了损毁一劫,也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容身之所。

    到了大殿,还未等大家坐好,胡婷婷就急切地问到丁灵秀的情况,听清岩说丁灵秀在这里,可她偏偏就没有看到,胡婷婷自然会有不详的感觉,神情不仅是急切还有惶恐不安。

    夫妻情深。清岩岂能不懂,暗叹一声,他便将丁灵秀的遭遇说了一下,此刻殿内之人不是一派掌门就是宗师高手,听清岩说起丁灵秀,众人神情皆是沉重,广闲,水清还不知道丁灵秀的事情,听了之后也是大为动容。

    胡婷婷听到清岩的话后脸色是逐渐苍白,一双玉手是握的那么紧。苍白似雪,毫无血色。还有微微光华闪动,她整个人在骤然间寒气大盛,这股冰寒气息大家都不陌生,正是丹凤轩的广寒阴功。

    丁辉就在母亲身旁,他修炼山诀已有成就,真气浑厚自不会受到广寒阴功的影响,比起胡婷婷,丁辉要镇静许多,不过脸色也如母亲一般苍白,等到清岩讲完,丁辉才沉声道“师傅,我爹此刻在哪里?”

    清岩叹道“丁大哥身受灭神术的毒害已是失去自我,他……就在这里。”说话之间,清岩右袖微动,一道淡淡光华自袖里射出,瞬间之后,一身白衣的丁灵秀已是木然立于大殿之上,与他同时出现的,还有神情和丁灵秀并无两样的玉华真人。

    见到丁灵秀和玉华真人一起出现,在场诸人无不惊讶,胡婷婷一声悲号,冲上前去,一把就将丁灵秀抱在怀里,继而便失声痛哭起来,她边哭边叫喊着丈夫的名字,只是丁灵秀神情木然,双眼无神,就那么静静地任由胡婷婷抱着,哭着,无动于衷,冷漠到了极致。

    丁辉见到父亲也是激动不已,抓着丁灵秀的胳膊,叫喊着,他那忍耐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一时间大殿之内唯有哭声,气氛悲凉凄惨,令人闻之心酸,厉轻恬,百里冰等女子也已是眼圈泛红,泪光隐隐闪动。

    清岩默然看着丁灵秀一家人,神情淡然,并未受到哭声的影响,而此刻很多人关心的是玉华真人的情况,现在大家已然明白玉华真人就是天心教主,就是一切罪恶的元凶首恶,诸人还以为清岩已将天心教主杀死,哪知道清岩竟是把他带了回来,这是为什么?

    由于胡婷婷,丁辉情绪激动,哭声凄厉,谁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去问清岩,只是在心中疑惑。

    等到胡婷婷,丁辉哭声逐渐收敛,清岩才道“大嫂,辉儿,你们也别太过伤心,丁大哥并非无救,只要一段时间我保证能让他恢复如常,你们放心好了。”

    清岩说的平平淡淡,听在胡婷婷丁辉耳中那就是仙乐纶音,简直就有消除一切忧愁悲伤的威力,胡婷婷闻言就是一怔,丁辉反应最快,立即就喜形于色,叫道“师傅,你说的可是真的!”他是一脸惊喜,眼里的泪水还没有流完,那模样是颇为好笑。

    清岩微笑道“当师傅的岂能欺骗徒弟,我的话当然是真的。”

    丁辉早已将清岩奉若神明,知道师傅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救自己的父亲只怕也就是举手之劳,想到这里,丁辉心情顿时大好,忙对胡婷婷道“娘,你听到了没有,师傅说能治好我爹。”

    胡婷婷自然是惊喜交集,也许是大悲遭遇大喜,以胡婷婷的修为一时也是难以适应,方才凝聚的真气忽然一泄,她整个人顿时从极度紧张转为极度松弛,若不是丁辉及时搀扶住了母亲,胡婷婷只怕就要瘫软在地,不过看她神情恍惚,要想恢复精神,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丁辉听父亲能够好转,是一边扶着母亲,一边问道“师傅,你就快救救我爹吧!”

    清岩道“治疗之事是急不来的,你们放心就是,我已有了计划。”

    丁辉点点头,他是绝对相信清岩,随后就扶着母亲,拉着父亲走到了大殿西侧,找了座椅让母亲休息,而丁灵秀是任凭丁辉摆布,是要他站他就站,让他坐他就坐,倒也十分听话。

    丁灵秀一家算是团圆了。清岩本想问问丁辉最近这些年的经历。可看到诸人的目光都在玉华真人身上。他只能先将此事解决,就道“诸位前辈,掌门也都看到了,玉华真人被我带了回来,唉!只可惜,玉华真人身受邪魔毒害太深已是真气尽散,元神消融,只剩身体尚存。就是灵智也损害殆尽,此刻的真人就是个躯壳了。”

    众人听清岩提到玉华真人时还以真人相称,而且言语之中似乎对玉华真人的遭遇颇为惋惜遗憾,隐隐还有维护之意,这让大家是颇为诧异。

    在场的诸位掌门高手都曾亲眼见到玉华真人化身为魔的样子,也都听到玉华真人自认是天心教主,玉华真人有此结果可谓是罪有应得,可清岩却是在为玉华真人开脱什么,这让大家如何不奇。

    而张天师,定逸师太。简冰,水清等人都是修为定力超然之辈。虽有疑惑神情依旧平淡,他们知道清岩还有话讲,就都没有多言,再说经过衡山之战,清岩隐隐已是中土群雄的领袖,被称为第一人也不过分,他的话分量之重,便如泰山,可谓是一言九鼎。

    清岩说完之后,目光一扫大殿,众人神情甚至心思情绪已是尽收眼底,其中最为激动的当属泰山派灵虚子,正甚为紧张的看着清岩,灵虚子知道清岩随后的话对他,对整个泰山派都是至关重要。

    清岩继续道“玉华真人有此一祸我是深为遗憾,大家也许还不知道,天心教主的所作所为并非玉华真人本意……”

    灵虚子听到这里,是再也无法忍耐,激动地道“清岩,你是说家师其实也是被人控制了,所以才做出这等……这等事情?”他原想说丧心病狂,可玉华真人毕竟是他的授业恩师,这话到了嘴边后他是难以出口,便如此说道。

    清岩很能理解灵虚子的心情,还有泰山派弟子的情绪,他之所以要为玉华真人开脱,却也不是为了泰山派的颜面,而是智光圣僧的嘱咐。

    圣僧曾说,要让清岩给玉华真人一个悔悟的机会,可面对入魔已深的天心教主,清岩委实是难以留情,既然生不能留手,清岩只能保留住玉华真人的声誉,使得泰山派正道大派上千年的清誉不坠,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灵虚子说完,清岩就点头道“不错,诸位也曾目睹我与天心教主的斗法,最后出现的那张鬼脸就是血河图所化,这件魔器不仅是具有无上法力,更有着难以想象的灵性,把它称之为万古妖魔是绝不过分。就是鬼脸的存在,才让玉华真人迷失了本性,变做了天心教主,做了一些……恶事。唉!”

    说到这里清岩是轻轻一叹,继而道“等到我将鬼脸以大五行诀炼化之后,玉华真人随即神智清醒,可到了那时已是晚了。”

    清岩又稍稍一顿后,接着道“玉华真人和血河图早已是融为一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鬼脸被我炼化,玉华真人的元神也自消融,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希望灵虚师兄和泰山派诸位师兄能够理解。”说着清岩对着灵虚子深施一礼,态度极为诚恳。

    灵虚子连忙还礼道“清岩师弟言重了,你也是迫不得已,为了天下正道,世间安危,师弟之举绝无错处,我们还要多谢师弟为我们解开了疑惑,不然我等……真是愧对世人,无颜苟活于世间了。”

    清岩正色道“师兄此言差矣,即便真是玉华真人不好,也不能将整个泰山派牵扯于其中,泰山派的所作所为我们是有目共睹,是没有任何不妥之处,我相信诸位掌门前辈是不会对泰山派有任何怨言的。”

    清岩此言自然是说给其他人听的,众人听他如此说了,当然是纷纷表态,也对玉华真人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惋惜,自此泰山派和诸大门派再无隔阂,清岩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当然有些人很清楚清岩的心思,例如空明大师,简冰,不过他们也明白清岩的用意,自然不会说些什么,只是暗叹清岩真是用心良苦啊!

    事情既然已经说明,灵虚子等泰山派高手就将木然无神的玉华真人领到了身边,见到数百年来一直是飘然出尘,犹如神仙的恩师成了这副样子,灵虚子等人是心疼异常,暗自神伤,今后他们能做的,就是善待这位已是失去精神魂魄的师傅,让他能得以善终,这就是玉华真人最好的结局了。

    处理完泰山派之事后,诸位掌门就要和清岩商议了一下今后的安排,其中张天师更是想让清岩成为诸大门派的盟主,让他来当中土修真一脉的最高领袖。

    张天师的提议竟是无人反对,经过天心教之乱后,大家都已明白,中土各派长久以来是各自为政,又是明争暗斗,看似强大实则是一盘散沙,若没有一个领袖来统领各方势力,中土只怕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而这个领袖除了清岩又有何人能够胜任。

    清岩是做梦也没想到张天师会有此倡议,中土领袖,听听这四个字,就足以让清岩头大如斗,难受异常,更何况去当了。

    清岩自家知道自家事,别说什么中土领袖就是一派掌门他都做不好,他当苍帝可算是赶鸭子上架,真正是勉为其难,而且就一个苍帝灵墟就能让清岩手忙脚乱,如果再当了这个中土领袖,那岂不是要把他逼死,逼疯。

    这个真不行,清岩立刻说明了自己的态度,语气是异常坚决,这个领袖他当不了,按清岩之意还是张天师做这个领袖最为合适,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清岩的反应是相当的快。

    不过事情可没有清岩想得那么简单,这些掌门,前辈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老谋深算之辈,现在中土大乱方平,尘埃还未落定,形势还是颇为混乱,天心教首脑虽已不在,可余孽还是有不少,若是不清理干净,这些人迟早会来个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而各个门派向来互有心病,各有顾忌,绝不会做到合作无间,那样就会出乱子,搞不好就是大乱子,所以此刻中土最需要的就是一位能镇得住诸大门派,指挥得动各派高手的领袖,这位领袖不但要有一身正气,更需要绝强的,无人匹敌的修为。

    这个人显然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清岩横看竖看也不像什么邪恶之徒,一身正气也就有了,而清岩的修为大家是亲眼所见,有目共睹,那是真正的惊天地泣鬼神,细数各派高手无人可以与清岩相抗衡,综合这些,这个领袖的最佳人选就是清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