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5章 她今日是要死在这里了?

作品:《慕郎归

    马王冲破围障,往草场深处狂奔而去。

    魏千珩打马追上去,吴世子等人也连忙跟上。

    马王转眼就跑得不见了踪影,沿途却留下了一淌淌的血渍。

    魏千珩一行沿着血渍往前追。

    从晌午一直追到落日余晖,终是在草场最南边的山壁前追到了无路可走的马王。

    虽然前行无路,但马王却不愿意屈服,一直翻腾跳跃着要甩下身上的黑奴。

    被马王颠簸狂奔大半日,黑早已精疲力歇,胸口闷闷的疼着,嘴角的血涎没有断过,黝黑的脸庞也是透出惨白来,整个人奄奄一息的趴在马背,双手死死的拉着马缰,一刻都不放松。

    魏千珩带人赶到时,看到马王背上那个奄奄一息的黑奴,心口蓦然一松。

    他正要带人包围马王,将它制服,那马王却折头沿着陡峭的山壁,往西边的山崖逃去。

    山崖上的冷风刮得人沁骨生凉,黑察觉到不对劲,抬眸看去,看清前面幽暗的万丈深渊,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

    她想跳马逃生,可马王的速度这么快,她跳下去也会活活摔死。

    她慌乱回头看向后面追来的魏千珩,可他们离她有一段距离,何况,山崖凶险,他们也不会冒险出手救一个下贱的马奴的。

    黑眸淬满冰霜,黑抽出袖中的弯月匕首,正要一刀割破马王的脖子,可她想到,魏千珩爱马如命,她杀了马王,他岂能放过她

    难道,她今日是要死在这里了

    她不怕死,可她现在还不能死

    想到这里,她再顾不得其他,咬紧牙关,手中的弯月匕首朝马王的脖子挥去。

    这是她惟一的生机了

    然而,不等她的匕首落下,破空声已接踵而至,马王嘶吼几声,哄然倒在了悬崖边上。

    黑从马背上滚到地上,怔怔的看着马王身上三支致命箭羽,不敢相信自己被救了。

    她呆滞的转过头看去,十步开外,魏千珩手提玄铁长弓,面容萧杀,仿佛救世神祇,又似地狱罗刹。

    触及他寒潭般的深眸,黑身子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筛糠般战栗起来。

    魏千珩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抽搐咽气的马王,再看向跪在地上、缩成一团的黑奴,眸光里的杀气渐渐收敛,面容平静无波,却让人不敢直视。

    吴世子等人赶过来,看着倒在血泊里咽气的马王,惋惜道:“可惜了,若是有了它,今年的赛马,必定又是你得头名,没晋王他们什么事了”

    “没有它,本王照样能胜晋王他的阴谋,休想成功”

    暮色下,魏千珩面容看不真切,声音透着刺骨的寒意,“若敢与我做对,杀无赦”

    他明明说的是晋王的恩怨,黑却吓得跪都跪不稳,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魏千珩冷冷睥着他,嘴唇挑起一丝玩味。

    面前这个黑奴在驯马时,与现在瑟瑟发抖的样子判若两人。

    自己就这么可怕

    转念一想,这天下又有谁不怕他,他可是大魏最嗜血无情的阎王爷。

    “本王乏了,回吧”

    魏千珩冷声下令,领着众人返回。

    回府路上,黑心情掉入谷底。

    她好不容易驯服马王,最后却又失败了,如此,她想随他去避暑行宫一事,只怕没有希望了。

    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要如何找机会再接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