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尾声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觉得很委屈,同时他也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家有母老虎,幸运的是,他家的母老虎还是两只。

    清岩寻思了好久,也没想到自己对厉轻恬,百里冰隐瞒了什么,再看那两位,依然是嘴角含笑,美丽的不可方物,静静地等待着清岩的答复,眼神里透露出的东西,清岩一看就懂,那就是“老实交代,坦白可以从宽,抗拒那就要从严了!”

    清岩真想坦白,可又不知该如何坦白,苦着一张俊脸,惨兮兮的对着两位神仙姐姐道“冰儿,轻恬,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怎么……想不出来,你们能提醒一下我吗?”

    清岩的诚恳打动了两位姐姐,百里冰和厉轻恬互看一下,彼此用眼神交流了一次,随后厉轻恬就道“好了,你也真是的,自己做了,说了什么居然都忘了!我问你,你可曾答应过定逸师太要去趟恒山?”

    清岩点头道“是啊!”这个话他的确说过。

    见他还呆头呆脑的,厉轻恬颇为恼怒的娇哼一声,道“你答应的倒是轻松,我问你,你去恒山做什么?”

    清岩听到这里,是明白了一些,就连忙解释道“我就是想去看看心兰……”

    厉轻恬截口道“看看心兰?那然后呢?叙旧之后,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呀?!”

    表示?表示什么?清岩觉得厉轻恬和百里冰误会了自己,他去恒山就是想解开聂心兰的心结,至于其他的问题。他真还没有考虑到。可是厉轻恬。百里冰已是考虑到了,并且还想到了很多事情,例如……,唉,这就是女人。

    就听百里冰忽然道“心兰我也见过,是个很不错的姑娘,清岩,你若是真心喜欢她。我们不反对你的决定,但你也不能偷偷摸摸的去做吧!”

    误会显然就是在这里了,并且很大,清岩的脑袋也变得很大了,偷偷摸摸,自己怎么就偷偷摸摸了,误会啊误会!

    有误会就要解释,清岩心思转得多快,立刻,马上就对两位未婚妻解释道“原来是这件事。你们误会了,我其实是……”他是有很多理由来说服她们。只是此刻她们已不给他机会了。

    厉轻恬再一次打断了清岩的话,淡淡的道“清岩,你可知道定逸师太说什么了?”

    清岩一怔道“定逸师太?!她不是回恒山了吗?”

    百里冰道“师太是回了恒山,不过前些日子她又来了一次。”

    又来了!这位师太来来回回的在搞什么?清岩忽然醒悟,只怕是定逸师太对他的未婚妻们说了什么,以至于出现了这种状况,清岩暗暗叫道“师太呀师太!你究竟说了什么?”

    勉强稳住情绪,清岩故作镇定的道“定逸师太又来了,不知她来做什么?”

    百里冰对于清岩实在是太了解了,知道他是在佯装冷静,不觉轻轻一笑,美眸流转,在清岩脸上转了转,随即又和厉轻恬交换了一下眼神,接着百里冰才道“定逸师太让我们转告你,你的话她已经告诉聂心兰了,而心兰也明白了你的心意,聂心兰也托定逸师太转告你一句话,她说,她会在恒山等你,清岩,你可要好听好了,聂心兰说,她会在恒山等你!”最后一句话,百里冰是加重了语气,就连神情也严肃了几分。

    说完这些话后,百里冰又道“清岩,我很好奇,你让定逸师太对聂心兰说了什么?”

    厉轻恬也道“我也很好奇,你快说说,你究竟说了什么?”

    她们好奇,清岩更好奇,他是最清楚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让定逸师太带话给聂心兰,只是说自己一定会去恒山,难道定逸师太为了安慰爱徒,竟然会编造一番谎言?!

    这不太可能吧!!定逸师太修为深厚,又是佛门弟子,怎能胡说八道,乱说一通,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可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会引出这样的大乱子!

    头大如斗,就是清岩此刻的感觉,寻思许久,他依旧想不到症结所在,不禁一声呻吟,神情好不痛苦,他又不好出言埋怨定逸师太,那郁闷心情就可想而知了。

    百里冰,厉轻恬在旁边看得清楚,见清岩是一脸愁苦,二姝是相视一笑,清岩见她们笑的古怪,心里就是一动,若有所悟,继而苦笑道“你们……唉!究竟在搞什么鬼?定逸师太根本没有来衡山,对不对?”

    厉轻恬笑道“若不是你心虚,我们说什么,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哼!”

    清岩叹道“真是胡闹!”他也只能说这么一句,算是发泄。

    见他生气,百里冰便微笑道“我们也不是胡闹,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清岩,你可要好自为之呀!”

    清岩苦笑,不等他说什么,厉轻恬又道“定逸师太确实是来过,也托我们转告你一句话,你可要听清楚了,聂心兰真的说了,她会在恒山等着你,唉,可怜的孩子,真是痴心呀!”说完幽幽一叹,神情却是带着几分不以为然。

    清岩又是苦笑,厉轻恬说完后,百里冰又道“清岩,定逸师太确实是这么说的,当然师太来恒山还有别的事情。”

    清岩觉得转移话题的时机到了,连忙问道“师太有什么事?”

    百里冰道“不仅是定逸师太,各派掌门都到了。”

    清岩微微一惊道“都来了!为什么?”

    百里冰笑道“还能为什么,不就是为了你当中土领袖这件大事吗!”

    清岩恍然,他是差点就忘了此事,随即问问详情,原来张天师等人离开衡山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到各自门派,而是马不停蹄的奔走于中土各个门派。目的自然就是让各派推选清岩来当中土领袖。

    所谓时势造英雄。中土在经历过天心教大乱后。正需要一个能带领各派走出困境,重振旗鼓的引路人,实力,能力兼具的精神领袖,而清岩正符合这些条件,如此一来,不需要张天师等人多说什么,各个门派的掌门是完全同意了这个提议。一切事情水到渠成,清岩便很轻松的成为了中土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领袖。

    当然各派掌门口头上的同意也只是片面之词,清岩要做这个第一人,还需要很多步骤,程序,前些日子,张天师便带领各大掌门浩浩荡荡的到了衡山,就是为了要和清岩商议一下具体事宜。

    清岩听到这里,眉头不觉微皱,摇摇头道“我原以为当这个领袖就是意思一下罢了。可现在看起来,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呀!”

    厉轻恬道“那是自然。这可是中土修真一脉前所未有的大事,当然不能在口头上说说就行了。”

    清岩叹道“那还要怎样?你们难道也想让我当这个领袖吗?”

    百里冰,厉轻恬最是了解清岩的,知道他对权势,地位根本不在乎,让他当这个领袖,简直就是在折磨他,可如今是形势所迫,清岩是不得不担起这副重担,因为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

    见清岩一脸苦闷和无奈,百里冰便柔声道“清岩,你既然答应了,就该做到,其实这件事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和困难,你就先当当,等到大局稳定后,你就可以退位让贤,抽身走人了!”

    厉轻恬也附和道“姐姐说的是,你也别太头痛,不就是个盟主吗,做起来其实是很容易的。”

    清岩听她说的那叫个轻松,不禁苦笑道“我怎么觉得这个位子不好坐呢?!”

    厉轻恬不同于清岩,百里冰,她生长在天火宫,自小就见惯了她父亲厉天远是如何掌管整个天火宫的,而厉天远又是雄才大略,深通御下管理之道,实有着非常手段,受到父亲的熏陶,厉轻恬自然学到了一些,所以在她看来,当中土领袖,和做天火宫的宫主其实没什么区别,只要把握住一些重点,就能当得轻松,坐得稳当,接着她还说了说何为重点,应该注意些什么。

    厉轻恬说的是头头是道,清岩听的是苦笑连连,他知道厉轻恬也就会说说罢了,真要做起来,唉!只怕连自己也不如。

    等到厉轻恬说完,还没等清岩缓口气,百里冰继续道“这次诸派掌门名宿前来,就是要和你商议一下具体情况,可惜你没有时间。”

    清岩心存侥幸的道“既然没见到我,事情是不是还没有定?”

    百里冰摇摇臻首,微笑道“那倒没有,师傅已经替你做主了。”

    原来诸派掌门没找到清岩,就找到了广闲,在他们的“威逼”之下,广闲不得不点头答应了下来。

    听师傅都首肯了,清岩还能有什么奢望,无奈的道“师傅都答应什么了?”

    厉轻恬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定定时间罢了。”

    清岩皱眉道“什么时间?”

    厉轻恬笑道“就是你正式成为中土领袖的时间呀,对了,你可要记好了,今年九月九日,泰山之巅,就是你的大喜之日。”

    九九重阳日,泰山绝顶峰,就是清岩正式成为中土修真一脉领袖的日子和地点,算算时间,也就不足三个月就到了,时间很紧迫,清岩都觉得有些紧张了。

    在百里冰,厉轻恬面前,清岩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他一紧张,她们就能知道,看他这般状态,百里冰便宽慰道“我们不说这些了,轻恬,你不是有事要对清岩讲吗?”

    厉轻恬美眸流转,嫣然笑道“对,这才是正事,清岩,你看下面的情况怎样?”

    清岩点头赞叹道“非常好,和以前是一模一样。”

    厉轻恬得意的道“一样就好,不过,我想给它改改名字了。”

    清岩没明白她的意思,奇道“改名字?给谁?”随即他才醒悟过来,惊道“你要给天火宫改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