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鸽子汤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在确定蓝白狸猫打不过黑白老鼠这个决定性的事实之后羽修杰就把不知道是那个倒霉孩子放在这里的黑白老鼠的玩偶给收了起来。苏钰不会干这种破事,那么还要思考犯人是谁么除了那个四声道的家伙还有谁虽然莎萝一直都在吧台趴着睡觉,然而羽修杰一点都不怀疑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这个恶劣的家伙基本上只要是会给自己添麻烦的事情都会去试一试。哪怕现在已经神间失格了也是如此,正可谓表里如一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回到了吧台,苏钰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好走人了,而陈早就已经离开了去向她的同事们炫耀自己刚刚拿到的签名。

    看着时间渐渐走向了傍晚,天色也逐渐变暗,完成了一天摸鱼的苏钰也拿起了自己的东西换好了衣服跟着羽修杰打了一声招呼就溜了。虽然咖啡厅已经有了第一位客人,然而这位客人好像并不是什么肥羊。至少对方拿出来的钱在这里根本用不了。羽修杰正在寻思让对方拿几个道具抵债算了。

    当羽修杰准备关掉咖啡厅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了空间的波动,似乎有什么东西通过了传单上面的特定传送阵。

    当他抬起头时,一位金发的男人正一手拿着传单一边推开咖啡厅的大门。对方头上戴着帽子,身上也打扮的严严实实的,除了那长长的金发以外几乎没有办法辨认对方的外貌。

    “我听说这里只要付得起钱,那么什么事情都会去做的,对吧”

    金发的男人表现的相当隐晦,连声音都是变调过的。

    “当然,违法犯罪杀人之类的事情去找更专业一点的,要是救援守护一类的委托你应该去隔壁莱布拉。”

    虽然羽修杰可以知道来者是谁。然而那样没有什么意义,羽修杰并不在意来的是谁,对方和自己有缘这件事是肯定的。然而这个缘也是要看大小的,基本上大的缘分在羽修杰完成世界观测者的任务的时候就已经了结了,剩下的最多就是一些如同被折断的莲藕之中的丝线一般的缘罢了。

    “我不需要去杀什么,也不需要去拯救什么,是相当简单的任务不过,请问改变了历史的单子接不接。”

    对方压低了帽檐,声音也变得更加的低沉了。

    “改变历史”

    顿时羽修杰就来了兴趣,这可是一个大单子啊。至少在羽修杰这里,若是想要改变历史那么就必须要支付相当高昂的代价。钱这种实际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并没有什么意义。

    “对,我想要你改变一个既定的事实。并非是毁灭国家的开端什么的,而是一位女性的悲惨命运。”

    “不好意思,咱们这里不接毁坏姻缘的单子。”

    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酒杯,羽修杰把一开始准备好的杯子放了回去。他已经确定来的是谁了,这一位给羽修杰留下了一些印象。不论是手段还是那几乎扭曲的观念。

    “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陌生的金发男人郁闷了,他怎么感觉这样的情况好熟悉啊,真的好熟悉啊。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遇见过这位酒保不,这样的感觉越来越熟悉了,就好像是曾经在身边的人一样。随即摇了摇头打消了心中的念头,他大声的说道“既然你都知道,那你觉得那样合适么三个人的一生就这么毁了”

    擦拭着手中的酒杯,羽修杰给对方倒了一杯果汁,虽然这里是有酒的,可惜羽修杰并不想拿出来招待这位从遥远的异世界过来的顾客。

    “那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人家天造地和的一对,哪轮的到你这个绿者来反对了。”

    “果然是你斩星我就说这个语气为什么感觉不太对劲”

    在那一瞬间,金发的男人恍然大悟了,这不是那个总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作为旁观者和自己的倾诉对象。算是若即若离的朋友的那个人么

    “哈我说你怎么还不死心啊。人家都死了五百年了。你在家里自己造娃娃的计划不是也挺好的么”

    被人一口叫破了名字羽修杰倒也没有怎么在意。他本来就没有准备隐藏自己身份,就算是被认出来了那又能如何呢因为羽修杰在作为观测者的时候,虽然总是被莎萝下达了奇怪的任务,然而羽修杰根本就没有怎么去做过,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存在,虽然很多时候也是处于事件的中心点。

    不,不要怀疑,羽修杰绝对不是那种会去打扫甲板和空中劈叉的。让他去做能够拿到经验值升级的举动那是死都不可能的。

    “咳咳,既然是熟人的话那就好办多了,你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大号玩具的舰长了。”说着,对方举起了手中的传单看着羽修杰道“你我现在的立场就是一个雇佣人和委托人,我是在向你委托。我看你好像挺缺钱的样子哪怕世界不同钱币不通用,但是贵金属之类的稀有金属肯定还是需要的吧”

    “好吧好吧,我就算是先默认了这个立场。”

    因为明白面前的男人一旦认真起来那么肯定就是个不要脸的,羽修杰也明白在不动手的前提下自己基本上拿他没办法。

    “呵呵,那么不给我准备一些好一点的东西作为招待么”

    看见羽修杰服软,对方取下了帽子和身上的大衣,露出了一身洁白的长袍,一头金色的长发也垂了下来。

    “其他的没有,鸽子汤要不要”

    “鸽子汤真寒酸啊,给我来一碗吧。”

    一碗白开水被放在了男人的面前。

    “喂这不就是白开水么鸽子呢”

    羽修杰以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对方“废话,当然是鸽了啊。”

    “”

    男人一瞬间愣住了,这我居然无言以对啊鸽子汤是白开水这件事情不是肯定的么都是鸽子了怎么可能还会乖乖的出现在锅里面被煮成汤呢。

    “咳咳咳算了既然换了一个世界那么就重新认识一下吧你的真实姓名是羽修杰对吧传单上还是这么写的那么,初次见面,我是你不算朋友的朋友,奥托阿波卡利斯。”

    “我知道,第一绿者嘛,你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人不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却流传着你的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