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7章 秋后算账

作品:《我的人生重置了

    第247章秋后算账

    “胡老弟,我哪有空啊?现在订单多的需要加班加点生产,一大堆事情都处理不完。你自己去吃吧,等回头有空我约你。”

    陈嘉霖很忙,忙得团团转,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胡杨不死心,又给陆亚丽打电话,结果人家昨天到的津门。

    小灵通的业务现在蒸蒸日上,无论是陆亚丽还是高明康,整天都是飞来飞去的,全国各地到处跑。

    “嘿,合着就我一个闲人呗?”

    胡杨自嘲了一句,也就没心思再出去,中午就在餐厅随便吃了一顿。

    “老板,你说现在是不是炒股票的好时机?”

    下午下班的时候,不仅是林嫣,就连韩文都问了胡杨同样一个问题。至于为什么问胡杨,这还用说,没有老板的同意他们谁也不敢去找于洪波。

    “你们呀,消息还怪灵通的。这样,你们谁想炒股赚点,就到去找老于。回头把资金汇集起来,让他帮着操作一下。先说好啊,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赔了可别怨人。另外,这种事情,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胡杨不想过分参与这次的行情,倒不是他矫情,他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

    在内地的股市里,小资金也就罢了,大资金的进出很容易越线,他不想让别人尤其是安康保险抓住把柄。

    “还有啊,林助理,你记得给夏总,穆总还有裴云芳他们打个电话问问,谁还有这个心思,明天都把钱打过来。”

    胡杨觉得挺有意思,难得的一波行情,就让公司的一些人也跟着赚一笔吧。

    至于普通员工,胡杨可不打算让他们也参与进来,很多时候好心办坏事,他可没这么闲。

    “大成,去找个火锅店,晚上我请大家吃火锅。”

    胡杨的身边除了韩文和林嫣,还有李杰和鲁大成。这几人就像他的影子,基本上他走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到哪里。

    第二天,于洪波再次来找胡杨,他说他的手上已经聚集了一大笔资金,是大家伙凑的。

    “嘿嘿,都想着从股市里捞一笔啊。老于,你让林嫣帮你记账,你就放在一个账户上集中操作吧,等赚了钱就按照资金比例分配。还是那句话,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胡杨倒是轻松,张口就把事情安排了。于洪波的压力可就大了,这些资金大部分都是几家公司的高管,或老板的心腹凑的,包括夏冰和慕少青,万青山和许有年,韩文和林嫣等等。

    “老板,那赔了咋办?”

    “赔了算他们运气不好,还是按资金分摊呗。行了,老于,就这么点事,你自己看着办。”

    胡杨终于被这些人搞烦了,早知道这个禁令就不应该开。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于洪波赶紧一溜烟的跑了,他也怕胡杨突然改变了主意。

    具体买进什么股票,胡杨根本问都没问,这事儿不需要他操心,于洪波绝对能处理好。

    安康保险。

    安知晓听手下汇报完最近的股市情况,也不禁感叹汇嘉控股的底蕴真是不俗。

    上半年的时机抓的太精准了,正因为有了提前的布局,所以就连安康保险都跟着大赚了一笔。

    尤其是亿安科技这支妖股,一路有资金推高,妥妥的领头羊的风范。

    “安总,我们需要过段时间打压亿安科技的股价吗?”

    手下问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也挺为难。现在的火爆行情,就是以网络科技股为龙头,卖出去有些可惜不说,搞不好还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但是,安知晓之前有过类似的交代,所以他才会问这个问题。

    安知晓像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傻还是这个市场傻?现在打压股价能有效果吗?你信不信现在即便是咱们清了仓,这支股票照样上涨。不着急卖,咱们也加把火再说。继续买进吧。”

    没有谁和钱过不去,到了六月中旬,翻倍的股票比比皆是。

    安知晓舍不得亿安科技的丰厚利润,胡杨却不会像他那样,在六月底的时候,就让于洪波清空了账上80万股亿安科技,算下来,差不多才盈利了500来万。

    其他八支股票,胡杨听从了于洪波的建议,继续持有。

    不过,行情的变化似乎很突然,就在7月初,高歌猛进的大盘,却一头载了下来,跌下来的速度同样不慢。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股票都下跌,比如妖股亿安科技就很坚挺,再比如西特动工还走出了非常有个性的上涨行情。

    在今年,西特电工已经实行了10送6股的分配方案,公司的总股本变为8万股。

    其中,汇嘉控股持有西特电工88的股权,也就是70万股。

    当西特电工的股价突破30元的时候,胡杨开始减持,并在第一笔交易完成之后通知了上市公司和交易所。

    “胡总,你这个减持是什么名堂?是对我黄新培没有信心了吗?”

    黄新培接到胡杨的电话,很不理解,二人之前的很作一直很完美,为什么胡杨在这个时候要减持公司的股份。

    “黄总,从一开始我的投资就是财务性投资。现在西特电工各方面都走上了正规,融资渠道也很通畅,我这是功成身退了哦。”

    胡杨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好,对于西特电工他做的远远超出了一个股东的本分,扶上战马还送了一程,是时候离开了。

    “哎!既然胡总心意已决,我就不说什么了。胡总,我会记得你为公司发展做出过的贡献,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黄某人的朋友。”

    黄新培长叹一声,最终还是没能让胡杨回心转意。

    7月,西特电工最高冲到38元,胡杨也同步清空了手上的股份。

    事后统计,西特电工的平均卖出价为48元,成交金额为59亿元。

    之前,汇嘉控股的账上还有差不多3亿的资金,投出去5千万在西江注册了一家农业技术公司,然后减持股份又回笼了一笔,账上共有现金10亿元左右。

    这段时间的天气很热,手上暂时又没什么大事,胡杨决定休息几天。

    当然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小问题需要处理一下,那就是公司的“内鬼”王喜。

    对于这样的人,胡杨不会心软。当时之所以没有马上动他,也无非是因为他还有利用的价值。

    到了现在,安康保险早已投入了巨资介入了亿安科技股票的炒作,一切都有了定局,这个“内鬼”也该秋后算账了。

    “夏总,这是王喜窃取公司核心机密的证据,把他交给警方吧。公司这边收回给他分配的住房,做开除处理,通报全公司。”

    等待王喜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好结果,公司上下也不会有人同情他,夏冰作为行政副总会具体经办这事儿。

    “好的,我明白了。我说老板,你现在呆在深海也不回羊城了啊?怎么着,汇嘉控股变成后娘养的了吗?”

    夏冰有些不满意胡杨一直呆在深海,更多一些的忧虑还是怕胡杨会把汇嘉控股边缘化。

    “呵呵,我没那个意思,话可是你说的。夏总,正因为汇嘉控股是亲生的,有你和穆总在,我才很放心。”

    胡杨不会跟夏冰计较,知道这个东北大妞就这脾气,因此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夏冰听到这话儿,心里舒坦多了,连忙笑着说道:“我就知道老板不会忘了我们这些老人,我也是开个玩笑,你可别记小账哦。”

    胡杨笑着摇摇头,懒得和她磨牙。

    这时,林嫣敲门走进来说道:“胡总,明康通讯的陆总打来电话,说想请你晚上吃顿饭。”

    “咦?陆姐回来了?林助理,这事儿我知道了,回头我会亲自给她回电话的。”

    胡杨也是很久没见陆亚丽了,刚好今天夏冰也在,晚上就一起聚聚吧。

    林嫣应了一声,转头出去带上了房门。

    “夏总,今天你也别回羊城了,晚上咱们和陆总一起吃顿饭。”

    汇嘉控股是明康通讯的大股东,两个企业之间的联系一般都是慕少青和夏冰出马,夏冰和陆亚丽也很熟悉。

    “好啊,那我就明天再回去。”

    事情定下来,胡杨给陆亚丽打了一个电话,约好晚上七点半见面。

    下班后,胡杨和夏冰来到了酒楼。

    “陆姐,好久不见。”

    “陆总,你好。”

    “胡总,夏总,你们好。我也是才来一会儿,刚坐下不到十分钟。”

    陆亚丽来的稍早一些,不过也没有等太久。看到胡杨等人进来,她赶紧起身相迎。

    “陆姐,你坐呀,站起来干嘛。”

    几人先后落座,服务生进来给大家倒上了茶水。

    “服务生,可以上菜了。胡总,夏总,都是自己人,所以我就先点了菜。你们二位喝点啥?”

    陆亚丽和胡杨犯不着客气,来的早就先点菜,没什么毛病。再说了,大家又不是第一次在一起聚会,个人的口味爱好,互相都清楚。

    胡杨看看夏冰,夏冰笑着说道:“来两瓶茅台吧,红酒啤酒不爱喝。”

    陆亚丽也能喝白酒,就让服务员先拿一瓶茅台来。

    不多时,酒菜上齐,三人边吃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