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决裂(今天的六千字奉上,推荐票请不要忘记)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过了好一会,阿撒兹勒的大门被人打开,新的伤员被送了进来,而他们却发现诊所内部什么人也没有了,只有一张纸条被留在了桌子上。

    很抱歉,我无法为手染无辜之人鲜血的恶徒进行医治,你们已经背离了你们的初衷你们已经从曾经的受害者变为了加害者。现在的你们只不过是一群披着复仇外衣的恶鬼罢了。

    “快报告塔露拉疫医不见了”

    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行走在切尔诺伯格的街道上,脸上的鸟嘴面具羽修杰已经脱了下来,那样的话太招摇了。黑色的手套以及长袍也被收了起来,羽修杰现在就是一件黑色的风衣和一根银色的手杖。

    “这座城市,完了。”

    暴乱,尖叫,怒吼,火焰,死亡成为了切尔诺伯格的主旋律,随着塔露拉攻陷了切尔诺伯格的指挥塔。这座城市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安稳和平静的了,在加上天上的天灾指示,压的这么低的云层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掩饰着什么应该是陨石吧。暴雨什么的根本做不到毁灭这座城市。

    即使已经申请到了千月的拔刀许可,羽修杰也不准备拔刀斩断天灾了,因为这座城市已经完蛋了,无论天灾是否到来都没有办法拯救了。

    “这么混乱的时候一个人在街上乱逛可不好。”

    轻佻的声音响起,回过身去,之间红色的围巾随风飘动着,坐在损坏的路灯上一脸轻佻的笑容。

    “,告诉我,你参与了多少。”

    “哎呀哎呀,真是可怕的杀意。”拍了拍手,不知道是为了羽修杰那若有若无的杀意还是其他的原因,她翻过身倒挂在了路灯上说道:“放心吧,屠杀那些弱者并不在我的合约范畴,除了破坏指挥塔以及阻碍我的人以外,我一个人都没杀哦。当然,一些在爆炸的波及上受伤的倒霉蛋就不管我的事了。”

    虽然和整合运动接触的时候羽修杰一直都带着面具,不过对于几乎可以说是覆盖了整个切城情报网络的整合运动而言,想要得到羽修杰的外貌信息简直不要太简单了。至少塔露拉和都是知道羽修杰的真实长相和姓名的。这也是因为羽修杰在入城的时候没有想过隐瞒。疫医的代号也是后来才决定下来的。

    “你受伤了”

    羽修杰敏锐的观测到身上的伤痕,虽然被掩饰了起来,不过肢体的不协调是无法瞒过羽修杰的双眼的。

    “这些都是一件有趣的事。”一翻身从倒挂在路灯上的姿态变回了坐起来的姿态然后用手撑住了自己的下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的说道:“我刚刚遇到了梅菲斯特,他们在拦截一伙从没有遇到过的势力,所以我也稍微帮忙的阻挡了一会。不过现在他们应该已经从梅菲斯特的追捕下逃走了吧。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他们之中看见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女人,唔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呢请问你有没有一个姐姐或者妹妹”

    “没有。”

    对于这样诡异的提问,羽修杰的回答也是很简单。

    “唔,那就不好了,早知道就应该把那群人抓起来了。我还是觉得那个人应该和你有一些联系所以特意放他们走的。哎呀哎呀,失策失策,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从你这里套到一些情报了。”

    在和羽修杰嬉皮笑脸的对话的时候,天空之上的云层突然迫害了,一颗可怕的陨石出现在了切城的上空。羽修杰立即做出了拔刀的姿态,可是很快他又放下心来。因为完全无视了天空之上的那颗陨石也是,切城之中还有如此之多的整合运动成员,若是让陨石就这么砸下来谁都别想跑。看起来他们应该做了什么准备。

    “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情报,不过你给我的这个情报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报酬。”天上的陨石忽然间炸开了,似乎撞击在了什么可怕的物体之上,无数的碎屑从天而降,也不知道为什么,碎片完全没有向着这边坠落过来,不过碎片与地面接触并且毁灭建筑物的震动他却感受到了。

    “真是可怕的动静,陨石什么的果然还是有点害怕。”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依然坐在路灯上,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掩护。就这么过了大约五分钟,可怕的震动总算停止了塔露拉终究是没有打算毁灭这座城市。

    羽修杰看了一眼远方,塔露拉出现了,他感觉到了。

    “塔露拉去追击那群人了,现在去还来得及哦。”

    当然,不只是羽修杰感觉到了。

    “那群人的确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提起了一些兴趣欠你的人情之后我心情好的时候在还你吧。”

    转身,向着塔露拉的所在地走去。

    “真是亏本的买卖啊。我果然还是去看一看吧。”

    羽修杰回过头,已经从路灯上消失了。

    火焰,可怕的火焰,无形却又真实存在的火焰肆掠在广场之上,大量的整合运动成员以及三位整合运动的干部被拦截在了那个几乎已经被融化的广场之下。而抵挡在他们面前的确只有一个几乎已经断掉了一直手臂的人。

    “难缠”

    看着几乎失去了力量半跪在了地面上的男人,塔露拉举起了自己的手,法术启动,意图给予阻碍自己的人最后一击。

    烈焰之中,一声枪响划破了这沉闷的天空,子弹划破了烈焰命中了一个整合运动成员的腿部,子弹瞬间撕裂了对方的大腿让对方失去了平衡倒在了火焰中。

    “迷途于黑暗的可悲阴影。”伴随而来的熟悉的声音让塔露拉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身着一身黑色的风衣,黑色的手套手持着银色的手杖,鸟嘴的面具在烈焰的火光之中显得如此的可怕。

    “伤害而又蔑视他人。”

    手中的手杖轻轻退出了一枚762的弹壳,随后再一次举起。子弹从手杖之中激发而出,穿射了一个整合运动的术士,没有夺去对方的生命,却也让对方失去了战斗力。

    “沉溺于罪恶的灵魂啊。”

    手杖放下,撑在地上,羽修杰站在了那个失去了一条手臂的男人身边,抬起头,鸟嘴面具之下是一双没有任何生气的双眼。那副视线如同看着死人一般,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任何与其对视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想死一次么”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所有的攻击都停止了,塔露拉抬起手制止了手下的攻击。她不解的看着羽修杰:“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疫医。”

    “塔露拉,我本来以为我们会是同类的。”

    弯下腰看了看那个几乎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的男人随后把那个男人从地上扶了起来,还活着,看起来我没来晚大概。

    “但是我错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同类。你已经被复仇的欲火吞噬了塔露拉,放纵着自己的手下大肆的屠杀,意图使用天灾毁灭这座城市,我本以为你会为感染者带来希望和未来,然而你带来的却是毁灭和杀戮。你们,真的以为这样会让感染者拥有未来么”

    冷静的注视着环绕在塔露拉身边的那些整合运动的成员,那些可悲的感染者,他们已经卷入了这场复仇之火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无法脱身。

    “你们加入整合运动是为了更好的未来,为了希望,为了能够在阳光之下生活,不在被人歧视,不在被人怨恨。能够和朋友肆意的大笑,面包店愿意卖给你们面包,游乐场愿意欢迎你们的到来你们是这样认为的么”

    伸出了手,握住了手杖,用千月直接在地面上划出了一条痕迹。随后扶起了那个未曾相识的男人转身。

    “不,你们只是一群隐藏在面具之下的丧家之犬罢了,如同老鼠一般躲藏在面具之下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以面具作为掩护肆意的释放着自己的疯狂和恶意。你们以为这样就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不,他们只会更加的敌视你们。不会有人愿意友好的接纳你们,不会有面包店愿意卖给你们面包,不会有游乐园欢迎你们。”

    “将来,迎接你们的只有锋利的刀刃和仇恨。在你们毁灭这座城市的那一刻开始。那些没有加入你们却因为你们的行为而被牵连的感染者,那些愿意帮助你们现在却避之不及的团体。你们,已经没有朋友了。没有人,愿意和一群疯狂的刽子手做朋友。你们以为自己是感染者的救世主不,你们只是一群隐藏在面具之下疯狂屠杀无辜之人的恐怖分子”

    终于,有人受不了羽修杰的冷嘲热讽而发动了攻击,可是一层光幕突然从羽修杰刚刚划过的那条痕迹出现,它完全的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就连火焰也畏惧三分。没有人能够突破这层防线,而塔露拉也没有出手攻击,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羽修杰扶着那个伤员离开了这里。

    “我还以为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朋友没想到这么快就决裂了。疫医,你看着吧。我们的赌约,胜利终将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