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龙门(求推荐)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旅途的时间并不长,从切城逃出来的幸存者们也并非全部都是平民,其中有些势力的人聚集了起来呼叫了救援,那在地面上疾驰的列车将整顿完毕的人全部运载向了龙门的方向,几乎所有人都愿意跟着羽修杰走。因为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了,哪怕是感染者,明白进入了龙门也将会受到隔离,他们依然愿意前往龙门。

    “你的身体好一些了么”

    坐在椅子上,羽修杰眺望着两边呼啸而过的景色。这一次去龙门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些自己需要的素材,同时看看能不能赚取一些龙门币之类的。如果可以的话倒是可以在龙门内部建立起一个新的医院,其他的先不说,当前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先提升自己的等级才行,最起码等级先飞到40级才是最重要的。

    “已经好了很多,多谢关心。”

    回答的人是一个全身都缠绕着绷带,手臂也缠绕着绷带,但是看起来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大碍的人。罗德岛的干部,名字未知,只知道这个魁梧的男人代号是ace。不过羽修杰发现这个ace的身上并没有尾巴或者角亦或者其他动物的耳朵之类的器官,之前在进行手术的时候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羽修杰猜测这个世界应该还是有像是自己这样的人类的存在大概吧或许是有一些变化只是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在与对方的接触之中,羽修杰透露了想要加入罗德岛的意图,这让对方精神为之一振,哪怕意义的身份不明,履历缺失。但是罗德岛绝对不会在意这些,相反,以疫医的才能,且不说那未知的战斗力,光是那超越ace认知中的医术就足以让罗德岛对意义敞开大门,这样的人加入罗德岛绝对是利大于弊。甚至可能没有弊端。

    简单的询问了对方之后羽修杰就不在搭话,他坐在车窗口眺望着那越来越近的移动城邦,在那里,和自己所处的这辆列车差不多的列车还有很多,看起来当初成功逃离切城的人并不少,而且还有一些人道主义团体在进行救援,羽修杰他们没有遇上那些救援团体大概是因为那个区域距离切城实在是太近了。

    “龙门到了。”

    对于龙门的认知并不怎么熟悉,羽修杰只知道龙门是属于炎国的移动城邦,是龙门币的发行方,且不论对方在炎国的地位。光是能够主持并且发行世界通行货币这一点就足以知晓龙门在各个大势力之中的地位到底如何了,一个发达,繁华,自由并且愿意为感染者们居住处的城邦。

    虽然感染者的居住地点被强制要求与普通居民区分开放置感染,但是总比乌萨斯帝国要强,在乌萨斯帝国,所有感染者,有劳动力的就扔到隔离区作为苦力,没有劳动力的直接驱逐出城邦放任对方自生自灭,更甚者直接灭杀。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高压态度才是切城覆灭的导火索。若是没有仇恨,不论塔露拉在怎么有领导力也不可能拉起这么庞大的队伍。

    列车停靠在了龙门的入站口,羽修杰等人在一帮穿着打扮几乎武装到了牙齿的军警的注视下从列车上走了下来,当然,更加让人在意的果然还是羽修杰那一身奇特的服装,在羽修杰那几乎独树一帜的装扮下,在他周围的那些难民几乎都已经被忽视了。

    注意到自己吸引到了大部分人的视线,羽修杰也并没有在意,而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正在下雨,虽然乌云压得很低却没有那种在切城的压迫感,只是一场普通的雨而已,并不是天灾。广播中一直在循环播报着一条消息因为天灾的原因,龙门将会对各大区域的难民进行收容,请各位自觉接受检查人员的检查。请感染者自觉前往西侧报道。

    看起来龙门也受到了切城毁灭的影响,开始对感染者采取了措施这就是为什么羽修杰直言整合运动的行动必将失败的原因,就连中立方的龙门都开始对感染者采取行动了,无论塔露拉是否是想要把感染者推到正常人的对立面以此来增加同伴的数量,而那种同伴真的能被称之为同伴么比起某红色政权开始掀起革命之火的时候,还是太儿戏了。

    “那么,我们就此分别,祝各位好运。”

    面对着队伍中的五十几位感染者,羽修杰就此向对方告别。ace也暂时和羽修杰分别了,他需要去借助龙门的一些通讯通知罗德岛他的音讯,之前一别估计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正好以一副完整且没有受伤的姿态回去,这样肯定会大大的提升罗德岛的士气,而羽修杰则是试图进入龙门城邦购买一些资源。

    他现在所扮演的是一位高冷,不多话的医生,虽然这与他的本性完全违背,然而为了维持一下自己的人设还是继续的伪装吧。毕竟一位沉默寡言却可靠无比的医生比起一位话唠医生更加让人信服。没错,别看这个家伙这么久没说过几句话,和别人的聊天也几乎都是关于病患之类的,实际上羽修杰是个话唠。

    排着队伍进入了检疫口,一个军警提示他放轻松,然后把面具拿下来。

    面具并不是什么不可割舍的东西,他轻轻的取下了头上的礼帽,压平,折叠起来放入了腰包之中,随后也把手杖以伸缩手的形式放回了腰包,接着拉下了自己头上的黑色兜帽,取下了一直待在脸上的鸟嘴面具,一张年轻的不像话的面孔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一直跟随在羽修杰身边的医生们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虽然之前在与羽修杰交流的时候判断出羽修杰应该是一位年龄不超过30岁的年轻人,可是面前的这张年轻的面孔不可视了太年轻了年轻的不像话

    他们的惊讶,检疫口的军警们并不知情,他们把羽修杰带到了一个审查处开始进行简单的问话,同时审查处的光芒开始闪烁,设置在室内的机械开始扫描羽修杰是否是感染者。

    “姓名。”

    “羽修杰。”

    “职业。”

    “医生,我是一名医生。”

    “有原工作的地方么”

    “有,我之前在切尔诺伯格的阿撒兹勒工作。”

    这些信息都是可以查询到的,虽然羽修杰进入切尔诺伯格的第二天就没有在使用自己原本的姓名而是使用了代号,然而他在进入切尔诺伯格的时候有报上自己的真实姓名,所办的手机卡,信用卡,购买手机的时候使用的也都是自己的真实姓名,若是有谁真的想要查询还是能够知晓的。

    “种族呢”

    “额”这他妈是什么鬼问题卧槽

    没想到突然询问种族的问题,羽修杰有些愣住了,他沉思了一会,之前在切尔诺伯格的时候可没有这种问题,仅仅只是简单的问询了一下羽修杰的来历和基本情况,检查是否是感染者就允许通过了,而现几乎就像是在查询户口一样,很严格,相当的严格。

    “智智人。”

    “什么”

    询问的军警也愣住了,这是什么回答智人是什么种族

    “智人,我是从遥远的异域来的旅者,在我的国度几乎都是智人种。”羽修杰不可能杜撰一个种族出来糊弄别人,而且要是随便说一个种族万一真的就有这么种族怎么办果然还是回答自己的种族学名比较好。

    “智人完全没听过的种族啊,不过你和其他人的特性的确不太相同,我稍微记录一下您看如何”

    接到了上司的通讯,军警也明白了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自称是医生的人到底是谁了,这不就是之前一个月一直在网络上流传的几乎如同都市传说一般的疫医么加上之前的那个鸟嘴面具,好像是货真价实的疫医啊。因为疫医本来也在切尔诺伯格的,所以现在会出现在切尔诺伯格的难民群体重也是理所当然的。

    “完全没问题。”

    耸了耸肩,对于这种事情羽修杰并没有意见,他总不能给别人说自己的学名是真核总界动物界后生动物亚界后口动物总门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羊膜总纲哺乳纲真兽亚纲灵长目类人猿亚目狭鼻猴次目人猿超科人科人亚科人属这种一长串的分类然后在加上hoosaiens的拉丁语吧

    从审查处离开,羽修杰没有再给自己带上面具,这里不是切城。他带上了面具别人也认不出来他是谁,而且似乎因为他的缘故,鸟嘴面具和黑色风衣加上长袍的搭配似乎成为了一些热门的装束,至少在他身边的那几个医生似乎在暗地里面购买了这样的配置。而且羽修杰也看见过带着鸟嘴面具的人,应该是模仿自己。

    “先去病房购置药物,然后联系人购买一些资源,材料。顺便找一间网咖查找资料。”

    虽然是下雨天,不过羽修杰并不需要打伞,身上的防化服可以很好的隔绝雨水,甚至是洗衣服的时候只要洗一水,用毛巾擦拭一下就可以直接穿在身上了。戴上了兜帽,让雨水不至于沾染在自己的头发上,他走入了雨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