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尾声七

作品:《仙途正道

    成神!?

    清岩听到鬼脸如此说,不觉笑道“你瞎说什么!成什么神?”

    鬼脸总算是平复了惊骇之情,见清岩还那么不以为然,就慌忙道“你自己难道不知道?你……你真的成神了!”

    清岩又笑道“这话可不能乱说,真神岂能说成就成,我自己是什么难道我还不清楚,我发现你总会弄出一些状况,说我有神息的是你,现在你又说我成神了,我看你是巴望我快点升天,早见阎王吧。”厉天远等人情况不错,清岩心情自然很好,就调侃了鬼脸几句。

    鬼脸见清岩不信自己,都有些急了,叫道“你……这事我怎能乱说,你看看你体内神息已是完全唤醒,通体上下一片光明,神光由内而外,自身真气已然化为了光质,你难道感觉不出来?”

    真气化为光质,此言很是新鲜,清岩就道“何为光质?我可从未听说过。”

    鬼脸忙道“这不是很明显吗,以前不论你是渡劫,归仙,还是真仙,体内的真气只是更为浑厚,强大,真气只能外放时才能化为神光,只要在体内,真气还是真气,而你现在……”

    鬼脸说到这里,清岩接口道“我现在真气已不是原有的形态,而是转化为了光一样的模样,这就是光质。”

    鬼脸连连点头道“对,对,就是这个意思。真气转为光质,就是成神的特点,你是不是察觉到了?”

    清岩是有些明白了,璇玑星图改造了他的真气。但他的真气并不是完全光质。是一半真气一半光的形态。就是真气半光质了,这话说起来绕口,可事实就是如此,鬼脸见清岩神情不住变化,忍不住又道“齐清岩,你究竟又遇到了什么,怎会一下子就成神了?”

    清岩道“你别这么肯定,成神怎能这么简单。九九仙劫我还没有经历,怎能一跃为神。”

    鬼脸闻言一怔,神情顿显迷茫,说道“对呀,没经过九九仙劫,你怎能成为真神?可你这光质又是从何而来?齐清岩,你究竟是什么人?”

    清岩微笑道“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能走到现在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

    鬼脸摇摇那张诡异的脸,道“那真是神一样的运气了!”

    清岩道“先不别说我,我还有有事问你。希望你能回答。”

    鬼脸苦笑道“你还真是客气,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清岩稍一沉吟后道“你修炼了数万年……”

    鬼脸截口道“你说少了,算算我的……寿命……嘿嘿……简直太久了,连我自己也算不清。”

    清岩点头道“那你知道的事情想必很多了。”

    鬼脸得意的道“那是自然。”

    清岩又道“我也相信,就拿方才的真气光质来说,只怕当世知道的人就没有几个。”

    鬼脸傲然道“因为这个世上早就没了真神,凡人怎会知道这些东西。”

    清岩却道“我却记得当年你可是败在了西王母手下,难道西王母不算是真神吗?”

    说到西王母,鬼脸就冷哼了一声,情绪明显有些波动,阴声道“西王母不算是真神,她没有经历九九仙劫怎能是神,她就是个亚神!”

    亚神?清岩又一次长了见识,顾名思义,就知道这个亚神指的就是介于真仙与真神之间的一种境界,亚,这个亚字就很有意味。

    鬼脸继续道“亚神也叫伪神,嘿嘿,伪神就有些难听了,可这也是世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当不了真神,当个伪神也是很不错的。”

    清岩皱眉道“这些名称我是首次听说,原来还有亚神一说。”

    鬼脸道“如今这个世道比之上古是相差太远了,上古时期可真是群仙汇集,高手如云,能成为亚神的人物即便不多,也有不少,实话对你说,想当初,我也是个亚神。”

    清岩有些惊讶的道“你曾是亚神,这么说你也是……”

    鬼脸叹道“我当年也是个人,是不是很惊讶?”

    清岩真是很意外,就道“不错,我是没有想到,我还以为你是……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说起当年,鬼脸不免颇为感慨,叹道“我并非先天戾气和凶煞之气所化的阴物,你所看到的就是我的元神,只因为我受到血煞之气的侵蚀还有滋养,逐渐才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一张鬼脸,令人恶心。”对于自己的模样,它也很不满意。

    清岩奇道“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鬼脸恨声道“除了真神,谁能将我这个亚神变成这幅德行。”

    清岩微微一惊道“真神?你说的是哪位真神?伏羲还是女娲?”

    鬼脸道“不是他们,也不是神农,我遇到的是位下界真神。”

    清岩动容道“你竟然遇到了神界之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神界的事情清岩从神农那里知道了一点,知道神界规矩森严,诸神绝不能随意来到凡间,而鬼脸居然遇到了一个,这可是真是件惊天大事。

    鬼脸沉默了,它应该是在回想往事,想到了那位真神,想到了许多事情,许久之后,它才道“你可知血河图的来历?”

    清岩点头道“此图原名云图,也叫星云图。”

    鬼脸道“果然不愧是神农传人,竟能知道星云图的故事。”

    清岩闻言是暗自惭愧,星云图的故事他是从曲江嘴里知道的,这和他神农传人的身份是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就听鬼脸继续道“你既然知道星云图,自然也就知道关于仙尘的那些事情了。”

    清岩道“我知道一些……”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一事,眼睛陡然一亮,道“难道你所遇到的那位真神,就是神界派来收回仙尘的……人?”

    鬼脸沉声道“不错,就是他!就是他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就是他让我生不如死,半鬼半魔,就是他毁了我的一切。”说这些话的时候,鬼脸阴沉的声音是更为低沉,其中蕴含的恨意是无法想象,浓烈的已经凝结成了一座山或者是一片汪洋,恨山恨海!

    清岩能体会鬼脸的心情,也很理解它,他原以为鬼脸就是个具有极高灵性的妖魔鬼物,没想到鬼脸以前也是人,还是一个修为到了亚神境界的绝世强者,而就是这样一个几乎已经站到了修道巅峰的人,却变成了这幅样子,如此遭遇,不得不让清岩产生了同情之心。

    但清岩也想到了,那位真神不会无缘无故的将鬼脸毁灭,这其中定有原因,就问道“他为何要这样对你?”

    鬼脸虽然是慢满腔仇恨,可它的形状限制了它的情绪,它最为激动的神情就是那张鬼脸不断来回的扭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它有时还真是很可怜。

    听清岩问到这个问题,鬼脸又是一阵扭曲,随后才道“当年我在聚窟洲修炼,聚窟洲你该知道吧?”

    清岩当然知道,聚窟洲就是十大仙洲之一,便点点头,鬼脸道“那时正值我修炼的紧要关头,我在聚窟洲潜修了近千年,凝聚聚窟洲的灵气,打算一举突破阻碍,渡过九九仙劫,成为一代真神!”

    说到这里,它的声音是越发阴沉,就听它继续道“可就在我眼看就要成功之际,一个平淡清冷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我是大惊失色,要知道我在聚窟洲时日已久,早已在四下布满了禁制,阵法,整个聚窟洲已被我隐藏了起来,就算真仙也不能发现仙洲的确切位置,何况我身边当时还有四大弟子,都是已至天仙的高手,绝不能容许外人接近仙洲,可那个声音近在咫尺,分明就在左右,而那人的话更是令我惊心动魄。”

    稍稍一顿后,鬼脸继续道“那人说道,小小蝼蚁也敢妄窥天道,真是罪不容诛!此话之后,我便感觉一股强光直射我身,瞬间之后,我辛辛苦苦凝聚的天地元气,万千真气都化为乌有,消失的干干净净,就空余我一个躯壳了。”

    清岩惊道“他直接就废了你的修为?!”

    鬼脸惨笑道“就是如此,他二话不说就废了我全部功力,而我居然还没有看到他。唉,那时的我是又惊又怒又害怕,当真是不知所措,慌乱极了。”

    亚神的绝世修为瞬间消散,这种惊恐程度就是无法形容,怎么说也不过分,清岩听了都是不寒而栗,何况当事人了,惊骇过后,清岩怒气顿生,喝道“他怎能这样做!真是岂有此理!”

    见到清岩气愤填膺,鬼脸不觉说道“齐清岩,你心存仁善,可谓是正道之士,若是世间真神都与你一样,这个天下……唉!”一声叹息后,它继续道“可惜,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少,我经历了这么多年,遇到的也就几个罢了,而且这些人都不长命,嘿嘿,这就叫好人不长命!”

    清岩道“他废了你的修为究竟有什么意图?”

    鬼脸苦笑道“意图?没有意图,他就是不愿看到我这种人能成为真神,按他之言,就是我这样的蝼蚁,如果进入神界,便是对神界的亵渎,所以他要废了我!”

    清岩闻言,怒气又生,喝道“这算什么理由!他也太霸道了!”

    鬼脸道“是啊!他就是很霸道!我修为毁于一旦后,才算真正见到了他。一见到他,我就知道他是真神,真正的神!”

    清岩冷笑道“神也是人变的,他叫什么名字!”

    鬼脸沉默片刻,才缓缓道“他叫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