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新人,来先喝了这杯茶,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在医疗部报道了之后羽修杰一个人独自在罗德岛晃悠了起来,和外面的移动城邦一样,罗德岛也是一个移动式的要塞,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可以移动的巨大的路上巡洋舰一般,很宏伟壮观,同时本身也是在不停的移动的,羽修杰对于这个世界的交通工具还是有点好奇的,汽车,飞机,列车,都是一些常规的交通工具了,列车不需要铁轨也能在地上疾驰,穿越山间和草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城邦之间都是移动的,地点并不会固定,轨道列车根本就发展不起来。

    在罗德岛的舰桥上四处晃悠着,他算是见识到了罗德岛的实力了。在这里几乎随处可见的身体检测装置,以及各种清理和净化设备,虽然没有办法将矿石病完全的治愈却也能有效的抑制矿石病的扩散。在加入了罗德岛之后羽修杰也得到了能够参观其他一样隶属于罗德岛或者现在受雇于罗德岛的干员的资料。

    他发现罗德岛大部分的成员都是感染者,却也有部分成员并非感染者。属于一个感染者和正常人混搭的团体,这一点和之前的阿撒兹勒并不一样,阿撒兹勒在羽修杰进入之前只有感染者,没有正常人。而且在这里羽修杰几乎随随便便都能够找到感染率超过10的感染者,其中15甚至是18的感染者也有,同时还有极端稀少的个例,因为矿石病而导致身体的某个部位出现异化,甚至是出现了本来不属于自己种族应该存在的躯体。相当的罕见同时也能够为羽修杰的研究提供大量的资料。

    至少从目前来看,自己加入罗德岛的决定很正确,这里和羽修杰的目标完全一致让感染者摆脱当前的困境。

    在四处晃悠的时候,羽修杰看见了从一个房间中走出来的羽松。

    “哥。”

    看见了羽修杰之后,她对着羽修杰摆了摆手,以小跑的方式一路跑到了羽修杰的面前。

    “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开心。”

    羽修杰准确的捕捉到了羽松脸上的郁闷。

    “没,被凯尔西医生嘴臭了一顿。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够理解吧,毕竟记忆都在你那里。”

    显然,那个羽修杰还没有见过面的名为凯尔西的医生似乎也是羽修杰之前在这个世界进行任务的时候认识的同伴。

    “没,我执行的任务太多了,太过久远的记忆基本上都被我舍弃了。”

    对于这方面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羽修杰很简单的说出了实情,这也让羽松更加郁闷了,毕竟她还想着是不是能够从本尊这里多获得一些记忆,结果现在本尊自己都已经把大部分记忆给舍弃了,他来回想起以前的记忆更是无从说起了。看起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还是要继续被凯尔西医生说教了。

    “比起那些,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跟我说明一下这个罗德岛制药公司,还有关于你的情报。”

    正好这里没有外人,只有他们两个坐在舰桥上,羽修杰让身为罗德岛的博士的羽松稍微的透露一些局外人没有办法获得的信息。

    “情报啊其实我知晓的也不是很多。之前在切城醒来之后就被阿米娅和那群人救了回来,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里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我应该是罗德岛的创始人之一,负责战术指挥这方面,从身份上来看,似乎是对矿石病的研究走在世界前沿的专家,地位的话,仅次于凯尔西医生和阿米娅。除此之外,我还没有接触到其他方面的信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如果你真的想要了解的话,我认为你去找ae会比较合适。”

    稍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就想起来是谁了,那个在切城被自己从塔露拉手下抢救回来的猛男,对啊,明明已经加入了罗德岛但是好像还没有看见过他虽然他是特别行动部门的,自己是医疗部门的。话说回来,自己应该不会被这么轻易的派出去执行任务吧。毕竟自己才加入罗德岛,还需要一个磨合期来得到对方的信任,哪怕自己是羽松名义上的哥哥。

    而且自己血液样本暴露出去之后,那群医疗部的同事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几乎恨不得把自己用十几斤安眠药灌晕然后打包回实验室直接解剖。虽然羽修杰是本尊直接降临,可是他对安眠药的抗性e,当前等级暂时不高。等50级以后解锁了各种药物抗性之后应该可以喝浆糊了吧。在此之前还是稍微注意一点吧。

    “也是,回头再说吧,你就带我参观一下罗德岛如何”

    羽修杰准备先参观一下罗德岛随后再去医疗部看看自己的那群新同事,顺便看看这个地方的实验器材以及各种关于矿石病的研究报告,老实说他对这些很感兴趣。

    羽松带着羽修杰就这么在罗德岛上面逛了起来。不时的有干员向羽松打招呼她也一一回应了,当然,他们的视线大部分都停留在了博士的身后,那个带着黑色高礼帽,穿着黑色长袍和奇怪风衣以及一张阴暗的鸟嘴面具的可以人员。经过身份扫描能够确定对方是今天刚刚加入罗德岛的新同事,但是在大本营穿成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这里还是发电站,负责给整个罗德岛供电的区域,由于考虑到可能受到来自上方和下方的袭击,所以发电站被安置在了中间层。”

    跟着羽松进入了罗德岛的内部,从甲板上往下走,羽松指着中间层为羽修杰介绍到。

    “是个不错的安置点。”

    这样的安置很合理,不论是迎接来自下方还是上方的攻击,都可以让发电站继续运作保持为罗德岛的各种设施供电,电力是最重要的能源,绝对不能有失,在遭遇到袭击的情况下发电站可以算是相对安全的地方了,除非是遭受到来自内部的破坏,不然短期内罗德岛是不会被切断供电的。

    “上面一层是交易中心,负责处理来自全世界的订单,也算是罗德岛的主要营收部门了。除了去给那些抠门的要命的公司进行安保押运作业以外,这里是或许是唯一的收入点了至少对我而言蓝色钞票总是不够用。真的很想拿着把刀去打劫某个折耳猫啊。”

    指了指最上层的交易中心,羽松表示自己口袋几乎都是空的,各种设备的维护支出,采购部门的需求,还有培养各个作战人员所需要的花费,真的是要了她的命了,估计在这样下去,不需要多久她就会变成强者吧。

    “下面一层是制造站,负责制造各种需求的物品,比如说赤金,需要的高科技芯片以及源石碎片之类的特殊材料用于出口,和交易中心成为一个循环,一边产出一边卖出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带着羽修杰在罗德岛的制造部门四处逛了一圈之后,羽松带着羽修杰向着属于医疗人员的宿舍走去,因为有新的同时加入,医疗部的人决定为羽修杰举办一个简单的欢迎会,之前羽修杰在舰桥上乱逛就是因为收到了这条信息之后考虑到底要不要去,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吧。

    “那个”跟着羽松逛了一圈的羽修杰感觉有一些不对劲:“罗德岛不是制药公司么药呢怎么产出和供应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

    “那一块不归我管,药物的研究和实验以及供货都是由凯尔西医生亲自操刀的,因为我失忆了的缘故,凯尔西医生只是让我先管理一些边角料适应一下。”

    对于这一点羽松倒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毕竟她现在的确帮不上什么忙。

    好吧,这个制药公司稍微有点奇葩了,别家的只要公司的交易中心都是交易药物,你家交易中心交易的是矿物。凯尔西罗德岛背地里真正的领导者么,或许应该见一面才行,然而羽修杰却觉得如果和凯尔西见一面的话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阿米娅或许可以不用在意,但是既然曾经的自己和凯尔西以及其他人创建了罗德岛,那么就说明曾经的自己和凯尔西必然是相当合得来的朋友。哪怕自己已经舍弃了相对的记忆,可是个人的习性是不会改变的万一要是露馅了毕竟人家是一个势力的领导者,这一点的观察力肯定还是有的

    好吧,羽修杰其实并不在意会不会暴露,只要不干扰到任务他就没有问题。

    “到了,欢迎会就是这里了。”羽松站在了宿舍前,推开了宿舍的大门,只见几个小礼花炮砸开,一团彩色的纸从上方落下,几个医疗部的医生刚刚准备说欢迎就发现好像弄错人了。

    “博士是您啊。”

    “咳咳,我带我哥过来,他迷路了。”

    稍微的把身体让开了一点,让羽修杰走进了宿舍之中。

    “你们好,我是今天刚刚入职的医疗部成员,代号是疫医。”

    稍微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不大的宿舍中人却不少,之前在检查部进行体检的时候看见的医疗人员都在,可以说几乎整个医疗部的人都来了有阴谋

    “新人疫医是吧,来吧,先喝了这一杯茶吧,以后都是自己人了。”银发的医生拿起了茶壶在一个空杯子中倒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说道:“茶要趁热喝啊。”

    坐在了桌子前,羽修杰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和羽松差不多的脸,一只手拿起了茶杯嗅了嗅,没问题奇怪不可能,这龙门阵都摆起来了,茶却没问题。或者说,不是安眠药

    “虽然可能有些失礼,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这茶,喝了不会一睡不醒,或者第二天醒来屁股疼而且身体好像还被人解剖过同时还陷入贫血状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