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代号·疫医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思来想去,思考到了很多举动,最终羽修杰还是放弃了自残这样的想法。因为那样并不一定可以获得感染者的信任很麻烦啊,真的很麻烦啊。

    不过让羽修杰感到幸运的却是他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之前被他救治过的两个感染者之中的一个,那个伤势并不重的男人。对方在看见羽修杰之后也是一阵紧张,不过随后就放松了。羽修杰明显不是乌萨斯人,而且羽修杰看起来对感染者似乎并不怎么厌恶和排斥甚至还出手救治了他和他的同伴。

    “罗洛奇克,老实说,我完全没有想过会在这里碰见你。好不容易才从这里逃出去的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将之前买到的布料在空间之中用1点经验制作而成的黑色手套戴在了手上,羽修杰也知道了这个中年人的姓名,一个相当普通的名字。

    “就算逃了出去,又能跑到哪里去呢羽先生您应该知道的,我们,根本无处可逃。离开了这里必定会死,留在这里苟且偷生好歹还有可能活下去。”

    然而罗洛奇克所说的也是事实,离开了这座城市他必定会死,因为这里是乌萨斯,就算离开了切尔诺伯格也不会被其他人所接受,那么还不如就留在切城。过着如同老鼠一般的生活。能苟一天是一天。

    “我无意评价你的选择,人生的道路都是由自己所决定的。”

    羽修杰并没有打算和这位感染者讨论人生的选择,而是向他提出了请求“请问你知道阿撒兹勒的所在么我想去那里工作。”

    直接把请求和来意全部都诉说了出去,羽修杰并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想法和行动,因为他已经决定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纯粹的医生,一个受到了至高的理念所号召,决定把毕生都投入拯救感染者并且寻找如何医疗矿石病的先驱者。这也是他的任务,所以这也不能算是伪装因为他是要装一辈子的。小人装一辈子君子,那么谁能否认他是个真君子呢

    “阿撒兹勒恕我直言,羽先生,您这样高尚的人并不应该和我们这些肮脏的老鼠在一起,您有着更美好的人生,有着更加光明的未来,您的医术是我所见的人中最高的。我实在想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就算您不这样做也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责备你。”

    听闻了羽修杰的清修,罗洛奇克有些吃惊。随后他反而开始劝告羽修杰不要参与这滩浑水之中。羽修杰的医术他领教过,但是他更体会到了羽修杰的内心,他不忍心把羽修杰这一位未来必将载入史册的医生拉入感染者的漩涡之中。

    “为什么你会把自己认为是老鼠呢罗洛奇克。”羽修杰伸出了手,轻轻的点在了这位熊人的额头上说道“在医生的眼中,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正常人和病人,而医生的天职便是救助病人。你们得病了,而我就需要全力救治。感染者也不过是病人罢了。老实说,在我的家乡,曾经爆发过一种可怕的传染病。”

    羽修杰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白色鸟嘴面具,那是由特殊的金属材质所制作出来的,在尖锐的鸟喙部分塞入了大量的香薰和许多奇特的草药,可以让人保持精神。

    “那是一场相当可怕的传染病,只要靠近对方就会被感染,并且在七天以内痛苦的死去是的,那是一场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天罚的病症。和那样的病症比起来,所谓的矿石病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伸出了手指敲了敲这个有些帅气又有些阴暗诡异的鸟嘴面具,羽修杰似乎是在沉思一般的诉说着。

    “那一场天灾带走了将近我们国家三分之一的人民的性命,从古世代到现在为止更是夺取了上亿人的性命。或许你有一些不相信,总之,那场病症的确存在过,而我的一位朋友是那一场天灾的亲历者他和他同行的医生们带上了这个面具,穿上了黑色的服饰,拿着木棍行走在地狱之中,聆听着将死之人的哀嚎。让濒死者直面死亡然后安详的离去说实话,他们对天灾束手无策。他们能做的仅仅是为那些病人带去一丝丝的安慰。他们是无数遗嘱的见证者。”

    拿起了鸟嘴面具,羽修杰放在了罗洛奇克的面前。

    “很可怕对么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束手无策到希望依靠可怕的面具来吓走病魔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我的朋友和他的伙伴们虽然对这种天灾束手无策,但是却一直坚守在第一线,不断的记录着病人们的状态,很不幸,因为长时间和感染者的接触,无论多么完美的防护也没有办法保护他们,最终他们也成为了感染者。他们成为了最后一批感染者。因为他们是唯一愿意进入隔离区的医生。”

    站起了身,羽修杰把鸟嘴面具戴在了脸上,那张年轻的面孔被恐怖阴暗的面具所取代了。

    “因为他们的贡献,最终我们战胜了病魔,生命的光芒得以延续而这套衣服是他临死前交给我的。在我离开了我的国度来到了这里,意识到了矿石病的存在之后,我突然明白了老师为什么让我出来旅行了现在,我决定继承他的意志,虽然你们的病症和我们曾经所经历过的病症完全不一样,然而既然是病,那么就一定拥有着治愈的可能性。作为一个医生,我将赌上我的一切捍卫你们生存的权利”

    聆听着羽修杰的发言,罗洛奇克愣住了。在那一瞬间,他似乎从羽修杰的身上看见了光芒脸上那恐怖阴暗的鸟嘴面具却也掩盖不了人性的光辉。他知道,他被面前的这位小自己很多的医生所折服了不仅仅是他,还有他背后的那个国家,那些为了拯救病人而前仆后继的踏入隔离区,并且成为了最终病患的医生们。

    看着已经完全愣住的罗洛奇克,羽修杰有些纳闷了,是自己表演的太好了还是表演的不够好怎么就没反应呢你就算不拍手叫好也至少有点表示啊。

    “很很抱歉尊敬的医生,我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您我甚至没有办法直视您。您身上那耀眼的光芒几乎要将我完全的包裹住了多么多么的抱歉,我没有上过学,我也不知道应该用何等的言语和词汇来形容请跟我来吧,我带您去阿撒兹勒。”

    过了好一会罗洛奇克才反应过来,他对羽修杰甚至换上了尊称,他或许是相信了,又或许不相信。不过他总算同意帮助羽修杰到达阿撒兹勒也算是件好事。

    “对了,之前忘记问了,你和你的同伴为什么会受到这么重的伤这个国家应该不至于用那样的手段对付你们吧”

    跟在罗洛奇克的身后,羽修杰有些好奇他的身份,羽修杰猜这个家伙肯定不是感染者这么简单。

    “是的先生,实际上我和我的同伴是整合运动的成员,之前为了救援那些在隔离区的同伴被发现了才会变成这样。”

    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向羽修杰隐瞒自己的身份。

    整合运动好像是一个感染者组成的团体,羽修杰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身上。

    “对了,先生,您应该为自己起一个代号,若是让乌萨斯知道您的真实姓名并且在进行救治感染者的工作肯定会寻找然后把您驱逐出境的。”

    “代号啊疫医,就叫我疫医吧。实际上这个代号并不是特指我,在我的家乡,这个代号指的是所有在那一场大瘟疫之中穿上了黑色衣服带上了鸟嘴面具并且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病人的医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