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章尾声八

作品:《仙途正道

    帝一!乍一听,清岩还以为是第一,鬼脸又费口舌后,才让清岩明白不是第一,而是帝一!

    帝王的帝,第一的一,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有威势,霸气十足,按清岩的理解,就是这个帝一的野心,从他的名字上就能体现的淋漓尽致,帝一,你怎么不干脆就叫帝一人呢!

    清岩很反感这个名字,还有这个下界真神,这家伙实在是很嚣张。

    “帝一!”清岩念了一下这两个字,已将这个名字印刻在了心里,接着他道“这个名字恐怕不是他的真名。”

    鬼脸闻言是颇为惊讶“你怎么知道?”看起来清岩说对了。

    清岩道“这么张狂的名字如果在神界,除非他是神界之主,不然怎敢如此自称,这个人野心很大,哼,神界居然让这样一个人来到了凡间,真是太疏忽了。”

    鬼脸是由衷佩服清岩的推测,赞道“你说的不错,我也觉得帝一来到凡间不仅仅是为收回仙尘,他定是另有所图。”

    清岩问道“我看你对他甚为了解,想必会知道他的意图吧。”

    鬼脸苦笑道“你太瞧得起我了,在帝一的眼里我就是个无知愚昧的蝼蚁,他怎会对我说这些。被他废去修为后,他本来是要将我杀死,可不知什么原因,他居然留下了我的性命,不过在我看来,还不如死去的好。”

    清岩道“他对你做了什么?”

    鬼脸道“帝一将我的元神收到了一件神器之内。”

    清岩听到这里,就道“那件神器想必就是星云图了。”

    鬼脸道“是啊,自此我就困在了星云图内。也许是知道我已是毫无威胁。帝一就告诉了我。他的来历和他来到凡间的目的,我才知道原来世间的三山十洲竟然是神界陨落的仙尘所化,而帝一竟是来将这些仙尘收回的。接着,帝一就将三山十洲一一走遍,而他每到一处,必会将那里的修真高手斩杀殆尽,一个不留,他的手段绝对是狠辣到了极点。我都怀疑他究竟是神还是魔。”

    清岩冷笑道“不分黑白,不问是非,一味杀戮的人怎配称神!”

    鬼脸叹道“不管他是神还是魔,总之他行踪所至,便会让许多高手陨落,死在他手下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各个都是修炼有成的人物。见他如此行事,我是又惊骇又疑惑,他说是来收回仙尘的,可这般做法和收回仙尘有什么关系?”

    清岩也奇怪这点。就道“你问他了?”

    鬼脸道“我没有那个胆子,再说我在星云图内只能看根本无法言语。或许他知道我的心思,居然还给我解释了一下。”

    清岩不无讥讽的道“他对你可是格外的好啊!”

    鬼脸苦笑道“帝一即便是神却也很寂寞,有时候就会自言自语的说几句话,你就当我是自作多情,反正我是觉得他的那些话就是说给我听的。”

    清岩道“他说了什么?”

    鬼脸道“他说仙尘是何等圣洁,怎能被世俗鼠辈所玷污,谁玷污了仙尘,必须以死来谢罪。”

    清岩冷笑道“这也算理由?真是岂有此理。”

    鬼脸道“你觉得狂妄也罢,凶残也好,反正帝一行事风格就是如此,冷酷无情,杀伐决断,与他比起来我就是个屁!”

    清岩听到屁字,不觉一笑,这似乎已是鬼脸的自称了,当然他对帝一是极为感兴趣,就有又问道“他除了杀人之外,就没有干点别的?”

    鬼脸道“帝一当然还有别的举动,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将那个地方的形象状态绘于星云图上,我看他标记的非常清楚,很用心思,而我在星云图里也能体会到那些图案里蕴含了十分强大和神秘的力量。”

    清岩皱眉道“难道他将三山十洲画在星云图上后,就能把这些仙尘收回吗?”

    鬼脸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帝一不说谁能知道,你别以为仙尘就只有三山十洲,除去这些地方还有很多处仙尘。”

    清岩好奇心顿起,问道“还有什么地方是仙尘所化,你说来听听。”

    鬼脸本想吊吊清岩的胃口,可又想到清岩的厉害,它立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说道“三山十洲是分布于四海之上,而有些仙尘则是散落在了大漠,森林等等蛮荒之地,具体是那些地方我也记不起来了,我想想……”

    它想了半天才道“记得在大漠的流沙河有座小岛就是仙尘所化,那座岛仿佛便是用金山堆砌而成,金光灿灿,十分的耀眼,再还有大荒之地的苍野森林,那里有个地方灵气汇集,仙气盈盈,不比十洲逊色多少,还有些地方我就记不清楚了,按帝一的统计,大大小小的仙尘总共有三四十处。”

    清岩颇为惊讶的道“这么多?”

    鬼脸道“这也是大概数目,帝一曾说有几个仙尘隐藏的极其隐蔽,他也很难找到。”

    清岩道“如此说来,帝一并没有将仙尘完全找到了?”

    鬼脸道“应该是吧,我听他自言自语的说过这样的话。”

    清岩沉吟一下道“据说星云图内有无上神诀仙尘诀,这个你可知道?”

    鬼脸苦笑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是没有发现什么仙尘诀,真是奇怪这话是谁传出来的。”

    鬼脸的话清岩相信,如果鬼脸修炼了仙尘诀,鬼脸就不能是鬼脸了,随后他又道“帝一在世间随意杀戮,横行无忌,难道就没有人管吗?”

    鬼脸清楚清岩的意思,不觉冷笑道“帝一是下界之神,相当于神界派到凡间的使者,身份极高,而当时女娲。伏羲也才成神不久。论身份可没有帝一高。”

    身份。地位听到这两个词清岩是觉得很刺耳,他又想起师傅神农所说的一些话,立刻就明白了一些事情,看起来那个听上去很美,很好的神界仙境可要比世人想象中复杂的的多,暗暗摇摇头后,他道“如此说来伏羲,女娲是没有阻止帝一了。”

    鬼脸道“反正我是没有看见。就见到帝一杀人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伏羲,女娲他们,神界使者谁人敢惹,要是多管闲事,引得神界诸神震怒,嘿嘿,他们可就惨了。这就叫事不关己,他们可比你精明多了。”

    清岩神情有些难看,沉声道“这个帝一枉称神界使者。我看他就是居心叵测,暗藏鬼胎。寻找什么仙尘就是个借口罢了,杀人才是他的目的。”

    鬼脸却道“仙尘一说定是确有其事,不然神界绝不会派帝一下界,只不过帝一的做法实在是太凌厉了,血腥了。”

    清岩道“你说帝一并没有找到全部的仙尘,那他最后去了什么地方?”

    鬼脸道“这也是我一直奇怪的地方,帝一在世间转了一遍后,忽然就不见了。”

    清岩奇道“你与他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怎会不知他的去向?”

    鬼脸道“我算什么!就是个屁,在星云图里能知道什么。帝一高兴时我还能听到看到一些事情,如果他不想让我知道太多,我就是个屁!记得那一天帝一忽然就封住了我的灵识,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我醒来,嘿嘿……,世间高手就开始抢夺星云图了。说什么这里面有神界秘密,蕴含了无穷力量,有什么仙尘诀,星辰诀的,真是说什么的都有,那些人一个个的都像疯了一样,你争我夺,杀来杀去,打了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那场面真是激烈无比,也是惨不忍睹。”

    清岩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就道“你还见过帝一吗?”

    鬼脸道“没有,我在星云图里就看着众人杀了个不亦乐乎,也就在那时候,星云图就逐渐在吸取戾气和煞气了,我也就开始有了改变。”

    清岩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帝一究竟去了哪里?难道是返回神界了?”

    鬼脸断然否定道“不可能,他要是返回神界就必须完成使命,你看看世间仙尘犹在,帝一自然是没有功德圆满,我看他是在世间待久了,喜欢上了这个花花世界,指不定藏到什么地方逍遥快活去了。”

    清岩觉得鬼脸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尘世间的诱惑力就是圣贤也难以抵御,帝一这个神只怕也会坠入这滚滚红尘中,被各种所吞噬,引诱,一颗坚不可摧的道心也有失守的可能,但清岩还有一个猜测,觉得帝一只怕还有别的图谋,那场星云图,仙尘诀引出的动乱,说不定就是帝一搞出来的,至于帝一有何目的,就很难确定了,毕竟他也是神,神的行事,手段,常人怎能揣测出来。

    就听鬼脸继续道“帝一没了踪影,对我来说就是件好事,世人在争夺星云图,谁也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我……”说到这里它阴阴一笑,那是阴险的到了极点和得意至极笑声,随后它才道“他们死的死,亡的亡,而我就开始吸取他们的元气,你也知道修真高手死后会有金丹元气产生,那可是大补之物,他们死了,就便宜了我,就这样我的修为开始逐渐恢复,元神也渐渐强大,数年之后,我便和星云图有了最密切的联系,也由于我的存在,和那帮蠢货永无休止的争抢杀戮,星云图的血煞之气渐浓,最后它就成了血河图。”

    这便是星云图变成血河图的由来,鬼脸是越说越兴奋,继续道“星云图流落于世间,辗转在各方高人之手,这东西带给凡间的就是无尽的杀戮,所到之处有的只是腥风血雨,嘿嘿,这就是神界使者带给凡间的礼物。”

    稍稍一顿后,鬼脸又道“而血河图风头最盛的时候,就是蚩尤出现之时!所谓魔神行天,血染山河,就是指的蚩尤当时的无上威势!”

    鬼脸提到蚩尤,清岩又有了兴趣,就道“蚩尤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鬼脸的回答出乎清岩的意料,“蚩尤!他不是人!”

    清岩一怔道“不是人?”

    鬼脸肯定的道“蚩尤并非人类。”

    清岩道“难道是异类修炼成精?”

    鬼脸摇头道“也不是,蚩尤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他其实是魔界之人。”

    魔界。清岩知道有魔界的存在。有神就有魔,这是天道之理,便如阴阳相生一样,而清岩听到蚩尤竟然是魔界之人,不觉动容,惊道“蚩尤竟是魔界之人,可他怎会在世俗出现?”

    鬼脸道“你也知道神魔两界是相互制约,各有顾忌。神界诸神不能随意来到凡间,而魔界众魔也不能轻易在世俗现身,如果打破这个平衡,不仅凡间将有大乱,就是神魔两界也会有极大的变数,据说这就是一种天道法则,不可违背,如有差错,便能生成三界浩劫,那时候。嘿嘿……什么,天神。天魔和常人没什么两样,什么永恒不灭之身,一样也会灰飞烟灭,不过到了最后三界也就不复存在,说不定就有一个新的纪元开始,这就是宇宙间周而复始,循环不断,生灭交替的规律。”

    鬼脸的话可算是耸人听闻,字字惊心,若是换在以前,清岩会认为鬼脸是危言耸听,是在大放厥词,狗屁乱放,可在经历过自身化为宇宙,掌控星辰陨灭,重生的奇异遭遇后,清岩已是领悟到了一些天道以及宇宙间的规律法则,尤其是生灭之道清岩感悟最深。

    他知道在这浩瀚宇宙,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就是一粒,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微尘颗粒,在茫茫宇宙里,这个世界的生成与毁灭也不过是宇宙间的一个极小变化,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变化。

    试想偌大的一个世界的生灭都是那么不足为道,那这些人啊,神啊,魔啊,即便能够超然于物外,即便已经达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可他们已然还是受着宇宙法则的约束,他们顺应法则就能永生不灭,如果有所抵触,一种不可估量的力量就会将其毁灭,保证是干净利落,连个渣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就会抹去。

    而这种力量清岩已是略有体会,在那个梦幻般的经历里,他化身的宇宙,就能让众星在瞬间陨落,毁灭,也能在倾刻间让其恢复,这便是宇宙的生灭之力,能灭亦能生!

    忽然,清岩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再次回想那段神奇无比的遭遇后,清岩觉得自己似乎快要触及到了一种强大力量的边缘,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下,说不定就能真的将那个梦境转化为现实,自己说不准真就能拥有宇宙间的最强之力,或者是能掌控宇宙的生灭之道,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璇玑星图对他的帮助。

    璇玑星图,这件神器其实已经不能用神器来形容了,它的神奇实在是匪夷所思,无法想象,在体会到了璇玑星图的神妙力量后,清岩有时甚至会想,璇玑星图说不定就是缔造了整个宇宙的力量本源,即便不是,肯定也会有着莫大的关系,不然,什么东西会有这样强悍的力量,就是真神也不行,真神也只是宇宙空间里的一个微小存在罢了。

    想到璇玑星图,清岩的思绪一下子就打开了,可算是豁然开朗,他又想起与玄武的那一战,在面对玄武的五行混天时,他脑海突然出现了一副北斗星图,不知为何,他鬼使神差的挥动了一下右手,结果五行混天随势而破,玄武大败,而当时清岩是莫名其妙,根本不知为何如此,就认为是璇玑星图的神通手段,但现在想起来,清岩才恍然醒悟,明白自己应该已是掌握了到了一些璇玑星图蕴含的力量,是能让斗转星移,群星陨落的强悍之力,虽然只有一点点,可对付玄武已然绰绰有余。

    清岩心有所思,脑海了自然而然的又显现出来那幅北斗星图,星光灿灿,熠熠生辉,每颗星仿佛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光芒闪动之间,那股沛然不可御的力量已是进入到了清岩的身体,心里,元神之内。

    清岩就觉得灵台顿时空明无比,继而就听到一连串的惊雷之声,那声音也不知发自哪里,似乎是心中,又似乎是在耳边,而随着阵阵惊雷,北斗七星里蕴含的力量是源源不断的进入到了清岩体内,冲刷着清岩的身体。

    那是星光一般的气息,纯质,清澈,没有一丝杂质,星光流淌于清岩浑身上下,这股力量似乎是在帮助清岩清除体内的杂质,污垢,经过这股力量的洗礼,清岩的身体光彩顿生,内外如新,通体空明,整个人看上去就如水晶雕塑而成,完美,无暇,至善至美。

    清岩早已进入最深层的禅定之中,回光返照,全身空荡荡的,根本不知自身发生了什么,他只感觉到了北斗星光对他的洗礼,他每次呼吸后,就会觉得自己有了变化,越变越强,而对于呼吸的次数,他记得是相当清楚,那是七七四十九次,并不多,那是因为清岩呼吸一次的时间是极为漫长的,似乎每呼吸一次就是一次生与灭的转换。

    传说,宇宙也有呼吸,宇宙的每次呼吸就是一次生灭,吸的时候,宇宙在壮大,发展,那是无限的膨胀,难以想象力扩大,而呼的时候,宇宙就开始枯寂,干涸,所有生机随着呼气而消散,毁灭,最后宇宙缩小到了极点,在内部爆炸,结束,当然宇宙的呼吸极其漫长,已不可用世俗的时间来计算。

    清岩的呼吸是在模仿宇宙的气息,先是模仿,然后随着修为增强就会逐渐重合,最后便是身与大宇宙融合在了一处,也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天便是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