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1章 想办法擒住她

作品:《慕郎归

    剑架到脖子上,吴三为了保命,绞尽脑汁的回想着那晚之事。

    “贵人,那娘子似乎病体缠身,来买药的当晚,一直咳嗽不停,还问我另买了一株百年老参还说,若收到上好的老参,都给她留着。”

    魏千珩神情一震

    先前问吴三那么多,也不能完全证明,向他买药的娘子,就是那晚与他同床的神秘女子。

    可如今听吴三道出那女子体弱多病,却与遗落头发上的药草味相符,如此,向吴三买药的,就是那晚睡了自己的女人

    寒眸淬冰,魏千珩冷冷发问:“她向你购买的禁药份量多少可用次数你能估算吗”

    吴三颤声道:“她一口气将的手里的存货都买走了。若是按着的教她的量使用,估摸着能用上十数次吧”

    魏千珩心里一松,既然她还会再来,就不怕抓不到她

    他吩咐白夜去库房将宫里赏赐的那盒千年老参拿来。

    白夜明白他的意思,很快就将老参取来了,将它交给吴三,冷声道:“你尽快放出消息,让她知道你手里新得了一株老参。等她再来买参时,想办法擒住她。如此,就饶你不死。”

    私自贩卖禁药乃大罪,轻则流放,重则杀头,像吴三这种将禁药卖出去,最后却用在陷害皇子身上的,任他十颗脑袋都不够砍。

    吴三捧着参盒,如捧着一个烫手的山芋,双手止不住的哆嗦。

    白夜看透他心里的算盘,寒声威胁道:“你休想耍花招,更不要奢望逃走。否则,三刀六洞就是你的下场。”

    吴三知道自己这次是遇到硬主了,不敢再耍花样,战战兢兢的应下

    同样战战兢兢的,还有马房里的众人。

    大家惴惴不安,担心着王爷的板子何时罚下,一个个垂头丧气、无法安眠。

    黑整颗心好似悬在刀尖上,手里紧紧握着弯月匕首,一刻都不敢放下,眸光盯着马房大门,仿佛那里随时会冲进魏千珩的人来,将她抓走,千刀万剐

    所幸,一晚过去,燕王并没有下令处罚他们,大家才松下一口气。

    黑悬了整晚的心落了地,等过了两日,风头彻底平下去,她向马房管事告了两天假,回了城西泉水巷的家。

    初心见她回来,高兴坏了,忙不迭的给她备好药浴,替她心揭下脸上黑色人皮面具,心疼道:“姑娘好久没回来了,奴婢担心你出事,几次想去找你,又怕被人发现”

    黑泡在药水里,全身四肢百骸仿佛针扎般的痛着,冷汗一层层浸湿她苍白的面颊。

    “公子说,这个药浴姑娘一日至少要泡三回,可如今姑娘一月难得泡一次,若是被公子知道了,只怕会要了奴婢的命”

    初心忧心忡忡,她怕姑娘没按着公子的话泡药浴,万一身体再出毛病,她万死难辞其咎。

    黑无力的靠在桶沿上,久未见阳光的脸色惨白如纸,唇色也是苍白无血。

    她冲初心笑道:“当初你跟我偷偷跑出来,公子就不会饶过你了。如今啊,你只有乖乖听我的话,让我帮你去公子面前求情,或许他还会饶过你。”

    初心帮她拭着额头上漫出的冷汗,心疼不已:“是不是很痛姑娘,奴婢不怕公子责罚,只是担心你的身子,若是你有个好歹,不用公子处罚,奴婢自己都饶不过自己。”

    黑虚弱笑笑:“别担心,最晚半年,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初心笑了,未几想起得到的消息,高兴道:“姑娘,黑市那边传来消息,吴三新得了一株千年老参,正在找买主呢,我们要不要去买来刚好给姑娘补补身子。”

    黑神情一顿,片刻后缓缓笑道:“这么好的老参,当然要买。你放消息给吴三,今晚戌时末,老地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