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多么熟悉的感觉

作品:《唯一指定玩家

    轻轻的扣动了扳机,弩箭飞射而出,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将一个整合运动的杂兵贯穿并且让其失去了行动能力,守林人趴在了列车顶部的观测区域,借用观察控直接对外进行射击,虽然这无异于将她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可是列车那优良的防护能力也几乎将所有袭击向她的攻击全部挡了下来。

    以整合运动那些没有受过训练的杂鱼,想要利用这么小的观测孔直接命中她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而且,就算自己受伤了,也完全没有必要害怕,只因为那个一直站在自己身后观察战局的男人疫医,这是他的代号,真实姓名是羽修杰,只是罗德岛没有任何人会称呼他的真实姓名,那是对他的不敬。他所有观摩过他的医术的人几乎都被其蛰伏了。而守林人却知道更多,这位平时总是在救治病人并且以消除矿石病拯救感染者为最终目标的医生,杀起人来也是丝毫的不手软。还有那超过所有人想象的力量。

    这一次守林人的任务不仅仅只是参与武装押运,还有凯尔希医生亲自下达的任务,观察疫医的一举一动,回去之后不需要写行动报告,而是把放在身上的微型记录仪上交即可。老实说,守林人对这样的任务有着本能的抗拒开玩笑那位先生要是生气了我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可能,就算是没生气估计也会在心里记我一笔,到时候万一受伤了被拒绝进行治疗怎么办没有人愿意得罪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特别是在知道这个医生还有这能毁灭天灾的力量的时候

    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凯尔希医生却把自己一直都在申请的材料都放在了桌子上言明这是这次任务的报酬

    “凯尔希医生你是在用钱侮辱我”

    轻轻的将箭矢放在了弩箭上,守林人回头看了一眼羽修杰,瞳孔中闪着青色的光芒。

    她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是钱实在是太多了下一次在想要得到这样的几乎可能要等很久很久了。现在这样怎么说也比在基建部门上班来的要好一些。

    难道菲林族都是这么有钱的么都在谣传杰西卡是富婆,可是守林人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凯尔希医生才是真正的富婆

    “疫医可颂被术式偷袭了敌人之中有隐藏起来的术士而且源石技艺的掌握程度不低”

    通讯器中传来了德克萨斯的话语,对方的言语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急切,同伴遭受到攻击并且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终于让她这位总是不冷不热的人出现了情绪波动。

    “我明白了,后勤人员把可颂小姐送到中间车厢,同时角峰顶上,天火小姐,这里就拜托你了,既然那些人隐藏在杂兵里面,那就不要考虑,直接用范围攻击,守林人解决在范围攻击中存活的,能够抗住的肯定都是有源石技艺抗性的。”

    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一直在待机的天火,羽修杰退出了瞭望室。

    夜莺一直都在后方为受到攻击的干员进行治疗,能够直接一次性对可颂造成严重伤害的攻击,肯定不是简单的术士。夜莺也不可能一次性照顾这么多人。有问题敌人显然是隐藏了起来,就跟那个混入了杂兵之中消失不见的弑君者一般,不过可惜的是弑君者虽然从表面消失了,隐藏起来的影子却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但是影子也只能注意到弑君者的动向,其他隐藏起来的组织成员就没有办法了。得想个办法才行

    回到了中间的车厢,羽修杰看见了被讯使送过来的可颂,她身上出现了一层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虽然看起来严重不过并不致命,可颂小姐本身就是重装干员,同时也拥有着对源石技艺的抗性,夜莺小姐身上似乎自带一种光环特效,处于夜莺小姐周边的人员会自动得到一些对源石技艺的抗性。就跟闪灵小姐一样,处于闪灵小姐周边的干员会得到一些物理程度的抗性,这两种奇特的能力也被罗德岛内部戏称为黑白恶魔的庇护不得不说,这样的称呼真的很贴切,的确算得上是庇护了。若是没有白色恶魔的庇护,可颂小姐不可能只是伤到一些皮毛了。

    “讯使,你注意一下那些隐藏起来发动攻击的术士然后通知我,夜莺小姐,不用管这里,可颂小姐没事的。”

    从腰包之中取出了自己的手术刀和药草,可颂虽然陷入了战斗不能的状态,不过也只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罢了。只要涂抹上药物然后用源石技艺进行恢复同时将有可能渗透皮肤的碎片取出来就行了,根据车厢内部的扫描仪得到的信息,可颂身上没有较大的创伤,目前没有被源石病感染的可能性。

    大约过去了片刻,可颂便幽幽的转醒了,而羽修杰也收起了自己的道具。

    “已经处理过你身上的伤痕了,休息一下,随时准备顶上去。”

    这种关键时刻根本就没有说太多话语的必要,对方的身体怎么样对方心里自然清楚。

    快速的走出了车厢,看着外面那人数众多的整合运动成员,羽修杰叹了口气,这才过了十分钟啊,凯尔希医生到底准备了什么样的底牌来应付这样的局面反正肯定不会是我就是了,这次行动说不定就是一次对我的试探。

    “是弑君者她过来了”

    耳边传来了芙兰卡的声音,而后就看见一抹黑影如同鬼魅一般穿越了战场并且直接绕开了雷蛇的防御,守住了阵线的芙兰卡只觉得一阵恍惚弑君者便已经从前方绕了过去,她立即发声提醒后面的人员。

    就当弑君者认为成功接近车厢并且准备进行破坏的时候,黑色的鬼魅从暗影之中袭来,他一脚踹开了弑君者手中的活性源石同时抬起了披风,扰乱了弑君者的视线。

    “下去吧。”

    披风之下,影子向前冲过去,直接撞在了弑君者的身上,没想到对方直接撞过来的弑君者就在这么一瞬间陷入了被动,身后是悬崖他不要命了

    结果弑君者发现对方完全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打算,她用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袭击自己的人,没有血,没有感触,攻击自己的人就像是一个虚影一般从自己的怀中消失了,而此时的自己已经跌落下了悬崖。

    多么熟悉的感觉