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下一步的行动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龙门的治安的确挺不错,至少比起已经毁灭的切尔诺伯格来说好上许多,然而即使是龙门似乎也没有办法完全阻止感染者混入这繁华的街道之中。龙门近卫局的人不停的在街道上巡视着,他们不想放过任何混入人群的感染者。之前在车站自愿接受隔离的感染者们倒是有一个不错的待遇。但是试图混入龙门内部然后被抓住的感染者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虽然他们最终的都会到达隔离区,不过在那之前可是会受到龙门近卫局的人好好的问候的。

    隔离区,在龙门又被叫做贫民窟,除了特殊任务以及特殊的人物以外不允许任何正常人进入也不允许任何感染者外出。龙门会为感染者食物和工作,有劳动就会有收获,比起切尔诺伯格的完全压迫已经好上太多至于贫民窟的内部到底是什么样的羽修杰就不知道了,因为他被禁止进入贫民窟了。

    虽然羽修杰并不惧怕源石感染,然而规矩就是规矩。刚刚来到龙门的他没有任何的居住点也没有工作地点。虽然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在龙门找工作的。

    经过在切尔诺伯格的实验,羽修杰发现治愈感染者所获得的经验值比至于普通人的经验值要高出百分之五十左右,而且这个比例会随着感染者的感染程度而逐渐提升。把一位普通人从死神手里抢回来所得到的经验值大约是30100点之间,按照受伤情况来判定。而把一位感染者从濒死状态拯救回来所获得的经验有时候甚至超过200点。

    我这他妈还做什么任务啊直接每天救人就行了,每日任务一次只给100点经验值,每周任务只给500点。这种任务果然如同莎萝所言,只是给刚刚来到新世界的世界观测者一个基础的经验值以供世界观测者解锁前期的等级得到一些能力和道具来更好的完成任务,也仅此而已了。在后期,不,就现在,30级左右开始,每日任务和每周任务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羽修杰现在的等级是30级,经验为2100点。完成一次每日任务也就2200点,需要完成9次才能在升一级。然后下一级又需要3100点经验值了。从现在开始,每日任务和每周任务完全就是杯水车薪了。如果是那种转生到这个世界,从刚刚出生开始的世界观测者的话,这些经验到是可以做一个缓慢的积累因为那样至少有15年的缓冲期。

    而降临就不一样了,降临给的缓冲期绝对不会超过一年,羽修杰已经在这个世界度过了一个月了,一个月30天,一天一级,很平均今后恐怕就不一样了。毕竟羽修杰的精力也是有限的,每天能救回来五个人已经算是极限了。虽然其他举动也能得到一些零星的经验值,显然治病才是大头。

    之前开枪射击整合运动的人得到的经验,两个人也不过区区20点,后面那个震慑敌人反而得到了100点经验值。那个时候羽修杰才明白所谓的除了吃饭睡觉以外的任何行动都能得到经验值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原来装个比都有经验值入账的而且好像还挺多很好,这样就又多了一条收获经验值的路子了。

    “隔离区是进不去了,亏我还想进去收割一波韭菜呢”

    摇了摇头离开了这里,他因为在这里晃悠的太久都已经被一些军警给盯上了,如果不是身上这身行头的话估计都已经被抓去问话了。

    随着切尔诺伯格的难民到来,疫医的名号也传到了龙门,虽然疫医几乎已经变成网络传说一般被人对待了。然而在切城受到羽修杰照顾过的病人们却是货真价实的见识过羽修杰医术的,也因此,羽修杰也算是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了,之前也算是在人设上面下了一番功夫,现在虽然不是收获的时候,至少也算是有一些成效了。

    “先去买点东西吃吧。”

    取下了脸上的面具,收了起来,没有了那副引人注意的面具,羽修杰就只能算是一位把自己隐藏起来的普通路人罢了,黑色的风衣和长袍的组合虽然看起来有一些怪异,可是这个世界比羽修杰还要怪异的人多了去了,也因此会在意羽修杰的人并不多。

    “老板,来一杯茶和一笼包子。”

    随便找了一家茶馆,羽修杰直接坐在了二楼的位置。

    “好嘞”

    不知为何,明明是身处异世界而且还是一个几乎没有智人种的异世界,羽修杰却反而有一种回家的错觉,在这个高楼大厦林立,即使是夜晚也是灯红酒绿的城市,这种不夜之城各种似乎是中式风格的建筑以及小吃和茶馆,让羽修杰有一种来到了老香港的错觉。

    不一会包子和茶水便上来了。他拿起了茶杯,一边饮用茶水一边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到底是先跟着ace一起去那个名为罗德岛的制药组织还是留在龙门发展自己的势力。虽然羽修杰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这个看似自由实际上却被龙门警卫局一直管控着的城市建立什么庞大的组织。然而他本身也没有想要建立什么武力组织,只是一个单纯的医疗救助团体的话应该不会被阻止。

    之前的所有计划全部都泡汤了,就连之前的努力也一并烟消云散了,一切都只是因为羽修杰加入错了阵营。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和整合运动扯上关系并且在之前带着阿撒兹勒撤离的话完全可以换一个城邦另起灶炉,而不是现在这样,阿撒兹勒名存实亡,而自己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其实羽修杰也可以接受塔露拉的邀请加入整合运动。然而羽修杰是不会去浪费时间走一条必定错误的道路。他能够从塔露拉的眼神中看出来,塔露拉根本就不关系感染者的死活。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复仇,为了这个目的她可以不折手段,甚至是牺牲整个切城的无辜之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带着感染者走出当前的困境。而这不是羽修杰想要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羽修杰才不愿意加入同时为了不惹上一身骚,就此与塔露拉决裂。

    “呼接下来,到底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才好呢”

    而羽修杰所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自己的人设维持,到底是扮演一个只会救人,不会杀人,对遇到的敌人都只是打断双腿让对方失去战斗力而不猎杀对方的性命呢,还是做一个不杀是对方只是单纯的因为没有必要,若是有必要就不会手下留情的疫医呢前者必然可以维持羽修杰的人设。而后者则是可以让羽修杰放开手脚。他并不是什么圣母,一切为了任务

    虽然抱着这样的想法,可是脑海里面却总有一种潜意识在告诉羽修杰别做什么任务了,躺下来当咸鱼就行了,似乎这具身体在抗拒着等级提升。

    “那就暂时先选择前者吧。反正现阶段无所谓。”

    现在果然还是优先选择维持自己的人设吧,黑暗骑士不好意思,只是一个从异世界而来的瘟疫医生罢了。

    “然后就是另一项”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羽修杰最终还是决定想个办法进入贫民窟。比起外界,那里才更需要医生,阿撒兹勒本身不就是专门治疗感染者的团体么既然不允许进入那么就向龙门的执政者申请呗。

    看着窗外的黑夜,在夜幕之下来来往往的车辆,羽修杰已然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虽然自己已经流露出了加入罗德岛的意图,然而这种直接找上门会显得低人一头。不如等着罗德岛来联系自己,羽修杰就不信自己疫医的名号会让罗德岛无动于衷。

    “嗯”

    忽然间感觉到了一阵奇特的熟悉,羽修杰低下头,看着在公路上向前驶去的车辆,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居然还真的是我的素体,这种青涩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样的ai莎萝,我之前一次在这个世界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多久以前了”

    根据资料查阅显示,那是在你血脉等级64级的时候,选择的方式是转生。

    64级啊超级大前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