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迫害是人气的表现!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早安,莎萝小姐,店长还在外面晨练么”

    随着铃铛的声音响起,七条尾巴,曾经吃过鸡的白狐狸推开了咖啡厅的门走了进来。清晨时分,这里本就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泊的一旁,也因此在清晨时分基本上都是一副迷雾环绕的景象,好在有一条石子路作为向导,不然在这片清晨会被迷雾笼罩的区域前行是很容易迷路的,而且那要等到早晨10点钟以后迷雾才会消散。

    “与其说是晨练,还不如说是有备无患吧,哈~好困啊,难道我这辈子都要被困死在这个破咖啡厅了吗,该死的,别说赚钱了,连一个客人都没有。”

    听着白发猫耳少女的抱怨,苏钰对此也有一些疑惑。这是她在这里工作的第三天了,可是三天的时间,没有任何一个客人登门。就算是有客人来也是在湖泊边散步,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对这间咖啡厅产生兴趣更别说进来了。在这三天之中,唯一来的人并不是客人,而是这间咖啡厅的原本拥有者。

    那是一位有着深蓝色长发,干练并且英气十足的女性。不好交流,性格恶劣,相当的不好惹。当然,苏钰也不会想要去招惹对方。要知道那可是一位龙女,正儿八经的二代,同时还是在警察局任职,负责这一片区域所有妖魔鬼怪的警官。不管是明面上还是背地里基本上都不是好惹的,而正面刚不知道,完全没有想过

    也不知道店长是如何与那位龙女搭上线,租下这个屋子改造成咖啡厅的。这片区域这么漂亮,就这么一家店,一般来说肯定是血赚的。然而事实上却正好相反店长只用了每个月500块钱的租金就把这间咖啡厅包括这一片区域全部租下来了,而这里虽然也慢慢有了人气可是基本上没有人来上门。根据苏钰的观察,那位龙女和店长的关系并不好,双方的态度都十分的冷淡。不过龙女对莎萝小姐到底挺尊敬的,而店长和莎萝小姐之间看起来像是一对欢喜冤家一般。无法理解,无法琢磨。

    更重要的是,苏钰发现莎萝小姐好像并不是猫妖这位白发的少女虽然头上顶着一双猫耳,可是头发下面还有一双人类的耳朵。这还不是装饰品,是货真价实的四声道以至于苏钰都没有办法搞清楚莎萝到底是什么物种了。但是从那位龙女对莎萝的态度来看,可能这位也是一位二代吧。

    “早安,小狐狸。”

    门口的铃铛响起,羽修杰推门进入了店内。他的身上完全没有刚刚晨练过的样子,衣服整洁,呼吸顺畅,头上没有汗水。与其说是绕着湖泊跑了三圈,不如说是刚刚散步回来。

    “羽修杰,关于这破咖啡厅这么冷清这一点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莎萝以一种十分正经的姿态直视着他。

    “大人,依小人之见,或许我们只是缺一个看板娘”

    “何以见得”

    顿时莎萝就来了兴趣,看板娘她好像挺合适的。

    “您看,我们来的这几天,玩到的大部分游戏,不论是端游,索o,任o堂,还是手游。不都是有一个标志性的看板娘用来迫害的么”

    “迫害”莎萝顿时就不想往下接了,她已经差不多知道羽修杰要说什么了,她虽然挺喜欢迫害团长,喜欢女人唱歌男人死,还喜欢啊啊啊啊啊之类的但是迫害归迫害,让自己亲自上场那就不见得了。

    “举个例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块画板,羽修杰直接在画板上面贴了一张剪影然后说道“看,就像这样,虽然还是有一些特点。不过终究会让人想不起来的对吧这对长耳朵。但是”拿起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油性笔在画板上面写下了一个驴字。

    “阿米o”

    顿时莎萝脱口而出。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有些东西过去就过去了,但是迫害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把驴字擦掉,随后又写了狐狸两个字上去。

    “嘤嘤怪我懂了原来如此你真是个坏东西啊”

    莎萝瞬间就明白了,羽修杰所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迫害果然是能够长存于人类心中的记忆刻骨铭心简直都已经刻印在dna里面了她这位女神好像都已经刻印上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了

    “大人,您也不差啊。”

    “那么,应该去哪里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呢”

    然后,苏钰顿时感觉一股凉意从背后涌出,本来一直都在擦拭着酒杯打扫着卫生没有参与进去的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啊不好意思店长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家里有点事我先回”

    刚刚走到门口,苏钰就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莎萝一只手指着她,随后轻轻的一勾手指。苏钰的身体直接不受控制的转身向着这边走来,在两个人那可怕的笑声之中。苏钰浑身颤栗的闭上了双眼为了工资,老娘拼了

    十分钟之后

    “唔,这样,不太好吧”

    莎萝捏了捏苏钰的狐狸耳朵,不,现在应该说是兔子耳朵

    “看板娘而已啦,有自己的特色才是属于我们的看板娘啊,一味的致敬是要不得的,说不定回头就有一个叫乡秀树的过来踹门。”把人耳形状的发夹戴在了苏钰的头上,羽修杰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四声道是特色啊。”

    “那个,店长”苏钰弱弱的举起了手说道“这样会给我加工资的吧”

    “工资”

    羽修杰一皱眉,他一脸正色的看着苏钰道“条约上写的很明白啊,你的工资就是这家店铺每个月收入额度的百分之一,小同志别太贪心了啊。

    “啊没保底没提成”

    这个咖啡厅每个月收入的百分之一三天了,一个客人都没有这他妈不是干白工么

    “所以说,不要太贪婪了,小同志,虽然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客人,但是你看我们这个地段,你看我们这个档次全世界唯一的七尾天狐当调酒师这样的招牌一旦打出去那财源肯定是滚滚而来到时候想吃啥都有”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但是怎么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怎么感觉工作好像全部都是我一个狐的你们呢

    “那个那店长和莎萝小姐呢”

    “当热是坐享其成啦,你有见过哪个资本主义亲自下场干活的。我们只要压榨狐狸就行了。”

    这个家伙居然不要脸的说出来了还是当着我的面说出来的完全没有任何想要隐瞒的字样不来了吧等下就找个机会赶紧溜了吧这家店绝对有问题

    羽修杰明确的抓住了苏钰脸上的情绪波动,他伸出手拍了拍苏钰的肩膀说道“小同志的觉悟还是不够啊,但是完全没问题,毕竟我们是签了契约的。我想,你一定不会想要撕毁经过神明见证的契约吧毕竟神罚是很可怕的哦。”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明白了那就去工作吧你也擦了三天的酒杯了,该去做点正式的工作了。诺,去发传单吧。”

    将不知从从哪里搞来的传单放在了苏钰的手中。

    “哎店长你让我打扮成这个样子去发传单真的不会被抓么”

    “开玩笑,这里可是那个龙女的地盘,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一把将苏钰推出了咖啡厅,而后又把剩下的传单递给了莎萝说道“随便找个时空缝隙扔进去吧。回来这么久,也回家去跟老爹老妈报了平安。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嚯我还以为你准备就这么耗着呢。”

    接过了传单,莎萝从店铺内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