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第一次与外界接触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草药,蘑菇,特殊的石头,以及一些鱼和野菜。

    这些东西就是羽修杰要带着走出这座森林的资源了,羽修杰在前几天探索森林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森林的边界和出口了,主要是那个时候羽修杰还没有办法确定自己的方位以及如何融入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自己是一个外来客。虽然每一个世界都有着黑户,然而那些黑户都是熟悉世界的,而羽修杰对这个世界相当的陌生。

    在很多时候,想要逐渐的了解一个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从最外围一步一步来。

    第一是因为在最外围肯定会有一些村落存在,而那些地方对于黑户的管理是最松散的只要小心应对就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第二就是身份,自己有三个选择,伪装成学识渊博的学者,嗯,这一条可以跳过了,本来就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理解就这么伪装肯定没用,第二条就是战斗人员可是羽修杰看着自己细胳膊细腿的,除了175公分的身高以及腰间的木剑和石剑以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战斗人员不要问为什么没有铁剑,森林里面羽修杰一块铁矿都没有遇到,到是之前5级的时候给的源石他捡到了一些。

    第三个选择就是伪装成医护人员了。在13级解锁的记忆之中有很多关于医疗一类的知识。虽然在源石的描述上这个世界应该是存在魔法的,然而羽修杰解锁的经验之中,很多医术都是师承科学侧的,只要一把小小的手术刀,甚至不需要手术刀光靠药物就行。不需要知道药物的外形名字,只要在空间之中解析一下就可以直接使用。最主要的是这些医术不仅仅是对人类有效,对类人形生物甚至是动物都有效。

    在之前的提示之中有明确的说明,人类观测者所进入的世界基本上都是人类或者类人形生物所掌控的世界。羽修杰倒也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遇见一些自称是这个世界居民的不可名状的玩意,但是考虑到这个世界有可能是类人形生物的世界,羽修杰把自己的身体用防化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黑色的瞳孔。

    “我是不是走错路了”

    站在一片广袤的原野上,刚刚从森林之中走出来的羽修杰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那是一座宏伟的城市,不,如果只是一座城市的话并不会让羽修杰如此的吃惊,真正让他吃惊的是这座宏伟的城市正在缓慢的向前方移动这是一座会移动的城邦

    “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有魔法并且也做好了准备,但是这个未免也太可怕了吧整个城市一起迁移这可不得了啊”

    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迫使整座城市迁移呢反正肯定不会是人祸人祸的话城市就算会移动也没用。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天灾了以生物的力量无法抗衡的天灾,为了躲避无法抗衡的天灾所以整座城市一起迁移这个倒是可以解释,但是人走就可以了,干嘛把整座城市都一起带走是有什么无法割舍的东西么

    还是说因为无法抗衡的天灾太过于频繁所以不得不把城市建造在可以移动的设备上,从一开始就是一座移动城邦

    这个世界的水好像有点深啊。

    看着那座正在移动的城邦,羽修杰顺着对方前行的道路也一并向前走去,对方的速度并不快,羽修杰估摸着自己或许可以登上那座移动的城邦。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去一下周围可能存在的村落看看。

    羽修杰现在也没有办法确定这个世界是否会有村落的存在了如果城邦都是移动式的那么村落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啊。

    然而羽修杰的担心是多余的,在经过了两天的长途跋涉之后,他跟随在那座移动城邦的身后来到了一个人口稀少的村落。羽修杰停下了由木头,枝条以及特殊的树脂所制作出来的基本上没有什么耐久度自行车,推着木车走进了村落之中。沿途他遇到了一些正在耕作的村民。在羽修杰好奇的打量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观察着这位突然出现的来客。

    “果然,是类人形生物么只是”

    看着那些人的头上的那一双有些萌的熊耳,羽修杰有些犯嘀咕了因为他不仅是从那些人的头上看见熊耳朵,还在头发的下面看见了人类的耳朵请问,你们是喜欢带发夹呢还是与生俱来的四声道呢是四声道吧绝对是四声道吧这未免也太奇葩了吧。

    很快羽修杰就被一个壮汉拦住了,对方看起来似乎刚刚从农田那边回来,手里拿着锄头面色不善的看着羽修杰“你是什么人”

    中文

    顿时羽修杰的面色就稳定了,中文那就好办多了,本来还在担心语言不通应该怎么办呢。

    “我是一位实习医生,为了开拓自己的眼界并且学会更多的治疗方法而进行旅行。腰间的武器只是在森林和荒野之上前行之时自保所用的,请不要介意。”

    先是解开了腰间的武器,羽修杰把石剑和木剑都拿了起来,向那位熊耳壮汉示意了一下这两把武器都是钝器然后将其扔在了地上,接着拉下了遮挡住自己口鼻的面罩露出了自己的外貌,本来还在担心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不是人类,现在看起来虽然不是人类但是自己好像也不能混进去的样子,谁让和对方长着人类的面孔呢

    “医生”

    听见了羽修杰自报家门,对面的面色柔和了很多。和羽修杰猜测的一样,不管是在什么样的世界,医生总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

    “您好,尊敬的医者,我是肯尼威尼弗雷德,这个荒野村的防卫者请问,请问您的魔杖呢”对方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羽修杰然后询问道“使用源石技艺的医术似乎是需要载体的。还是说您是药剂师流派”

    “是的,我是药剂师流派。”羽修杰打开了腰包,将里面收集起来的大量草药展示了出来。这位他争取到了大量的信任,羽修杰可以确信,那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把所有的草药都认出来,但是作为在偏远地区谋生的人肯定会认得一些草药的。而羽修杰的腰包之中就有着一些很普通的草药。

    男人脸上的怀疑完全的消失了,他对着羽修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看来应该是已经确定了羽修杰医生的身份了。

    “您好,尊敬的医者,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么”

    “是的,肯尼威尼弗雷德先生,我的确需要一些帮助。对了,您称呼我为羽修杰就行了。”

    既然已经完成了第一步,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那么就开始继续接下来的步骤吧。

    “我在之前的旅途之中遇到了一伙歹人,虽然成功的逃离,但是如同您现在所看见的,现在我的身上除了这包除了救人意外没有任何价值的草药和这件衣服意外,几乎一无所有了。我也失去了和我朋友的联系。”

    “那还真是糟糕,不过能够完好无损的逃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壮汉呼出了一口气似乎是在为羽修杰担忧,随后他对羽修杰发出了邀请“若是您不介意的话,就来我家吧,我的家中有电脑,虽然因为这里地域偏远可能网络不是很好,不过切尔诺伯格刚刚从这里经过,这段时间的网络应该不会如此的糟糕。”如此的说着,男人拿出了一部触屏手机开始联系他的家里人准备好招待客人。

    手机电脑

    感情这个世界的科技没有点错,而是和魔法齐头并进啊这个是不是有点蒸汽朋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