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轮回的伊始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医学的研究总是枯燥的,特别是没有任何朋友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独自的研究。而且还没有实验体,只能依靠脑补进行研究的时候

    “啊啊啊,超烦的啊”

    随手扔掉了手中已经看完了的书籍,羽修杰抬起了手腕,把手表放在了面前,和往常一样,莎萝并没有在线。就算她在线对于羽修杰的提问也基本是看心情进行回答,羽修杰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态度这么差,但是看起来自己好像和莎萝似乎有仇的样子,自己在潜意识之中也会想要抗拒升级,什么都不想,就这么躺下睡觉也挺好的。

    然而羽修杰可以确定自己绝对不是懒,而是潜意识的想要这么做似乎是想要拖时间至于为什么拖时间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没有设备,没有实验体,没有助手,全部试验只能靠脑补的情况下,羽修杰的进展相当的缓慢,或者说压根就没有什么进展。他除了从网络上获取关于矿石病的一些浅显的研究资料以外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材料也很少啊就算是拜托了整合运动去收集。”

    看着空间之中那几样少的可怜的素材,羽修杰倒也没有在意,有就不错了。还要在意有多少么毕竟这里是切尔诺伯格,在歧视感染者这一方面简直就是站在t0级别位置的城邦,一个感染者组织想要收集到羽修杰想要得到的素材已经是千难万难了,更何况有一些材料是工业之中顶尖的材料,除了制作以外根本没有任何渠道可以获得。

    市面上可以购买到的素材都只是一些简单加工过的,倒也凑合着可以使用。

    从腰包之中取出了长度大约在150公分的千月,经过之前的那些素材的打磨和整合之后,千月总算可以被拿出来正常的使用了。

    如果光是从外表上来观察,千月只是一根有些扁平的银灰色铁棍,不仔细观察的话甚至没有办法分出那一头才是握柄。千月的剑鞘下方有一个孔洞,那是射击孔,千月的剑鞘可以当做一把步枪来使用,射出的子弹是根据羽修杰装填的子弹来算的,而羽修杰用刚刚的材料制作的是普通的子弹。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泰拉的世界,也是有枪械和子弹的,不过枪械被称之为铳械,而且被拉特兰一族所垄断,虽然威力并不高不过却一直被拉特兰人所使用。而每一把流出的铳都十分的昂贵,而作为消耗品的子弹更是需要使用源石工艺进行加工所得到的腐蚀子弹,比起羽修杰认知之中的子弹还多出一些特性,类似于穿甲弹,燃烧弹,曳光弹之类。至于价格很贵,贵的要命。把现在的羽修杰卖了好吧,绝对买得起,羽修杰有那个价值。

    千月的剑鞘可以作为剑来使用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变得锋利无比,也可以作为枪来使用,而千月的握把处被羽修杰进行过修饰变成了十字形,千月本来是没有刀镡的。羽修杰给千月加上了刀镡,因为使用了之前还没有进入切城的时候得到的源石进行了一些加工使得千月也拥有了一些传递源石技艺的特性,即使不作为武器使用也算是一把合格的魔杖。

    至于千月本身在羽修杰解锁的记忆之中,那是一把若是没有必杀之心就绝对不能拔出之刃,若是拔出,那么一切都只需要一刀。在这一刀之下,时间,空间,昼与夜乃至整个世界都以失去了意义,其威力甚至可以斩断晨星,被誉为真正的毁灭之刃,乃是上界的裁判长的裁决一个世界所使用的刀刃,因为未知的原因而赠与了自己。

    哦,对了,上界的裁判长曾经是和莎萝同级的女神,而且还是闺蜜。羽修杰的很多任务也是裁判长发布的,虽然没有多少记忆,可是仅有的记忆告诉羽修杰那个裁判长是个腹黑的家伙,相当可怕。若是没有必要就千万不要招惹。

    与其说千月是羽修杰的武器,不如说千月的剑鞘是羽修杰的武器,在仅有的记忆中,千月本身羽修杰根本就没有使用过多少次,那拔出刀刃就能分割天与地的力量绝对是禁忌中的禁忌,除非羽修杰走的是屠杀线,而且仅有的记忆告诉羽修杰若是使用了千月,在任务结束之后就会受到来自裁判长的裁决判定这一次使用是否合理。

    这不就是屠杀线的最后打sans

    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剑鞘,感受着来自千月的回应,最终握住了剑柄向前拔出,一个光秃秃的剑柄出现在了羽修杰的手中,没有剑刃,只有剑柄。这是千月为了防止使用者误将其拔出而设定的特殊机制,在真正需要使用的时候所拔出的才是千月的刀刃由奇特的物质碎片所组成的长刀。

    平时当医生,稍微认真一点的时候就用枪械攻击,正常状态就用剑鞘进行攻击,等我收集完素材肝完龙门币精英3拔刀你们就知道错了。

    “难道你打算就这么一直站在那里么”

    观察着手中的剑柄,羽修杰最终把千月插入了刀鞘之中,而之前那根黑色的木棍就这么被羽修杰舍弃了,有了千月之后其他的防身武器都是渣渣。

    “很奇怪的道具,你的武器有些像铳,可是却更像是一把剑。”

    塔露拉坐在了羽修杰的窗台边,她很早就坐在那里了,羽修杰懒得理会她只是没想到都一个多小时了她坐在那里。

    “你的直觉很准确,这是一把枪刃,有些时候手术刀也并不能很好的保护自己。”

    “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艺术品。”

    塔露拉回过头,从阳台上转身变成了面对羽修杰的状态。

    “剑,是凶器,是杀人的器物。无论用多么华美的辞藻去掩饰,这始终是事实。”

    把千月握在了手中,羽修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有了千月以及相关战斗记忆之后,羽修杰压根就不虚塔露拉了,若是对方没有敌意那么羽修杰当然愿意和对方作为盟友,当然,这是在不阻碍羽修杰完成世界任务的情况下。

    “呵呵,有趣的言语虽然不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疫医。我想再一次向你发出邀请。你愿意和我一起改变这个世界么他们或许无法察觉,但是我能够看见,你身上的阴影”

    说起了正事,塔露拉的面容变得严肃了,她的目标很明确,邀请羽修杰和自己成为真正的同伴。她从羽修杰的身上看见了巨大的价值和潜力。

    “既然你都坦白了,那么我也直说吧,的确,我也有着改变世界的想法。而且从目前看来,和你合作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你有着强大的实力,庞大的组织,一群愿意为你卖命的感染者以及一颗坚定的心。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最上乘的伙伴。若是把自身交付与你一定会死最好的选择。”

    伸出了手,一边述说着加入塔露拉能够得到的真正的好处一边说着自己的情况,最终羽修杰得出了结论,加入对方自己的任务会更加的简单,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没错,你是一位睿智的人,不论是能力还是智慧,还有那从异域而来的思维方式都是我所缺少的。从目前状态来看,我们的合作都是必然的也是最好的选择。”从阳台上跳了下来,塔露拉走到了羽修杰的办公桌前坐下。

    “但是我拒绝。”

    本来应该就这么顺势的得到一位强力部下的塔露拉却得到了这么一句话。

    羽修杰拿起了桌子上的钢笔轻轻的旋转了起来:“我羽修杰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你们这些自以为是人说no”

    “那么,能告诉我原因么”

    后面的那句话显然只是戏言,塔露拉想要知道原因。

    “塔露拉,我从你的眼睛里看见了火焰,复仇的欲望以及修罗的影子。”

    放下了手中的笔,羽修杰抬起头,隐藏在鸟嘴面具之下的双眼直视着塔露拉的眼睛道:“来打个赌吧,塔露拉,虽然我不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事,但是我知道,虽然你可能取得阶段性的成功但是你的失败已经是必然的结果了。整合运动的失败也是必然的一个被复仇所驱使的伙伴不是我想要的伙伴。”

    “赌注。”

    没有询问羽修杰为什么如此确定,塔露拉直接询问赌注是什么,意思很明显,她同意和羽修杰对赌了:“若是我达成了自己的目的,那么你加入我的团队,帮助我颠覆这个世界。”

    “当你失败之时我会留你一命。因为我觉得你可能会对我的计划有所帮助。”

    双方的赌注似乎是相同的,都是加入己方。

    “你就如此的自信会击败我”明显的发现了羽修杰话语之中的意思,对于羽修杰的赌注,塔露拉微微的皱眉,她或需要改变对羽修杰的判断了,这个人或许并没有他表面上的这么明智。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没有解释原因,也不需要解释原因,一切都将由时间来解释。

    直视着羽修杰脸上的鸟嘴面具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塔露拉站起了身走到了阳台边,她一跃而起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从明天开始,切城就不再是你想象中的切城了,尽早离开吧。”

    这是塔露拉临走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