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其实是铁血系的狐狸!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咖啡厅的内部十分的清闲,一个客人也没有,到是有一个少女正无所事事的坐在吧台前面玩着手机,对方的头上有一对猫耳,看起来应该是妖族的同伴。这让苏钰安心了一些,如果有一位同样是妖族的同伴也就意味着这家咖啡厅并不排斥异族,不,说不定就是妖怪开的咖啡厅也不一定。

    “你好,我是来应聘调酒师的。”

    对着吧台上的少女打了一声招呼,对方抬起了头,一双暗金色的瞳孔异常的耀眼。

    “嚯,调酒师啊,那还真是麻烦啊,这样下去本小姐就真的要当服务员了喂,店长,店里来了一位小狐狸要应聘调酒师。”

    看着苏钰背后的那七条雪白的狐狸尾巴,对方没有用手机,而是直接伸出手摁在了自己的太阳穴。

    很快咖啡厅的大门被打开了,刚刚那个在绕着湖泊跑圈的青年走了进来,他一眼就看见了苏钰,对着她打了一声招呼随后走到了吧台少女的身边。

    “莎萝快我刚刚跑圈回来了快用无敌的幸运之力抽卡”

    “别催我啊你这混蛋把幸运用在这种地方完全就是在浪费好么我觉得你应该先去买一张彩票让我有一个房子住而不是每天和你挤在一个房间里面”

    有些排斥的把青年的头往旁边推了一下,伸出手在手机上面摁了几下,随后手机上面出现了一阵彩光,同时苏钰明显感觉到了桌面在震动对于一个熟悉游戏的宅狐狸来说,她知道这意味着出货了,不论是什么抽卡手游,只要出了高等物品那么就必定是炫目的光辉,有些手游还伴随着手机震动。

    “虽然你这个家伙性格恶劣,还是平胸,还是白色头发专门gank队友,但是我也没办法对一个躲在被窝里面啜泣的女孩视而不见呢,在你熟悉这个世界之前就先跟我一起住也挺好的。哎真不愧是幸运的力量跑了三圈的时间没白费”

    听着青年和名为莎萝的猫耳少女的对话,苏钰有些云里雾里的,不过看着对方的手机里面那光彩绚丽的十连,她差点眼瞎了,十张卡中,九张彩光还有一张必出的金光,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个必出的金光的话,那么这次十连抽说不定就是十连彩光了这就是所谓的欧洲人么太可怕了

    “你前面的那段描述是多余的”莎萝如同炸毛的猫一般,头上一直耷拉的猫耳也瞬间竖立了起来,她一脸的绯红,嘴上却完全不认输的说道“什么躲在被子里面哭鼻子啊我又不是那个银毛本小姐可是最上级的血统继承者啊不论遇到任何困难都必须去克服绝对不会认输的我明明是被被子的绒毛给刺激到了”

    这个时候苏钰才发现这个猫耳少女的头发下面还有一对人类的耳朵这是什么新玩法四声道么至少苏钰展露出了原本的狐耳之后人类的耳朵那一边都是被头发挡住的,是没有人类的耳朵的存在的,虽然这样带耳机会很麻烦。

    “那个,你们好,我是来应聘调酒师的。”

    看着两个人明显开始争吵了起来,或者说是猫耳少女单方面的吵闹,两人都把自己无视了的时候。苏钰决定不能浪费时间了,今天晚上的晚饭还没有着落呢。

    “啊啊抱歉抱歉之前想着先抽卡,都忘记了,请不要介意。你好,我是暮色咖啡厅的拥有者,也是这家咖啡厅的店主。羽修杰。你是来应聘调酒师的是么”

    终于,名为羽修杰的青年注意力回到了苏钰的身上,先是审视一般的打量了一下苏钰,随后开口询问道“请问,你是七尾么奇怪,既然已经变成白色的天狐了那么应该已经是九尾了才对的”

    “额这个”苏钰顿时就支吾了起来,以前在面对面试官的时候对方可都是问一些专业性的问题,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问题了然而苏钰为了今晚的晚饭还是决定认真的回答一下“大概在三百年前我受到了一个人的救命之恩,所以出山回报对方结果后来为了学习人类的知识就慢慢的把修行给懈怠了。”

    “哦狐仙报恩虽然有些老套但是我并不讨厌呢,那么你报恩了么”

    顿时羽修杰就来了兴趣,莎萝直接坐在了羽修杰的身边,哪怕已经来了好几天了她却还是不熟悉这个世界,身为高高在上的女神居然被剥夺了女神的位格和力量被打落凡尘耻辱,真的是耻辱。

    “嗯,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努力的在报恩哦为了报恩我基本上拼劲了全力而且还差点失去了性命”

    似乎陷入了什么并不怎么好的回忆,苏钰皱着眉头。

    “这可不像是报恩情节会发生的所以你都遇到了啥”

    “比如说因为恩人救下的狐狸太多了。”

    顿时羽修杰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救下的狐狸太多了”

    “大约有三千多只同族。”

    那个恩人到底有多喜欢救狐狸啊

    “大家都想要报恩,结果恩人说不如这样,把我们全部扔到了北非的一个峡谷,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就能可以报恩了。我可是打败了其他三千多只狐狸成功晋级的。”

    那个恩人压根就不是想要救狐狸而只是单纯的觉得有趣吧神他妈扔到北非去玩狐狸大逃杀,绝地求生这个家伙打败了其余三千多只狐狸也真是厉害啊等等我记得

    “那个我姑且问一下,你的恩人是长什么样”莎萝眉头挑了挑,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

    “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有一头银色的长发,面貌看起来很朦胧,完全记不清了,应该是一位天下无双的大帅哥。”

    压根就是一个天下无双的鬼畜而且那个家伙明明就是雌性是裁判长吧绝对是裁判长吧只有那个腹黑的家伙才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算算时间,这个星球在自己接手了羽修杰这个世界观测者之后就一直在裁判长的麾下说什么我无节操,明明那个家伙才是真的无节操啊

    而羽修杰则是感觉到好像有哪个家伙的人设崩塌了,应该是错觉吧

    “咳咳,总之,那就这样吧,欢迎你加入我们,我是羽修杰,这位是莎萝,是咖啡厅的服务生,那么,你的名字呢”

    “哎这么简单么苏钰,我的名字是苏钰”

    “欢迎你,苏钰。”

    总不能说是因为处于对一个被害者的同情才决定让你入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