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传染途径的猜测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当一位医生,若是想要做到世界知名的程度,光光是单纯的治疗病患是远远不够的这一点羽修杰是知晓的,可是他没有任何途径去扩散自己的知名度,比如说投稿医学杂志,发表论文,独立出一个全新的医疗体系之类的。这些东西不论是在什么地方都算是有一个独有的圈子,而这个圈子的介入方式羽修杰完全不知道。

    别看羽修杰在切城出名,网上也偶尔流传着如同都市传说一般的流言,可是世界这么大,切城在偌大的泰拉世界只能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一员罢了,也正是因此,实际上对于疫医的传说,从事着医疗方面相关专业的人员大部分都是抱有怀疑的态度,当然,小部分是根本不相信,至于真正相信这一点的估计只有当初羽修杰从切城救出来的那一批医生和当初共事过的那一批医生了。

    “呼,真麻烦啊。”

    手里拿着手杖,把一个源石虫在地上来回的拨弄着,虽然这虫子看起来比家猫大多了然而极低的智能已经可以被术士操纵的特性让它几乎没有任何危险性哦,对羽修杰和感染者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危险性,源石虫是被矿石病感染的野生动物,而羽修杰面前的这一只是最基础的感染。根据网上的数据,源石虫后期会根据感染而不断的进化而进化的最终点就是高能源石虫,由于体内源石的活性化到是源石虫开始病变,变得极其危险,一旦死亡就会自爆。

    源石虫的自爆比起活性化源石爆破物来说威力一点都不低,没有任何防护的话必定会受重伤,如果还是一个正常人的话,出了重伤以外紧随而来的还有感染,实际上算是相当危险的动物了。只是在没有人恶意操纵的情况下几乎无害,也因此,这种在移动城邦之外随处可见的虫子威胁性并不大。

    “除了找到一个组织加入进去,还要把那些东西发表出去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什么的,是不是有点太麻烦了论文什么的我好久都没写过了”不算成为世界观测者之后的时间,羽修杰写过的论文也就一篇,还是大学毕业的时候写的,那可是真的很麻烦的,那个时候自己要面对的只不过是导师,在这个世界要面对的可是无数的杠精而羽修杰,最烦的就是花时间去怼杠精。

    干脆继续做一个都市传说算了反正现在已经找到一个组织并且准备加入了。这样一来自己的名声实际上也就没有什么必要继续扩大了,因为自己已经不再需要那些名声来给自己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而进行铺垫了,明明都有现成的,而且好像还不错,不用白不用啊。

    “唔关于矿石病的传染途径”

    看了一眼远方,战斗依然在继续,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等战斗结束之后在回去和他们会合吧。对于羽松的指挥能力他还是挺信任的,虽然其中出现了一些意外和变故。可是在一个人的成长之中必定会伴随着许多的变数,若是没有办法随机应变就不能被称之为一个合格的指挥者。

    来到了这个世界一个月了,羽修杰对于如果解决感染者当前的困境这个任务的研究还是有在进行的。只是手边没有合适的感染者来协助研究,也因此,他没有办法对矿石病拥有更进一步的研究,只是单纯的感觉矿石病和自己穿越之前的尘肺有点相似,也仅仅只是相似而已比起尘肺,矿石病更像是一种瘟疫。关键是染病者,偶尔会出现一些身体部位上的异变以外,其他地方不同不同,没有任何不适,反而会增加源石技艺的适应性增加战斗力,代价是寿命大幅度缩减。

    由于没有助手的协助,羽修杰对于矿石病的研究有些停滞了。期间他也是有考虑过要不要从矿石病的传播途径上进行抑制,所以他也倒是花了一些时间研究过矿石病的传播途径。

    正如同之前的系统提示一般,矿石病的传播途径是垂直传播,接触传播,空气传播。三种传播方式。

    一开始接触到这方面的时候,因为羽修杰几乎在每一个患者,包括正常人的血液之中都发现了一种源石结晶颗粒,所以最初猜测或许是某种辐射导致的病变,可是在接触到大量感染者和正常人的信息之后可以排除,首先就是一些安保公司比如说黑钢,他们的雇佣者经常出没于危险地带但是因为防护的当,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被感染。

    而传说中游走在各个国家法律边缘的企鹅物流的成员也经常接手源石造物的物件,也因为防护的当并没有感染迹象。辐射这种东西,不论是防护的多好都不可能不会有影响的,但是网上流传的资料中,他们都是正常人,虽然没有接触过,不过羽修杰依然可以根据图片判断出来一些基本信息。

    其次有两个方面可以考虑。那就是系统提示的那三个方向。

    第一个是垂直传播,垂直传播就遗传,这个是必然的,感染者的后代肯定也是感染者当然,大部分感染者都不会有后代,他们没有那个时间了。

    第二个就是接触传播,更直接一点,体液传播。羽修杰从某一些来阿撒兹勒就诊的感染者资料上看,他们的感染是由于被源石直接贯穿而造成的,因此可以断定源石必然有着体液传播的特性。所以不要问什么和感染者啪啪啪会不会被感染之类的问题了,这是必然的结果。如果不信请参考hiv。

    当然,上面两种传播途径必然不是造成全世界都是感染者这种情况的原因,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调查中,羽修杰发现普通人表现的如此厌恶感染者,即使是少数人愿意接纳也不会造成大规模的感染。在经过自己的记忆审核并且判断过后,他排出了动物传播和昆虫传播,是的,虽然有源石虫这种生物,可是那也只是一个传染源而已,绝对不是主要的传染途径。最后羽修杰确定,矿石病的传染途径,最主要的途径是尘埃传播,也就是粉尘传播。

    尘埃传播属于空气传播的一种方式,尘埃传播dt transission含有病原体的较大的飞沫或分泌物落地面,干燥后形成尘埃,易感者吸入后即可感染。凡对外界抵抗力强的病原体,均可以此种方式传播。

    当然,尘埃传播绝对不是最为主要的罪魁祸首,而尘埃传播的防治手段也很简单,一个口罩,把身上可能存在的伤口全部都遮挡住就可以避免,然而,这样一来就会有一个疑问了为什么泰拉世界大部分未感染者,血液之中都有源石颗粒的存在

    “果然还是天灾的原因么”通过对源石的研究,羽修杰基本判定源石是某种古代生物的遗骸变成的化石,可是,源石通常都是伴随着天灾而大量的出现,古代生物的遗骸会伴随天灾大量出现,这难道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么

    在经历了大部分的研究实验之后,羽修杰最终在之前随手拿起的地表的石块上找到了答案。源石有着一种奇怪的特性极其的容易挥发。

    随处可见的天灾所带来的就是随处可见的源石,而源石极其容易挥发的特性在加上尘埃传播的途径,最终导致了泰拉世界的感染者大爆发

    “所以还是要从病症上想办法啊”

    可怕的特性和传播途径导致了想要从感染源和传播途径上抑制的矿石病的想法变成了泡沫,这是相当不现实的。

    看着在地上被手杖拨弄的源石虫,羽修杰最终叹了一口气,这个任务好特么的难啊,

    最终,远方的战斗迹象消失了,羽修杰一手杖戳死了源石虫,随后站起身。

    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