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暴乱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翌日,羽修杰是睡到自然醒过来的,本来应该过来招呼他起床的人并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到来,而且羽修杰还发现自己的宿舍外围不断的有人来回的穿梭那些人穿着统一的服饰,带着统一的标记,脸部被统一的白色面具所覆盖,他们把这里完全封锁了,禁止任何人靠近这一区域。

    “开始了么塔露拉,你的复仇”

    暴乱么老实说,这是个不错的法子,作为压迫感染者最为严重的切尔诺伯格,这里肯定被大量的感染者所仇恨着。只要掀起一丁点的火花并且压制住军方的人,那么就极有可能掀起一场暴乱。塔露拉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她若是想要压制甚至攻陷切尔诺伯格的指挥中心绝对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会怎么做呢暴乱起义然后掀翻切城的领导向世界宣布自己的存在并且建立一个属于感染者的政权么或许吧,至少这是最简单也是最迅速的方法,在拥有众多拥垒的情况下,只要稍微的克制一下,把所有感染者都拉起来那么绝对是一股庞大的势力,同时还有那些感染者救助团体以及对感染者心怀怜悯之人。最重要的是,羽修杰调查过整合运动,从一个小小的组织在短短几年之间变成了这么庞大的群体,背后绝对有什么势力在协助,这也是羽修杰拒绝加入塔露拉的原因之一,他不想成为随时都可以被人抛弃的棋子。

    “或许可以传授一点共产主义宣言之类的算了,还是在看看吧。”

    随手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报着这里的新闻。

    在切尔诺伯格军警的团结协作与迅速反应之下情况已经被控制,大部分区域的意外事件已经被镇压。目前,切尔诺伯格的军警们已经包围了在瓦舒克大道上的暴徒,可见,这一次无谋的袭击将会很快结束。各位民众请不要惊慌,待在家中,等待切尔诺伯格的有一场胜利乌萨斯的荣光保佑着陛下和他的人民

    虽然电视上一直都在播放试图让所有人都镇定下来的消息,可是羽修杰却从窗外眺望到了那几乎无穷无尽的人海,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拿着统一的武器,带着统一的面具不断的冲击着军警,即使前方已经倒下了等同于军警们三倍数量的同胞,后面的人却已然不断的向前挺进。

    军警们的溃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只是让羽修杰不明白的是整合运动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那些感染者如此的悍不畏死。仅仅只是复仇么或者是对美好未来的信念呢可是他们不管怎么看都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与其说是信念,还不如说本身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所以才如此的悍不畏死。

    “医生医生”

    带着面具的人闯入了阿撒兹勒,他们带着几个伤势很重的人进入了诊所。而羽修杰也穿戴整齐并且带上了自己的鸟嘴面具。

    “放在病床上吧。”

    拿出了手术刀,羽修杰把其他闲杂的人驱赶了出去,在阿撒兹勒的外围的区域已经变成了一个临时的战地医院,整合运动的人不断的把前线的伤员运回来,而这几天一直在羽修杰这里学习治疗技术的人在这里拯救他们的同伴。偶尔有几个伤势太过严重他们也无法救治的伤员被送到了阿撒兹勒中。

    虽然他们正在发动暴乱,可是这场暴乱羽修杰是乐于看见的,他们若是能够掀翻切尔诺伯格的政权并且向着这个世界发出属于他们的声音,那么将会有助于羽修杰接下来的行动。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的行动是一致的。

    手术刀轻轻的挥舞着,不断的有伤员和药物被送过来,也不断的有已经脱离了危险的人被送走。唯一在变化的大概只有羽修杰那不断增加的经验值了。

    一开始大部分都只是一些殴打造成的严重伤害,可是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左右,送来的伤员就开始变换了,他们的伤口有各式各样的,甚至还有类似于菜刀,球棍,钢管劈砍造成的伤害。与此同时还有弩箭,枪伤以及源石技艺造成的伤害这些上看看起来绝对不像是军警单位造成的伤害。

    大部分的伤口似乎都是被慌乱的攻击的,并不是军警这种出手狠辣的暴力执法机构会造成的这些伤口大部分都没有任何意义,与其说是被军警单位进行攻击,不如说是被普通的民众进行攻击,不,不是偷袭,而是在反抗的时候造成的包括那菜刀劈砍造成的伤害以及枪伤。

    一种不安的情绪环绕在羽修杰的心中,这些家伙该不会对普通人也下手了吧

    塔露拉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了复仇,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么

    送走了最后一个伤势严重的病患,羽修杰抓住了其中一个人,用十分冰冷的语气询问到:“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

    “疫医先生,我们在复仇,夺取这座城市的控制权。”

    被羽修杰抓住的那个整合运动的人楞了一下,不知道羽修杰为什么要发出这样的询问,他不是干部么作为干部应该知道今天的行动规划才对的。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不管是攻击军警也好。颠覆政权也好,那些都是属于你们的复仇,这些我都不会在意。可是从中途开始,你们送过来的人身上出现了很多不可能是军警造成的伤痕你们,对普通人下手了对吧。”

    虽然是质问,然而羽修杰却几乎可以肯定了。从之前的那几个伤员的身上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信息,那些伤口绝对是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民众造成的。这些家伙,绝对不只是在对军警和政要人员下手。他们完全就是在无差别袭击。

    “先生,您应该明白的,我们做的事情会让很多人无法认同的,他们刻意的阻止我们的行动并且在暗中袭击我们的人,造成了我们很大的伤亡,我们同伴没有办法克制自己,希望您能够理解。”

    被安排到这里的整合运动成员一瞬间就明白了羽修杰所要表达的意思并且迅速的思考出了对策。他必须安抚疫医这位医疗组的干部,同时也拯救了他们很多同伴的医生。作为一位治病救人的医生对方肯定可以不过问感染者们的复仇,但是这位医生绝对不会想要看见无辜的人被牵连。

    然而他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那些早已被压抑已久的暴徒们根本不会在意他们袭击的对象到底是普通人还是军警。他们只要看见并非同伴的存在就会发动袭击,而他们这些人被安排在这里其实也有保护疫医的意思,若是疫医被那些并非是整合运动的暴徒袭击受到了伤害那么绝对是他们的损失。

    松开了抓住对方衣服的手,让对方离开了诊所,羽修杰坐在了角落的椅子上。

    看起来塔露拉选择了最为极端的方式了整合运动的人无差别的对所有并非是同伴的人下手,就连那些普通人都没有任何例外恐怕自己的同事们早就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该死这样做的话无异于把感染者推到风浪尖啊这里的事件爆发并且传开之后,外界的那些人们可不会管在切尔诺伯格进行大屠杀的感染者到底是谁,他们只要是感染者就会排斥,而一些原本对感染者采取温和态度的城邦肯定也会改变自己的立场。而原本的那些感染者救助团体可能也不再会对感染者伸出援手。

    可以说塔露拉的这一手直接把曾经所有的那些潜在的盟友们推到了对立面,甚至可能连原本的感染者也会对整合运动充满了仇视,什么为了感染者的利益而战,这特么根本就是一个恐怖组织

    “糟糕啊,看起来加入整合运动完全就是一步臭棋。还有外面”

    看着窗户外那压的极低的云层,空气之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

    那是天灾指示

    长久未发言的莎萝似乎上线了,作为女神的她一眼就看穿了羽修杰的所想并且给予了她答复。

    “天灾指示”

    嗯,而且是人为的有人把天灾引过来了,这座城市覆灭在即。要拔刀么现在向裁判长申请拔刀许可的话还来得及。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申请一下吧。”手腕上的手表变成了液体流窜到了羽修杰的手中并且变成了一部触屏手机,上面出现了亮光。千月的拔刀是非常麻烦的,当然可以不用申请也拔刀,但是事后需要接受审判者的裁决,而提前申请就不需要了。现在能省一些麻烦就省一些麻烦吧,虽然羽修杰感觉自己可能并不需要拔出千月。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要破坏天灾的意图。

    把手机握在了手中轻轻的拨动了三个数字随后放在了耳边,

    “世界观测者羽修杰,申请千月拔刀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