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你永远也上不了这个楼梯的!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华法林医生,关于药物的提炼以及实验报告在这里。”

    一叠报告放在了桌子上,华法林看着面前的人有些拿不定主意,支支吾吾的嗯了一声。

    “喂喂,那是谁看起来气势好可怕。”

    指着刚刚出门的那个人,明明是一副生面孔但是却感觉很熟悉,身上的服饰到是很眼熟,可是的确是生面孔啊

    一旁的几个医疗人员全部摇了摇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生面孔。

    拿着报告单的羽修杰靠在墙壁上,看见人影从办公室走出来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来者也瞬间向下消融变成了一片漆黑的暗影。

    “空气正常,门把手正常,桌子正常,报告单也是正常的,怪了,华法林医生居然没下药,奇迹啊。”

    看着自己影子安然无恙的姿态,羽修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华法林医生了。说不定人家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类似于同事之间的小玩笑可是那群人看起来不像是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的至少其他医疗部的同事根本不介意在华法林医生下药的时候帮她一把。自己身体的秘密一直被他们所窥视着。虽然这并不能算得上是秘密。

    若是真的提出要求,血液样本,少量的表皮组织之类的申请羽修杰倒也不是不给,就是你想用下药的方式来强行夺取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关于源石病异变者的报告唔,总觉得这矿石病都算不上是病了。”

    看着影子从华法林医生那里拿回来的报告,羽修杰真的有点脑阔痛了。干脆把正常人全杀了感染者不就出头了么唔可是我也做不到把感染者排除到攻击范围之外啊,千月拔刀不分敌我的。好痛苦早知道矿石病的研究这么麻烦就跟着整合运动走了。看着手里的报告羽修杰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且不论感染了矿石病之后分为急性和慢性两种,而后两种病症的特性却又是完全不同的。并且在感染了病症之后感染者不痛不痒的,反而对源石的适应性会提升,怎么看都像是在拿寿命换实力一样,过于怪异了,说是病症还不如说是一种诅咒。羽修杰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依靠神秘学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诅咒了,如果是诅咒的话麻烦就大了。不过可能性很低,希望只是杞人忧天。虽然它的确拥有着和疾病甚至是瘟疫一样的特性。

    算了,先回房间吧。把手里的调查全部都整合一遍然后重头再来矿石病既然能够困扰泰拉世界这么久便不可能是自己一两天就能攻破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很有可能要在这个世界呆个年了。年的时间也不算太久,根据一些依稀可见的记忆,自己曾经在一个世界呆的最长的时间超过百年,最短的时间大约只有三个月。

    百年之后,身体腐朽,不论是任务成功还是失败都必须脱出了,灵魂总不可能随着的腐朽而一同腐朽,这就是世界观测者的特权啊。

    “咦”

    看着自己脚下的阶梯,羽修杰有些奇怪。他刚刚明明已经爬上楼梯了,怎么自己好像又回来了。

    抬起头,只见自己的影子摆出了一个风骚的姿势站立在了楼梯口。

    “哈哈哈你永远都不可能爬上这个楼梯的羽修杰”

    眉毛一沉,羽修杰继续迈步向上走去,可是当他即将到达顶部的时候,世界陷入黑白色,转瞬即逝,当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又回到了楼梯的地步。

    “你是不是觉得我能力没有完全解锁,压不住你了”

    从腰包里面掏出了千月,羽修杰觉得自己把影子解锁了完全是个错误的选择。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做了这么个破玩意呢之前登场模仿伯爵,现在又是dio,下一步是不是该变身了

    瞬间冲上楼梯口,手中千月横斩一击,影子瞬间溃散随后出现在了羽修杰的身后。

    “时间啊停下来吧theorld”

    黑白的世界再一次展开,羽修杰立即反身,可是挥出去的千月直接砸在了墙壁上,他又一次回到了楼梯的底部。

    “嚯,攻击过来了么,居然向我dio发动攻击么。”

    话音落下,影子已经被千月给斩断了,一只手留在了半空中,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世界再一次转入了黑白可是这一次的侵蚀速度却变慢了,羽修杰已经展开了自身的抗性来抵抗关于时间的侵蚀了。

    “哼哼,在这个停止的时间之中能够行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dior”影子从已经消逝的状态再一次恢复了过来,可是他却被羽修杰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头,羽修杰身体关于时间的抗性已经启动了。

    “能够停止时间的人可不只是你一个而已。”

    抓住了影子的头往下按,同时膝盖迅速向上一顶,一个狠狠的膝撞瞬间让影子弯腰跪倒在地,而后抬起脚,脚后跟狠狠的踹在了影子的头上将其完全摁回了地下。

    “妈的,有病啊。”

    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报告单,羽修杰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把影子解锁了完全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这不是看你一直跨这脸想逗你开心一点么,看开点,这个世界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区区一次世界任务罢了,曾经你跨越过的任务比这个难很多的都有。”

    这一次影子没有冒出来了,它怕一冒出来就被羽修杰一脚踩碎,虽然不疼不痒的,可是万一羽修杰用上惩戒的力量了呢就如同刚刚的那个膝撞一般,本体若是想要惩罚影子的话,不管影子耍什么花招都是没用的,一下就没了。

    “呼我就是头疼。矿石病感染未免也太复杂了。”

    坐在走廊的一旁,看着墙壁上自己的倒影,他无聊的伸出了手,而墙壁上的影子也伸出了手,就像是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一般,一人一影子开始了无聊的猜拳行动。

    拿着自己的工作牌从走廊路过的夜刀看着正对着墙壁猜拳的羽修杰,有些好奇的询问道:“疫医先生,您在做什么”

    虽然夜刀属于罗德岛的老员工了,但是对于疫医这样的存在而言还是得用敬语。尊敬医生是最基本的。

    “哦,无聊,再跟影子猜拳。”

    对着影子出了拳头,而影子则是出了剪刀,羽修杰做出了一个握拳获胜的姿态,影子则是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他已经输了七次了。

    “”

    夜刀看着和本体做出了完全不同姿态的影子,满头问号。这个场景似乎有点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