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什么都愿意

作品:《总裁太要命

    “废话。”厉啸寒瞪了他一眼,“上次出事之后,顾泽楷没有露面,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还在艾蜜儿身边,他那么会玩女人,想把艾蜜儿勾上手,很容易”

    “好吧。”孟先生总算是见识到了,“果然谈恋爱是有好处的,懂得比较多。”

    “是啊,我对这个一无所知。”厉海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厉啸寒言归正传,“孟先生去见见艾蜜儿,跟她交待清楚情况,不要给我搞砸了。”

    “明白。”这种事是孟先生的强项,不需要说太多,他就知道该怎么办。

    “那您,今晚还有什么安排吗”厉海见厉啸寒毫无睡意,,“冷小姐这会儿在她家里,今晚去了一趟医院就回去休息了”

    “我有问她的行踪吗”厉啸寒打断厉海的话,冷冷瞪着他。

    “是。”厉海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都出去。”厉啸寒嫌他们烦,“我自己待会儿,然后去睡觉。”

    “好的,主人,那我出去办事了。”孟先生告退。

    厉海也跟着出去

    厉啸寒在书房坐到半夜,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对他来说,反正一个人,在哪里睡都一样。

    冷星月做了个噩梦,梦见父亲冷志远在董事会上被厉啸寒气得吐血身亡,鲜血溅了她满脸,吓得她惊恐尖叫,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

    她很害怕,很害怕,她现在觉得,自己一时心软答应让父亲去参加董事会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她都不敢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些,冷星月再也睡不着了,她早早起来,洗漱换衣服,然后就开车出门了。

    冷星月开车来到厉家的时候,才早上七点,别墅的门打开了,佣人们在忙碌着,厉啸寒刚从山上跑步回来,一身都是汗,看到她,他顿住了脚步。

    “厉啸寒,我想跟你谈谈。”冷星月连忙迎上去。

    厉啸寒什么都没说,径直往屋子里走去,冷星月连忙跟上

    佣人们看到跟厉啸寒一起进来的冷星月,全都愣住了,不过还是像以前那样向她问好。

    冷星月客气而礼貌的回应,心里却有些不安,生怕厉啸寒把她赶出去。

    然而他并没有

    两人一起回到了主卧室,厉啸寒也没关门,冷星月跟着就进去了“厉啸寒,我”

    没等她把话说完,厉啸寒就进了浴室,不一会儿,传来水声。

    冷星月站在房间,有些不知所措。

    时隔不久,从前的女主人,现在变成了客人,即使前两天在这里住过一晚上,但现在心境不同,冷星月也没有安全感,总觉得这个地方不再属于她了

    厉啸寒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去跑步,七点钟回来,这个作息时间基本就没有变过。

    从前是,现在也一样

    他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头发还在滴水,古铜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着惑人的光芒。

    冷星月将沙发上的浴袍递给他。

    这个动作,完全是处于本能和习惯,可是递出来之后,她又愣住了。

    厉啸寒也怔了一下,接过浴袍穿上,坐在沙发上擦头发,还发号施令“酒”

    冷星月去吧台给他倒了一杯伏特加,加了两块冰“给”

    厉啸寒抿了一口,开始发话了“又来找我什么事”

    “我”冷星月酝酿了一下,,“我想问问,你今天打算在董事会上做些什么”

    “你这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厉啸寒冷眼盯着她,“公还是私”

    “公”冷星月回答。

    “那你没这个资格。”厉啸寒十分冷酷,“一个被卸任的前副总,有什么权利提前质问总裁要在董事会上说什么的”

    “我不是质问,我就是问问”

    冷星月话没说完,厉啸寒就扭过头去不理她,她马上改口“好吧,我以私人身份问问你”

    “私人身份”厉啸寒打断她的话,嘲讽的冷笑,“那是什么身份”

    “我”冷星月哑口无言,向来伶牙俐齿的她,现在在厉啸寒面前就像一个笨蛋,连话也不会说了。

    “你该不会还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吧”厉啸寒靠在沙发上,优雅的翘着腿,一脸的冷傲,“是你要分手的,我还能让你进这个屋子,已经很仁慈了。”

    “厉啸寒”冷星月不想再拐弯抹角,直接说,“我来只是想求你,不要伤害我爸爸,今天他会董事会,他现在身体刚刚恢复一点点,我希望你不要刺激他。”

    “凭什么”厉啸寒挑眉冷笑。

    “你”冷星月再次哑口无言,厉啸寒每一句强势的话,都让她无法接下去。

    “你每次来求我,都说一些废话,这是在浪费时间,求人,就应该有个求人的样子。”

    厉啸寒的眼睛盯着她的腿,她今天穿了一件精锻香槟色衬衣,亮片黑包裙,看上去很简单,却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更加性感

    想起前两天晚上的缠绵如火,他现在喉咙欲动,再次对她有了感觉。

    “好,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爸爸”冷星月感觉到厉啸寒已经松口了,他在给她机会。

    “你觉得呢”厉啸寒的眼中涌动着暗沉的欲望,目光简直要钻进冷星月的裙子里,“你还有什么资本跟我谈条件”

    “我”冷星月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下意识的后退半步,“你”

    “嗯。”厉啸寒冷笑着点头,“除了身体,你什么都没有”

    “你想怎么样”冷星月眉头紧皱,这个男人,脑子都是黄色的吗眼里就只有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