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追击w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是针对羽松进行的斩首行动,对方的目标很明确,杀死羽松这个战场指挥官虽然羽修杰觉得就算对方成功了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阿米娅本身似乎也拥有着极佳的作战才能。

    “剩下的交给你了”

    一拍羽松的脑袋,羽修杰直接从己方阵地之中冲了出去,他从腰包之中取出了手杖挡在身前。

    “哥你去哪”

    “去找人算账。剩下的战斗我相信你一定也能应付的来。很快回来”

    没有理会羽松那一脸外挂下线的失落感,羽修杰拿着手杖向着之前消失的方向追寻而去,看着四周围绕上来的整合运动的成员以及那个隐藏在人群之中的整合运动干部,他拿着手杖直接绕过了敌群。

    “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生命是只有一次的东西。”

    拿着手杖对准了准备袭击自己的整合运动成员,762的子弹直接穿射了对方的膝盖,退出了弹壳,再次上膛,他直接冲入了整合运动的内部。那一身奇特的打扮在整合运动之中可以说知名度不低了,就连远在边境的霜星带领的雪怪小队都有所耳闻,而大部分整合运动的成员的医术,几乎都是从羽修杰这里流传出来的。

    即使羽修杰的身上并没有多少强横的气息,也没有表现出战斗的能力,仅仅只是用手中那奇怪的手杖进行了一次射击。而且那是他故意的,没有刻意瞄准身上的要害而是射击膝盖,他表示他不想杀人。但是,若是这些人不自量力的话,他不介意直接杀过去。

    看着消失在敌群中的疫医,星熊有些奇怪“那个人疯了”

    “不但是,很奇怪那些整合运动的人似乎很怕他”

    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直接冲入了敌阵但是却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攻击的疫医,芙兰卡觉得情报系统可能缺少了一截。

    “真的没问题么dr羽,那个人。”

    听着来自龙门的军警们发出的疑问,羽松叹了口气,伸出手拉低了自己的兜帽。

    “比起担心他,还是担心一下我们自己吧那个人,就算是这个世界毁灭了他也能活得逍遥自在的他若是真的想要战斗,没有任何人能够接下他一剑,谁都不行,你的般若也做不到。”看着星熊手中那一面名为般若的大盾,特殊的材质打造,的确很强,可是羽修杰真的拔刀的话,这样的防御根本不够看,或者说,什么都不够看。

    “我不信。”

    一摊手,星熊绝对不会相信这么夸张的话语。

    “之前那个拦截你们的人,我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哥可以压着她打。你们没见过所以不知道那近乎毁天灭地一般的景象,即使是现在也在脑海之中若隐若现拔出刀,然后,那一刀让人忘却了时间,斩断了空间,让黑夜变得如同白昼一般而面对他的敌人,已然消逝。”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似乎有一些痛苦的回忆着“看见他变成了医生,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该庆幸还是该叹息了。”

    虽然羽松说的很确定,然而真正相信他的人几乎没有。因为他所描述的场景根本就不可能出现,那几乎毁天灭地一般的景象,一人,一刀,造成他所描绘的情况,可能么人若是没有真正的见证某些事物,那么是绝对不可能去相信的,与其说是在回忆,不如说是在臆想。

    而此时,在人群之中,整合运动的干部也走了出来。

    “疫医真的很麻烦啊塔露拉下达的不能对他进行攻击的指令,告诉我他很危险。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不过他既然自己开来了,那么我就不需要顾忌到塔露拉的指令了。”

    碎骨拿着类似于爆破物发射器的法杖,看着羽修杰离开的背影,隐藏在防毒面具之下的面容不知道是何表情,不过肯定不会是高兴,一次针对敌人指挥者的刺杀就这么被对方给破解了。不论是谁都无法高兴起来吧。

    “塔露拉的指令”

    毫无疑问,塔露拉就是之前在切城阻击他们的那个了龙女,那个拥有着完全没有办法进行描述的龙女,而她也正是整合运动的最高领导者。

    “罗德岛,碍事的人离开了,接下来,就来清算我们之间的仇恨吧,你们这群感染者的叛徒为什么疫医会跟你们在一起用感染者来针对感染者他绝对不是那种会同伴来进行内斗的存在。”

    可以看出来,碎骨对于疫医的所作所为还是有一些好感的,即使对方已经离开了切城,和整合运动决裂了,塔露拉依然在要求收集疫医的情报,之前根据情报,对方在离开切城之后救治了很多感染者和幸存者并且在修养完毕之后来到了龙门,随后以阿撒兹勒的名义在龙门的贫民窟开了一家感染者诊所。无论对方到底是否是感染者,对方都是偏向于感染者立场并且愿意为感染者提供帮助和治疗,拥有着极高医术的医生。

    “你们,了解他”

    看着碎骨,羽松在思考若是他们真的了解羽修杰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会不会信仰崩溃那个男人,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是个话唠现在伪装成沉默寡言的样子也就骗骗这些人了。

    “告诉你们也无妨,疫医在切尔诺伯格的时候被邀请成为了整合运动医疗组的干部。我们的医术大部分都是从他那里流传出来的。自从那场事变之后他便与我们决裂然后离开了切城。虽然很遗憾,他与我们的理念不合,他认为即使不依靠武力也能为感染者争取到更好的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他的所作所为我们依然对其抱有敬意。”

    好吧,羽松总算明白本尊干嘛这么针对整合运动了不过,人家是因为武力封顶了所以想要选一个比较具有挑战性的方向吧而且整合运动在切城的所作所为,羽修杰是绝对没有办法接受的,他无法接受因为完全可以避免的原因而造成的肆意屠杀。

    另一边

    穿梭在高楼大厦之间,羽修杰看着隐匿在四周的身影。

    “,不用躲藏了,你和你的手下的伪装在我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空中,一个物体被扔了过来,羽修杰反身,举起了手中的手掌对准了袭来的物体扣动了扳机。子弹瞬间命中了对方随后在半空中引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爆炸。

    那是爆破物,最常用的袭击手段之一。虽然的身上带着枪械可是本身却更加喜欢术士部队进行奇袭以及炸弹进行斩首。

    “嗯,看起来的确如此。”

    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忽远忽近,对方认为羽修杰根本就没有看破她伪装的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