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我的化身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真的很难相信,你进入贫民窟只是为了给感染者治病。”

    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诊所之中,被龙门警卫局的军警们称之为长官的女性面无表情的看着正在给患者配药的羽修杰。

    “我是一个医生,进入这里除了治病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嘱咐了病患注意吃药以外,这个小诊所便清闲了下来主要是因为龙门近卫局的军警在附近巡视。

    几天前羽修杰通过政治机构向龙门的掌权者们提出了想要进入隔离区的建立一家感染者医院的请求被驳回了,他们的理由是羽修杰拥有如此的医术,为何要去隔离区浪费时间,他明明也可以在龙门享受更好的生活,受到大家的尊敬,同时为普通的民众更好的医疗服务的。

    而羽修杰的理由很简单,普通的民众们有普通的医生来照顾,医生们不愿意进入隔离区为感染者治疗并不是放任感染者们就此生病甚至因此而被夺去性命的借口,作为一家专门为感染者治疗的机构,阿撒兹勒正是因此而存在的。至于在提及经历了切城事件之后为什么羽修杰还愿意这么做的原因,羽修杰的答复就更加简单了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个个体的腐坏就认为整个群体都无药可治了。他们,还有救。

    最终双方各退一步,羽修杰在正常区域与感染区域交界处的贫民窟获得了一个位置用作阿撒兹勒的诊所,而龙门的上层会为这里资金,医疗素材,需要的设备和器材以及安保防护。

    贫民窟并不是真的属于隔离区,正常人也是拥有居住和进入贫民窟的权利,也因此羽修杰的客人并不一定是感染者,大部分都是普通人,而龙门近卫局在这里设立的安保有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那些隐藏在贫民窟的未登记感染者和暴徒袭击羽修杰,虽然羽修杰并不认同龙门上层的决定,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羽修杰的大脑绝对是这个世界的瑰宝,活死人的医术拥有被保护的价值。另一方面则是监视羽修杰的一举一动,毕竟普通人远离感染者都来不及,更别说和感染者们混在一起了。

    而最后一方面则是负责把隔离区患病的感染者带过来让羽修杰进行治疗。这里释然是隔离区与正常区域的交界处,然而感染者除非获得特许不然依旧是无法自由的进出隔离区的。

    贫民窟可以说是龙门的外围区域,在这里混杂着大量身份不明的人,光是未被登记的感染者在羽修杰来的这几天就已经被龙门警卫局的人抓出来一大堆,可以说在龙门近卫局介入之前这里完全就是一个三不管地带。一般居民,犯罪分子,暴徒,未登记身份的流民,甚至是感染者,层出不穷。

    “不过,陈长官今天来到这里,是有什么事么”

    看着靠在门口的那个似乎和塔露拉是同一个种族的女性,羽修杰一边清洗着手中的手术刀和手套一般发出了询问。

    这个守在门口的女性是龙门近卫局的警官,是周围这一群军警的上级,虽然很年轻,看起来可能还没有羽修杰大e好吧,光是外表看起来,不过羽修杰能够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压迫感,和塔露拉比起来完全不遑多让。和塔露拉一样是龙女,比起塔露拉的那种被灼烧一般的触感,这位陈警官给羽修杰的感觉就是锋利。对方腰间的两把刀看起来可不是装饰品,这位定然是一位剑客。

    还好羽修杰并没有剑客的通病看见另一位武艺高强的剑客就会想要去讨教一翻没办法,因为光是论剑术,羽修杰根本就不在乎敌人到底有多强,反正没他强,不论是等级到达30级的时候解锁的师承轮回之蛇的心眼还是千锤百炼出来的技艺,至少在剑术这一方面,他自认为还是不错的。

    “希望你如同你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一无所知。走吧。”

    说出了一句令人感觉怪异的话语,陈警官带着她的大部队离开了,只留下了原本就属于这里的安保人员。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警察的直觉,自从羽修杰来到了龙门之后她就一直盯着羽修杰,她认为羽修杰的身上必然有一些秘密,当然,还有一些让她感觉到兴奋的气质,那是一位剑客的直觉,她知道自己遇见了一位可怕的剑士。总是盯着羽修杰完全是为了找个借口和羽修杰打一架,然而羽修杰做事不说滴水不漏,至少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除了失望以外,或许还有一些气愤吧

    用一句话来行动就是虽然我明白你的动机,可是我还是有点莫名其妙啊。

    “你们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的行动啊”

    因为并没有病人的到来,羽修杰只能无所事事的坐在椅子上,他抬起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随后向着一旁的军警询问到。

    对方立即摇了摇头回答道“先生,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收到了上面的命令说最近几天要加强防卫,在外围已经发行了整合运动的身影。”

    “怪不得那些带白面具的家伙。”

    对于整合运动已经渗透到龙门的这个情报羽修杰压根就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几天前在茶楼察觉到的那个熟悉的感觉,对方也已经到了贫民窟,而且好像还跟老鼠一般四处乱串,周围也比起前几天更加的乱,若不是因为这边有几个军警而且还有人自发的维护的话,估计这边也乱起来了。

    真是选了一个不错的地方啊。

    “那边,有人在战斗,你们不去管管么”

    一指西方那慌乱的人群,以及在人群之中带着面具的群体,羽修杰顺便还加上一句“好像有整合运动的干部隐匿在其中。”

    “我们的职责是保护您的安全。”

    虽然远方的人群乱糟糟的,显然已经发生了慌乱,可是这几个军警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上层给他们的命令很简单,全力保护疫医,疫医值得他们这么做,哪怕整个贫民区都发生了战斗他们也要优先考虑掩护疫医撤退。

    “不要把我想的这么弱,你们的长官知道的,她这几天频繁的来挑衅我你们应该也知道的。”

    然而不论羽修杰说什么,这几个军警都一动不动,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疫医,也因此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优先考虑疫医的安全,更何况陈才刚刚离开,那些混入这场慌乱的整合运动成员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看着不为所动的军警,羽修杰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暗中开始散发出自己的感应力。

    “怎么还有这么多整合运动的人啊”

    一手拿着闪光盾一手拿着手枪的少女抵挡在了前方,看着源源不绝的白面具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怒吼。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敌人越来越多了么”

    她的同伴靠在另一侧,用手中的剑刃把袭来的敌人击倒,随后抬起头看着源源不断的兵员,现在她们感受到了当初在切尔诺伯格的军警们感受到的痛苦了越来越多的敌人,击倒了之后马上就有人顶上,完全就是用人海战术来拼消耗。

    “不是错觉整合运动的增援到了”

    “我们没有找上他们他们反而先找上门来了”

    “芙兰卡东边出口,有隐藏起来的术师”

    “看见了还有正面通道,两侧的建筑里面也隐藏了大量的暴徒怎么这么多啊这里明明是楼顶”

    被战斗人员保护在中间的穿着风衣带着兜帽的人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痛楚,她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发出了痛苦的低吟声“感应”

    “博士”

    守护在一旁的兔耳少女连忙伸手扶住了对方。

    “抱歉,刚刚头好像要炸裂了一样”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痛楚依然没有丝毫的减少,而随着痛楚而来的似乎还有很多记忆的碎片,曾经被自己丢失的记忆似乎回来了一些很少,很少,但是那的确是自己的记忆世界观测者羽修杰本尊她捂住头有些痛苦的呢喃着。

    “各位博士出现了异常情况我们不能在这里耗下去了撤退吧”

    “我们应该往哪撤退”

    就在此时,一直头疼的博士举起了自己的手指向了东方的一个道“去那里,我们的增援到了”

    “增援”

    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让所有人都一愣。

    “阿米娅,我们有增援计划么”

    被称之为芙兰卡的女性有些疑惑。

    “并没有,之前ace忽然与我们联系上,带过来的一部分人去迎接ace了。我们的计划之中并没有增援。”

    虽然心中依然十分的疑惑,她们却依然做出了自己的决断,这位到目前为止指挥的水准都极高并且从来没有任何错误的指挥者既然说有增援,那么就相信她吧

    芙兰卡背着头疼的博士向着之前她所指的小诊所跑去,拿着盾牌的女性负责断后。而后面则是跟着大量的整合运动的成员。

    “阿撒兹勒”

    当他们到达小诊所的时候,入口处却涌出了5个军警手持器械对着后面的人发出了警告,而被识别为队友的他们被允许进入了诊所内部。而雷蛇和芙兰卡留下来帮助军警进行抵抗,虽然只有后五个人却也是一股不错的援军,既然军警在这里,那么龙门近卫局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