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以及,谢谢你,哥哥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不用担心,只是,稍微的感觉到了劳累。”

    面对着已经在病床上睡去的人,羽修杰直视着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怪不得会问这个问题。虽然是女性的面容,不过和自己本体的面容的确有八分相似,但也终究只是相似罢了。这具躯体是不知道多久以前自己第一次转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留下来的。虽然没有太多的记忆,不过羽修杰可以确定自己若是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绝对不会采用自杀的方式,因此留下躯体的可能性很大。

    根据规则,被遗留下来的躯体会在一段时间内沉睡,随后便会诞生新的意识以及新的灵魂,这个灵魂将会和原本停留的世界观测者十分相似,甚至可能就是本源,唯一的区别就是会失去大量记忆,任何与世界观测者相关,任务相关的记忆都会被带走。而羽修杰再一次降临到这个世界之后自然有权利将之前遗留下来的素体的记忆激活,虽然只能赋予少许的片段罢了。

    接受了这段记忆的素体会明白自己到底是谁,同时将会百分百的信任观察者,毕竟双方从很大程度上是同一个人。绝对不会出现素体和世界观测者互相厮杀的状况,更何况本就失去了记忆,素体在很大程度上会直接把世界观测者视为最信任的人。当然也有很小的程度上会出现一些偏差。不过这些偏差都是微不足道的。

    “疲劳么,可是现在并不是休息的时候外面可是,还有这么多哎龙门的援军到了么”

    让自己最信任的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沉睡,旁边还有一个打扮奇怪还带着面具的陌生的医生,外面还有一大堆的敌人,阿米娅根本就不敢放松警惕,哪怕站在面前的这个医生就是ae之前所说的将他从切尔诺伯格救出来的那位传说中的医生。她有些焦急的看着诊所的外面,却发现外围的整合运动的成员在退却,而一直守在外面的军警并没有放松警惕。

    “大概是因为我吧,我曾经在切尔诺伯格救过很多人。”

    言下之意就是那些整合运动的人发现了疫医的存在所以才离开的,至于事实的真相作为曾经的整合运动的干部,相信其他的干部应该都知道自己的存在。而外面的那群整合运动的人肯定是有着指挥者的。并不确定那个指挥者到底是谁,但是谁在乎呢既然对方已经退却了,那么不论是因为疫医的存在还是因为军警的存在,都无所谓了。

    老实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执行过的任务太多,还是因为记忆被压制了没有解锁,明明已经确定了这个世界拥有着自己曾经所留下来的素体,可是羽修杰依然对这个世界无比陌生,明明自己曾经来过这个世界,而且似乎还在曾经萨卡兹挑起的战争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或许是因为过于无关紧要而被处理掉了吧

    经历过的世界太多了,若是每一个世界的记忆都留存下来的话羽修杰早就会因为记忆混乱而疯掉了吧更何况还是超级大前期的时候的记忆了,会被处理掉或者选着性的遗忘也是理所当然的,对于这方面羽修杰并不奇怪。他已经渐渐的接受了自己的设定,随着等级的提升记忆也在进一步的解锁。

    “而且,人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之下会放松自己的警惕,一直以来都紧绷的神经在加上突然的头疼,会在安全的环境下放松并且陷入沉睡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这里并不是安全的地方。”

    对于羽修杰的话语,阿米娅当然是给予了反驳,虽然不知为何,这位疫医先生似乎有一些熟悉。

    闻言,羽修杰并没有回答,而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面前的小兔子并没有把这里当成是安全的地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素体是绝对明白的,作为羽修杰遗留在这个世界的尸骸,即使失去了记忆,即使灵魂都发生了改变,唯一不变的就只有那一具躯壳,她也依然明白的,这位真正的本尊所在的地方,就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确认了整合运动的成员全部撤离之后,那五位被派过来保护疫医的军警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他们在四周巡视着,而刚刚他们也接到了通报,让他们不用担心,近卫局的人会来协助他们的。而另外两位罗德岛的盟友也进入了诊所,经历过一翻战斗之后她们两位也有些劳累了。若非现在并不是休息的时间她们可能都要随便找个位置躺好了。

    “阿米娅,我们暂时安全了。dr羽的情况怎么样”

    发出询问的是一直拿着盾牌的少女,她的个头较矮,头上长着一对青蓝色的犄角,背后有一根青蓝色的尾巴,根据羽修杰的观察,应该是一位瓦伊凡族的,至于另外那一位虽然耳朵有点像是猫耳,不过后面的尾巴很蓬松,可以确定是狐狸的尾巴,果然到目前为止这个世界好像都没有正常人啊。

    刚刚给自己的素体进行检查的时候羽修杰也发现了对方和自己实际上是有一些区别的,虽然没有奇怪的部位,耳朵,角,尾巴,手,都没有问题,身上也没有源石块存在,目前来看可以确定是非感染者,但是也可以确定和智人种有一些区别。至于是什么样的区别羽修杰也说不上来。

    “博士只是很疲惫,她刚刚睡着。这位疫医先生说没有任何问题。对了,疫医先生,这位是芙兰卡,这位是雷蛇。”

    被称之为阿米娅的女孩连忙向两位同伴介绍羽修杰,虽然她自己也是刚刚和羽修杰认识虽然实际上可能从一开始就认识,不过羽修杰已经忘掉了这段记忆,而阿米娅并没有察觉到面前的人才是真正的博士,只是感觉到十分的熟悉,仅此而已。

    “疫医是那位疫医么那个在切城毁灭之前传的神乎其神的那一位据说可以从死神手里抢人的那一位”

    和沉稳的雷蛇相比,芙兰卡就表现的好像很兴奋,不过羽修杰能够从对方的面部情绪和眼睛中表现出来的情况推断出对方是故意的,她或许是想要和羽修杰开一个玩笑。

    “你好,如果没有其他的疫医的话,那么应该就是我了。”羽修杰脱掉了手上的黑色手套和芙兰卡握手然后说道:“你的面部表情扩展的较为夸张,言语与情绪的冲突并不强烈,眼睛中散发出了稍微恶意的情绪,因此我可以断定你只是想要和我开一下小玩笑而已。当然,总结一下就是,你的表演过于表象,像一个没有天赋的演员。”

    “额”

    自己的想法一眼就被人看穿了,芙兰卡有一些尴尬。

    “噗哈哈哈,所以我才说芙兰卡,你的那一套不是在哪里都能吃得开的。”

    或许是看见了老搭档吃瘪,一直沉稳的雷蛇有些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没有在笑。”

    “你刚刚明明在笑”

    “芙兰卡,我们黑钢的安全雇员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不论遇到多么好笑的事情都不会笑出来噗嗤除非忍不住。”

    看着两个人的吵闹,羽修杰奇怪的看向了阿米娅,而阿米娅有一些尴尬的说道:“她们两位应该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排解压力吧”好吧,阿米娅其实也不是很确定。

    好吧,不在关注这些,羽修杰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看起来整合运动的人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了,龙门近卫局的人也应该在短时间内不会过来,至少现在还是很安全的,至于到时候整合运动的人真的来了羽修杰认为这个群罗德岛的干员应该不介意多一个给她们进行医疗援护的人吧。

    来到这里一个多月了,羽修杰在25级的时候解锁的源石技艺的医疗书籍也看的差不多,学的差不多了。经过多方面的对比之后他发现治疗技艺和自己的手术刀比起来算是各有优势的,前者是把能量注入伤者的体内加速伤口的恢复,在应急处理以及手术后的恢复阶段有着相当卓越的效果。可是在处理病毒,毒素之类的时候就很麻烦了,毕竟病毒细菌之类的要是获取了能量反而会加快繁殖。不过不得不承认,至少在战地急救这方面,源石技艺的医疗法术比起自己手中的技术而言强很多。

    虽然可以进行更加彻底更加全面的抢救,可是终究是有场地需求,还有绷带,药剂之类不可缺少的辅助道具,而治疗法术就没有这么多的限制,在可以说是需要争分夺秒的前线,治疗法术绝对是更优秀的选择。

    当羽修杰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素体终于从沉睡之中醒来了,虽然羽修杰只是激活了少许的记忆片段,但是那样的少许仅仅只是对于羽修杰而言,对于素体来说一次性承载这么多的记忆可就有些痛苦了。

    “博士您感觉怎么样”

    虽然有着羽修杰的保证,然而阿米娅还是很担心,在素体醒过来的一瞬间就靠了过去。

    “姑且还算可以阿米娅,我稍微,回想起来一些东西了虽然,很少。以及,谢谢你我的哥哥。”

    最后的那句话是对着羽修杰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