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罗德岛制药(六千字更新奉上,我的推荐票何在?)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罗德岛制药,这个制药公司羽修杰到是有了解过,主要是因为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之前来过切尔诺伯格和阿撒兹勒的负责人谈判过,似乎是想要得到一些情报以及进行一些合作,不过却被拒绝了,那个时候的阿撒兹勒大部分人都和整合运动有一些联系,也因此拒绝了。现在看来,和整合运动有一些联系完全就是一步臭棋,一步错,步步错。而在切城的阿撒兹勒也基本上已经毁灭了。

    现在之所以羽修杰还打着阿撒兹勒的名号完全是因为比起随便成立一个势力还不如用原本的势力名字顶替一下。打出一些名气之后在想一想新的名号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把自己这位疫医的名号给打响。

    而罗德岛制药,虽然是一家医药公司,实际上也属于一个感染者救助团体。这家公司成立的时间很短,明面上的负责人是一位年龄并不大的感染者,不过这家公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内部的一些仪器,设备,以及对于感染者的研究资料羽修杰却很需要。踩在前人的肩膀上的比起从零开始好太多了。

    而且罗德岛制药属于那种半公开的制药公司,他们属于那种广纳贤士,制药投递简历并且通过审核就可以直接去人事部报道,而且也在征集战斗员,同时也有很多正常人在罗德岛工作。他们的目标和羽修杰一样,研制出能够完全的治疗矿石病的研究手段,单从结果来看,双方的目标和利益是一致的。

    之前羽修杰之所以没有选择跳槽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一直都只是认为罗德岛是一家普通的医药企业,如果不是见识到了这位能够在一堆整合运动面前谈笑风生的猛男的话他或许要很久以后才会改观。而想要研制出能够完全的拯救感染的治疗方案,小公司是做不到的,且不说资源,人脉,光是能力就不足。不过羽修杰这几天闲暇的时间查看网络的时候发现罗德岛制药和各种大公司以及城邦都有一些联系。

    在加上的言语和自己的一些猜测,如果自己的素体真的在罗德岛的话,那么加入罗德岛也并非没有益处至少,凡事有素体扛着,虽然它现在已经有了自动生成的灵魂以及独立的人格ai,但是那终究是曾经羽修杰留在这个世界的素体,一位世界等级100级的世界观测者的素体,虽然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力量,灵魂甚至是记忆。但是,对比起其他的普通人,它依然十分强大。

    对于世界观测者而言,进入一个世界执行任务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带着全部的记忆转生到任务世界,从刚刚诞生开始,这种方法的好处就是你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练级,记忆也是一开始都携带的,武器道具也基本上齐全,然而坏处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由于需要观测世界的大事件,所以基本上也会离任务的漩涡点很近甚至自己本身就是引导这个大事件的人。这样的存在成长起来必定会和这个世界产生一些瓜葛和不必要的情感。会显得相当的麻烦。

    而转生到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测者在任务完成之后准备离开之时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利用意外杀死自己,也就是自杀然后脱离。另一种方式就是找到一个地方安置自己的身体,灵魂脱离,失去了灵魂的是身体便会变成没有了记忆,能力和灵魂的素体,而世界规则会慢慢的修补这具素体,大约两到三年的时间才会醒来,同时有一个全新的人格和灵魂会出现并且代替世界观测者的灵魂,虽然记忆会变得残缺不全,但是好歹还是活着的。

    另一种进入世界的方式就是降临,也就是羽修杰进入这个任务世界所选中的方式,直接本体降临,然而由于太强需要受到压制。所以记忆全无,武器基本等同于没有,要不是第一天有莎萝的引导和c一般的新手合成台的话羽修杰可能第二天就饿死了。这样进入世界的好处也是有的,任务完成的时候想走就走,也不用费尽心思的来我杀我自己。

    因为性别不同,或许只是长得很相似羽修杰也不能确定那个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素体,只有见到本尊的时候才会有所感觉不过羽修杰感觉是自己素体的可能性很大,原因嘛因为这个世界曾经也爆发过一次大事件由魔族所挑起的战争牵连了众多种族,也因此造成了即使是许久之后的现在魔族萨卡兹族的社会地位极低的原因。

    和ace谈论的时间并不长,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聊的话题,对方才刚刚清醒过来,身体也是十分的虚弱,至少还需要静养十天半个月才行,羽修杰很快就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临时居所一间可以说是全村最好的小屋。

    窗户外面,有感染者和正常人组成的队伍不断的巡逻,他们都是受过羽修杰的恩惠,自发的组织起来保护这个临时居住地的人。虽然这里已经离开了切尔诺伯格,但是这里距离切尔诺伯格并不遥远,整合运动的人显然已经把切尔诺伯格当成了据点来使用了,而这里很快也会被切尔诺伯格的人搜查,他们这几百人需要尽快的离开这里,寻找到一个安全的地点。

    “那个男人很强啊。”

    没感觉。

    莎萝也不知道在做一些什么,和羽修杰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总比之前一直不在服务区好。

    “至少比现在的我强,如果没有千月的权限的话,我可顶不住这么猛烈的攻击。”

    回想起那一天把ace从火海之中救回来的场景,一个人挡住了整合运动数百人以及塔露拉的攻击,虽然塔露拉并没有认真,那足矣让钢铁融化的火焰,这谁顶得住啊反正我是顶不住。好吧,千月能顶住。

    您可真会说笑,当年你全力全开把我和裁判长都击败了,虽然并不是没有遇到过能够在以命相搏的战斗中击败神明的人类。但是你这种以一敌二还能打赢的是真的不多见,因为你的原因,我和裁判长的脸都要丢光了。

    哦原来我们曾经还有这样的过往么抱歉,记忆没有全部解锁我也不是很清楚,原来我有这么强么

    “抱歉,原来我这么强”

    不然你以为我现在会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裁判长的千月也是那个时候输给你的。

    “什么原来还没有用千月”

    这下羽修杰是真的惊了,没有用千月那我是怎么打印的卧槽我好好奇啊

    虽然我们有放水就是了。论剑术你的确很强,这也和我和裁判长是主修术法有关。

    “什么样的术法”

    给自己上一层盾墙,开十层buff,拔剑附魔然后上去平a。

    “”这他妈不就是近战法师么你在逗我呢

    最终羽修杰还是决定不和莎萝讨论这个奇怪的问题了,毕竟这些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是有记录的,之所以现在的自己没有相关的记忆完全是因为记忆被压制了,等今后等级提升上去了之后应该就能解锁了。不过这些都是与工作无关的记忆,恐怕要等75级以后才行了。

    看着现在自己的等级,羽修杰默默的叹了口气。三天的时间,救了不下百人,等级才提升到30级,距离下一级还差971点经验值,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反正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好选择的路了,不如就去罗德岛看看吧不过在此之前,可能需要先把身边的这几百人安置下来才行,作为一个医药公司,罗德岛是不会养闲人的。资本嘛,都是这样的。

    “反正距离这么近先去一趟龙门吧。”

    那个只在网络上拜访过的城市。龙门是接纳感染者的,对待感染者的态度比乌萨斯帝国要好上很多,只不过发生了切城这一出之后,恐怕不管多么和善的国家都会开始对感染者采取管制政策了,把他们安置在龙门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这几百人中感染者只有不到50人。

    决定了接下来的行程之后,羽修杰闭上了眼睛,已经连续忙活了三天了,该救的人全部都已经救治完毕了,剩下的一些都是小伤,那些从切城中带出来的幸存者之中的医生们能够处理这些问题,自己还是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等休息好了之后再把剩下的那些伤患全部都处理掉。毕竟都是经验值,不吃白不吃。

    等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估计手中的那些医疗道具和材料应该也差不多要用完了,到时候可以用这个机会以及整合运动的威胁作为理由说服大家一起前往龙门,至于不愿意去的羽修杰也不会为难别人。实际上这群人对于羽修杰而言除了宣传他疫医的名声以外已经失去了作用。用来作为一个势力的班底是绝对不够格的。而他一个医生,如果培养武装力量绝对是会让人诟病的,因此带不带上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