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一章尾声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四九天劫!

    此言一出,每位渡劫境高手便是心头大震,微微变色,四九天劫对于中土修真高手来说,确实是个传说了,近千余年来,渡劫境高手已是凤毛麟角,那九天雷劫已是修真一途最大的阻碍,试想渡劫境都难以达到,更别说渡过四九天劫,成为归仙境了。

    现在,空明大师说到四九天劫,众人这才想到了传说中对四九天劫的描述,果然和眼前的景象甚为相似,黑云遮天,便如天地末日的到来,威势之强,早已超出了渡劫境高手想象的范畴,难道真是四九天劫来了吗?

    空明大师说出四九天劫后,简冰接着道“大师,恕我直言,传说四九天劫为天火之劫,可这若是四九天劫,为何只见黑云不见天火?”

    空明大师那双清朗而又满是智慧的双目凝望着天空,缓缓道“贫僧也是猜测,为何只见黑云却不见天火,而这股力量展现出来的威势又是如此之强,依贫僧看,四九天劫若是有此威力,我们这些渡劫境高手只怕是毫无机会踏足归仙境了。”

    空明大师说的是实话,就凭刚才黑云展现出来的力量,绝非任何一个渡劫境高手能够抗衡的,别说一个渡劫境高手,就是他们这么多的高手合力竟也是无法抵御,如果这真是四九天劫,那可算是渡劫境高手最大的悲哀了,是彻底斩断了渡劫境高手的希望。

    空明大师说的严重,可诸位渡劫境高手听了却是莫名的松了口气,大家都希望这出现突兀的黑云不是四九天劫。就听简冰又道“看起来。这黑云是另有高手操控了。只是不知谁能有这么大的神通?”

    众人闻言,神情顿显凝重,百里冰,厉轻恬担心清岩,是一直在关注着上方的变化,自从清岩化身明月后,她们已是无法看到清岩的模样,这就让她们更为忧虑。现在,衡山凝聚的精芒光柱已是压制住了黑云,但清岩依旧不见身影,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实在是令她们着急心慌,甚为不安。

    再看天空,青芒光柱直贯天地,明月的光辉已被光柱的光彩所掩盖,而清岩所化的明月却在光柱内熠熠生辉,竟是颇为醒目。百里冰,厉轻恬看到这种情况。自然会往好处想,认为清岩处境应该不错,这心里也就安定了许多。

    苍穹之上光柱散发的青芒波及千里,逼迫的黑云急速倒卷,但精芒光柱威势虽强,却也只能将黑云的势头压住,还不能把黑云完全驱散。

    空明大师,简冰,广闲,水清等人见此情形,便已明白,黑云不会轻易罢休,等到衡山灵气气势减弱之后,黑云就会卷土重来!

    衡山灵气虽然强盛,可也不是无穷无尽,诸位高手的担心是对的,也就半个时辰后,那道通天光柱的炫目光华开始逐渐收敛,巨大的光柱也在缓缓收缩,而被逼迫的黑云却是乘势而进,黑云滚滚,竟是随着光柱的收敛之势步步进逼,就看青芒收缩数丈,黑云就逼近数丈,是毫不放松,寸土必争。

    黑云再动,势头又是极其凶猛,黑云翻滚又发出怒吼般的雷声,这次除了更为狂躁,更为响亮的动静外,黑云之内又出现了别的东西。

    黑云真的是很黑,那是比墨还要浓重不知多少倍的颜色,黑云早已连成一大块,很像是一堵黑色的城墙,坚实,厚重,而在这黑色城墙之中隐隐约约显现出了淡淡赤光。

    那淡淡赤光随着滚滚雷声闪闪而动,在赤光闪动不久之后,黑云之内又显现出了点点蓝光,一闪一闪,那是闪电般的光华,赤光,蓝电,在黑云里闪动,穿行,仿佛也在带动着黑云的声势,那雷声已是震天动地,铺天盖地。

    黑云开始反扑,可衡山凝聚的灵气光柱却是逐渐黯淡,光彩不再,就是那轮皎洁明月不知何时竟也消失无影,看起来是被黑云吓破了胆,惊掉了魂,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了。

    月亮吓跑了,光柱也渐渐消失了,黑云的反扑很凌厉,瞬间就将天空完全占据,黑云密布,但天地之间并非是漆黑一片,黑云内的赤光,蓝电交替闪动,光彩即便不盛,却也能让天地有点光明,而清岩所化的那轮明月已随着真月亮的消失而消失,不过明月虽去,清岩还在,光华褪去后的清岩显露出了英挺俊拔的身形,衣袂飘扬,傲然立于黑云之下,衡山之上。

    百里冰,厉轻恬见到清岩安然无恙,都是十分欣喜,其余的人也都暗自松了口气,眼看的黑云罩顶,众人的心头已是黑云密布,沉重无比,他们明白,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而这场大战,他们是无力可施,毫无办法,这就是清岩一个人的战场!

    天空之上雷鸣愈发响亮,赤光,蓝电交错闪动,射出道道光影,从下面看去,这一闪一闪的赤蓝光影,很像是一双双诡异的目光,映照着大地,注视着众生。

    黑云如黑墙,光影似鬼眼,遮天的黑墙,难以计数的眼睛,就这样笼罩着大地,居高临下,以无比傲岸的姿态,以绝对的优势,压制着众生,强大无比的气息再次从天而降,这次威势更强,力量更猛!

    灵火宫内的诸位高手立刻就感受到了那无法抵御的强大威势,众人心中一凛,修为高的还能保持冷静,稍差一些的脸色又变的异常难看,好在衡山灵气带给他们的好处一时还未散尽,他们还都能勉强稳住心神,不至于太过惊慌失措。

    可奇怪的是,天空上的强大威压稍稍显现之后,竟是很快又消失了,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众人精神紧绷,本已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那压力忽然就没了!

    这一紧一松令人是莫名其妙。众人还以为是上空的力量有了变化。可随即发现,不是对方有了变化,而是清岩有了动作,还有他们四周的环境也有了变化。

    在虚空之中,黑云之下,清岩昂然而立,身形依然不动,只不过众人看到。在清岩身体四周不知何时出现一团奇异光华,淡淡蓝光,点点闪烁,犹如星光,萦绕于清岩上下左右,流露着灵动而又极为神秘的气息。

    起初那星光般的光华只在清岩周围流转,可不过片刻功夫,那点点光华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四下扩展,蔓延,十丈。数十丈,百丈。几百丈……,光华在扩张,那点点星光也在逐渐变大,从数寸大小,变到数尺大小,再到丈许大小,到了最后,最大的光点甚至都达到了十数丈大小,而不论奇异光华蔓延到了多大的面积,星光变成了多大的体积,在下方的众人发现,所有的光华,星光都是以一个点为中心,都围绕着一个点在流转,在伸延,那个点就是清岩,他就是中心,他就是原点!

    随着奇异星光在黑云下不断扩展,众人还发现,衡山上的灵火宫竟然也闪动着星光般的异彩,灵火宫的每座建筑都闪动着星光,淡淡的蓝光已将灵火宫完全笼罩,此刻的灵火宫俨然又变成了一个由星光构建的神奇世界。

    又见星光,而且还是人为的星光,眼下的衡山上空,呈现出的景象是极为奇异,奇幻,自下而上看去,天空的最上面是黑色城墙般的黑云,无边无际,不见尽头,只见黑色,浓浓的黑色,还有夹杂在黑云里的赤光,蓝电,纵横交错,不断闪动,散发着无法想象的强大气息,这股力量似乎能够将大地倾覆,能够世间万物一一摧毁,任何强者在它的威压之下,是无力反抗,只能委屈受死,化为尘埃,灰烬,身死道消,彻底完结。

    而在这拥有着世间最最强悍,最最凌厉,最最霸道力量的黑云之下,却有着本不该出现可又偏偏出现的星空异彩,群星在黑云之下闪烁,活跃甚至是在跳动,星星已是多不胜数,这些星星显然是没有受到黑云无比威势的影响,充满着活力,动力,散发着虽不炫目,但极具神采的光芒。

    这些星星看似相像实则颇有不同,光彩或明或暗,气息也有强有弱,它们的光华,气息分则各自为政,合则难分彼此,群星闪耀,各自的光华气息在相互激荡,又彼此激励,从而整个星空就在这种动态里不断壮大,不断扩张,是越来越大,很快就超过了八百里衡山的范围,向着四方无限伸展,无限蔓延,最后也如黑云一样,一望无际,不见尽头,星空璀璨,仿佛映照了整个大地,世间全部。

    此刻再看这星空,你会发现,你已无法分辨,上方的这个星光灿烂的世界究竟是真是假,那无数颗星星是真实的还是变化而来的?谁也分不清,辩不明,谁都觉得这茫茫星空便是那无尽宇宙的一部分,而那个制造这星空甚至是宇宙的人就是清岩,他就是这个星空创造者,是这个宇宙的主宰。

    清岩呢?他又不见了,这次他没有化为明月,也没有变为无数颗星星里的一员,灵火宫里的众人虽然没有看见清岩,可众人都有种感觉,尤其是百里冰和厉轻恬的感觉最为清晰,她们觉得清岩似乎已和这整座星空融为了一体。

    这是因为她们忽然想起清岩曾经对她们说过的一些话,在广成丹穴,在璇玑星图的神奇力量下,清岩也曾化身为无尽宇宙,主掌着宇宙里的生灭之道,运行宇宙,掌控群星就在一念之间。

    星辰诀,百里冰,厉轻恬暗暗叫着这三个字,很明显,清岩就是在施展星辰诀,不然是不会有如此情形出现,星辰变化,或生或灭!

    星空已成,百里冰,厉轻恬已是知道任凭黑云有多大力量,也不可能和星辰诀抗衡,这就像是最强大的世间力量和宇宙之力的较量,孰强孰弱,无需多言!

    百里冰,厉轻恬二人是知道星辰诀的,所以她们已是完全放下了心,其他人可不知道清岩还有这样的奇遇,就是广闲也是一样,此刻他是又惊讶,又疑惑,又担心,不清楚怎会有这样的景象出现,就看广闲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喃喃自语道“这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