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千月,拔刀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看着被羽修杰从那个似乎是铳械一般的剑鞘中拔出来一个没有剑刃的光秃秃的剑柄,剩下的三个人即使是受过了训练也都笑出了声,毕竟马上就要死掉了,什么规矩也差不多可以忘却了,但是没有怨言,因为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而言,早该死了。能够死在神罚之下也算是他们的荣幸。至少,组织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笑吧,尽情的笑吧,接下来可不要眨眼啊,因为一切都只在一瞬间,错过了或许就再也看不见了”

    把剑鞘放入了腰包,手握住光秃秃的剑柄,双手握住,往下放。

    “呼,又要进行长时间咏唱了,真是的,每一次拔刀都要念好长一段台词是真的麻烦。”

    羽修杰的身上出现了一丝光泽,随之,手中那光秃秃的剑柄上也出现了一丝光泽,一串白色的物质迅速的汇聚在剑鞘之上,原本并不存在的剑刃正在迅速的汇聚。

    “承蒙天帝所赐裁判一切的裁决之刃”

    虽然这样的咏唱并不是必须的,但是听裁判长说天帝是个小气鬼,要是拔刀的时候不夸一下他的话可能会被记小本子。所以裁决之刃使用的时候这一点一定要务必注意一下,更何况羽修杰好像还上了天帝的黑名单,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吧,至少现在羽修杰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不全是真的难受

    “审判者,以神之力所造,开创一切之伟业向所面对的世界下达裁决”

    手中的千月散发出了纯粹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也让人无法忽视。

    “忏悔吧嚎哭吧祈祷吧此乃为了裁决而存在的必要之恶”

    这一刻,千月剑刃上的光芒更盛了。

    “裁决,千月,拔刀”

    在那一瞬间,附在千月之上的光芒破碎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虚幻一般的长剑,这是一把单刃剑,由某种若隐若现的物质所组成,可怕的气息弥漫在这里,连带着陨石所带来的压抑感也消失殆尽。

    “你说,这是神罚可笑那么,来吧,不要眨眼啊,伪神的使者。见识真正的神罚吧。”

    双手握住千月的剑柄,对准了天空的陨石做出了上挑的攻击。

    此时此刻,一切都变得寂静了,闪灵看着因为这似乎随意的一刀而变得如同白昼一般的天空,她感觉到了自己停止了呼吸。没有任何的不适,四周的一切都停止了,不只是自己,连带着其他的人也都停止了行动,这一剑,如同斩断了时间一般。就连双方的距离也被无限的拉近了,原本还遥远的陨石似乎就在面前,没有任何的感触,空间的概念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明明是黑夜,天空却如同白昼,白色的刀刃把天空完全的染上了自己的颜色。云层也消失了,天空此时只能用万里无云来形容,而那即将带来毁灭的天灾已然消失不见了,没有任何的预兆,就这么消失了。或许,比起那样的陨石,那个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以同事相称,总是一副和蔼的面容,带着鸟嘴面具行走在病人之中把死者从死神手里抢救出来的医生才是真正的天灾

    在对方拔剑的那一刻,闪灵能够感觉到自己直面了死亡,她从来没有如同此时此刻一般距离死亡是如此的接近不,甚至是死者,可能也会在这一剑之下再次的死去这样可怕的存在,居然会成为一位治病救人的医生无法想象无法揣摩,可怕,看起来凯尔西医生接下来要头疼一段时间了。

    行动报告怎么写还能怎么办,只能如实写了,至于凯尔西医生信不信那就是凯尔西医生的事情了。

    “啊,糟糕”

    剑刃上的光芒破碎了,千月再一次变成了光秃秃的剑柄,将其插入了剑鞘,羽修杰看着已经完全的吓傻的三个敌人。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随后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那个,不好意思,虽然我已经收手了可是好像还是出问题了”

    问题

    守林人抬起头看向了天空,在她的视线之中,一颗距离较近的晨星已经变成了两颗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将其一分为二。

    “大概没问题吧”

    oc我也就离开罗德岛几天的时间罗德岛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位这么可怕的家伙有这样的战斗力还怕什么整合运动啊一波a过去直接就赢了好吧这足以斩断晨星的力量到底是如何获得的这样的家伙真的是人么还是说其实我出现幻觉了可怕,除了可怕以外几乎没有任何言语来形容了。

    看着两位陷入痴呆的同事,羽修杰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这样的能力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破坏力也足够的恐怖,和羽修杰比起来,什么天灾都是dd。不过也因为破坏力实在是过于恐怖,除非是遇到如同刚才那样的必要时刻,不然羽修杰是不会轻易拔剑的,就算拔剑了裁判长也不会下达许可。

    而另外三个敌人。

    我天灾呢我这么大一个天灾呢怎么没了刚刚还在这里的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吧。

    本来想要顺手结果他们三个的,可是看他们现在这个情况,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也说不定。毕竟自己刚刚所表现出来的力量远超他们所谓的神罚,这是连想象都无法想到的力量。

    拿出了手机,查看了一下,信号已经恢复了。

    “喂,是凯尔西医生么,任务已经完成了,勘察完毕,也对守林人完成了救援。对了,我们还抓到了三个活着的敌人,听闪灵医生说好像曾经与我们交过手的那个不知名的组织,嗯,活捉的。杀掉对方看起来已经精神崩溃了,似乎能够得到一些信息的样子。嗯,我们的载具已经被毁掉了,麻烦派一辆载具过来好么转移幸存者似乎”看了一眼那浮满了尸体的小河,村庄之中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活动的人影,羽修杰默默的说道“已经没有任何幸存者了那些人被这个组织用奇怪的药剂控制,全部自杀了。我们晚了一步。天灾不,没有,至少现在没有天灾降临,回去闪灵医生会提交一份报告的。”

    哪来的天灾,不存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