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二章尾声十

作品:《仙途正道

    经过这次入定修炼,清岩知道自己只怕已经进入了真神境,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清岩甚至连四九天劫都没有渡过,怎么就忽然到了真神境,那个令群仙伤透脑筋,使得无数高手陨落的九九仙劫,为何没有来关照一下清岩,就让他这般轻轻松松,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步入了真神境,这让那些真仙高手情何以堪,这不是太欺负人了!

    为什么清岩可以,他们就不行,非要过什么九九仙劫才能成神,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好在清岩成神之事十分隐秘,也就他本人和鬼脸知道,而且鬼脸还不敢确定。

    成神有什么感觉?

    清岩的感觉是,身体无比轻松,精神无比舒畅,整个人有种飘飘欲仙,乘风而去之势,清岩都想放开自己,让自己破空而去,他觉得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等待自己的到来,只要他愿意,就能去开启那扇空间之门,进入那个全新的世界,那里应该就是世人所说的神界,亦或是仙境。

    清岩有想去看看神界的冲动,但他知道,一旦进入神界,他只怕很难再回到世间,而他牵挂的人和事情实在太多,怎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再说神界即便真的很好,在清岩心里还是无法和凡间相比,这里有他爱的人,还有很多爱他的人,他真的舍不得,放不下!

    清岩的心思鬼脸当然不知道,它就看到清岩神情平静如水,目光闪闪如星。那神态。那威严。就和当年的帝一没什么两样,神,只有真神才能有这样的威势,气质,当然单凭这些还不够,最主要的是,鬼脸感觉到了清岩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虽然清岩并没有向它展现什么实力。可鬼脸已是体会到了清岩的力量有多强大,那是无法形容的强大,这种气息它也曾在帝一身上看到过,神的气息便是如此。

    鬼脸早已是一脸骇然,不过它的表现力实在很差,那张鬼脸除了扭曲还是扭曲,就是程度有些差异罢了,清岩见鬼脸似乎就要扭曲的粉碎了,都有点担心,便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鬼脸苦笑道“还好。还好,齐清岩。你也不用瞒我,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情况,可现在我敢确定,你绝对是进入了真神境,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一位真神,看起来上苍对我还算不薄。”

    清岩闻言不觉笑道“你言重了,真神说起来也是人,见到一两个有什么好奇怪的,但你也算幸运,不仅见到了神,还遇到了魔,这种运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清岩口中的魔,自然就是蚩尤,再次说到这位大魔神,清岩不觉又向鬼脸问起了蚩尤的事情,他想知道蚩尤既然是魔界之魔,怎么就来到了凡间,他到这个世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大肆杀戮,横行霸道吗?

    清岩的问题很多,但鬼脸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不清楚。”

    原来鬼脸和蚩尤的相遇也很有意思,应该是种巧合,鬼脸初次和蚩尤见面时,蚩尤就是个少年,看起来很普通的少年,但鬼脸从蚩尤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气息,就认为这个少年绝不平凡,绝不平庸,会有一番作为。

    果然鬼脸的感觉没有错,在它有意无意的引导,激发下,隐藏在蚩尤体内的秘密逐渐显现,蚩尤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一个平凡少年变为一个嗜血嗜杀的魔鬼,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那是一种可以与真神媲美的力量,但与神相比,这种力量显然冷酷,残忍了很多,是另一种极端,与神对立,那就是魔的力量。

    蚩尤以魔神之态纵横天下,世人都说蚩尤因为有了血河图才能所向无敌,无往不利,但鬼脸最清楚蚩尤的实力,即便没有血河图,完全恢复魔性,魔功的蚩尤也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能胜蚩尤的唯有真神。

    清岩听到这里是有了疑问,便道“你怎么肯定蚩尤就是来自魔界,按你之言他似乎就是个嗜血好杀之徒,虽然凶残,可这样也不能认定他就是来自魔界。”

    鬼脸解释道“你有所不知,蚩尤恢复魔性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浑身散发着魔气,他曾说过,他是被我唤醒的,让他这个来自魔界的种子获得了重生。”

    清岩皱眉道“魔界的种子?此话何意?”

    鬼脸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总之蚩尤来自魔界是错不了的。”

    清岩觉得蚩尤的出现是另有隐秘,鬼脸也似乎隐藏了什么没说,只可惜事已久远,蚩尤也已身死魂灭,再想什么隐秘显然已是多余,清岩也不愿深究。

    稍一沉吟后,清岩又道“蚩尤既然如此强大,可算是真魔了,那当年怎能败在了西王母手下,依你之言,西王母也只是亚神而已,要想完胜一位真魔,只怕并不容易吧?”

    鬼脸道“按道理是如此,可西王母不是寻常亚神,她是伏羲,女娲的孩子,先天禀赋就好的离谱,只怕一生下来了就是真仙了,在加上伏羲,女娲的全力早就,修为之强可想而知,但西王母修为高是一方面,她再高也与蚩尤是难分上下,西王母最厉害的是她手里的神器……”

    那件神器当然就是玄阴昊天鉴,说到昊天鉴,鬼脸不觉顿了顿,随后才道“昊天鉴的威力超乎我们的想象,蚩尤虽有不世魔功,可面对手持昊天鉴的西王母,结果还是一败涂地,输得惨不忍睹,我险些也被昊天鉴的神光摧毁,那东西,太厉害了,太厉害……”它接连说了好几声太厉害,当真是心有余悸,如今想起还是心惊胆战,害怕极了。

    清岩身上也有昊天鉴,可这件神器被封印了太久。已是毫无神器之威。以至于清岩对神器的概念。威力都很模糊,甚至是很低估神器的作用,此刻听鬼脸颤声说着昊天鉴如何厉害,清岩忽然想到,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只怕也要和蚩尤一样,去面对西王母和玄阴昊天鉴了,而他能与神器相抗衡吗?

    心有所想。清岩神情不觉微变,凝重了些许,鬼脸眼睛很毒,心思也快,见清岩脸色一变,它立刻就想到了原因,便道“齐清岩,我看你此刻的修为不在当年的帝一,蚩尤之下,甚至是犹有过之。可你只怕还是抵御不了玄阴昊天鉴,嘿嘿……。听说你是什么苍帝,和西昆仑是生死大敌,那你可要多多小心了!”

    鬼脸听起来是在提醒清岩,可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唯有幸灾乐祸这四个字,它恐怕已在幻想着,清岩如何在玄阴昊天鉴下亡魂丧命的情形了。

    清岩淡淡一笑,道“多谢了,我也要提醒你一下,如果我死了,你的结果会更惨。”

    鬼脸闻言阴笑顿敛,它这才记起自己与清岩的关系,不仅仅是仇敌,更是有着十分紧密联系的“伙伴”,在以清岩伙伴的立场上寻思片刻后,鬼脸很是正经的道“齐清岩,你有什么打算?”

    清岩故作不解的道“你是什么意思?”

    鬼脸沉声道“你既已成神,西王母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你,你该有计划才对。”

    清岩微笑道“我没有计划,如果你有好建议,可以说一说。”

    鬼脸苦笑道“我能有什么建议,如果非要一个,就是能跑就跑,能躲就躲,千万不能和西王母硬碰硬,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你!”

    清岩道“跑和躲都不是办法,我和西王母之间终归要有个了解,实在不行,我只能去趟西昆仑了,找西王母面谈。”

    鬼脸听清岩要去和西王母面谈,那张鬼脸险些就要分裂成两半,在它想来,和西王母为敌便是死路一条,而清岩要和西王母面谈,那就是找死,惊愕之下,鬼脸是无话可说,愣了许久才道“你说……你要去找西王母……面谈?”

    清岩淡然道“不错,我找她,总比她找我好一些。”

    鬼脸见清岩说的云淡风清,仿佛西昆仑就是一座名山,而西王母也就是住在山里的一个慈祥的大妈,鬼脸真是搞不懂清岩为何有这么强大的自信和勇气,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鬼脸摇摇头,神情那叫个不以为然,若不是它的性命掌控在清岩手上,它早就出言讥讽了,清岩自然知道鬼脸摇头的意思,也不多言,居然又向鬼脸问起了蚩尤“对了,你说蚩尤是死在了昊天鉴之下,那当时西王母怎会放过你?”

    鬼脸道“西王母当时的对手就是蚩尤,我算个屁!我看情况不妙,就找了个机会遁走了,对了,有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清岩看看鬼脸,目中精光一闪而没,但他没有说话,不过鬼脸被他眼神一扫,就急忙道“其实蚩尤并没有死!”这就是它藏在心里的一个大秘密。

    清岩动容道“你说蚩尤没有死?!”他是怀疑鬼脸的这句话。

    鬼脸连忙道“据蚩尤自己说,他是魔种,是不灭之体,在遇到极大的重创后,魔种就会进入沉睡期,一旦遇到合适的机会,魔种就会被外力唤醒,这样他就可以重生。”

    竟有此事!清岩暗暗骇异,神情却是不变,淡然道“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你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

    鬼脸忙道“这是蚩尤亲口所说,我看他说的时候郑重无比,应该不像是假话。”

    清岩却道“如今过了这么多年,蚩尤怎么还没有重生?”

    鬼脸道“听蚩尤说,魔种唤醒需要很多条件,什么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当年我遇到它那可是天大的机缘……”它如此说,清岩却暗道“这也叫机缘,你还真敢说。”

    就听鬼脸继续道“那些条件苛刻,魔种要想唤醒自然有着诸多困难,这事是急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