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有缘人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当苏钰成功逃回咖啡厅的时候,时间已经悄然的来到了12这个数字之前。

    “店长这真的不是人能干的事情啊”

    “反正你又不是人。”

    对于苏钰的抱怨,羽修杰完全没有任何在意。作为一个合格的店长就是应该学会如何压榨自己的店员况且开业三天了这个店员天天都在磨洋工虽然本来就没有顾客就是了。

    “就算我是狐狸我也是受到刑法宪法民法还有少数妖族保护法保护的好么”

    虽然嘴上是这么抱怨的,然而苏钰却没有任何勇气反抗。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面对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绝对是纯正的人类的店长还有莎萝小姐的时候根本就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那是下位生物在面对绝对的上位者的时候所发出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不要反抗,不能反抗。作为一个修炼千年的狐妖。她很明白这个情况应该怎么做。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活这么久啊。

    放下了手机,羽修杰指了指挂在墙壁上的时钟说道“别抱怨了,快去换衣服吧。等下就要有客人上门了。”

    “店长你在做梦呢,要是你认为那个传单有用的话那大可不必抱有期待了,我看那些人接了传单之后随手就扔掉了。”

    “那只是因为那些家伙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罢了。虽然我们这里没什么人气,但是啊咱们要的价钱可不低的。”

    挥手打发走了苏钰,羽修杰再一次坐在了吧台前,莎萝随后就出现在了他的一旁,拿着出去的传单已经全部都消失了。羽修杰到是不怀疑莎萝会不会随便找个垃圾桶就扔掉。毕竟这可是事关莎萝什么时候能回天界的工作。为了能够早一步回到天界她肯定会去做的,虽然可能会磨洋工,但是绝对不至于把所有的传单全部都扔掉老实说,要是简单的扔掉的话羽修杰反而不会去在意,万一有缘人翻了一下垃圾桶呢羽修杰担心的是莎萝直接一把火把传单全部烧掉。

    虽然莎萝身为女神的权能全部都被剥夺了,然而在女神的身份之下,莎萝还是一位杰出的魔法使还是那种远程当炮台,近身拍防御魔咒,瞬间附魔,然后就手持双剑直接上的那种魔法使而且这个家伙还崇尚口径即是正义这条真理,身上随时都带着各种枪械子弹火炮。羽修杰到是不担心莎萝会被人欺负哪怕降格了也是她去欺负别人。羽修杰只是担心莎萝磨洋工,仅此而已。

    “每个时空通道都扔了,不过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若是想要修复次元壁垒的话这么做反而有可能会直接加固时空通道。”

    作为天界高材生的莎萝对于羽修杰的行动表示疑惑,她到是不怀疑羽修杰想要毁掉这个世界,作为曾经羽修杰的直属上司。她基本上明白羽修杰的行为模式,他虽然不会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然而偶尔也会破例的。虽然总是吊儿郎当不去做任务不升级也不管别人的死活,然而也不会对即将毁灭的世界置之不理。

    “我想了想。要是想要等待次元壁垒的自我修复。那么我们就需要斩断所有的时空通道。你当初对着这个世界到底开了多少枪”

    一枪一个口,也代表着一个时空通道。

    “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片面包么”

    面对羽修杰的提问,莎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当初因为羽修杰故意不升级拖累了她导致她一直都在留级,当时差不多气疯了,想要下杀手结果发现哦豁打不过。没办法只能对羽修杰原本的世界动手,气消之后嘛当然不可能记得这个已经千疮百孔的世界到底被她射了多少发了。

    “我想也是。我的想法也很简单,一个一个的斩断时空随带等着次元壁垒自我修复大约需要4万年的时间,就算是我这种磨洋工的世界观测者4万年都能拿到20级的经验了。”

    “人家积极的世界观测者1万年就满级了。”

    无视了莎萝那充满了幽怨的话语,羽修杰取出了之前的那个画板摆在了莎萝的面前,拿着油性笔在上面划出了一个球体然后说道“现在这个世界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吧,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由于时空通道的不稳定导致这里随时都有自我毁灭的可能。而我的想法也很简单,直接利用我和各个世界中的缘分,虽然我也是个磨洋工的,不过我好歹也拯救过几个世界,利用缘来制作稳定的时空通道。一个时空通道就像是一个支架一般。一个支架没有办法支撑毁灭的世界,那么被无数个支架连接起来的中转站就是一个无比稳固的世界。”

    “不好意思,就算你说的这么清楚我还是没听明白,能简单一点么我在世界工程学和造物科学的课程都是睡过去的。”

    这也好意思自称优等生

    没办法,和这样的家伙解释自己的想法完全就是白费力气。

    “总之你只要知道这么做可以大幅度的缩短世界稳固的时间,我们的任务是保证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的任性妄为而自我毁灭,让次元壁垒自我修复是一个方法,借用外力来稳固实际上也是一个办法。裁判长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把我们踢过来的。”

    “明明是你把我拉过来的”

    一只手撑住了被提到了痛处直接扑过来想要和自己决一死战的莎萝,羽修杰把她摁在了吧台上。

    “总之,那个传单会把和我有缘的家伙吸引过来,以此稳固时空隧道成为一个支架来稳定这个世界。”

    “你的那些孽缘真的没问题和你建立了缘的家伙应该和你是熟人吧万一被认出来了怎么办哦也是,这个是你原本的面容,执行任务的时候又不是用这个面容。不过这样真的可行你自己都已经不记得到底有多少人和你结缘了吧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或许这些缘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扭了扭之前被羽修杰摁住的手臂,莎萝咬着牙。这个该死的混蛋完全不懂得对女孩子温柔一点啊可恶啊等这个世界修复之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把这个家伙做掉不这样太便宜他了一定要把他扔到奇奇怪怪的世界里面去

    “因为进行任务的时候,时间是平行的每一次完成任务之后我都会回到原点,所以看起来我已经经过了数不清的世界,但是实际上好吧,这个原理你肯定也不知道。”看着莎萝那一副没听懂的样子,羽修杰单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到底谁才是天界的正规神啊,我一个世界观测者都已经知晓的东西你居然还是一知半解的,这样也好意思自称是优等生裁判长到底是为什么才把第一的名号让给你的。是因为性格不够扭曲么

    “你只要明白我们虽然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可是对于时间和世界来说我离开的时间线实际上不到一年。”

    “好吧,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你这个家伙还真是的,和那些学院的家伙一样满口大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