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尾声十二

作品:《仙途正道

    太极囊!这件神器来头极大,出现时间还在阴阳昊天鉴和盘古碑之前,这是盘古大神以混沌兽之皮炼制而成,据说盘古大神足足花费了百年时光才炼制成功,混沌兽号称上古时最为强大的猛兽,吞噬山岳,吸纳江海对混沌兽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它的那张大嘴似乎真的能吃得下这个天地!

    然而就是如此强悍,几乎无敌无匹的家伙,也被盘古大神开膛破肚,彻底斩杀,最后就变成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袋子。

    太极囊!清岩得到这件神器纯属于运气,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当年在赤金镇,赵无忌杀了郭云杰后,就从一团灰烬里发现了太极囊,还有一柄寒犀匕。

    赵无忌认得太极囊,见到之后自是异常惊讶,不清楚郭云杰怎会有此神器在身,不过按赵无忌推测,郭云杰只怕是不知道,这个装着寒犀匕的袋子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太极囊,当然这只是推测,郭云杰死了已是无法求证,太极囊的来历就成了一个谜,一个时不时会出现在清岩心里的谜团,恐怕也是永远解不开的谜团了。

    太极囊伴随清岩已有很久了,可算是见证了清岩的成长,看着他如何从一个小道士逐渐变成了一位即将要领袖中土群雄,已是持掌着苍帝灵墟的不世人物,并且眼看着就要向着世间主宰,最高领袖挑战的绝世高手,苍帝!

    此刻清岩拿出太极囊可不是怀旧,也不是感慨自己精彩而又丰富的一生,他还没有这个心情。他是想仔细研究一下这件神器。不。应该是两件神器,昊天鉴,太极囊!

    就见昊天鉴在左手,太极囊在右手,两件神器都很安静,清岩已是凝望了它们好久,忽然他的嘴角显出一抹苦笑,随即自言自语道“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在广成丹穴时,你们可不是这个样子,不是要死要活,就是你死我活,可在我这里,你们就半死不活了,这是不是有些欺负人?!说实话,我很生气!”

    清岩确实是有些生气,想想他和太极囊,昊天鉴的关系。真是够铁了,只是这似乎是清岩单方面的想法。他把人家当兄弟,人家却把他看成了……陌生人,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呀!再说的通俗些,就是清岩这张热脸贴上了人家的冷屁股,那滋味,唉,还是别提了!

    两大神器就是如此对待清岩的,这让清岩如何能心平气和,要是以前也就罢了,可看看如今的形势,是何等紧迫危急,清岩如果没有一两件神器撑腰,怎么能与西王母相抗衡!

    现在清岩最大的希望就是:昊天鉴,太极囊这二位大爷,最起码是其中的一位大爷,能够重振雄风,再现辉煌,然而清岩的希望被毫无动静的两大神器打破了,弄散了,希望就此转为无望,清岩要是不生气,还能算是人吗?

    清岩很生气,甚至是愤怒,但是昊天鉴,太极囊依旧保持着安静,他们是神器,或许只有在特定的时间,空间才会展现自己的风采,神力而此刻显然不是时候,就算清岩很生气,他们依然淡然,宁静,平和,不露锋芒,不显霸气,温柔的就如一个婴儿,还是沉沉入睡,诸事不闻的婴儿。

    清岩试图唤醒神器,他真的想和他们交流一下,沟通一下,当然要和神器交流,不能单靠言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种方法只能对付常人,要想打开神器的心扉,还要依靠……力量,修真之人的力量来源便是那无所不能的真气。

    经过星辰诀的洗礼后,清岩的离天神诀似乎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真气光质,暗含了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此刻清岩就把这如光般的真气灌注到了两大神器之上。

    清岩的真气是毫无阻碍的进入到了两大神器的内部,以前清岩也曾试着以自身真气来试探一下两大神器,而以往神器的反应就是毫不留情的,十分决绝的将清岩的真气拒之于门外,那可是想进去连个缝也没有。

    但今天情况变了,也许是清岩已经足够强大,也许是星辰诀和离天神诀起了作用,清岩的真气竟然就进去了。

    清岩都觉得很意外,先是一怔,继而大喜,狂喜,双手都有些颤抖,此刻若不激动那就是装模作样。

    激动之后,清岩马上平稳心境,凝神运气,缓缓催动真气,他是小心翼翼,十分谨慎,生怕两大神器忽然变卦,给自己一个好看,开一个玩笑。

    神器的内部很空旷,空间之大超乎想象,不过清岩并不惊讶,试想寻常的仙品法宝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大度量,何况是神器,只是令清岩诧异的是,神器内部虽然很大很大,可也是空荡荡的,他的真气进入之后,瞬间就能扫遍神器整个内部,那是十分的轻松,没有遇到一丝丝阻碍,这就是怪异之处。

    在清岩想来,不论是昊天鉴,还是太极囊,都是有着师傅神农还有伏羲大神的封印,自己即便能够进入神器之中,也不可能会这般的轻松自在,那些封印都去了哪里?难道……都没了?!

    此时的清岩不仅修为超绝,就是经验也是甚为丰富,对于各种封印他是甚为了解,这是因为他修炼了四象破禁术,此法专破各种封印,是相当的厉害,清岩运用的也很得心应手,只是,神器不同于别的法宝,清岩是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以前清岩也曾试着用四象破禁法来对抗两大神器的封印,结果是可想而知,封印不但没有解开,他还吃了一些苦头,神器不好惹,封印的神器也是一样。

    而现在,清岩的真气已然进入了两件神器,这似乎就已说明他们的封印已是解开了。这让清岩是又惊又喜。他自然不会认为是自己解开了封印。他还有这个自知之明。

    封印去哪了?清岩不觉又想到,随即他眼睛一亮,差点叫出声来,暗暗大喊道“难道是师傅?”这个师傅不是广闲,而是神农。

    清岩觉得神农师傅为他解开了神器的封印,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惊喜,若不是神农谁还有这个本事!

    大喜之余,清岩又开始埋怨起了这个只见了一面的师傅“真是一家人呀!都喜欢玩什么神秘。搞什么惊喜,这样有意思吗!”他说的一家人指的就是神农与广闲,这两位也不知差了多少辈的一家人。

    埋怨归埋怨,清岩还是很感激神农的,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是真神,可要想解开两位大神的封印,还是力有未逮,差了几分火候,毕竟他充其量就是个新晋真神,与伏羲。神农相较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既然封印已解,清岩就想真正研究一下神器。只是在他的真气在两大神器里流转数遍后,清岩的脸色却是从惊喜转为了迷惑,他发现自身真气虽是在昊天鉴,太极囊畅行无阻,可也就是如此而已,至于神器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依常理来说,法宝封印既然解开,就会显现出法宝的一些特质,发发光,散散亮,这都属正常,而清岩手里的昊天鉴,太极囊,在受到真气的催动后,还和以往一样的平静,默默无闻,安静极了,就像清岩真气并没有在他们身体里流动。

    怎会如此,你好歹也有些反应呀!

    清岩又郁闷起来,觉得自己又被耍了,被神器耍了,但清岩还是不死心,继续向神器中灌入真气,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希望昊天鉴能光芒四射,巴望着太极囊能霞光万丈,只不过他的愿望落空了,两大神器是久久没有动静,是既没有发光也没有变大,总之就是老样子。

    唉!清岩叹口气,显得十分沮丧,看看手里的神器,是一阵苦笑,自语道“鬼脸还说我成神了,我自己是感觉不错,可神器似乎不认我这个真神啊!折腾了半天,他们……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这个真神,唉!就是个……”那个屁字,清岩没有说,毕竟骂自己是股臭气实在是很难听。

    缓缓收起真气,清岩又看了太极囊,昊天鉴许久,最后才将这两大神器收入了怀里,让他们重回他的怀抱,享受温暖去了。

    清岩很失望,眉头微皱,他又在回想在广成丹穴和师傅神农的对话,神农曾说,他相信清岩能够解开太极囊和昊天鉴的封印,最重要的是,神农还说,他其实早将盘古碑送给了清岩,还是托人送到了清岩的手里。

    清岩自然是十分茫然,盘古碑他是只闻其名,根本就不知道这件神器是什么模样,可神农却说盘古碑已然送给了他,这使得清岩惊讶了好久,百思不得其解,弄不懂师傅究竟在搞什么玄虚,他相信神农不会骗自己,可他真的就没有见过盘古碑,更别说什么得到了,清岩真是想不通呀!

    当时在广成丹穴想不通,如今更是不明白,形势紧迫,清岩就想有件神器护身,这样他才能和西王母谈一谈,聊一聊,如果盘古碑忽然出现那当然是最好了,然而这似乎只是清岩的异想天开。

    盘古碑究竟在哪里?清岩早把自己身上以及能想到的地方想了好几遍,就是没想到盘古碑会藏在哪里,唉,神农留下的这个难题,真是让清岩伤透了脑筋。

    神器是个问题,而更让清岩疑惑好奇的是谁能让神农如此信任,放心,竟然把盘古碑交给了此人,让此人把盘古碑转交给自己,这人究竟会是哪位呢?

    清岩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自己在何时何地遇到这样一位人物,在他印象里就是没有,试想神农是何等人物,他的朋友真就是非神即仙了,而这仙也不能是寻常归仙境高手,最起码也是天仙,真仙这种级别,而这样的人物,清岩遇到的并不多。

    寻思半天,清岩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霸下,这位龙子大尊者在神灵之中是顶尖人物,应该与神农相识,也有能力完成神农的嘱托,想想和霸下的相遇,清岩觉得那似乎就是霸下有意的安排,不然怎会那么巧,他们就遇到了。

    清岩越想越觉得霸下就是那个人,霸下的“嫌疑”最大,而其次也有个人也很有可能,那就是元洲之主,修为已至天仙的玄木!

    清岩听玄木说过,他之所以能镇守元洲,就是一位大神的安排,而这世间大神能有几个,是真正的屈指可数,清岩问过玄木那位大神究竟是谁,可玄木是不愿意说,这就是个奇怪之处,说说怕什么,除非这位大神和清岩有某种关系,才让玄木有所顾忌,如此想来,这位大神很有可能就是神农,既然神农和玄木有这样的关系,那神农也绝对有可能让玄木去做一些事情,例如转送个神器什么的,清岩都在想,难道在元洲时,玄木就将盘古碑送给了自己,可神器啊神器,盘古碑啊盘古碑,你究竟躲在什么地方了呢?

    当然这都是清岩的猜想,没有一点证据能说明这两位就和神农有联系,而除去这两位大人物,清岩还想到了一个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清岩的正牌师傅,崆峒派的前任掌门,广闲道长是也!

    清岩怎么会想到广闲是那个神秘人物呢?

    这其实算是理所当然,因为广闲和神农有着难以割舍的血脉联系,这种关系当真是太密切了,清岩又想,说不定神农师傅和广闲师傅早就“勾结”在了一处,暗地里搞出了一些小动作,想想广成丹穴就在崆峒山,他们有的是时间计划一切,再加上神农一脉都有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传统,做这些事情就是一种习惯,也是理所应当。

    想到师傅或许就是那个神秘之人,清岩就想立刻当面问问师傅,此刻,广闲就在衡山,是近在眼前,清岩不再犹豫,他是心急知道结果,随即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静室内,他自然是去了外面,找师傅理论理论,讨论讨论一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