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尾声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星光闪动,星光璀璨,在这奇异的七彩星光映照下,祝融峰渐渐有了变化。

    在清岩与天心教主和鬼脸一战后,衡山诸峰中,祝融峰所受的创伤最大,不仅天火宫损毁大半,就是祝融峰整个山体,山势也是大受影响,而那些生长在山上的花花草草,各种树木自然也就难以幸免,几乎是被摧残了个彻底。

    厉轻恬能将天火宫恢复原貌,靠的是人力,物力,但要想让花草树木在短时间恢复以前的茂盛繁荣,她是无法做到,这也是厉轻恬颇为遗憾的一点。

    而此刻,厉轻恬所有的遗憾似乎要被清岩弥补了,就看在这绚丽多彩的星光之下,那些枯萎,残败的花草,甚至是连根拔起的树木,竟然开始有了奇妙的变化,枯黄的小草渐渐有了绿意,蜷曲的叶子在缓缓舒展,那一株株被碾压的花卉也开始慢慢挺直了摇杆,也就片刻,花枝之上已然有了很多花蕾,再过一阵,含苞待放的花蕾竟然绽开了,一朵朵鲜花便展现出了她们最艳丽,最具活力的一面,最最奇妙的是,那些东倒西斜的树木竟然也活了起来,真是活了,裸露的树根又与大地相连,使得树干逐渐立起,断裂的树枝长出了新的枝丫,新的叶子,本该等待枯朽的树木就这样重新焕发了活力,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鲜花,绿草,新树已将祝融峰覆盖,而且大片绿色还在向着四面蔓延,因为那神奇星光笼罩的范围在向外扩展。先是数十里方圆。逐渐是百里方圆。到了最后便是数百里方圆,几乎要把衡山诸峰尽数囊括于内,而在星光之下,皆是一片绿色,花香草绿,一派生机勃勃之景象,衡山已然恢复了当初的景色,处处皆绿。步步见花,景色之美,美不胜收。

    再看祝融峰,比起衡山其他的地方,它的变化是最大,最奇,或许它是直接接受星光洗礼的地方,就会显得与众不同,不仅是花红草绿,绿树成荫。就是已被厉轻恬更名为灵火宫的那大片建筑也有了变化。

    应该是七彩星光的特意关照,那如天河般的星光最先接触的就是灵火宫。星光倾泻而下,真如河水一般无二,发出“哗哗……”之声,片刻功夫,就将整个灵火宫淹没,当然这只是形容,被星河吞噬的灵火宫自然不会受到任何损伤,相反在经过星河洗礼,冲刷之后,灵火宫顿时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外表的新,而是一种自内到外的新,或者说是一种升华,是一种提高,从上往下看去,星光下的灵火宫闪动着奇异的光华,似乎灵火宫的每块砖瓦,每根木料,甚至是每根铁钉都变的那么不简单,不在平凡,它们在星河的洗礼,加持下,有了最根本的改变,从而整个灵火宫也变的不在平凡,拥有了一种令人只能远观不能近玩的神秘气息。

    也是,等到星光逐渐收敛,天河慢慢消失后,灵火宫依然闪动着不可思议的奇异光彩,似若星光,又似霞彩,看上去宛如仙境,神秘莫测,望而生畏,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油生敬意。

    自星河出现到星河消失,足足经历六个时辰,而就在星河洗刷灵火宫和大半个衡山时,在灵火宫内的人们自然也感受了星河带来的力量,大家纷纷走出房间,所有人的表情几乎都是先惊讶,后惊奇,最后便是惊喜,还有几分茫然。

    大家惊讶的是凭空显现的璀璨星河,谁也不知这星河从何而来,等到大家见到清岩以及百里冰,厉轻恬后,便有所悟,接着就是惊奇这星河蕴含的奇异力量,竟是充满着难以想象的生机与活力,被星河扫过之后,所有人都有一个感觉,精神饱满,精力充沛,甚至有人还觉得体内真气都浑厚了几分,等到星河消失之后,那种感觉犹在,并没有随着星河消逝而远去,依然还很清晰的感觉得到,实实在在,真真切切!

    大家觉得是恍恍惚惚,这种梦幻般的经历他们是从未遇到过,而饱满的精神和充沛的真气,又都说明了方才的一幕并非幻觉而是真的,可这又是为什么?

    众人不解便会迷惑,茫然,不自觉的又抬头看向了天空,望着那位天神般的男子和他两位天仙似的爱人,就见他们凌虚而立,身体四周有着淡淡霞光萦绕,流转,当真是仙气盈盈,神光四射,可谓是不是神仙更胜神仙!

    大家想不通自身和四周环境为何有如此大的改变,但大家都知道,这一切肯定和天上的那位神仙似的男子有关,只有他才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不,是真正的神迹!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清岩身上,就是百里冰和厉轻恬也是一脸惊奇的看着身旁的清岩,她们和清岩相距最近,当然感受最深,受到的益处也是最大的,在这短短六个时辰,她们的修为可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也是清岩的刻意为之,汹涌澎湃的星河首先进入的就是她们二人的身体。

    在经过六个时辰的洗礼后,她们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百里冰的修为本就是渡劫境初期,现在就进步到了中期,这种修为增加足够震惊世人,但厉轻恬的精进则是匪夷所思,因为此刻的她赫然已是渡劫境了!

    最强和渡劫,相差也就一步,可这一步也让无数修真高手止步于此,难以再进!

    九天雷劫就是修真高手的噩梦,丧钟,难以计数的高手就毁在了这一步上,厉轻恬也曾惴惴不安,为了她的前途忧心,她若不能踏足渡劫境,又如何能与清岩长相厮守,永结同心,而就在这短短六个时辰后,她的遗憾,她的忧虑就此消散。

    厉轻恬惊喜之后,便是惊骇,呆呆的看着清岩,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百里冰要镇定许多,绝美的脸上也有着几分惊讶,她对清岩有着无比的信任和信心,而她也想不到清岩会有如此大的能力和神话似的手段,这是什么?化腐朽为神奇吗?

    应该是吧?也就这句话能勉强形容清岩所做的一切,而他又是如何做到的,百里冰是无法得知,以她所知道的清岩,是不可能具有这样的力量,可事实上清岩已然有了,难道就是在这短短几十天的功夫,清岩就获得了神一样的力量?

    百里冰暗暗想着,再看清岩,神情淡然,看起来非常轻松,好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再看到了百里冰和厉轻恬的神情后,清岩微笑道“感觉怎么样?”

    他一说话,厉轻恬才回过神来,惊呼一声,毫无顾忌的喊道“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清岩被她问的一愣,还以为她身体有什么不妥,忙道“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说着目光就在厉轻恬娇躯上微微一扫,随即神情缓和,道“没什么呀!轻恬,你究竟怎么了!”

    厉轻恬见他还在装傻,就道“我在问你,你说,你刚才做了什么?”说着就指指衡山,灵火宫。

    清岩这才恍然,便有些得意的道“我这叫锦上添花,你不是说天火宫用的材料不好吗?所以我就给你……加固一下,嘿嘿……,怎么样,效果不错吧!”最后清岩邀功似的说道。

    厉轻恬却道“我问的不是这些。”

    清岩奇道“还有什么?”

    厉轻恬觉得他就是在装傻,没好气的道“我是问,你是怎么做到的?用的什么方法?你看看灵火宫和衡山都成什么样子了?!”听她的语气,看她的神情似乎对清岩的做法颇为不满意。

    厉轻恬的反应出乎清岩的意料,这与他想象的完全就是两回事嘛,这让清岩觉得委屈和无奈,只能解释道“我就是用将真气化作神光,刺激了一下它们……”刺激,清岩还真会用词,百里冰听了不觉一笑,厉轻恬也是一样,清岩倒是没觉得如何,继续道“还好,我的真气管用,最后的效果比我想的好。”说完,他又极为自得的看了一下身下的衡山和灵火宫。

    厉轻恬见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立刻就将一个白眼扔了过去,娇嗔道“得意什么!不就是一些障眼法吗!骗得了谁!”

    清岩闻言,顿时叫道“障眼法!轻恬,开什么玩笑,世间有这样的障眼法吗?你看看你,此刻已是渡劫境高手,这种境界是障眼法能够做到的吗?你再看看现在的天火宫,灵气十足,浑然一体,可算是固若金汤,我可保它万年不坏,这是障眼法能达到的吗?轻恬,你……你……”他是气得无法再说,再难保持那副波澜不惊的淡然神情了。

    见到清岩气得够呛,厉轻恬反而不生气了,笑吟吟的道“原来不是障眼法呀!我说清岩大神,那你究竟施展的是何神通呀?”

    清岩恼火的道“不说了!没意思!”

    厉轻恬娇哼一声,随即和百里冰对视一下,清岩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就见百里冰和厉轻恬身形齐齐一闪,又同时到了他的近前,还几乎同时出手,她们施展的不是丹凤轩和天火宫的绝招,而是对付不听话老公的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