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尾声九

作品:《仙途正道

    七七四十九次呼吸后,清岩缓缓醒来,脑海里的北斗星图依然存在,只是原来极其明亮的星光变得昏暗了许多,经过这次入定,清岩已是领悟到了一些东西,明白星光惨淡是因为自己已然攫取了星辰之力,将这股力量化为了己用,而他则是大受好处,有了很大很大的变化。

    清岩已然发现了,自己的真气已非常态,而是成了鬼脸所说的光质,真气完全化光,流转于他的四肢百骸,浑身各处,映照着他是通体光明,光彩闪闪。

    当然真气光质后,从外表看清岩还是老样子,似乎没什么变化,就是眼神更黑深邃了,皮肤也隐隐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彩,只不过这些变化即便是修真高手也很难发现,但是鬼脸能看到,它是万古妖魔,眼力自然也是超凡,再说它一直就在清岩身边,清岩入定后的变化它是看了个一清二楚,明明白白,当时它就是惊骇,极度惊骇。

    鬼脸想不到自己和清岩谈着谈着就忽生异状,起初它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清岩身体是大放光华,那光芒一出,鬼脸就觉得身体都有了要融化的迹象,好在光芒虽强并无杀机,鬼脸没有随光而散,可也被强光逼迫到了秘室的墙角。

    至于厉天远五人仿佛也很畏惧这强悍的光芒,也随着鬼脸分散到了秘室的角落,不过他们神智还没有恢复,身体虽然动了,神情依旧木然。

    鬼脸却是神情大变,那张脸也不知该如何扭曲了。简直就已经是失去了脸的形状。清岩发光之后。鬼脸随即又发现了一事,这才是让它最为惊骇的,它看到清岩的身体,在炫目的光华里发生着难以想象的变化,鬼脸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总之是非常诡异,亦或是非常神奇。

    它看到的是:清岩的身体随着光芒闪动竟然化为碎片,那身躯就在瞬间成了一块块碎片。片刻之后,清岩就在光影里消失了。

    一个人就这么没了!

    鬼脸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昔日杀人就如割草,什么凌迟碎尸,灭神炼魂种种手段也曾施展过,可眼睁睁的看见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就是鬼脸也很震惊。

    其实清岩没了,鬼脸应该高兴才对,但鬼脸就是高兴不起来,事有蹊跷。而且还是很蹊跷,鬼脸首先觉得这是清岩在搞鬼。是在试探自己。

    有此想法后鬼脸哪敢轻举妄动,以它此刻的修为虽然还不及当年的百分之一,可要逃离秘室还是绰绰有余,然而摄于清岩的威势,鬼脸是动也不敢动一下,就是看着那团光影,等待着清岩的出现。

    鬼脸等了好久,清岩就是不出现,它又想这考验的时间也未免长了点,莫非这小子真是出了意外,有此念头后,鬼脸便有了蠢蠢欲动之心,跃跃欲试之意,同时它还暗骂自己真是被清岩吓破了胆,做事畏首畏尾,当年的豪气胆魄都去哪了!

    大好时机怎能错过,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鬼脸顾不得清岩究竟出了什么事,就想逃之夭夭,只是它的决定晚了一些,就在鬼脸想跑未跑之时,它看到那团光影之内忽然显现出了一个人影,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依稀就是清岩的样子。

    鬼脸觉得是清岩,见到人影,鬼脸心中大寒,不敢再动,果然它的决定是对的,过了片刻后,那个人影逐渐清晰,正是清岩,不是虚影,是实实在在的人。

    鬼脸搞不懂清岩在做什么,而清岩现身之后,神情淡然,双目似闭非闭,嘴角还有淡淡笑容流露,鬼脸就觉得清岩那双眼睛里光芒流动,正在透过那一丝丝的缝隙望着自己,鬼脸心中有鬼,却要故作冷静,还对清岩嘿嘿一笑,问了声好。

    对于鬼脸的问候,清岩没什么反应,越是如此,鬼脸就越忐忑,越不安,见清岩不言语,它不敢再多话,非常老实的紧贴墙角,战战兢兢的等着。

    这是种煎熬,鬼脸很难受,本以为清岩回来后就会有动作,哪知道,真是世事难料,变化无常,就在清岩现身许久后,鬼脸又看到了清岩竟然又在瞬间化为了碎片,又在它眼前没了踪影,他又消失了!

    鬼脸傻眼了,忍不住叫道“搞什么鬼!”它的叫喊没有叫回清岩,又过了很久后,清岩又逐渐显现身形,鬼脸见状是暗暗大骂,一下子就将清岩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清岩越是如此,鬼脸就越害怕,早先还想冒险一试的胆气早已消耗殆尽,就看着清岩从有到无,从无到有,一次次的折腾,最终鬼脸是麻木了,呆呆的看着那团光影,傻乎乎的等着,总共看着清岩变化了四十九次,等到清岩睁开眼睛时,鬼脸都有种如释重负,轻松愉快的怪异感觉,他甚至还有些兴奋的道“你醒来了!”

    而清岩说的话让它差点就要吐血,如果它有血的话,“你居然没有走,我很意外。”随即清岩又道“方才我可是诸事不知,你若走了,我是不会知道的。”

    鬼脸闻言那张脸又是一阵扭曲,它是悔恨的肠子都要青的发紫了,当然,如果它还有肠子的话,见鬼脸如此模样,清岩不觉笑道“你也无需后悔,你若真是走了,我也能找到你,到时候……”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清岩认为鬼脸能懂自己的意思。

    鬼脸很明白,听到清岩如此说,它的心情反而好了很多,那种纠结,郁闷之情立时消散,情绪一好,鬼脸立刻恢复了万古妖魔的本色,一双鬼眼看了清岩片刻,它居然又叫道“你……你……真的成神了!”

    又是这句话,清岩都想说,你就不能来点新鲜的词,鬼脸倒也不负清岩所望,又叫道“你……神……神……”原来鬼也有结巴的时候。

    清岩生怕它说自己神经了,就道“算了,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无需你说。”

    鬼脸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道“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和当年的帝一是一模一样。”

    清岩微微皱眉,颇为不悦的道“和他一样,我就是那副德行吗?!”

    鬼脸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的气质很像,浑身上下神光流转,就如一座神祗。”

    清岩微笑道“多谢夸奖,神祗我可不敢当,不过就在刚才我似乎领悟到了一些东西,使得我修为大进,有了一些改变。”

    鬼脸闻言鬼眼里又现诧异之色,清岩见了便道“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鬼脸呐呐的道“原来你真的是不知道,你所说的方才其实已是四十九天前了。”

    清岩微微动容道“竟然这么久了。我还以为……也就一天的时间。”

    鬼脸苦苦一笑,忽然想到自己竟然给清岩这个死对头“护法”了整整四十九天,这真是岂有此理,并且眼见着清岩修为精进,甚至已是进入了真神之境,而自己就毫无任何举动的看了这么久,这算什么?真是岂有此理!

    鬼脸眼下能说的也就这四个字“岂有此理”,当然也奇怪清岩怎会忽然入定,修为怎么一下子就进步这么快,这种速度实在是骇人听闻,鬼脸忍不住问了一下,清岩自然不会如实回答,只说自己是一时心有所感,便有了一点领悟。

    鬼脸当然不会相信清岩的鬼话,或许是和清岩比较熟悉了,它竟然又问道“齐清岩,你修炼的可不是大五行诀,你究竟修炼的是什么道法?”

    清岩微笑道“不是大五行诀还能是什么!若不是大五行诀,我怎能得窥天道,修炼到这般境界。”

    说到这里,他目光不觉一看厉天远等人,就见他们靠着墙壁,神情冷漠,笔直而立,眼睛里虽有光华隐现,可他们的神智明显还没有恢复,而这已是解除灭神术后的四十九天了,看起来灭神术遗留下来的余毒还真是很难清理。

    清岩稍一沉吟后,右手轻扬,洒出一片七色霞光投在厉天远等人身上,这次受到霞光笼罩的厉天远五人有了反应,目光微微一亮,神采一闪而逝,而那木然的神情竟然不再那么冷漠,紧绷的脸似乎松弛了一些,在被霞光笼罩一会后,他们竟然缓缓闭上了眼睛,笔直的身形也不再那么僵硬,五个人居然盘膝坐在了地上,看样子竟是在调息运气养神了。

    鬼脸很注意清岩的举动,它见清岩不仅是以自身神光来恢复灵奴的神智,同时嘴唇还在微微而动,显然是在对这些人说些什么,至于清岩说的是什么,鬼脸就不知道了。

    等到清岩收敛霞光,厉天远五人的脸色又好了许多,神情更为轻松,皮肤之下隐隐竟有淡淡金光流转,闪动,而在金光之下,还有很淡的黑红色光影闪现,只是在金光映照之下,黑红色光影已是极为淡薄,几不可见,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鬼脸深通魔道心诀,对于灭神术是最为了解,知道那黑红色光影便是残留在灵奴体内的灭神术余毒,本已和灵奴气血相融,根本无法分离,可清岩就是硬以自身神光将余毒从气血中分离了出来,而那淡淡金光明显就是佛门神通,有着祛心魔,固根本的神奇法力,此刻正在一步步的化解灭神术的余毒,看起来这些灵奴离恢复神智的日子已是不远了。

    鬼脸因为知道灭神术的厉害,所以就更为惊骇清岩的救治手段,在它想来也只有真神才能如此轻松的做到这些,这个齐清岩真的成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